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好丈夫

第 233 部分阅读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未知 本章:第 233 部分阅读

    为政数年;焦芳在内阁虽然做了不少的事;可是他武不如杨一清;文不如李东栋;高不成低不就;似乎渐渐成了可有可无的人物;唯一庆幸的是摄政王似乎对他颇为倚重

    今日他特意在内阁告了个假;一品诰命夫人今日自大漠进京;此前李若凡那边就已经给他下了名刺;让他前去议事

    李若凡的身份;无论是对摄政王还是对朝廷都有些尴尬;一方面;这个强势的女人似乎并不只是喜欢住在王府;偶尔也会回到她的关外金帐;蒙古十五卫;她颇有声望;所以朝廷关外的事务;大多依赖于她;许多事涉关外卫所的事;也都会垂询她的意见另一方面;她与摄政王的关系暧昧;这件事人所共知;甚至许多军机;摄政王都私下与她商议

    这个人和其他的王妃不同;她不愿意做人的妃子;却无名有实;所以对李若凡;焦芳不得不心翼翼

    ……………………………………………………………………………………………………………………………………

    第二章送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

    第九百八十五章 :早正君位

    李若凡在京师里置了一处别院;距离王府不远;虽然经常出入摄政王府;可是李若凡却并不在王府中常住

    毕竟柳家有三位夫人;她是极聪明的人;三位夫人是阴差阳错下弄出来的;她若是屈身进了柳府;就只能做个妾室;还不如不清不楚的自在况且三位夫人久在一起;早就抱成了一团;注定排外;还是若即若离着好

    李若凡的别院并没有太多蒙古特色;她曾在京师久住;深受熏陶;院中的装饰比汉人加汉人;入了关;她便是汉冠汉礼;出了关;她又恢复了蒙人装饰和习俗;隔些日子改变一下生活;倒也自在

    焦芳见这别院的大门大开;不过门口却是数个蒙古护卫;他下了轿子;叫人拜上了名刺;过不了多久;便有人请他进去

    登堂入室;李若凡已在厅等候多时;她穿着的是眼下丽人坊里最时的衣裙;美艳动人;正是这种动人和那种与摄政王的若即若离;因此才能以外室的身份拴住柳乘风的心;不过此刻;这股子抚媚却是收敛了许多;毕竟是蒙古女子;倒也没什么男女之防;不必焦芳是个近七旬的糟老头子;她微微一笑;朝焦芳点点头;道:“焦大人快做;大人来访;令女寒舍蓬荜生辉;未能远迎;还请恕罪”

    这一番气;让焦芳受宠若惊;名义上;李若凡这型套话他倒也接受的起;毕竟是内阁首辅的身份而李若凡至多也就是个藩王之母;一品诰命的王太后而已;可是焦芳是个很实在的人;他实在的地方就在于;他从不计较虚名;也不看中所谓的名分和品阶;谁握了实权;谁话有份量才是真的

    这是他的处世之道;也正是凭着这个;他才能力压李东栋和杨一清主持内阁大局

    “近来的报纸不知焦大人看了吗?”李若凡直截了当的问道

    焦芳心里知道这位王太后是想要直奔主题了;因此不敢怠慢;道:“倒是看过一些;其中多有对摄政王殿下的美言;无论是士绅、商贾也都有赞许之词”

    李若凡微微一笑;道:“焦大人想来没有读透这些报纸”

    焦芳不禁奇道:“下官愚蠢;还请夫人点拨一二”

    李若凡道:“学而报里头;有一篇文章挺有意思;是皇上到现在还没有踪影或有不测了只可惜至今仍无所踪;可叹啊可叹”

    焦芳一下子紧张起来他来之前就曾在琢磨;李若凡请自己来;肯定不是请他来闲聊的;一定是有大事要商量;现在提及到了失踪已久的皇上;让他精神不禁紧绷;忙道:“不错;现在都已过了一年有余;却是一点消息也打探不过只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李若凡却是一笑;道:“其实……我已有了消息……”

    “哦?”焦芳满是震惊;道:“是吗?不知陛下……”他话的时候;竟是声音都颤抖起来;这个消息实在是一颗**;让他一时间难以接受;事情太突然了

    李若凡正色道:“其实已经有人在南洲发现了陛下的踪迹不过是不是属实;却也不知;有流言;南洲都督府已经打算护送陛下回京了”

    焦芳道:“怎么去了南洲?”

    李若凡却是打了个哈欠显现出了旅途劳顿的样子;慵懒的道:“这个……就不得而知了;总而言之;若是消息属实;多则半年;少则三月;陛下就要入京”

    焦芳喉结滚动;整个人居然有些摇摇欲坠;道:“或许是坊间流言也是未必”

    李若凡却是一笑;道:“世上哪有这么多空穴来风的事;今日郑重请你来告知这个消息;这事至少有八成的把握;否则你当我吃了没事;来和你虚扯吗?”

    若是以往;焦芳一定会不敢;可是现在;他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事;竟是一时痴了;良久才道:“陛下回京;是大喜事;大喜事”

    李若凡微微一笑:“喜固然是大喜;哎……我已乏了;这消息现在还八字少了一撇;你也不要急着传出去;自己知道就成了”

    焦芳点点头;浑浑噩噩的告辞而出;从别院中出来;坐上了轿子;焦芳大口喘着粗气;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这个消息实在太震撼;虽然李若凡只是模棱两可;可是焦芳却知道;李若凡这样的女人;亲自将自己叫到府上;定是有了准确的消息渠道;才会出这邪的;皇上;确实是找到了;甚至可能已经在南洲至京师的路途上

    虽然这个行程很长;至少也要三五个月的功夫;可是焦芳已经可以预料到;朝廷将会发生何等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皇上一地京;那么摄政王肯定要还政;以摄政王和皇上的关系;皇上想必也不至于对摄政王如何;大不了让摄政王就藩就是可是接下来呢?要知道;有许多事虽然不是摄政王做下的;而大多都是他焦芳张罗;可以;焦芳做过很多大逆不道的事;也过很多话;这些事;这邪;皇上会不知道?他就算现在不知;以后也迟早会知道照此推论下去;摄政王一旦去了楚地;他焦芳就要倒霉了

    尤其是当年;逼死宗室的事;他焦芳无论如何都撇不开关系;若是皇上一旦亲政;会愿意留下这么一个人?

    焦芳坐在轿中;越想越觉得可怕;他的心竟是一下子乱了

    不对……焦芳突然捕捉到了什么;方才的消息实在太骇人;让他一时之间乱了方寸;可是现在;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李若凡为何要告知自己这个消息;为何不去和摄政王;而是找自己来;这是什么意味或许……

    焦芳顿时明白了;他忍不住脸色骤变;李若凡这个女人;是要将自己推到悬崖边;让自己做出一个选择

    焦芳脸色变幻不定;满是犹豫;良久;他长吐了一口气;随即吩咐随扈道:“来人;拿老夫的拜帖;去请李东栋学士;还有锦衣卫都指挥使陈泓宇、军都指挥使钱芳;还有张公公、谷公公一道来议事;告诉他们;事情紧急;一个时辰之后;老夫在府中静候”

    …………………………………………………………………………………………………………………………………………………………………………………

    正德三年六月初九

    这是一个很寻常的日子;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如往常一样;柳乘风召见了朝臣;进行廷议

    朝中百官今日却是出奇的沉默;都是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柳乘风;这些大臣;经过了一年的逐渐替换之后;大多都成了柳乘风的干将;一朝天子一朝臣;虽然柳乘风不是天子;可也有他的用人标准;要做大事;自然是用自己人方便一些

    “今日有何事要奏吗?”柳乘风如往常一样询问

    “殿下;微臣有事要奏”焦芳昂首站了出来;随即跪倒在殿中;正色道:“臣近日常常听到坊间有军民议论;当今皇上不知所踪;而天下无主;君位虚待以久;这是旷古未有之事殿下摄政以来;励精图治;政治焕然一;百官慑服;此大治之世也微臣不才;窃以为大明不可无君;而殿下知人善任;贤明通达;何不如效仿古之尧舜;受禅让之礼……”

    柳乘风皱眉;怒喝道:“焦芳;这是人臣的吗;你太放肆了”

    焦芳不为所动;道:“臣不知放肆;只知殿下深受百姓爱戴;宜早正君位;以安民心”

    柳乘风似乎明白了什么;眯着眼睛;不禁看向了焦芳;随即冷哼一声;道:“胡八道”

    他话音刚落;便有李东栋站出来;亦是跪拜在地;道:“焦公所言甚善;微臣附议”

    有他出马;顿时满朝文武一下子跪下了大半数;其他几个站着的大臣满是骇然;一时不知跪的好还是不跪的好;直到那有信乱的杨一清在犹豫片刻之后跪倒在地;于是这满殿的大臣才一道拜倒;乌压压的人群一起道:“请殿下以天下苍生为念;早正君位;安抚民心”

    焦芳大喊一声;道:“吾皇万岁”

    众人顿时明白了;一起大喊:“吾皇万岁万万岁”

    而正在这时;整个紫禁城顿时紧张起来;无数的宫中禁卫突然在武官的带领下纷纷离开了岗位;一齐朝这朝殿涌来;无数人拔刀而起;蜂拥着将这朝殿包围;以禁卫大臣高强为首的一群武官在外头一起大吼:“陛下若不继位;如何对得起我们这些兄弟;若是陛下不肯;我等绝不答应”

    侍卫们一起起哄:“吾皇万岁”

    ……………………………………………………………………………………………………………………………………………………………………

    第一章送到(。。 )

    第九百八十六章 :朱厚照回宫

    一辆马车滚滚过了朝阳门。

    这是一队奇怪的队伍;马车虽然普通;可是周围却是南洲都督府卫队的服侍;南洲因天气炎热;所以在衣物上与这里有些不同;都督府的兵卫一身凛然;心翼翼的拱卫着这辆奇怪的马车;驶入了宽阔的御道。

    如今京师的人;眼睛都毒辣的很;只看神态和衣物;就能瞧出对方的出处;单看军服;也能分辨对方的来路;从南洋到南洲;从天竺到极远的昆仑洲;无论是哪里来的军马;他们都已经习以为常。

    南洲的军人;总是皮肤略带几分麦色;一进京师;眼睛就免不了四处乱瞅;这是因为南洲荒凉;天气又酷热;所以一进这繁华的城市;就如乡巴佬进了城。

    可要是天竺来的军人;皮肤则是显现黝黑一些;不过所到之处;却都带着几分戒备;甚至走路时;手都不禁会做出一副扶剑的姿态;据这是因为楚军在那里刚刚立足;天竺人口诸多;偶尔总有一些当地的土著滋事;所以这些人习以为常;神经总是紧绷。

    无论如何;谁也没有对这支队伍产生再多的兴趣。

    现在的京师;也无人会有去兴趣去关注这些事;现在仍是正德年;年号并未变;不过新皇帝已经登基了;只是奇怪的是;新皇帝登基;却没有改朝换代;似乎也没有改元的意思;这实在有悖传统;不过那一日的宫变实在让人吓人一跳;实在是参加的人太多;几乎京师里的所有军马;还有贵族、商贾都凑了这个热闹。

    皇帝虽是变了;可是大家的生活并没有改变;照样还是该上工的上工;该醉生梦死的醉生梦死。

    生活节奏;已经无形中加快了许多;再也不复从前的悠闲。便是从前最清闲的读书人;如今大多数也都入了衙门或进了工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做;未必所有人都能称心如意;可是至少;所有人的生活都改善了许多。

    车厢的帘子掀开。露出一个晒得黝黑的年轻人。年轻人的脸庞虽然幼稚;可是那脸色却带着几分忧愁。

    他一路北来的时候;就听到了这坏消息;柳师傅登基了。

    朱厚照就算再贪玩;当然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才是大明的皇帝;国无二君;天无二日;他甚至心惊胆战的在想。这一趟入京;或许是他的人生终结。

    怎么会变成这样?

    朱厚照想不通;他一直都很容易相信别人的;就像他曾经可以无条件信任刘瑾;对柳师傅;他更有几分依赖和信任。

    “看来。一切都不太一样了;六子啊六子;怎么办呢?”朱厚照坐在车里;将窗帘放下;他怀抱着一只袋鼠;袋鼠似乎不太受得了这寒冷的天气;蜷在朱厚照的怀里。虽是被南洲的羊绒毯子裹着;仍是带着不安;它伸出舌头;舔着朱厚照的下巴。

    朱厚照心事重重。将这袋鼠抱的更紧;又是吁了口气;现在的他;既想飞一样入宫;去见自己的母后;去质问柳师傅;又带着几分畏惧;有一种祸福难料的感觉。

    经过了一两年的磨砺;朱厚照毕竟长大了;虽然他喜欢南洲的天气;喜欢那里话带着几分粗犷的人;可是朱厚照却是知道;他必须回来;必须见见母后;必须给自己的祖宗们一个交代。

    马车已经到了午门。

    南洲的都督卫队正要将马车交割给宫内的禁卫。

    谁知在午门这里;禁卫们如临大敌;一个武官昂然出来;道:“来人是谁?”

    马车边的禁卫们竟然不知该如何称呼朱厚照;一时词穷。

    那武官道:“可是陛下吗?”

    陛下……只能有一个人称呼;不过朱厚照被人称呼为陛下;似乎也没什么不妥;都督卫队的领队连忙道:“正是;我等奉命保护陛下入京……”

    “不能过。”武官不等这人完;已经毫不犹豫的挡了驾;口吻中带着不容置疑。

    “可是……”有人要争辩。

    “没有可是;不能过;就是不能过。”

    车里的朱厚照已经气炸了;这是他的家;现在被人占了去;便是回家都不能;既然如此;那么还让他回来做什么?

    谁知守门的武官继续道:“陛下既是天子;岂可由午门出入。自然该当自大明门入宫。”

    这一句话道出来;朱厚照才愣了一下;一时反应不过来。

    他不该是东昏侯吗?现在居然还有人称呼他为陛下;称他是天子;这倒是让人没有想到。

    马车只得改道;果然大明门那边;大门已经大开;张永正翘首以盼;一见到了朱厚照的马车;脸色带着几分激动;不管怎么;这个皇帝毕竟是他带大的;感情深厚;他连忙迎上马车;拜倒在地;道:“奴婢见过皇上。”

    车帘子被拉开;探出的不是朱厚照的脑袋;而是袋鼠的脑袋;袋鼠惊慌不安的看着外面的世界;身体瑟瑟作抖;也不是因为寒冷;还是害怕。

    张永目瞪口呆。

    紧接着才探出一个脑袋来;却是张永熟悉的朱厚照;朱厚照并没有理会张永;而是煞有介事的对袋鼠道:“六子;这就是张伴伴;你不要害怕;张伴伴很会照料别人的;你是不是饿了?放心;等见了母后;我就教人给你准备吃的。”

    袋鼠叫了几声;朱厚照露出了笑容;连忙扯下帘子道:“想必是冻坏了;张伴伴;你起来。”

    张永无言以对;只得起来;道:“奴婢奉太后娘娘之命;迎接陛下入宫;娘娘久候多时;陛下速速入宫为宜。”

    罢马车加快了速度;在张永的带领下;飞快往坤宁宫去。

    这一路;朱厚照在马车里突然问:“柳师傅呢?”

    张永现出几分尴尬之色;道:“柳……皇上今日清早就去了谘议局;要晚些才能回来。”

    朱厚照颌首点头;没有再什么;马车很快到了坤宁宫;而此时;张太后已是翘首守候了许久;朱厚照连忙下车;抱着袋鼠飞快冲上去;眼泪挥洒出来;道:“母后……”

    张太后亦是双目含泪;却是骂道:“你这混蛋;去了哪里;娘也不要了……”骂了一半;却是骂不下去;只得将朱厚照扶起来;道:“你都黑了这么多;啊……这是什么……”

    张太后被朱厚照怀里钻出来的袋鼠吓了一跳。

    朱厚照兴致勃勃的道:“它叫六子;来;六子快给母后打个招呼。”

    张太后刚刚软化下来的心;又不禁抽搐起来;怒喝道:“到了现在;你还是孝子心性;哎……你进来话。”

    进了坤宁宫;张太后屏退了宫人;唯有一个奶娘;抱着一个孩子木然站在一边。

    朱厚照看着那孩子;忍不住道:“母后……你……你……这是我弟弟吗?”

    张太后顿时面无血色;怒骂道:“这是你外甥。”

    “哦;哦……”朱厚照想到了是柳乘风的孩子;顿时不知该用什么心情去面对;不过他还是靠近了一些;由衷的道:“很可爱;很像姐姐;和我的六子一样可爱。”

    罢眼睛又落在袋鼠身上;道:“就是眼睛没有我家六子漂亮。”

    张太后拿他没有办法;叹了口气;道:“皇儿;到了现在你还糊里糊涂;你可知道;你这一趟回来;是多凶险;哀家有时候真的在想;宁愿你不要回来;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今日回来;就不能再胡话糊涂事了;皇帝那边;虽然在哀家面前多次提及对你甚是想念;可是皇帝是什么心思;谁能知道;待会儿他就要见你;你话心一些;决不可再自称是朕;要叫他陛下;要行君臣礼;知道吗?若是他向你;让你重新登基为帝;你切不可答应;就你为人昏庸;不堪大用;这或许是他试探你也不一定;总而言之;你不要再糊里糊涂;这是事关着生死的大事。”

    朱厚照心情黯然;泪花从眼中闪出来;道:“母后;这世上就真的没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吗?刘伴伴是这样;柳师傅也是这样。”

    张太后严厉的打断他:“不许再叫柳师傅;要叫陛下。”

    朱厚照咬着唇;不话了;眼泪滴滴答答的落在怀里的袋鼠身上;袋鼠似乎也感受到了什么;伸出舌来舔舐他的衣襟。

    正在这时候;谷大用进来;道:“皇上已经回宫;让奴婢前来接陛下去正心殿话。”

    一下陛下;一下皇上;叫的还真有些别扭。

    张太后冷声道:“你去;记着哀家的话。”

    朱厚照唯唯诺诺;乖乖跟着谷大用去了。(未完待续)(。。 )

    第九百八十七章 :至高无上《大结局》

    正心殿。

    年轻的新皇帝高高的坐在榻上。

    他的手里;是一份从天竺国来的战报;不过对于这种乏味的战报;柳乘风显然已经没有兴趣去翻阅了。

    工坊的蓬勃发展固然是好;可是也遭遇了许多的问题;由于发展过于迅猛;生产的货物实在太多;一时又寻不到市场;结果就酝酿出了危机;而商贾们自发成立的商贸谘议局不断在叫嚣寻常新的市场。而大明既然走上了这条道路;似乎也没有了后退的可能;于是以开放市场;割让港口甚至是报复的战争接踵而来。

    柳乘风有些疲惫;不过此时他还是打起了精神。

    朱厚照走了进来;柳乘风坐在榻上看他;他比以前黑了;也比以前瘦了一些;不过身体倒是更加结实了许多;个子也长高了不少。

    朱厚照眼睛看向柳乘风;柳乘风穿着龙袍;很有威严;却也很陌生。

    朱厚照仍然抱着他的袋鼠;仿佛只有抱着它;自己才能不紧张;他喉结滚动了一下;想起了太后的教诲;可是他想跪;却无论如何也跪不下去;想叫柳乘风一声皇上;却觉得自己嘴巴已经哑了;因此只能呆呆的站着;一时不知所措。

    柳乘风叹了口气;道:“陛下这些年还好吗?”

    朱厚照沉默了一下;道:“还好。”

    气氛让人窒息。

    柳乘风瞥了他一眼;颌首点头;道:“朕……朕听你在那里放马;还亲自带着武士去和当地的土人对战;是吗?”

    若是以往;或许朱厚照会兴高采烈、眉飞色舞的向柳乘风起对战的经过;可是现在;他眉毛只是挑了挑;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连忙道:“是。”

    “谁胜了?”柳乘风则是板着脸。问。

    朱厚照道:“自然是我胜了。”

    柳乘风道:“陛下千金之躯;胜了固然可喜;可是为君之人亲冒矢石;却是不智;胜了也没什么可炫耀的。”

    不咸不淡的一顿教;让朱厚照心里憋着的一口气。朱厚照忍不住道:“我又不想做什么千金之躯。也不想做皇帝;你这么想做;你就去做好了;我并不是要炫耀什么;我只是想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你既然都已经做了皇帝;还什么千金之躯;还叫我陛下做什么?”

    朱厚照气冲冲的看着柳乘风;而柳乘风则是平淡的看着他。最后柳乘风叹了口气;把目光落在了朱厚照怀中的袋鼠身上;袋鼠只是露出了毛茸茸的脑袋;柳乘风忍不住道:“这是狗吗?”

    朱厚照道:“这是袋鼠。”

    柳乘风平淡的道:“不过是一只袋鼠而已。”

    朱厚照却是不忿的道:“不;它不只是一只袋鼠;它有名字。叫六子;六子虽然不懂人语;可是至少我知道;它永远不会背叛我。”

    六子……柳子……

    柳乘风脸拉下来;他终于从榻上起来;负着手;在殿中踱步。随即冷哼一声;道:“子;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你这家伙……”柳乘风快步到了朱厚照身前。伸出手来提住了朱厚照的衣襟;恶狠狠的道:“从现在开始;你要是再敢胡闹;我就收拾了你;你看看你;哪里有做皇帝的样子;这皇帝是你不想做就不想做的吗?天下;是你的祖宗打下来的;你想想先帝;先帝为了给你一个盛世江山;辛劳了一辈子;你不要就不要?”

    朱厚照目瞪口呆;期期艾艾的道:“柳师傅;你好不要脸;你抢了朕的皇位;现在却还来跟我教这个。”

    柳乘风冷冷道:“是你先不要脸;你想想看;自从你登基以来;你做的哪一件不是混账事;荒淫无道;宠幸刘瑾;还差点落在了蒙古人的手里;被天下人所笑;你不是混账是什么?”

    朱厚照想了想;道:“我……我的新政……”

    “你还好意思提你的新政?”柳乘风又好气又好笑;多半这家伙现在还没醒悟;以为这新政是他的什么政绩。

    柳乘风放开朱厚照;朱厚照和怀里的袋鼠都在瑟瑟发抖;畏惧的看着他。

    柳乘风道:“不管怎么;你要担负起责任来;太后也不希望你这个样子;所以从今以后;我一定不会让你放任自流;一定要好好管教。”

    朱厚照本就是火爆脾气;原本一直都在隐忍;现在忍不住道:“你凭什么管教我?”

    柳乘风正色道:“不凭什么;凭我高兴。”

    朱厚照一下子没词了;幽幽道:“你都已经抢了我的皇位;莫不是要把我圈禁起来;以防止我……我……”

    “我怕你?”柳乘风冷笑:“你信不信;我现在把你推到菜市口去;让你去鼓动别人随你一道夺回皇位;保准你十天也找不到一个这么混账的人?”

    朱厚照气呼呼的道:“这却未必。”

    柳乘风道:“少来这一套;你去换一身衣衫;好好洗个澡;明日就是登基大典;还要告祭太庙;你这个样子;怎么能出去见人?”

    “登基大典……”朱厚照呆住了。

    他还登个哪门子基?他虽然做事浑浑噩噩;话糊里糊涂;可是心眼却不糊涂;忍不住道:“莫非是让我做东昏侯;我朱厚照是有骨气的;就算杀了我我也不去做。”

    “谁是东昏侯。”柳乘风朝他笑了笑;总算露出了几分和蔼的笑容;道:“我是大明的皇帝;可也是你的臣子对不对?皇帝上头是什么?”

    朱厚照呆了一下;道:“是什么?”

    柳乘风正色道:“现在的大明;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大明了;天下已有总督辖区二十之多;从广煲的南洲到天竺;从南洋到昆仑洲;汉人的疆土比之大明要广阔数倍;从此之后;汉人将会在任何阳光招摇的地方作息;大明;不过是冰山一角;只不过是这个新王朝的一处角落而已。陛下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朱厚照毕竟属于‘海归’人士;自然见识过天地的广阔;似懂非懂的点头;道:“这个;我知道。”

    柳乘风又道:“所以;大明皇帝已经落伍了;既然落伍;那么陛下不介意让我来代劳。”

    朱厚照抱着袋鼠;想了想;道:“你都已经篡位了;现在才来问我?”

    柳乘风苦笑道:“这是为了陛下好;因为从此之后;将会有一个新的皇朝诞生;而大明;不过是这个皇朝的主干而已;这个皇朝;名为大汉;陛下明日;将会在我与天下所有王室和辖区总督的拥簇下;登基为大汉天皇帝。”

    朱厚照咋舌;他突然发觉;柳乘风其实也蛮可爱的;连忙道:“大汉天皇帝是什么?”

    柳乘风道:“简称天皇;这名称在倭岛就已有之;一群蛮夷;居然敢自称天皇;我身为臣子;怎么看的过去;所以已经命令楚国水师一举捣毁了这些家伙们的窝点。”

    柳乘风神采飞扬的道:“大汉皇帝;统属天下汉民;无论是南洲亦或昆仑洲;只要有汉人聚集之处;陛下便可统辖;天下的汉军;都随时等候陛下的诏命;大洋上所有的汉人舰船;悬挂的都是陛下的旗帜;陛下的疆土从极西到极东;从至南到至北……”

    “且慢”朱厚照很严肃的道:“这么大的地方;这么多人;难道要朕来管理?”

    柳乘风叹了口气;道:“陛下毋须管理;陛下是天下土地的主人;是天下臣民的君主;陛下只需要按时收他们的税就好了。”

    “那谁来管理?”朱厚照道。

    柳乘风道:“自然有内阁和谘议局;贵族议员来管理。”

    朱厚照颌首点头;道:“要不要设立司礼监?”

    柳乘风怒道:“不可;只需有锦衣卫监督他们干活即可。”

    朱厚照沉默了片刻;道:“朕还有一个问题。”

    柳乘风道:“陛下请讲。”

    朱厚照道:“朕既然是汉皇帝;拥有四海的土地;那么你做什么?”

    柳乘风道:“我是大明皇帝;已经接收了陛下所有在聚宝商行、聚宝楼、聚宝钱庄;以及无数生意的股份。”

    朱厚照胀红了脸;道:“好啊;柳师傅;你又在糊弄我;天下的农税;就算是土地比大明广煲十倍;一年的税赋也不过数百万而已……”

    柳乘风很认真的道:“陛下;其实……土地也可以卖得。现在时代已经变了;拿土地去耕种;那是蛮夷们该做的事;现在大明朝的土地;已经涨了不知多少倍。”

    朱厚照道:“我还有一个问题。”

    柳乘风道:“陛下但问无妨。”

    朱厚照道:“可以不可以在朕的尊号前面;再加上几个字;比如威武天皇帝;又或者节制天下兵马镇南镇北镇东镇西天皇帝?”

    柳乘风冷冷道:“不成。”

    朱厚照满是委屈的道:“连这个都不成;那做一个天皇;似乎也没有多大的意思。”他想了想道:“既然不能给自己换尊号;那朕能不能敕封爵位?”

    柳乘风想了想;道:“最好是先让内阁商议一下比较好;不过你是天皇帝;我是大明皇帝;你只要愿意;谁也不能奈何。”

    朱厚照正色道:“那朕现在就敕封朕的六子为威武大将军;节制南洲军马。”(。。 )

    完本感言以及新书《士子**》

    又是一本三百万字的书;其实也知道;写到了这里;再啰嗦下去;反而有狗尾续貂的嫌疑了。

    任何一本书;有开始就一定有结束;老虎或许不能尽善尽美;可是在这一年的时间里;耗费了无数的激ng力;却总算自觉的还算圆满。

    有读者认为;接下来还可以如何如何;或者征服四海;又或者如何改革;老虎有过这个考虑;最后却是决心忍痛以一种轻松的方式给这本书画上句话。

    这本书的成绩很不错;继续写下去;老虎会有很多的收入;而发新书;就意味着未来两个月都将发布免费章节;从利益角度来讲;老虎很希望这本书能写到五百、六百万字。

    可是……继续写下去;只是凑字数而已;最基本的节操还是要有的。

    这本书花费了整整一年时间;一年的时间里;老虎没有断过更;也还算努力;或许是因为络的原因;很多的剧情可能没有深思熟虑;由于更新较快;而出现一些瑕疵;老虎在这里;希望得到大家的谅解。

    三百六十五个rì夜;一部三百万的作品;老虎至今还记得当时明朝好丈夫上传时的激情和冲动;既然为那些曾经支持明朝好丈夫的读者而感动;老虎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在此;老虎在这里郑重其事的向大家鞠躬:感谢大家。

    感谢大家的支持。

    感谢大家的鼓励。

    感谢大家与老虎在一起。

    这是老虎的第二本书;画上这个句号之后;老虎有些不舍;可是老虎知道;结束就意味着新的开始。

    老虎依然在这里;依然会用全部的身心;给所有支持老虎的读者们;奉上老虎的作品。

    老虎新书《士子风流》已经上架;这本书;将考虑到明朝好丈夫人物特征不够鲜明的特点;进行改良;不让所有支持老虎的读者们失望。(。。 )

    声明:本书为电子书(www。i7wu。n)的用户上传至其在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上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如果您喜欢,请把《明朝好丈夫233》,方便以后阅读明朝好丈夫第 233 部分阅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明朝好丈夫第 233 部分阅读并对明朝好丈夫233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