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艳花丛

第 51 部分阅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本章:第 51 部分阅读

    即使是如此虚弱的洛童也感受到了萧梦音的变化,夏羽扶住了萧梦音的肩膀,急急地问:“梦音,怎么了?”

    萧梦音脸上露出惨然的笑容:“可能我要先走……一步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说完,她从轮椅上跌了下去,那只手也和洛童的手分开。

    夏羽摇晃着萧梦音,叫着她的名字:“梦音,你醒醒!醒醒!”

    几个医生走进来,拉开夏羽,开始给萧梦音检查。

    夏羽头上冒汗,直觉告诉他,这次萧梦音发病非同寻常。

    “夏羽,”说话的是洛童,他的声音低沉而虚弱,但仍旧带有原本的威严。

    夏羽转脸看着他,洛童铁青色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

    “夏羽,我想这就是机会了。我觉得我马上就死了。我死了以后,我会让医生给萧梦音做肺叶移植,梦音没有亲人,你就是她的亲人,只要你同意,一切就好了。”

    身边有个医生走过来,递给夏羽一个单子,是手术同意单。

    医生给夏羽解释:“我们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准备,包括各种配型,检验,完全合适。我们有九成以上的成功率。”

    医生没有打出十足的保票。这是医生严谨的地方。

    夏羽忽然想起明明,当时给明明签字的也是夏羽,而结果是明明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洛童叹口气,对夏羽说:“夏羽,签字吧,你签了字,我也好闭眼。不要想太多,上天不会薄待你的。”

    谁也猜不透老天爷的脾气。谁也不能保证明明的悲剧不会重演。夏羽的手微微抖起来。

    夏羽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吊灯明亮而柔和,如同阳光。不过,光芒依旧耀眼,夏羽的眼睛有些不适应。他微微闭着。

    “夏羽……”洛童有叫了一声,同时他的手紧紧抓住了被子。他在着急。

    夏羽把那张同意书放在了桌子上,用左手按住右手,右手总算不抖。

    夏羽沉声说:“好,这个字我签了。我相信,梦音绝对会逢凶化吉的。”

    同意书上签下了夏羽两个字,而这个决断即时生效。

    医生们互相看了看,同时点点头,这个他们把萧梦音抬上床,之后和洛童一起,一块被推进了手术室。

    在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刹那,洛童闭上了眼睛,同时心脏也停止跳动。

    他离开了人世,是带着无尽的期待离开世界的。他相信,他的女儿萧梦音,一定会活下来。这是他,这个不称职的父亲唯一能做的。

    夏羽坐在了手术室门前的长椅上,他知道,这个手术会持续很长时间。

    白荷坐在他的身边,拍着他的肩膀安慰他说:“好了,夏羽,不会有事的。”

    不管白荷说得有没有把握,她总是能让人轻松下来。

    黑夜来了,四处都亮起了灯。外面沙沙的响,有一场雪下了。

    夏羽扬起头,透过玻璃看着外面。在昏暗的灯光下,雪景尤其好看。

    白荷轻声说:“夏羽,以后可以抽个时间陪陪我吗?”

    “嗯,可以。”

    白荷笑着说:“夏羽最好了。”

    她在夏羽的脸上亲了一口,同时说:“夏羽,不敢以后怎么样,我都不会怪你。”

    夏羽说:“其实,我一直觉得我是个很幸运的人,能遇到那么多可爱的女孩。不管是你还有梦音,还有已经走了的楚可怜。你们都是这么好。我夏羽何德何能啊。”

    “夏羽,别这么说,你是那么有才能。以后一定能够出人头地的。”

    夏羽苦笑着摇头,说:“出人头地?我现在已经不想那些了。能够平平淡淡的,按照自己方式活着,这就是我的愿望,至于是否会出名,是否会名利双收,我已经不在乎。”

    白荷笑了。她更喜欢现在的这个比较洒脱的夏羽。

    走廊里传来皮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

    夏羽抬起头,看到了几个警察走过来。这大黑天的,他们是来找谁的?忽然,夏羽有重非常不祥的预感。

    那些人走过来,在夏羽面前停下,他们认识夏羽。因为在夏羽面前,他们没有任何犹豫。

    “夏羽先生,你被捕了。”

    “被捕了?为什么?”夏羽摸不着头脑。

    “你涉嫌一起谋杀案。请你和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谋杀?我谋杀谁了。哦,是你们怀疑我谋杀了谁?”

    警察的嘴里突出三个冷冰冰的字:“萧梦萌。”

    夏羽觉得,这三个字是他这辈子听到的最大的笑话。

    第三章 警方的推理

    “夏羽先生,请跟我们走一趟吧。这是逮捕证。”

    盖着红艳艳戳子的逮捕证就在夏羽眼前,只要他签字,估计这些警察会立刻掏出手铐,把夏羽铐起来。

    夏羽倒是想不签字,可这事由不得他。他现在只想跳起来,指着这些人的鼻子大骂一句,我不可能杀了萧梦萌,因为我就是萧梦萌。

    估计不会有人相信,如果夏羽那么说了,也许警察会把他直接送到精神病院里去。

    “你们确定没有搞错?”夏羽盯着他们。

    两个警察显然训练有素,很习惯于对付夏羽这样事到临头还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死硬分子。

    警察说:“夏羽先生,我想你应该明白,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们是不会来找你的。所以,请您不要耽误时间。”

    这个意思就是说快点签字,别废话,麻利点,否则,有你好果子吃。

    夏羽是不想签字也得签字。不想跟着人家走,也得跟着走。看来在萧梦萌的事情上,夏羽是玩大发了。竟然玩出人命案。

    白荷突然大叫一声:“弄错了,你们弄错了。夏羽不可能杀人。更不可能是杀萧梦萌。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警察用他们惯有的口气说道:“小姐,你知道的。我们是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走……”

    他看着夏羽,一字一顿地吐出来:“一个坏人。”

    凭直觉,夏羽觉得这两个人至少是面前这个人,一定是萧梦萌的歌迷,否则也不会用这种眼光看他。

    不管怎么说,今天是没办法说清楚了,既然人家下了逮捕证,那就是要你去一趟。能给你这么多时间说话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夏羽叹了口气,接过逮捕证,在上面签字。签字的那一刻,他差点签成“萧梦萌”,毕竟这两年来,使用“萧梦萌”这个名字的频率远远高于“夏羽”这真实的名字。

    警察收起逮捕证,从腰里摸出手铐,喀嚓一声,把夏羽逮捕。手铐锁上的那一刻,夏羽皱皱眉头,他觉得冤,觉得比窦娥还冤。他恨这两个警察,更恨萧梦萌。萧梦萌啊,你就是个妖精,就是个害人的大妖精。

    警察一拽夏羽的胳膊,两个人一左一右驾着夏羽走。白荷赶紧赶上去,想要和夏羽说话。

    夏羽却先开口了。

    “白荷,别管我,你守在这里,等到梦音清醒过来的时候,不要跟他说我的事情。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白荷点着头,眼里含着泪。

    夏羽被推上了警用吉普车,是那种带铁网的。只有刑事犯才享受这种待遇,夏羽苦笑着,觉得自己的一生还真是波澜壮阔,丰富多彩。没想到竟然还会让人家当成杀人犯。透过铁窗,看到外面,星空闪烁,雪已经彻底停了,今天的雪很有意思,开始的时候,下得很大,忽然又刮起了大风,风把乌云全都吹走了。天又晴了。

    这正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一点也不假。

    车子开得有些颠簸,夏羽嗯了一声,胳膊碰到一个突起的地方,撞得有些疼。

    有个警察用鼻子哼了一声,然后说起了风凉话:“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唉,一时冲动啊。”

    另一个还跟着搭腔:“年轻人就是这样。冲动啊,冲动是魔鬼,今年因为这种事都给枪毙了好几个了。”

    “就是啊,现在的年轻人心态失衡,社会压力大。一言不合就动刀子。”

    “看看,长得多好,判死刑真是有点可惜。不过也不值得可怜。”

    夏羽只觉得晦气,心想,听这两个人的话,我好像这次去是死定了。这事真是够扯的。要是罪名成立,我这也算是世界奇案。因为谋杀自己,而且谋杀成功而被判死刑,然后枪毙了自己为自己抵命。怎么这么乱啊。夏羽抓抓头发,旁边的警察立刻吼了一声:“不许乱动!”

    夏羽只好不动了。

    车到了警察局,夏羽被带进一个小房间,连夜预审。

    “姓名?”

    “夏羽。”

    “年龄?”

    “23。”

    “性别?”

    ……

    夏羽没吭声,他真的要考虑一下了。旁边恰好小窗户,玻璃上显现着他的模样。

    警察抬眼看了看夏羽一眼,重复了一遍:“性别?”

    夏羽悻悻地说:“现在是男的。”

    警察把笔往桌子上一扔,厉声说道:“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会变成女的?”

    夏羽真想说,这种可能非常大。不过,他是不会在警察面前捋虎须的,那样对他没好处。

    警察问:“夏羽,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把你找到这里来吗?”

    夏羽低头看着警察给他配备的带链子的银手镯,轻轻点头。

    “那么你交代一下吧。不过,我事先要警告你,不要耍花招,不要避重就轻,我们要是不掌握情况,也不会把你找来。”

    警察冷峻的目光似乎要透过皮肤渗进骨头,夏羽打了个哆嗦,怪不得谁都不愿进这里。这里的感觉就是不怎么样。

    夏羽说:“我……”

    刚开了个头,他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本来嘛,该说什么?说说他是怎么是杀死萧梦萌的?夏羽哪知道,萧梦萌根本就没死!就活生生地被铐在这里,接受警方盘问。

    警察还盯着他,夏羽无话可说。

    警察说:“那好,我给你提个醒。你说说,你是怎么杀死萧梦萌的?”

    “我没杀萧梦萌。我真的没杀萧梦萌。”夏羽辩解着。

    “夏羽,你最好说实话。如果那样,你还能争取个宽大处理,在监狱里呆上个十几年没准就出来了,否则,夏羽,你要知道,杀人罪,再加上湮灭证据,这数罪并罚,足可以判你死刑!”

    “死刑?什么?我……我冤枉啊。”

    夏羽差点哭了。

    不过,瞬间,夏羽就冷静下来。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萧梦萌没有尸体。当然不会有。

    夏羽立刻说:“不对,警官,你们程序上有问题。这个案子里没有尸体,肯定不会有。你们不可能找到尸体。”

    警官机警地问:“为什么?”

    “因为……”夏羽一时间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什么?能告诉他什么?说了他会信吗?

    警察突然发问:“萧梦萌在哪里?”

    “跳海了。”夏羽脱口而出。

    “谁看到了?”

    “一个画家。”

    “萧梦萌有遗书吗?”

    “有。”

    “在哪?”

    “箱子下面石头压着。”

    警察连珠炮式的发问。夏羽本能的回答。

    警察显得很满意,他笑了一下:“你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萧梦萌托梦告诉你的。”

    是啊,夏羽是怎么知道的。这个问题应该怎么回答。

    警察问:“那么在萧梦萌跳海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我在……”

    夏羽又答不出来了。

    警察拿出一沓子照片,然后走到夏羽面前,一张张给他看,边看边给他讲解。

    “你看看,这个人是不是那个悬崖上写生的画家?”

    夏羽瞥了一眼,正是那个人。

    他说:“是……”

    这个“是”字刚开口,他又发觉这是警察的圈套圈套,自己是不可能认识那个画家的。

    夏羽随即摇头。

    警察笑笑,说:“你可以在抵赖下去,我还有更多证据。”

    “更多证据?”

    “没错。”

    警察把沓子照片表面的几张拿下去,指着下面的照片说:“看看吧,照片是不会撒谎的。”

    这一看,夏羽彻底傻眼了。因为照片上照的是他假扮成萧梦萌在宣言上的场景。照片上的夏羽,也就是萧梦萌,在悬崖上走动,还有他在石头下压住遗书,以及把箱子扔下悬崖。

    这是怎么回事?那里出了纰漏,难道那个悬崖上有摄像头,又或者是有哪个摄影爱好者在抓拍。不管怎么样,怎么会这么倒霉,竟然把这些证据留下了。

    夏羽只好没话找话:“唉,真是想不通。萧梦萌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么他现在在哪里?”

    夏羽很努力地装出无辜的表情。

    警察说:“夏羽,你的演技不错啊。你要是去演戏,估计绝对是能得大奖的。”

    夏羽闭上嘴,什么都不说。

    警察从最下面抽出一些照片,指着上面的图像,质问夏羽:“这些你要怎么解释?”

    这些照片更是让夏羽目瞪口呆,因为照片上是夏羽在那个小木屋里换衣服的情景。前几张是夏羽,后几张是萧梦音,其中还有几张是夏羽换衣服的。拍的真是仔细,细致入微,手法也非常专业。

    “这这……”夏羽连说了几个字,无话可说。

    警察给夏羽讲解他们看法:“夏羽,我真是佩服你,这么复杂的计划都想得出来。假扮成萧梦萌,在悬崖上走一圈,这样那个画家就成了最后一个见到萧梦萌的人。然后把衣服脱下去,你又成为了夏羽,安全脱身。不过,你不觉得这种想法太复杂了吗?越是复杂的计划,越容易出问题。而且,一个大男人假扮成女人你不觉丢脸吗?”

    警察啊警察,你太有才了。完全可以去写小说了。

    夏羽有点火了,他只问一句:“那你说,萧梦萌在哪?没有尸体你们能那我怎么办?”

    警察沉声说:‘夏羽你不要以为你不说,我们就拿你没办法。好,我就来说说你那天是怎么回事?那天,你和萧梦萌发生了争吵,你有意或者无意的杀了他,杀他的时候,你碰伤了手,对,知道现在你手上还有伤痕。杀了萧梦萌以后,你就她放在了箱子里。对,就是你在悬崖上推进海里的那个箱子。萧梦萌是个美女,美女的分量都不重,那个箱子看起来很小,其实,装一个女人足够了。到了悬崖上,你设立了一个移花接木的招数,就是你半成萧梦萌的样子惹起那个画家的注意,再把箱子连同萧梦萌的尸体一起扔进海里,毁尸灭迹。

    夏羽你在悬崖上的那招真是聪明,可惜,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你没注意到,有个人一只跟着你。并且把你的所作所为全都拍了下来。

    还有,你不要否认,我们做个鉴定,照片上的人就是你。因为这个萧梦萌的手上有伤痕。”

    说着,警察把夏羽的手抓起来,举在他的眼前。那里赫然有个还未恢复的伤痕。

    “谁?我的意思是说谁在我身后,这些照片……这些照片是谁拍的?”夏羽竟然也来了兴趣。

    “闻达声,你的那个记者朋友,他拍照的功夫是一流的,看这些照片也知道。”

    “他为什么要跟着我?”

    “这就要怪你了。前几天,你曾经和一个出版社的编辑见过面,那个编辑要你写一些关于萧梦萌隐私的事情,并且对你的小说有点贬损。你当时很生气,还叫嚷着,迟早要把萧梦萌给杀了。那个编辑是闻达声的好朋友,他知道闻达声很喜欢萧梦萌,所以就通知了他。果然,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警察轻轻摇头,眼里包哈着惋惜。

    夏羽心里则是另外的想法,他觉得,不幸的事情不是已经发生了,而是正在发生。他夏羽,就要因为谋杀萧梦萌而被定罪。

    闻达声,你的想象力怎么那么丰富,你为什么认为那个箱子里装得是萧梦萌的尸体。萧梦萌有尸体吗?

    还有这个警察,如同福尔摩斯再世一般,侃侃而谈。你不觉自己说的太异想天开了吗?

    忽然夏羽脑子里灵光一闪。

    还是有机会的,他不是说那个箱子里是萧梦萌的尸体吗?如果找到那个箱子,打开,里面没有萧梦萌的尸体,那一切都解释了。

    有人给警察来了电话,他说了几句,转脸对夏羽说:“哼。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对你不能说不利,也不能说有利。”

    “什么?”

    “那个箱子的一部分被找到了。不过不是全部,萧梦萌的尸体还是没有找到。”

    也就是说,那个箱子已经变成了碎片。这下怎么说得清楚呢。

    第四章 真话和谎言

    解释不清楚了,完全解释不清楚。现在的一切都乱套了。

    夏羽用力敲击着自己的脑袋,他明白,思考着脱身的办法,可是,这是徒劳的。和看守所的铜墙铁壁相比,夏羽的力量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该怎么办?到底怎么办?”夏羽问自己,他自己当然是回答不了自己。如果能回答,他也不至于被关在这个地方。

    忽然夏羽又笑了,想想这个事情还真是有趣。夏羽就是萧梦萌,结果他以谋杀萧梦萌的罪名被抓。不管在哪个国家,谋杀那可都是重罪中的重罪。最高可以判处死刑。照目前的局面看,夏羽被判死刑的机会还真是不少。

    夏羽被安排进看守所的一个单间。看起来他还是蛮受重视的。享受了如此高级的“待遇”。以前夏羽写小说的时候总是说自己的生活经验少,没经过太多的事情。现在好了,至少他进监狱的经历是丰富了。

    天亮的时候,雪停了。夏羽看着外面银白色的世界,他叹口气,他还在担心萧梦音,不知道手术进行的顺不顺利。他又想起萧梦音的那些话。当成萧梦音很担心夏羽在萧梦萌这件事情上做得不周密。真的被她不幸言中了。如果还有机会出去,一定要向她好好学习。以后不要再出这样的纰漏。

    第三天,警方又一次提审他,这次,还是那个警察,估计这个警察是专门负责他的案子的。

    “我说,警官,我到这里这么长时间了,还不知道你到底姓什么?”

    “姓施。”警察淡淡的说。

    “好,好姓。”夏羽也是随口这么一说,具体这个姓氏怎么个好法,他也说不清楚。

    “怎么好了?”施警官追问一句,他今天显得很轻松。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随口说一说,不过我估计你一定很好,因为你办完了我的这个案子估计就要升职加薪了。”

    夏羽的话略带讥讽,口吻也不怎么庄重。

    施警官说:“承你贵言,我也想尽快把这个案子结了。不过,如果你不配合,我还是没办法的就此离开。升职加薪谁不喜欢。那些是以后的事情,现在不考虑。”

    今天施警官又拿出了一件证物,放在桌子上。

    夏羽一看,是一些碎掉的衣服。碎衣服被证物袋包裹着,塑料有些反光,夏羽往前凑了凑身子,很努力才看清。只是夏羽一时没有认出来,这东西到底能说明什么。

    “这个……”夏羽迟疑着说。

    施警官拿起证物袋,在夏羽的面前晃了晃,说:“这是在海里打捞上来的。我们确信这是萧梦萌的衣服。

    “萧梦萌的……衣服,那又说明什么?”夏羽不明白。

    施警官也把身子往前凑了凑,这样他和夏羽的距离就很近了。

    “那说明,萧梦萌确实是从那里掉下去了。你该不会说掉下去的只是萧梦萌的一件衣服吧。你把他的衣服扔掉那有为了什么?我想不通,所以,你是把萧梦萌尸体扔下去的可能更大一些。那个地方时常有鲨鱼触摸,一具尸体落下去,基本上是不会再被发现即使是那个箱子,不也被撕碎了吗?”

    这个警察又在那里自说自话,夏羽实在受不了了。

    “说来说去,我到底为什么要杀萧梦萌。我跟萧梦萌无怨无仇。”夏羽的声音里充满愤怒。

    施警官伸手轻轻摇了摇,示意他不要激动。

    施警官说:“你杀萧梦萌,其实,原因很简单,据我们调查,你在写作,编剧这方面很有兴趣,而且萧梦萌的有些作品,你也参与了。还有,在萧梦萌的最后一部电影开拍之前,你曾经以代言人的身份出现,并且在立项会上阐述了萧梦萌的意见。这些都说明,你有这方面的才能。”

    唉,听到这话夏羽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可是,现在的夏羽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施警官继续说:“可是,问题就是你的才能得不到承认。而萧梦萌恰好相反,不管做什么都会赢得一片好评,即使是在电影里出现多次裸露镜头(指爱的回执,其实里面的裸戏都是白兰替的)也没有被人说三道四。你的心理不平衡。你曾在外面多次诋毁萧梦萌,并且扬言杀他。对不对?”

    其实,施警官说得没什么错误,夏羽的心里就是不平衡,但就算是再不平衡,夏羽也不可能去杀萧梦萌。

    施警官语气低沉,威严感十足:“夏羽,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不是一直基督萧梦萌的成就?”

    说真的,夏羽就是很嫉妒。

    夏羽不回答,反而继续发问:“即使是这样,我又怎么会杀他?我和萧梦萌是好朋友。”

    “不仅仅是好朋友吧?你们举行过婚礼。”

    “对,是这样。可是我们不是法律上的夫妻。”夏羽辩解着,极力撇清和萧梦萌的关系。

    “夏羽,别再狡辩了。我们已经调查过了。你是个非常典型的花花公子,你不仅和萧梦萌关系非同一般,你还和一个楚姓大富豪的女儿,关系也非常密切,而且不可思议的是你和他们都举行过婚礼。另外,你和萧梦萌的妹妹,哦,也不知道是真的妹妹还是假的,反正名字很像。你和他之间也存在着暧昧关系。对了,还有个女人,她的来历我们不太清楚,只知道曾经在萧梦萌的影片里出任过角色(指白荷)。这些女人和你都是什么关系,我想我不明说了吧。在我们的调查中,你和他们甚至同时同居过!夏羽,你太有本事了。不过,你也应该想想,你不是陈冠希,你给不了她们成把的钞票,扬名立万的机会,还有镶钻腕表。说来说去,夏羽,你只不过是个普通人,虽然有才能有样貌,但除此之外,你什么都没有。那些女人凭什么跟着你?久而久之,矛盾便产生了,女人之间的战争也如火如荼地爆发。据说曾经有人看到楚可怜用刀子刺伤过萧梦萌,但这件事一直没有被证实。不管怎么说,这些女人之间危机重重,直到突然有一天矛盾计划,而你又无从控制。也就酿成了杀人惨剧。”

    夏羽觉得,这个施警官以后一定可以当个悬疑小说作家。说得太好了。有声有色,有理有据,如果夏羽不是当事人,他肯定会被这番话说信服。

    夏羽低下头,叹口气,自言自语:“该怎么说呢?该怎么解释呢?”

    人家说的那么好,夏羽这个小说家大编剧都有些自愧不如。

    施警官以为夏羽的心理防线终于被攻破了,暗自欣喜。他决定趁热打铁,继续开导夏羽:“夏羽,该交代了吧。我在告诉你,在现行的法律中,即使是被告一言不发,只要证据链成立。你也难道法律制裁。法律是严酷的,但也是宽容的,只要你好好交代,也许不会被判死刑。”

    死刑?如果谋杀罪名成立,即使不被判死刑,那也要在监狱里呆上十几年。夏羽真希望自己是真的把萧梦萌杀了,那样他就有些可以交代的东西,现在你让他交代什么,什么都交代不了。

    看来没办法了。只有说实话了。

    夏羽抬起头,看着施警官,忽然说:“警官,我想我是该把真相告诉你了。”

    施警官来了精神,他眉头微微动了动,显出些许兴奋。而他的脸上却没有变化,职业习惯令他压抑住了自己的感情。

    夏羽伸手要了一只烟,他看电视里的那些囚犯在交代问题前都是这么说的。

    “你说吧。这里有磁带机记录。”

    夏羽顿了顿,咳嗽一声清了一下嗓子:“警官,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就是萧梦萌。这么多年来,萧梦萌一直是我假扮的。不管是悬崖上的那个,从萧梦萌出道以来,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办的。”

    施警官起身就走,随口还骂了一句:“神经病!”

    当的一声,门关了。

    夏羽很是无奈,谎话没人信,实话也没销路,这个世界还让人怎么活啊!

    第五章 萧梦萌的咏叹调第五章 萧梦

    夜晚又来了,天上的月亮很圆,十二月到了,离圣诞节没几天,不知道萧梦音怎么样了。

    她不会像明明那样倒霉吧。

    应该不会,这是夏羽给自己的答案。

    夏羽叹口气,开始审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种种事情。他的这一生……哦,不,好像还不能这么说,一般都是快要死的时候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快要死了……

    夏羽想,现在自己和死了也差不多。故意杀人……那可是重罪,不把你毙了才怪。退一步讲,就是算是暂时不能定案,那萧梦萌也不会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夏羽被关在这里,萧梦萌怎么可能会再次出现,那么萧梦萌也就是失踪了。为什么失踪,夏羽,你说的清楚吗?

    夏羽敲了敲额头,额头开始疼起来了。

    唉,这个毛病不好,以后要改正了。

    抬起眼睛,看到冰冷的铁窗,夏羽暗自苦笑,心想,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出去。

    这个牢做的!冤啊!可是,这个冤枉是谁造成了。呵呵,夏羽啊,你就只能怪你自己。怪你那个混蛋透顶的怪癖。

    这一夜渐渐过去,夏羽一夜无眠,他在房间里转来转去,转去转来。

    天亮的时候,夏羽终于忍不住了。他敲打房门,大喊大叫:“快放我出去!我犯了什么错!我到底干什么了!”

    门上的小窗户打开,里面露出一只眼睛,那只眼睛眨了眨,之后,眼睛变成了嘴巴。

    “你小子给我老实点,都到看守所了,还不老实!”

    夏羽难得的发了脾气,抬起脚来就往门上踹。

    “你他妈的!”

    这句话不是警察说的,是夏羽脱口而出的。

    牢房是个考验人极限耐力的地方,一般人都受不了。况且,夏羽心里还那么多事情。这个地方太折磨人,简直要把人逼疯。

    夏羽呼呼喘口气,眼睛盯着天花板,天花板上是纯洁无瑕的白色,看得他眼晕。

    “萧梦萌,萧梦萌,你这个妖精,”夏羽嘴里嘀咕着,萧梦萌,你这个彻头彻尾的妖精,你不但迷惑了那么多人,你把我生活搞得乱七八糟。你现在还要把命赔上。我我我这真是自作自受。“

    门外传来了那个姓施的警官的声音。显然他误解了夏羽口中“自作自受”这四个字。

    “知道是自作自受就好了,我劝你还是老实交代。”

    夏羽差点哭了,他大叫一声:“老实交代?!我冤啊!我说了,我就是萧梦萌。我没有死。”

    施警官用鼻子哼了一声,大概他以为夏羽的精神防线快要崩溃了。

    “夏羽,我劝你还是不要耍花招。别在这里装疯卖傻,你这样的我见过多了。”

    夏羽走到门口,盯着小窗户,然后又退了几步,指着施警官:“我告诉你,我没说谎。我就是萧梦萌,我是如假包换的萧梦萌。”

    “哼,萧梦萌是女的,你是男人。夏羽给我说实话。”施警官的声音越来越阴沉。其中的威严感,甚至让人屏住呼吸。不得不承认,施警官是个经验丰富,而且认真负责的好警察。也很善于利用心理攻势和非心理攻势攻击犯人的心理防线。可是,这位可爱的人民警察,你为什么一定认为萧梦萌是女的呢。

    萧梦萌等于大美女,自然不会是男的。这是人们是思维定式。

    夏羽有点绝望,他歇斯底里地说:“你到底要我说什么?”

    施警官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说说你是怎么谋杀了萧梦萌的?“

    这句话有点诱供嫌疑,好在这里不是审讯室,夏羽也没有律师在场。

    夏羽坐在墙角,他的脑子有点迷糊,眼前似乎出现了萧梦萌的影子,他多么希望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那么一个叫萧梦萌的美女啊,那他现在就可以洗脱嫌疑,从这里昂首挺胸地走出去。

    现实很残酷,残酷的让人战栗。

    萧梦萌不存在,这件事只有夏羽明白,而他有没有证据说明这点。就现在的局势来说,除非萧梦萌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众人面前,最好再开个专场演唱会。

    可是,上帝啊,佛祖啊,真主安拉,圣母玛利亚。

    夏羽关在这里,萧梦萌怎么可能出现!

    夏羽算是彻底绝望了。他嘴里糊里糊涂地说:“好,我告诉你,我杀了萧梦萌好不好?我把萧梦萌拔了皮,清蒸了,红烧了,加葱加蒜,加酱油加料酒,凉拌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施警官冷笑一声:“你以为随口说说就可以了吗?在法律上,所有的一切都是要将证据的。就算你承认杀了人,你也要拿出相应的证据。还有,你必须说明犯罪的场所,以及具体过程。我看你还是说了吧。”

    “我说,我说……我说什么啊。”

    就算夏羽曾经是个成功的小说家,成功的编剧,但凭空编出一起杀人案的具体过程,对他来说还是太勉为其难。

    夏羽开始抓耳挠腮。

    天亮了,阳光射进来,冬日里也会有暖阳的存在。

    夏羽突然说:“你要我说也可以,不过你要让我见几个人,我把一切都想明白了,我就告诉你全部。”

    施警官沉思了一刻之后回答:“好,你说吧。要见谁?”

    话音未落,夏羽说出了两个名字:“白荷,还有……萧梦音。”

    他现在非常相见萧梦音,想要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虽然,他知道现在让萧梦音来见自己有点难为她,但如果不来,夏羽怕再也没办法见到她。

    施警官答应一声,说:“你的事情我会上报,应该没问题,因为你的案情特别重大。所以,我想,你的要求应该能实现。”

    案情重大也是件好事。提出的要求会得到重视。这也算是夏羽聊以自慰的一件事。

    几个小时以后,上面的批示来了。夏羽被叫到了一个房间里,出来的时候,警方给他戴上了手铐。还好,没有给他戴脚镣。这样夏羽能够轻松一点。

    房间里有张长长的桌子,夏羽坐在这边,那边是估计是他要去见的人。这种场景以前只有在电视里才看到过。没想到还真的有机会尝试。

    门外有了一阵动静,应该是要见的人来了。夏羽抬起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让自己的模样好看一些。手上有手铐,抬起来哗啦啦响着。身后有个警察咳嗽一声,同时冷冰冰地说:“别乱动,别耍花招。”

    都到了这个份上,还有什么花招可耍。

    门开了,首先进来的是轮椅。紧接着,萧梦音的声音响起:“夏羽啊,夏羽,告诉你别玩火,好了,现在好了,玩火自焚了吧。”

    听到这种腔调的声音,夏羽的心里感到些许安慰。萧梦音这么有精神,说明她的身体恢复得很好。

    萧梦音坐着轮椅进来,推着她的是白荷。

    白荷一见到夏羽,眼圈一红,眼泪稀里哗啦地落下来。

    萧梦音摆摆手说:“好了,白荷,别哭了。他有还没有死呢。”

    白荷满眼柔情地看着夏羽,说:“夏羽,你瘦了。”

    这是当然,这里又不是疗养院。怎么可能不瘦。

    萧梦音抬起手,挖挖耳朵:“夏羽,怎么样?进监狱的滋味不错吧?还有,被指控谋杀,这可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能遇到的。哎呀,这次你写回忆录算是有题材了。”

    这么一说,夏羽倒是笑了。萧梦音还是那样,即使是泰山崩于前,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夏羽问她:“梦音,身体好吗?”

    萧梦音拍了拍胸口,下手有点用力,大概是刀口被碰到了。她的眉头皱了皱,可是,她嘴上还是很硬:“没事,没事,医生说了,至少在五年以内我没问题的。”

    “五年?”

    白荷详加解释:“是这样的,医生说了。如果恢复得好的话,五年至少是没问题的。”

    “那就好。”夏羽松了口一口。

    “喂喂喂,你说说你啊,你打算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事情好像被我弄得复杂了。一切都失去了控制。到底该怎么办,我不知道。对了,梦音,还有白荷,你们能给我作证吗?”

    白荷立刻回答:“好啊好啊,我去作证。”

    萧梦音比较清醒,她说:“你要我们给你证明什么?”

    “证明我是萧梦萌,我想现在也只有这一个方法了。”

    萧梦音身子向前倾了一下,盯着夏羽的眼睛。

    “证明你是萧梦萌?”

    “是只有这个方法证明我没有犯罪。”

    “那么你觉得我或者白荷去说这件事,警方会相信吗?”

    这么一问,夏羽愣了一下,随即用没有把握的口吻说:“也许吧。”

    “也许什么?!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我去说夏羽就是萧梦萌,估计人家会先把我关进精神病院。”

    说的也是有道理的。夏羽晃了晃头,说:“也许吧。那位该怎么办?”

    萧梦音脸上依旧没有丝毫的紧张,好像夏羽的事跟她毫无关系似的。

    “夏羽,你觉得现在是公布真相的时候吗?”

    “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现在不这么说,我大概就要被枪毙了。因为他们怀疑我谋杀了萧梦萌。”

    白荷善良的心肠又一次开始震颤,眼泪也随即落下。

    “夏羽太可怜了。小说整理发布于wwW。l6K。com”

    萧梦音摆摆手说:“算了,什么可怜,他这是自作自受。谁让他做了个漏洞百出的骗局。玩砸了当然要付出代价。”

    白荷有些生气,她转到萧梦音面前,对她说:“萧梦音,你怎么这样冷血。”

    “冷血?我不觉得。”萧梦音脸上写满了无所谓。

    白荷横眉立目地说:“夏羽都这样了。你还是这样嘻嘻哈哈。你看看这几天你都在干什么,夏羽被抓了。你什么都不管。”

    “我有自己的事情。我要给洛老爷子举办葬礼。还有,把他的财产捐给希望工程。”萧梦音转脸对夏羽说,“夏羽,你觉得我这些事情是无所事事吗?”

    夏羽苦笑着,不置可否。

    对于男人来说,如果有什么比监狱更可怕,那就是两个吵架的女人。

    萧梦音忽然笑了,说:“夏羽,你知道吗?在警察局外面有很多人在示威。别误会,不是要救你,而是要求把你立刻宰了,因为你把他们心目中的大明星给杀了。还有,现在网上也有不少关于这件事的评论性文章,有人甚至提议启用古代酷刑,还做了个民意测验,恭喜你,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同意把你点天灯。不过这也好,这说明萧梦萌的形象深入人心。试想,一个毫无污点的,敢作敢为的大明星,哪个人会不喜欢。不如这样,夏羽你就把这笔糊涂账做到底,让他们把你杀了,给萧梦萌一个完美结局。就像是当初的玛丽莲梦露一样,不明不白的死,更能给别人留下好印象。”

    这一番话说得入情入理,夏羽无意识地点点头。

    “你同意了?”

    “嗯,不对,我不能同意,同意了我就成杀人犯了。”夏羽这次缓过神来。

    “那好,你要什么?你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夏羽吸了口气,郑重其事地说:“我要自由,我要自由自在地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不是别人,不是萧梦萌,我是夏羽。我要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萧梦音看着夏羽,手指举起来,在面前晃了晃,神秘兮兮地说:“那好,夏羽,萧梦音大法师实现了你的愿望。今晚,今晚,你就会实现愿望。”

    夏羽满意地点点头,他知道,萧梦音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夜晚又一次来临。

    夏羽没有待在看守所里。不是他逃离了那里,而是警察把他带出来。

    面对满目的星空,夏羽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当他从押解他的车子里出来的时候,看到是久违了的大舞台。

    这里是那里?是云天市的大剧院吗?是的。夏羽看了很久才确认。

    被带到后台,那里有个人在等着他。不是别人,而萧梦音还有白荷。另外,在他们身后,还有个男人的身影,是帕耳卡,这位欧洲来的王子竟然还没有走。

    萧梦音指了指前面的通道,对夏羽说:“我又很多录像,都给警方做了验证。那些可以证明你是萧梦萌。”

    夏羽一愣,忙问:“什么录像?我怎么不知道?”

    “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我早就想到你可能会无法解释。所以预留了一些录像。作为证据足够了。”

    萧梦音给夏羽一个按钮,同时说:“你把他按下去,前面的大屏幕就会开始播放。不过,如果播放开始就无法停下。你的秘密全部暴露,你作为萧梦萌的一切荣耀也会失去。”

    夏羽愣了一下,摸着手中的按钮,慢慢按了下去。

    前面的观众开始窃窃私语,有人还惊呼了起来。

    “你到底拍了一些什么录像。”

    萧梦音诡秘一笑,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当初你在香港啊,上海啊,还有北京,沈阳,哦,还有个在东京的,都是演唱会时,在更衣室里拍下的。喂喂,别瞪我,这可不算是偷拍啊。我和香港狗仔队还是有区别的。”

    夏羽已经无法生气。他笑着说:“你就是个小恶魔。”

    “没错。”

    “那么小恶魔,你愿意在今后的日子里,让我这个倒霉蛋继续倒霉吗?”

    萧梦音没有看他,反而看了看白荷,

    夏羽走过来,和白荷面对面。

    “对不起,白荷,我觉得梦音更需要我。”

    白荷眼泪流了下来,这句话夏羽终于说了出来。眼泪流下的时候,她的嘴角还含着笑。

    “是啊,夏羽,我说过,不过你做出什么选择,我都不会怪你。好了,夏羽,我想我要回到我妈妈那里一段时间。嗯,不过,我可是回来的哦。到了那个时候,也许你会改变主意。”

    萧梦音说:“嗯,也许那个时候,我就不在这个人世了。”

    白荷赶忙解释:“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萧梦音握住了白荷的手,深情款款地说:“没关系,如果你回来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了。那好,你就帮我看住这个家伙,把那些靠近他的女人通通打成残废。”

    白荷嗯了一声,两人拥抱在了一起。

    前台已经有人在呼喊:“萧梦萌,这是真的。真不是真的。”

    大多数人宁愿相信萧梦萌被谋杀了,也不愿意接受这样荒谬的事实,即使证据确凿。

    夏羽拿起了无线话筒,蹲在萧梦音身边,对她说:“好了,等我回来吧,回来后,我在和你这个小恶魔算账,记住,这次我要跟你算一辈子的仗。”

    “那好,你也要记住,是我的一辈子,也是你的一辈子。”

    夏羽拿着话筒,慢慢的向前,前面光芒四射。

    夏羽有种感觉,这是他最后一次站在舞台正中央,最后一次受到众人的瞩目。

    当然,也是一次以夏羽的身份出现在大众的视线里。

    他对着话筒说:“各位,我知道大家很难接受,但大家必须接受,这是事实。我不想为自己辩解,我只想说一句话,萧梦萌不是天使,也不是女神,更不是超级明星,他只是个虚拟出来的偶像,一个如同皇帝新装一般的谎言。现在我在这里。而萧梦萌已经不复存在。这个世界最美好的就是事实,无论他多么的匪夷所思……”

    舞台上,聚光灯下,夏羽已经看到攒动的人头。

    对于夏羽来说,世界就在这里,而他的责任,就是把真实还给世界。


如果您喜欢,请把《妖艳花丛51》,方便以后阅读妖艳花丛第 51 部分阅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妖艳花丛第 51 部分阅读并对妖艳花丛5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