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我的第一妹妹

第 7 部分阅读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未知 本章:第 7 部分阅读

    我不仅改掉了一些不良的习惯,而且对生活充满了希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因为我的心里充满了爱。世界就变得异常美好。我仿佛年轻了十岁,象一个小伙子一样精力充沛。

    我感到是这么神奇。

    因为心中有爱,现在我感觉人生是那么美好呢,我的激情重新焕发了,劲头十足,连上下楼梯都是一路跑着。

    楼道里的邻居们都用诧异的目光偷偷地看我,他们以为我得到了什么好事呢。

    我岂止是得到了一件好事啊,我是得到了一个心上人呢。这个心上人是那么美的一个美女呢!因为是用心得来,所以就从内心里倍加珍惜。

    我甚至于不在担心下岗。此处不留爷,爷去找出路!到哪里还不能混饭吃?我想只要认真做,即便到了私人企业里面,自己的劳动也会得到承认。兴许能开拓自己的一块天地呢。

    然而,机关里的空气却异常沉闷,人们都被下岗的荫影笼罩着。尤其是这次竞岗来得如此突然。使所有的人都措手不及。即便是有这样那样关系的,你也来不及活动。甚至于也不敢轻易地活动。所以大家心里都没有一点底数。

    谁不担心自己下岗啊!

    现在大家一改过去各个科室相互串门闲聊欢声笑语的做派。一律闷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沏一杯闷茶,趴在电脑前面郁闷地上网。

    我从来不爱串门闲聊。我的嗜好是在电脑上干活。偶尔下下象棋聊聊天。

    我的QQ好友也都是工作关系,从来没有闲聊的时间。

    一连几天没有动电脑了。于是我打开了电脑——邮箱里有一个材料通知和两份约稿。我打开原来存储的文件草稿,想趁机认真地修改一下。

    于是我想关掉手机,可是又怕海兰突然有事情来电话,索性不关机了。

    其实我已经与海兰约好了,一般白天不打电话,也不发短信。虽说是这样,心里还是隐隐地想海兰,于是忍不住想给海兰发一个短信。

    这时候,手机短信提示铃声响了,我想肯定是海兰发来的无疑。一看果然是海兰的短信。

    “哥啊,你现在忙什么啊,吃早饭了没?”

    我赶紧回一短信说:“我在做几份材料。早饭已吃过。你呢?”

    “今天早晨想你来着。我也吃过早饭了。”海兰写道。

    “我今天早晨想你想得把觉都惊醒了。”我写道。

    “哥,你走到天边,我也忘不了你。”海兰写道。

    我写道:“天之涯,地之角,情之切,思之裯。”

    但是我想这样太做作,反而会亵渎了我与海兰的纯真,于是又把它给清除了,重新写道:“就算走到了天涯边儿,忘不了我的小心肝儿——”

    “想你想得睡不着,想你想得饭不香。”海兰写道。

    “分别才一天,好像过三年。”我写道。

    刚发过去这则短信,我的手机来电铃声响了起来。

    我一看是刘副理事长打来的电话。

    “喂,理事长,您好。”我说。

    “你好。”刘副理事长说:“怎么样啊,你的竞岗情况?”

    “谢谢理事长的关心。”我说:“昨天进行了竞聘演讲,现场打分。从分数上看,我比较靠前。但是最终结果还没有出来。”

    “哦。你现在能来海口么?”刘副理事长说:“有事情需要你来。” www.sanhao3.com

    寻找我的第一妹妹(一)101

    刘副理事长说有事情需要我立即飞海口,我就不能等闲视之了。

    “哦,是么?”我想了一下说:“理事长,您看这样好不好,我明天,最晚到后天出发,尽量往前赶,好不好?”

    因为我想,虽然刘副理事长需要我,但是如果落聘,那我就再没有资格和机会去参加任何活动了——谁竞争上岗位,谁就有资格参加活动。虽然不一定能象我这样,以自己过硬的业务能力与上层的关系弄这么好,与周边省市协会的关系处这么好,但是,滥竽充数地参加活动浪费公家的钱财总没有人去过问的,就是这么一个体制呢。所以,对于我来说,竞岗,就真的具有实质意义啊!

    “那么,你后天务必飞过来。”刘副理事长说。

    我想按照王主任所说的竞聘时间表,明天一天应该能见出了分晓。假如我下岗,干脆给刘副理事长说明我已经下岗,就此决绝了。

    于是我说:“行,理事长,就这样,我明天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后天动身前往。”

    说完,我挂了手机。

    此时的我暂时没有了与海兰进行短信调情的兴致。

    是的,我必须正视这次竞聘,如果下岗,就一切都得重来,海兰也将不再属于我哦。

    这时候,我想是不是应该象老婆所说的,走走关系活动活动。但是即便是真的活动,我也奠定了不让老婆参与和知道,因为我无论如何也不想再回到那个悲惨的玻璃瓷器时代!

    我看了一下时间,居然到了上午11点过5分,我想把王主任一个人约出来,去海鲜馆吃午饭,借机了解一下竞聘的情况。于是我写了一条短信:“王主任,您辛苦了,今天午餐我想请您去吃海鲜,方便么?”写完认真地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错误,就发给了王主任。

    因为我知道我知道王主任处事严谨,但脾气古怪,假如出现错别字什么的,他会认为对他的大不敬。小尹曾经给他发过短信息,出现了两个错别字,他当着许多人的面奚落小尹,弄得小尹从此再也不敢给王主任发短信,而是直截了当地打王主任的手机,而王主任十有###不接小尹的电话,呵呵。

    稍时,王主任回我短信说:“没空。”

    无奈。我百无聊赖地想与海兰联系,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我一看,是李科长打来的,心想正好可与他打探一下消息,毕竟他是一个正科的中层啊,应该比我的信息来源多一些。

    于是我接起了李科长的电话:“喂,你好李科——”

    “你好,今天中午有空么?”李科长说。

    我想其实他也与我一样,正郁闷着呢。

    我说:“我还没着落呢,午餐。你说吧,咱吃什么去吧?我请你。”

    我应该率先表现的积极一些才对。

    “诶,我请客。”李科长说:“南马路上新近天了一家四川风味的鸭头馆,听说不孬,赞俩去尝尝啊,就咱俩。”

    “该不是就咱俩啊。”我调侃说:“要不,你把小尹喊着,呵呵呵。”

    “小尹,嗨,别提了,见面我再告诉你。”

    我一听,心说,李科长一定有了关于小尹的最新新闻了,嘿嘿,终于,小尹成了机关的“新闻人物了”。以前的小尹总是拿别人开涮,现在终于尝尝被别人涮的滋味了。

    其实机关里的所有人都知道这“新闻人物”是一种笑柄或者说是一种反面的效应。

    “走啊,咱现在就去啊。”我说。

    “好,咱俩餐馆见。”李科长说罢挂了手机。

    我也关住电脑和门窗,一溜小跑着下楼来了——我是想急于知道小尹到底出了什么新闻。

    寻找我的第一妹妹(一)102

    其实我并不喜欢打听这类损人的小道消息,所以还真的没有人往我耳朵里灌输这类的小道消息。但是对于小尹,我则要探个究竟的。

    因为小尹对我们平时太他妈的欺压了。我倒要看看他究竟出了多大的笑话。

    我直接骑自行车奔南马路而来。

    老婆中午不回家,在厂里就餐,因此也就用不着“请假”了。

    五月的热风斜斜地吹拂,将我半晌的抑郁和沉闷一扫而光。我的面颊热乎乎地,有一种惬意的感觉,顿时我就想起了我的海兰。

    这海兰还真理解男人的心思,白天,既不发短信也不要电话。然而,此时的我却有些坚持不住,我想跟海兰说说话。

    可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我一看,是我的一个同学,在劳动局工作的赵军打来的。

    “喂,你好军哥。”我接起来电话说:“你在哪里啊?”

    “我在我的办公室里啊。”他说:“郁闷啊。”

    我知道,现在全中原市都在搞竞聘上岗,都是在同一个时间,同步进行,同步搞完。所有的机关人员,无论是政务类公务员还是业务类公务员,没有一个人不郁闷的。

    面对三分之一的下岗率,任何人也不敢保险不下岗。

    我知道他也是在这种时刻交流一下信息什么的。

    我想这个时候约他出来喝闷酒,他一定屁颠儿屁颠儿地过来。但是已经与李科长约好,怎么也不能再让他掺和进来,那样我与李科长就不能拉拉私话了。所以我立马先入为主,挡住他今天中午要与我相聚的意图来说:“喂,晚上我请你喝酒,在海韵酒家,请你吃海鲜,你别再应承别人了啊。”

    “哦,晚上?”他有些不情愿地说:“今天中午我请你吃炖野鸽去吧。”

    “不行。”我果断地说:“中午我单位里几个同事有点儿闲事儿需要聚一聚,在川味鸭头馆。假如你不嫌眼生,你就过来一起吃点儿,好吧?”

    “诶,不了,不了,晚上吧,晚上。”

    他好像有些无奈地挂住了手机。

    呵呵,看起来,凡事都得动脑筋,如果唯唯诺诺,他妈的,真是处处被动,时时晕菜。试想,一个连日常生活都打理不了的人,还怎么应付这花花绿绿的现实生活啊?

    我想给海兰打个电话,问一问他今天的生活情况。

    眼见川味鸭头馆已经年在眼前了,并且前面已经停了十几辆车,我想应该先去占住房间再说。

    于是我把自行车放到一侧的栏杆里,就走进了这家川菜馆。

    服务员毕恭毕敬地将我引上三楼的峨眉山大厅。大厅里又有许多不大不小的包间。

    我开始想要一个小包间,因为就我和李科长两个人,说起话来也很方便,可是走进包间,一看再坐两个人恰好。一想这里距离儿子的学校只有1000多米。儿子与李科长的儿子在同一学校读书,相差一个年极。索性也让两个孩子过来一起吃,也算让孩子换换口味儿。

    于是我看了一眼时间:11:20分,就给儿子发了一个短信,让他喊着李科长的儿子一起来川味鸭头馆吃饭。

    然后我趁服务员沏茶的空,就拨通了海兰的手机。

    “喂,海兰。”我说:“你现在干什么呢?”

    “哥,是你么,我都不敢给你打电话了,怕影响你哦。”海兰说:“你怎么有时间要我了啊?”

    “我想你想得受不了了哦。”我说:“我实在太想了哦。”

    “喝酒了啊。”海兰说:“喝酒以后才想我呢,是不是啊?”

    “现在是几点啊,又不是在纽约,没有那么大的时差。”

    “那是在莫斯科啊?”海兰说。

    “不,我是在海参崴。”

    “那好啊,我一会也就到了海参店了。”海兰说:“我去吃海参。”

    “跟谁啊?”

    “大姐啊。”

    寻找我的第一妹妹(一)103

    “给谁打电话啊?”李科长边说着边走了进来。

    “哦,拜拜。”立马跟海兰说再见。并立即挂住了手机。

    “不会是有情人了吧,啊?“李科长笑着调侃说。

    “呵呵,就咱这样的还会有那个么;嘿嘿。”我不置可否地说。

    “哎,帅哥哦,有一句话不是叫做三日不见,君当刮目相看么,嚄。”李科长说。

    “哎,烦着呢,哪还有那闲心思啊。”我说。

    “诶,把手机给我,我检查一下。”李科长伸过手来说。

    我一看他来真格的,赶紧说:“嗨,我这里面乱七八糟的,有几个外地的朋友总是骚扰我。”

    “有黄段子啊,来交流交流。”李科长说。

    “行啊行,呆会儿我给你念上几段。”我说:“你自己找不到,我这手机总是自动关机。”

    我说着,就赶紧翻查起来,把存在手机上的黄段子找出来。

    “你坐啊,服务员,倒茶。”我同时喊道。

    找了半天,终于翻出来那个陕西老细发给我的几个。于是我读道:“女人带着避孕套去庙里拜佛——打一成语。”

    “嗨,聚精会神。”李科长说:“老熟套子了,还忽悠啥?”

    “你别慌么,再听这一个。“我读道:“光腚女人坐到冰山上——打一成语典故。”

    “诶?这个弄不出来。”李科长说:“你先别说答案,我琢磨琢磨。”

    “好,你琢磨吧。”我说。

    其实,我对时下流行的黄段子实在不感兴趣,我是无奈,为了把李科长的注意力引开,不然,他总是追问我与谁通话,弄得我不好回答他。

    现在,李科长的思维都倾注在黄段子上,也就忘了继续追问我刚才与谁通话了。

    我松了一口气,随即押了一口茶。

    “来,喝茶,李科。”我说着给李科长的茶碗里添茶水。

    这时候,我儿子与李科长的儿子走进门来。

    “爸爸!”两个孩子同时喊道。

    “哎,你俩怎么来了?”李科长诧异地说。

    他儿子就看我儿子,我儿子就看我。我冲李科长笑了笑。

    “哦,你让他俩来的啊。”李科长冲我说。

    “我寻思孩子中午不回去,这里离孩子的学校不远,干脆让他俩来了,呵呵。”

    “哎,好好,谢谢你啊他大爷。”李科长说。

    李科长很是感激。

    “哎,你俩小子怎么就找这楼上来了?”我说。

    “我俩问的。”儿子说:“我俩问说一个大个子的人在哪一个房间里,人家就告诉我们了。”

    “耶呵,长能耐了啊小子,好哦。”我说。

    “哈哈,这时候的孩子,跟我们那时候不一样了啊。”李科长说:“一个个的都贼精,我们那时候,他奶奶地,总让大人欺骗。”

    “服务员;上菜!”我喊道。

    服务员来了,问道:“先生,要微辣啊还是要强辣啊?”

    “看不到有孩子么,微辣。”我说:“四瓶啤酒,两瓶饮料。”

    服务员一应俱全地上来了,爷儿四人就开吃了。

    我想守着孩子们,就不能再讨论黄段子了,于是我就想到了小尹的新闻,我问李科长说:“哎,李科,你快说说小尹的故事吧。”

    李科长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两个孩子一眼,用纸巾擦一下嘴,然后笑眯眯地说了起来——

    寻找我的第一妹妹(一)104

    这是怎么啦,就爱看别人的笑话,我脱离苦海这才几天啊,居然对小尹的糗事如此感兴趣,竟然忘了自己原来的窝囊透顶!

    看来人人都有病,无非就是病得轻重不同罢了。

    但是我的“病”的确是让海兰医治好了的。想到这里,我的内心里又一次涌起了对海兰的感激。

    我看了一眼儿子。儿子的英俊真的象我,但愿他能早日认识到自己的价值,早一天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事实上,两个孩子不知道大人在搞什么名堂。他俩似乎在小声说着他们学校里的事情。内容大致是在饭店门口彭道了一个共同认识的一个同学以及与这同学如何认识的。

    但见大人说话,两个孩子也就认真地听大人叙说。

    李科长清了清嗓子,慢悠悠地说道:“嗨,别提了,小尹昨天晚上,才热闹呢。”

    “怎么了,他?”我迫不及待地问道。

    “就咱俩走了以后,他又与别人喝了起来。”李科长说:“他是为了证明他自己并没有喝多。”

    “草,他才强妝呢。”我说:“他不认输。”

    其实,我内心里真的有些佩服小尹,宁可身体受损,也得死要面子。面子比他妈的身体还重要。怪不小尹一个司机,能够在领导面前说说道道,的确有自己独特的方面呢。

    “结果怎样?”我说。

    “你听我说么。”李科长说:“结果他又喝了足有半斤多酒。”

    “哦。这小子。”我说:“他不要命了啊。”

    “哎,你还别说,人家最后在酒场上真的找回了面子。”李科长说:“可是,在回家的路上却出事了。”

    “你想,昨天晚上散了宴席以后,忽然刮起了一阵南风。”

    “是的,我回到家以后,起了北风了,我还因为这,起床关了关南边的窗户。”我说。

    “小尹的家在机关的西北方向,他骑着自行车往家里走。应该是一路顺风。”

    “那是啊。”我说。

    “可是,他居然一下子骑过了,骑到了城北的火车站。让一个旅馆拉客的给忽悠到旅馆去了。”李科长说。

    “那他就住下了?”我说。

    “嗨,可能到了旅馆以后,因为价格没有谈妥,酒可能也使上劲儿了,他跟旅馆老板闹翻了。”

    “哦,呵呵,去哪旅馆里撒酒疯去了啊。”我说:“动手了没有啊?”

    “他没敢跟人家动手——他是醉酒不醉心阿。”李科长说:“他在人家那一亩三分地里撒野,还不吃大蹭阿,这小子不憨。”

    是的,这就是小尹。他奶奶地他绝对不会让人家无辜地揍他一顿。

    “那这小子还是沾了光了啊不是。”

    “你听啊。”李科长说:“他毕竟是喝了许多酒啊,他总是得消泻啊——”

    两个孩子也都听得聚精会神。

    “他哪儿找儿消泻去啊?”我说。

    “他站人家门口骂大街。”

    “啊?“我惊讶地说:“他骂什么啊?”

    “你猜猜。”李科长诡谲地看着我说。

    “骂谁啊?合辙是骂我啊?”我说。

    李科长看了一眼我儿子,有些不好意思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寻找我的第一妹妹7》,方便以后阅读寻找我的第一妹妹第 7 部分阅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寻找我的第一妹妹第 7 部分阅读并对寻找我的第一妹妹7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