心魔

第三百六十八章 救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沁纸花青 本章:第三百六十八章 救我

    一炷香的功夫之后,李云心出现在睚眦的书房门前。

    殿中有玄光照明。因而到了夜晚,廊中也是明亮的甚至远比地面上的寻常居所当中的内廊明亮。

    他谨慎地等待了一会儿。期间几个妖仆从他的身边走过,都没有现异常。

    而睚眦的书房中很安静,没有半点儿声响。这或许是因为禁制的关系。

    然后,隐没身形的李云心从袖中取出了纸和笔。

    画道修为到了他这个地步,寻常戏法儿只需要以手代笔、凌空勾画就可以。但今夜所行之事容不得半点差错,他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他不能抬手敲门大大咧咧地走进去万一九公子仍对他怀恨在心,将此事告知睚眦,他的计划就会横生许多枝节。

    但另一方面……他又有某种直觉。

    九公子现在应该过得并不如意。从前九公子可以在晚上到处乱晃,而今,至少在他来到这地穴中的十几天,九公子从未在夜晚露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似乎是被睚眦“囚禁”起来了。

    囚禁在他的身体里、囚禁在夜晚的书房中。

    思量这些的功夫,他已将取出的法纸按在了睚眦书房的门上。

    门是木质的门看起来。门内一片漆黑,似是已经熄了灯、睡去了。

    然而当李云心又将手中的法笔落在纸上的时候,便感受到门上所传来的可怕力量。力量来源于这一整座宫殿宫殿的气机被引导成这禁制,将门内的人或事牢牢封印了。

    而这禁制,就好比一道飞流而下的瀑布。将水帘之后的东西遮掩住。而今李云心想要看到其后的景象却不能引起注意,就必须要顺着这“水流”来,亦即顺着“气机”来。

    他第一次在陷空山接触到那幅八珍古卷当中的气机时,为那种可怕的精细磅礴所震撼。那种感觉至今留在他的脑海中徘徊不去。自那之后到现在已经过了不短的时间,他也试图潜心精研更加高深的画道技巧。到了眼下,似是检验成果的时候了。

    他要在这禁制上,开一扇不为人觉察的“窗”。

    法笔落在纸上他缓缓地拉出了一条线。这条墨线,看着粗细均匀,并没什么出奇之处。

    但实际上在李云心运笔的过程中,每一刻都在体察门上禁制的气机流动,同时在更短的时间内调整自己所注入的妖力,好将两种气息完美圆融地对接到一处。这一步做得很吃力但他意识到自己能应付得来。

    画这条线,他用了一刻钟。然后额头渗出汗水,丝之间溢散出白雾。

    接着,他又画了三条线连同之前的那一条,构成一个四方形。

    他深吸一口气,转手将笔收入袖中。而后按着这张法纸的手微微一颤纸张就化作一片清辉,消失不见了。

    门还是那个门,看起来什么变化都没有生过。

    但李云心在一息之后伸手,将门上拉了一下子仿佛空间忽然被生生割裂开,门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窗口。这正是李云心画出来的那四方形。

    这状态很奇特你一边的确可以看得到这门是完好无损、结结实实的。但另一边,又的的确确“透”过了它,看到室内的景象、听到室内的声音。

    两种是与非的状态叠加在了一起,于是,李云心意识到睚眦的书房里,并不如之前看起来那样平静。

    就在打开小小窗口的这一刻,他听到了里面有暴怒的嘶吼,还有屋内的各种物件被狠狠地掀翻在地、被撕碎、被践踏的声音。

    门内是亮的。先前的黑,只是因为门内的光线也被禁制一并禁绝了。

    李云心贴在这小小的窗口外往内看,瞧着竟像是在探监。而“监牢”里的“睚眦”,此刻已经完全变了模样。他披头散,脸上泛着怒意以及邪气儿。除此之外、倘若李云心没有看错,似乎还有些绝望的意思。

    他将自己看到的任何一件完整的事物都踩在脚下,同时了疯一般地往四壁上撞。然而他的动作虚浮无力,全不是一个玄境的大妖魔所该有的样子。李云心知道,这大概是因为他的妖力也被暂时地封印住了。

    这不是睚眦。

    而是九公子。

    他冷眼旁观一会儿看这九公子在屋子里足足闹了两刻钟,且还没有停歇的意思。九公子表现得像是一个困兽,眼下却只是在泄。或许是此前已经试过了太多次,知道自己绝无可能逃出去,因而也只能做困兽了。

    李云心用这两刻钟的时间来做决定是不是要同他说话。

    倘若这九公子此刻是依了睚眦的心意在演戏,只要今夜的一句话,他在此地所做的种种努力可都要烟消云散,且还会将自己置于可怕的险境之中。

    而后……他深吸一口气,低声道:“九公子。”

    声音平稳,没什么情绪起伏。透过他开的这一扇小窗传进室内,声音应该会略有些失真。

    因而这声音对于九公子来说,是全然陌生的。可就是这陌生的、低低的声音,却叫九公子的动作忽然停顿下来。彼时他手中正抓了一只玉壶,要往墙上掼但整个人忽然愣在了原地。而后,慢慢地转头、瞪大了眼睛,往门上看。

    自然什么都不看到。

    随即他将那玉壶一把丢下,疑惑地侧着脸、斜着眼,慢慢往门前走。赤足落地很轻,仿佛是怕踩得重了,惊跑了说话的人、或是错过下一句。

    李云心沉默地看着他。等他快要走到门前,才又道:“是我。”

    便因这一句话,九公子猛地扑到门上,像一头野兽一样抵着门四处看、四处摸、四处嗅,仿佛是在寻找门外的人。他口中也出粗重而恼怒的喘息,如此半炷香的功夫,才从嗓子里挤出嘶哑的声音来:“……谁?……谁?啊……放我出去!!”

    李云心微微皱眉。

    九公子,看着不大对劲儿。从前那个他似有些残暴的纯良,可不算蠢。然而如今看他……却显得有些迟钝了。思维迟钝,意识麻木,本能与被放纵的情绪挤走了一些理智的情绪,仿佛真是一头暴躁的猛兽,或者修为低微的妖魔。

    他便又沉默一会儿,观察。

    九公子似乎焦躁了。他瞪圆了眼在门上找寻,边找边道:“你说话……你说话!你是谁!?啊……大哥?三姐?啊……盘肠?啊……不对,你是……你是……”

    一个又一个名字从他的口中说出来。有些李云心听过、知道,有些却并不清楚。

    但九公子似乎也知道不可能是这些人,因而语极快。

    说到最后再猜不出来,眼见着又要狂,猛地张开嘴,要去撕咬窗棂。

    这时候,李云心道:“是我。”

    九公子的动作又停住了。死死地盯着出声的方向,眼睛闪电一般地眨。眨了半晌,像是寻找到答案面孔猛地贴上来,从牙缝儿里挤出三个字:“李……云心!”

    李云心顿了顿,没有当即开口。

    于是听到九公子紧接着又吐出两个字:“救我!!”

    他微微一愣。但随即皱眉:“你是玄境的大妖,怎么要我救你呢?”

    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承认自己的身份。即便说这一句,也省略了“如今”两个字。可九公子似乎认定了是他,并不管他说什么,只道:“……救我……救我!你欠我的……你欠我命的!本公子救过你的命!两次!不……三次!”

    “从通天君手里救人,是一件麻烦事。”李云心仍平静地说,“先说说你怎的了。救了你出来,你又能往哪里走呢?你还是在他的身子里”

    “……不是要你救我出来啊……啊……不、是要你救我出来!”九公子癫狂地瞪着眼睛,脸上的神色畏惧而惶恐。可下一刻忽然又现出转瞬即逝的、神经质的笑容,“不是从这屋子里救我,啊……是从他这里,啊?他这里”

    他忽然抬手抓住了自己的胸口,猛地将衣服扯烂、露出胸膛。又用手死命地撕扯那胸膛:“从他这里救我!”

    李云心略迟疑一会儿:“他的身体里?”

    “是!!”九公子猛地瞪圆了眼,又直勾勾地盯着李云心声的方向,不动了。

    李云心想了想:“你如今在他的身体里,可是玄境的大妖。”

    “通天君又对我说过,他清醒和沉睡的时间各占一半那么你们几乎就没有主次之分了。但……你如今怎么搞成了这个模样?”

    “九公子,你当真想我救你的话,就冷静一点。理一理你的思路,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跟我说。”

    实际上李云心是诧异的。什么样的状况,会叫这如今的九公子如此失态?当初他在邪王的陷空山,看着气势可很足,与如今是天壤之别。

    难不成是……

    “他要将我吞吃了!”九公子张着嘴,窒息似地说,“要将我活活吞吃了!你不救我,也要吃你!!”

    “啊。”李云心沉默了一会儿,“啊。哈。果然。你说。你慢慢地,说给我听。”

    从李云心见到九公子的那天起,就知道他是个骄傲的家伙。然而到了如今、此刻,他却像一只小兽一样听话李云心叫他说,他当即说了起来。

    这叫李云心确信,“九公子”应该就是“九公子”他的的确确经受了莫大的恐惧,且,将自己当成了救命的稻草!

    九公子花了两刻钟的时间来说话。但他的言语癫狂又含糊,很多时候是在反复地重复同一个意思。得李云心时不时地几句、引导一下子,才能将话说全。

    可即便如此,李云心也略略明了了大概。

    然后……很庆幸自己今夜做出这个决定、冒险来见了九公子。

    依着曾经的螭吻的说法,他要死掉了。这个死,乃是真真正正地死。

    被李云心夺舍杀死之后,螭吻的龙魂附身到最近的一个龙子睚眦的身上。睚眦同李云心说过,龙魂不灭。当龙子死后,龙魂将往距自己最近的那个同类的身上汇集。

    睚眦也同李云心说过,龙子们身具的龙魂越多,清醒的时间也就越短。据说囚牛每天只有四分之一的功夫清醒,而睚眦清醒的时间则只有白日。到了晚上,他的身体便为螭吻所用实则是成了两个人。

    直到前一段时间九公子现,自己开始变得迟钝。

    迟钝感不是忽然出现的。实际上从附身睚眦的身体那一天就开始了。只是那时候症状极其轻微,以至于他认为是自己还没有适应这具新的身体。而睚眦并不限制九公子的任何行动,这叫他误以为……

    此乃共患难的兄弟之情。

    而后到了十几日之前,九公子越感不妙。他开始像是一个衰老的人类,常常会忘记自己前一刻打算做什么。他开始长久地呆、回忆往事。他开始不喜欢走动,只喜欢待在这殿中。直到某一天他忽然心生警兆,意识到自己似乎已经有许多天、在夜晚里,只待在这屋中了。

    于是他试着走出去。但随即现自己被封印。

    睚眦,的身体,正在同化他的魂魄。睚眦的意志,正在吞噬他的意志。

    而九公子不晓得这是睚眦早就晓得的事情,还是慢慢现的。又或者,是他中了睚眦的什么阵法、计谋。睚眦身为玄境妖魔两千年,当真想要对付一个化境的螭吻,简直太容易了。

    “……所以你要救我”九公子最终瞪着门板,像是能够透过门板看得见门外的李云心,“你难道不晓得么?睚眦他捉来了红娘子又说什么、那红娘子体内也有龙魂!”

    “啊……那小鱼儿。哼……你当他为什么不吞了她?!”九公子神经质地摇着头,像是快要疯掉了,“因为他要先化了我活活化了我!你想一想啊……李云心你想一想,你在一个人的身子里,被慢慢吞掉的感觉!”

    “等那睚眦化了我,就要吞了你!等他再化了你……再将诸多的兄弟姐妹都吞吃了……变得够强了……才会去吞那小鱼儿身上的龙魂!”

    “所以……你救我!”九公子再一次重复,“你救我,我就告诉你他们为什么……为什么要与玄门争!”

    李云心沉思了很久,微微摇头:“我没法子救你。这很难……睚眦是大成玄妙境界。他杀我,不会比杀蚂蚁更难。我如今”

    九公子忽然冷笑起来,声音阴沉滑腻,仿佛毒蛇在死水中蜿蜒穿行:“你只是不想罢了!你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你是个唯利是图的人……我已经看穿你了!李云心……好,你要好处,本公子就告诉你好处”

    他顿了顿,继续冷笑,像是一个疯子:“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本公子第一次见你,你不过是个蝼蚁一般的凡人……本公子没有捏死你!而后又救你、又救你……再然后……你借着本公子的身子,从蝼蚁变成了大妖魔!”

    “你那时候在本公子面前唯唯诺诺使用心机……哼,到如今在我那个二哥面前,是不是又如从前一般了!?你说你从前杀我是因为活得不痛快你如今痛快么!”九公子咬牙切齿地说,“我知道你我知道你你的野心是没有满足的时候的!你如今一定也不情愿在我二哥身边战战兢兢地活着……”

    “啊呀……本公子与你也是孽缘!孽缘!”

    他忽然狠狠地捶了捶门板,转身又从地上捡起几样东西一股脑地砸了,才又猛然扑回到门上:“那么本公子就再成全你一次!我告诉你,啊……李云心!他们……要与玄门争,只是为了一样东西罢了!”

    “那东西……就在云山上!得到了那东西……就能成为天下群妖之主!真龙从前因为那东西成了盖世的妖魔……如今,我那二哥也想要的!”

    李云心听了他这话,脸上没有半分动容。他再沉默一会儿,说道:“你已经把这件事告诉我了。九公子。你还能给我什么呢?”

    九公子却只瞪眼盯着他。过了一会儿,像是福至心灵,忽然没头没脑地说出一句话来:“不要问我能给你什么问问你自己想要什么!!”

    这句话让李云心又沉默了。

    终于,过了半炷香的功夫,他才低叹一口气:“怎么救你?”

    “杀了我这二哥!”九公子咬牙切齿地说。

    李云心像是听到一个笑话:“我?杀他?”

    “你有办法的。”九公子阴森森地说,“别人我不晓得,但是你……我知道你有办法的。嘿嘿……哼哼……难道你不想杀他么?你不想杀他,跟在他身边做什么!”

    李云心挑了挑眉。但九公子是看不到的。他只听到,又过一会儿,李云心低声问:“杀了他,又怎么能救你呢?”

    听了他这一句话,九公子的声音里便充满了压抑的狂喜。

    “自然能救。不但自然能救……而且这普天之下的妖魔当中,也只有你能救!”九公子瞪着眼睛看门板,“因为只有你这一个……既是真境、又是修行人、且还是龙族的妖魔!”(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心魔368》,方便以后阅读心魔第三百六十八章 救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心魔第三百六十八章 救我并对心魔368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