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第六百二十五章 殡仪馆四号门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奔放的程序员、 本章:第六百二十五章 殡仪馆四号门

    我赶紧招呼出租车师傅,直接赶往吕梁市的菩萨山。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在路上我不断和王庸用微信联系,让他随时报告位置和动态。

    他们的行驶速度和我差不多,大约前后脚都出了市区,估计到目的地时间会非常接近。

    我看着出租车上的蹦字心惊肉跳,还没到菩萨山,这一会儿工夫就快一百了,我摸摸兜,还有点钱,估计车费是够了。

    大概一个多小时之后,终于到了菩萨山脚下,看到高大的门牌楼。可要到菩萨那里,还要进门再开十来分钟的车,出租车司机说啥也不进去,我知道他的意思,进去之后空车出来,这段距离相当于白烧油,我好说歹说都不行,最后付款下车。

    看着里面的山路,我头都大了,没办法只好一步步往里走,刚进牌楼不远,一辆车停在我身边,王庸探出头来:“老菊,赶紧上车。”

    我一看乐了,他们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赶紧拉车门上去,刚进车里,感觉气氛不对,陈建国两口子面沉似水看着我。

    王庸轻轻咳嗽一声,开车往前走。

    “大仙儿,昨晚怎么回事,我女儿为什么会在这里?”陈建国看我。

    “这说起来就话长了,”我说:“很复杂。等找到陈琪琪,我说给你们听。”

    “你没对我女儿做什么吧?”陈建国老婆问。

    我哑然失笑:“我救了她一命,这算不算做过什么。”

    车里人不说话。王庸踩着油门,呼啸往里开,转过盘山路,到了菩萨山。菩萨山一共有两个山头,一个大山头修着辉煌庙宇,一个小山头上是十几米高的菩萨。

    我们车停在小山头的山脚,想进山车就上不去了,只能踩着台阶一节节往上蹬。

    我们四个人顺着几百节的台阶往上爬,我昨晚几乎一宿没睡,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那三个人也好不到哪去,都是脸色煞白,走一走就得歇歇。

    王庸最近日子好过多了,明显疏于锻炼,以前抬尸的那股劲头没有了,肚子就跟孕妇似的,这几百节台阶走下来,差点没死在半道。

    我们好不容易到了山顶,抬头便见高大的菩萨高耸入云,清晨这里没什么人,周围寂静无声,唯有天空流云飘过。

    王庸眼尖:“唉,唉,你们看,那里有个人。”

    菩萨座下面有个高台,周围一圈栏杆,我们清清楚楚看到有个人影靠着栏杆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王庸说:“陈琪琪不会是死了吧?”

    我飞起一脚踢他屁股:“你他妈会不会说人话。”

    陈建国两口子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居然跑起来,尤其陈建国一边跑一边哭嚎,直奔那人过去。

    我和王庸在后面跟着,等我们到的时候,陈建国已经抱住了那个人。我们凑过去看,还真是陈琪琪。

    看到陈琪琪,我和王庸同时松口气,这女孩不但没死,神智也恢复了正常,正搂着她爸她妈哇哇哭呢。

    王庸擦擦汗,摸出根烟给我,我们两个靠着栏杆抽。抽了两口,王庸看看菩萨说:“咱们在这抽烟没事吧。”

    “没事,”我说:“菩萨不会管你抽烟拉屎的。”

    陈建国问女儿昨晚发生了什么,陈琪琪断断续续把事情说了一遍。她后来被我打晕,后面的事说得也不清楚,不过颠三倒四的也能听个大概。

    陈建国看我,我沉吟一下说:“先回去,这里不是详谈之所。”

    陈建国把外衣脱下来给女儿披上,陈琪琪到现在还穿着睡衣,趿拉着拖鞋,手里握着个手机。在她爸爸的搀扶下,我们从山上下来,坐上了车。

    车里两口子一直安慰着女儿,我和王庸默不作声。王庸开着车,速度很快,穿过市区回到了陈建国的家里。

    陈琪琪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所有人坐在客厅里。当着他们的面,我详详细细把昨晚的事情说了一遍,所有人都听傻了。

    陈琪琪搂着她妈的胳膊,吓得小脸煞白。

    陈建国手里掐着烟,烟灰老长,掉在裤子上都浑然不觉。

    “听着就跟做梦似的。”王庸说。

    “现在就怕啥呢,”我说:“这件事没完,到了晚上,陈琪琪还会中邪,还会有什么大玲子来接她走,我们不可能天天晚上在这盯着。”

    “大仙儿那你说怎么办?”陈建国急切地说。

    看他们这表情似乎还有点半信半疑,我斟酌一下说:“这里还有很多细节我也不清楚。但要解决这件事必须一劳永逸,要找到大玲子的源头,现在基本可以肯定那大玲子就是纸人成精,问题是这个纸人在哪,是怎么来的,那老祖宗又是什么鬼。”

    王庸说:“老菊,昨晚你是在小树林里看到纸人的,莫非它还在那里?”

    我站起身:“走,咱们去找找。”

    屋里所有人都动起来,她妈照顾着陈琪琪,陈建国和我们走在前面。众人出了别墅进入小树林,小树林白天这么一走,其实并不大,我们几个人很容易从这头走到那头,来来回回走了几遍,并没有什么纸人的影子。

    王庸感叹:“这纸人道行挺高啊,来去自如,神龙见首不见尾。”

    陈建国焦急万分:“大仙儿,躲过了昨晚,如果今晚再把我女儿接走了可怎么办?”

    我想了想说:“你现在能不能拿出三万块钱的现金?”

    陈建国愣愣:“你要钱?”

    我说:“刚才我讲昨晚的经历你都听到了,我们之所以能逃出生天,全因为一位义士相助,这义士张口就要钱,我一万你女儿两万,他让我今天务必把钱给他送到。找到他有两个目的,一是咱们说到做到,偿还人情。二是他极有可能是知情者,或许能帮我们彻底解决这件事。”

    王庸考虑问题挺仔细:“这人见钱眼开,恐怕就带三万还不够。”

    陈建国眼皮子都不眨:“行,我去取五万块钱。”

    “她爸……”他老婆咳嗽一声。

    陈建国道:“这钱我拿没有问题,但有个条件。”

    我看他。

    他说:“我要亲眼见见那位叫熊大海的义士,亲手把钱交到他的手里,这样我才踏实。”

    王庸暗暗朝我笑笑,我们心知肚明,他这是怕我撒谎,把钱私自匿了。

    我说没问题。陈建国本来打算就自己跟着我们去,可陈琪琪非要跟着,她说她也想见见昨晚救她的那个人。

    王庸开着陈建国的车,我们四人上了车,出了别墅小区先到银行取钱,然后直奔殡仪馆。

    “你知道上哪找这位熊大海?”王庸低声问我。

    我想了想摇头:“他告诉我一个地址,不知能不能找到,看看再说吧。”

    在路上我实在太疲乏,裹着衣服睡了一觉,醒来时候已经快到殡仪馆了。

    看着远处熟悉的建筑感慨万千,我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到了殡仪馆,我们把车停在停车场,下来之后,开始找熊大海。

    熊大海告诉我,他住在殡仪馆牛区四号门。我和王庸探讨了半天,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殡仪馆压根就没有什么四号门。

    我只好去求助王馆长,到他的办公室。王馆长最近气色不错,正拿着喷壶浇花,听了我们的来意,他想了想说:“牛区我知道,四号门就不太清楚了。”

    我们来了精神,忙问他牛区是什么意思。

    王馆长告诉我们,殡仪馆上了个项目,把后面的坟山按照十二生肖进行区域划分,定制了一批生肖的铜像安放在路边,取的是生肖神守护阴宅风水之意。

    “这个牛区会不会就是生肖牛所在的区域呢?”王馆长猜测。

    我们要他带着过去看看,王馆长是我们的忘年交,绝对没有二话,带着众人出了办公楼往后山去。

    在去的路上,王馆长打电话叫来一个盖庄师傅。所谓盖庄,就是专职修坟,这位师傅在殡仪馆干了七八年,对坟山上一草一木都无比熟悉,把他叫过来当向导,领我们顺着山路往里走。

    今天坟山上祭祀的人不多,能看到漫山遍野都是坟丘。现在的坟地基本都不立碑了,全是躺碑,黑色大理石上刻着字,旁边放着鲜花和供品。

    市里这两年下了强行规定,禁止烧纸祭祀,如今坟山的空气也变好了很多,空气里没什么烟灰,山景非常秀美。

    盖庄师傅指着前面说:“那就是牛区。”

    我们看到在路边竖着一尊大概二米多高的铜牛雕像,牛是站立的,头上有角,神色如人,栩栩如生,身后蒙着红色的大氅,看上去就跟牛魔王下凡差不多。

    “牛区是找到了,那四号门呢?”王庸说。

    盖庄师傅挠挠头道:“王馆长,四号门会不会就是四号风水亭?”<!--over--></div>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殡葬灵异生涯625》,方便以后阅读我的殡葬灵异生涯第六百二十五章 殡仪馆四号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殡葬灵异生涯第六百二十五章 殡仪馆四号门并对我的殡葬灵异生涯625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