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交换游戏

第 3 部分阅读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未知 本章:第 3 部分阅读

    金先生正不断地在董太太臀缝里抽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可能是现在比较滋润吧  董太太并没有再叫痛。又玩了一会儿,我感觉到金先生的肉棍儿深深插入董太太的肉体里一跳一跳的。我估计他已经发泄了,也便加速让粗硬的肉棍儿在董太太温软湿润的肉洞里运动。

    终於,我也在她的呻叫声中喷射浆液了。当我和金先生把肉棍儿从董太太肉体退出时,那些半透明的浆液,从她粉红的肉洞溢出,沿着两条嫩白的大腿往下直淌。

    精彩的表演继续进行着,直到每一位男仕都得到一次发泄。

    已经是更深夜静的时候了,然而沙滩上并没有平静下来。金先生把他年青貌美的太太介绍给我。我太太投入他的怀抱中,让他摸奶儿挖肉洞。我还见到李太太伏在细砂堆让林先生玩「狗仔式」,也见到林太太在李先生的怀里「观音坐莲」。

    金太太是一位娇小玲珑的可人儿,她坦白对我说:「那份剧本太不公平了,刚才表演的时候,两位男士轮流插进屁股里发泄,可是正路却没人问津,现在後面还有点儿疼痛,可是前面却很需要。」

    我笑道:「那我现在就给你吧  不过我们玩什麽花式好呢?」

    金太太向李先生那边一看,说道:「不如就像那样吧  」

    说完,就坐到我怀里。我的肉棍儿立即被她吞没了。金太太白嫩的手臂箍住我的颈际,又主动腾跃着身体,吞吐我突入她肉体的那一部份。一对坚挺的乳房也拂扫着我的胸部。我则以静制动,享受这温柔的一刻。

    後来,我搂着金太太到一个帐蓬休息。临睡之前,金太太不仅告诉我她的芳名叫做阿思,还对我讲述起她和老公叁加夫妇交换的精彩故事。

    阿思是个平凡无奇的上班一族的妻子,她的丈夫是个医生,而她是个护士。他们都将近三十岁了,同在一间家庭计划指导机构工作,他不太希望平步青云,认为能够过着普通的生活就满足了,阿思也赞同他的意见。她们和丈夫的母亲,以及一个女儿,四人住在公共屋淳。

    阿思夫妇有一个共同嗜好,那就是窥视和研究别人夫妇的xing生活。那也不是在暗地里偷看,而是预先获得对方的同意,而在对方的旁边光明正大地观看。

    她们所以这麽做,  是纯粹地出自希望了解对方的xing生活的好奇心,以及想学习别人xing交时的长处,藉以改善自己的xing生活。

    第一次欣赏的是一对年轻的小夫妻,先生张华和太太都  二十岁,两人刚是新婚不久,他们一起前来向她先生求教避孕的方法,顷谈之下,金先生觉得他们思想新潮,但是xing知识十分幼稚,他们竟邀请阿思夫妇到住所,在同一间房做爱。阿思老公没有问过阿思,就已经当场答应了。

    小张夫妇居住於一间小公寓,那天晚上,由他们先来。阿思和丈夫坐在他们的床边观看,小张夫妇俩向阿思夫妇笑了笑,就立刻开始干起来了。

    张太太把牛仔裤和毛线衣脱掉。便露出饱满的乳峰,那白嫩而且丰满的屁股非常有渭力。张先生的两臂细长,露出包茎的阳物,显得弱不禁风的样子。当他太太把他的阳物衔在口中吮吸起来,即立刻变得通红,硬蹦蹦地竖立着,终於变成雄壮的勇者。

    张太太确认那阳物已够强而有力,便自动地仰卧而分开双腿并指着自己的xing器对她丈夫说道:「阿华,来吧  可以了  」

    小张趴到太太的身上,用手握着阴茎插入她的裂缝,上下摇摆着腰部一连抽插了数十次。就说道:「啊  我,我要射了,现在就要射了  」

    他大声一喊,屁股上的肌肉剧烈的抽搐着,一下子伸直了身子,好像已经射精了。阿思以为这  是好戏开头,真正的第二次、第三次还留在後面,谁知,小张却笑着对她们说道:「我们就是这样做爱,每天晚上都干一次。」

    阿思心里想道:虽然是每天晚上都做爱,但以这样的方式,做他太太的未免太可怜了,这样怎能使她满足呢?阿思自己的老公,虽不能说是稍力充沛的人,但是他的持久力至少也能维持五分钟至十分钟都没有问题的。

    於是阿思说道:「你们这样子做爱,未免太单调了  张太太,假如你愿意,就尝试和我老公来一次,至於你先生,就由我负责,好不好呢?」

    阿思厚着脸皮提出夫妇交换的建议,张太太听了虽满面通红,但还是答应了。於是张夫妇双双到浴室冲洗一番,然後阿思和她丈夫也一起冲洗一次,从浴室出来之後,大家身上已经一丝不挂了,阿思的丈夫立刻在张太太的身旁睡下来,他用指尖开始揉她阴核的部位。她开始发出娇喘,禁不住也抓起金先生的阳具。

    「你看,像那样巧妙地揉一揉女xing的阴核,女人就觉得舒服极了。你也试试吧  」阿思催促着小张,不料,他  知道用手指挖她的阴道,完全不玩弄阴核。

    「啊  你这样子乱挖是没有用的,你要在这个部位轻轻地抚摸,揉一揉才行呀  」阿思对他指示阴核的位置,又传授给他玩弄的技巧。她好不容易才兴奋起来,淫水也就要涌出来,阿思摸摸他的阴茎,也已经坚硬了,便让他插入她的阴道里。

    小张道:「金太太的下面潮湿得很哩  ,金太太对xing爱很有兴趣吧  」

    因为他说这样的话,阿思便对他说道:「  要你的前戏运用得高明,你的太太也应该弄得潮潮湿湿的。你看那边,我老公已经把你的太太弄得滴下那麽多的淫水了  」

    张先生望了望金先生和他太太那边,就对阿思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得对,我们都太年轻了,还不太懂得xing爱的技巧。」

    「来吧  你可以开始抽送了,你刚才射精过,这一次可能会持久一点的。」阿思催促着小张,他就以硬梆梆的男根抽送起来。

    「哦,我头一次碰到这麽好东西,金太太,你的阴户热烘烘的,我的阴茎插在里面觉得真舒服哦  」张先生露出感激的神色。阿思又让他不时停下来抚摸她的乳房,抽送了大约十分钟後,他终於发出野兽怒吼似的喊叫,而达到顶点了。

    然而阿思的老公和张太太足足玩了大半个钟头才停下来。在玩的过程中,金先生变换了好多种姿势,而阿思就把每一个姿势的好处向小张作详细解释。

    这一对新婚夫妻,因为太年轻,因此阿思却成了传受xing技的老师。但第二对夫妇的年龄就和阿思夫妇年龄差不多了,她们几乎以对等的立场,享受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崔先生是执会计师,居住在半山的高级住宅区。崔太太的xing器,按身高的比率虽是嫌小了点,但她下身的柔肉,却颜色鲜明地湿得闪闪发亮。

    「阿金,你把手指伸进去看看,对方大胆地教唆阿思的老公进攻,金先生就用两指插入腔口,立即感觉她的阴道抽搐着把他的手指一直吸进去,金先生也吓了一跳,可见它的收缩力多麽出色。

    一会儿,崔氏夫妇成了「69」的姿势,互相吸着对方的xing器官,接着又在阿思跟前摆出正常位,背後位、坐位等各式各样的姿势、最後,崔太太两手扶着柱子,表演站立做爱,阿思被她那娇媚的姿态,给引诱得出神了。

    在三十分钟之内,他们都做着活塞运动,然而直到最後都没有排泄精液,一直竖立着一柱擎天,真是令人佩服,在那一段期间,崔太太似乎达到两次的xing高氵朝。

    崔氏夫妇的xing技表演已结束,接着就开始夫妇交换游戏了。

    崔先生笑着对阿思说道:「金太太,  是交换也不太有趣吧  所以让太太们表演同xing恋吧。我的老婆以前时常在同xing爱中扮演男的色,相信可以让太太你充分取乐呀  」

    阿思依照崔先生的指示,被崔太太抱在怀里,两人像蛇那样互相缠在一起。那时,阿思感到连xing器也要溶解了,她不断地扭动身子,同时死抱着对力的身体。两人成「69」的姿势,互相添吻对力的xing器。这种舔吻对方器的xing技,虽然每次亲热时阿思老公总是要做的,但是让女xing的舌头舔,却有特别的快感。

    过了一会儿,崔先生对阿思的老公说道:「阿金,让我们借用她们的那个洞吧。」

    崔先生说着,那时阿思的屁股恰好在上方,他不客气把她的屁股抬起来。阿思正想要离开崔太太的身体,崔先生说「林太太,你不必动,保恃这个姿势就可以,先让我老婆替我含含吧  」

    他边说,边把阳具喂入他太太的嘴里,然後用两手拨开阿思的xing器,就把热烘烘的龟头一下子插进去。他的那阳物和阿思自己的老公大小差不多,也许会较长一点吧  每逢他把阴茎插进去,阿思的阴道里就传来不可言喻的快感。

    那时,阿思的老公也站在她面前,他把勃起的男根放到阿思嘴里润一润,然後由她帮他对准崔太太的xing器,开始了活塞运动。互相缠绕成「69」姿势的两个女人,由两个男人从前後插入,一个劲儿地抽插着。

    阿思第一次近距离地看见她丈夫的阳具在别的女人阴道里抽送,而自己的阴道里却承认别的男人的阴茎,感到异常的兴奋和冲动,对这种不寻常形态的交媾,不一会儿便感到头晕目眩的了。阿思脱口而说出模糊不清的话,酥麻的身体淫荡於狂欢的波浪中。

    不久以後,阿思夫妇又认识了老练的日本籍的中年夫妇田中先生,他三十六岁,他的太太则二十八岁。这一次,田中先生首先把自己的太太脱得一丝不挂,然後叫太太赤身露体躺在桌上,再把葡萄酒注入她的阴道中,又在她的胸部和肚皮摆上食物,然後叫阿思的老公喝那些酒和吃东西。

    田太太的那部分是光洁无毛的。阿思的老公把嘴贴在腔口,津津有味地吮吸着。他说道:「哎  太好了,味道真不错,这样吃喝也很有趣  」

    田先生笑着说道:「那麽,尊夫人也暂时充当我的肉体酒杯如何呢?」

    阿思的丈夫立即对她说道:「一定很有趣的,太太你也试试看吧  」

    结果,阿思也脱得一丝不挂地躺在桌上,xing器内被灌了葡萄酒,同样地也被田先生吮了又吮的。她觉得怪怪的,一种如快感似的,异乎寻常的感受。

    然而那  是刚刚开头。大家用完了餐以後,还没有冲洗乾净身体,田中太太就被男人们绑起来,他们绑的方法很特别,把她的左手对左脚  右手对右脚分别绑住。阿思正觉得奇怪,自己也要被绑了。接着,女人们被赤裸地放在地上,xing器中也被涂抹了煮鱼的汤汁,然後叫猫来舔着阿思的阴户。猫的舌头相当粗糙,所以那快感让她简直差一点就发颠了。

    「哎哟  不要了,快要弄死我了,把它赶走吧  我快要死了呀  」阿思大喊大叫,但是她老公和田老板,都  是笑了笑,俩人都袖手旁观。

    另一方面,田中太太在离阿思下远的地方,她也被一丝下挂  股间大开地捆梆,乳房和阴户上被涂抹奶油,而叫小狗来舔。这一定也是快感的极致吧  她歪斜着脸,全身扭动而发出娇喘和呻吟。

    「怎麽这样来虐待女xing呀  」实在太不公平了。阿思内心正在这麽想,猫狗们已经舔食完她身上残馀的食物而走开了。  见田中先生拿来两个装有十数条小鱼的破璃瓶,他将其中一个罩在阿思老公的阳物上,破璃瓶里的小鱼则翻滚不已,阿思的老公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田中先生自己也套上另一个。他对阿思的老公说:「等一会儿,就如进入极乐世界一般,我们一齐享受吧  」

    阿思的老公闭目,动也不动,一会儿,想必那快感到来了,两个男人的上半身一直往後仰,似乎在感受那异乎寻常的快感。接着他们好像都射精了,阿思仍然还被绑住躺在地下,清楚地看见男人们肉紧的表情,以及小鱼争食精液的奇景。

    短暂的平静之後,田中先生说道:「刚才  不过是前戏,现在我们将要开始夫妇交换的xing爱游戏。」

    我抗议地说道:「你们都已经快乐过了,还拿什麽来交换呀  」

    田中先生冷冷一笑,他和阿思的老公把田中太太和阿思这两个女人的裸体抬进浴室冲洗一番,然後又抬到客厅的沙发上。然後田中先生拿出两根电动假阳具,和两个奇怪的橡胶圈,并把其中一份交给阿思丈夫。两个男人先把那个像胶圈放到女人的嘴里,然後伏在她们身上,把他们的阳具通过胶圈插入她们嘴里。接着便作出一轮粗暴的调戏,当他把电动阳具插入阿思的阴道里时,她终於明白那个胶圈的用处。原来这种电动阳具实在太刺激了,如果没有那个胶圈,女人一定会把男人的阴茎咬下来。

    这时阿思感觉到田中的阳具已经硬起来,接着,他以正常位的形式插入她的xing器,但对他那肉埲的变化多端,简直叫人感叹不已。他的肉埲有如一只小动物,在阿思的阴道中动来动去,这种感受,阿思还是第一次体会到。

    这时,阿思见到她老公也被田中太太吸入整个肉埲,似乎在徘徊於极致的快感中。阿思夫妇由於经历了田中夫妻魔法似的xing交方式,被玩弄得痛快淋  ,她们沉溺在极度的兴奋中。

    完事之後,田中先生替阿思松绑,又拨出嘴里的胶圈,阿思又恨又爱地把他的阳具咬在嘴里不放。田中先生连忙向阿思丈夫求救,阿思的丈夫捏住她的鼻子,田中先生脱身之後,对阿思丈夫说道:「你太太好利害,小心  小心  」

    田中太太笑得前俯後仰,她拍着阿思的肩膊说道:「金太太,这次你可替我们女人报仇了呀  」

    阿思讲完了精彩的故事。我们又兴奋地交媾起来,这一夜,阿思一直睡在我的臂弯里。我也没有再去和其他女人玩。也不知道我太太这时在那一个男人的怀抱里甜睡了。

    第二天清晨,当东方初现鱼肚白的时候,我醒来了,金太太还在熟睡。我轻轻地爬起来到海边去小解。回来时,见到一个红色的帐蓬里透出微弱的光线。便好奇地走近。  听见里面传出阵阵女子呻叫的声音,我悄悄望进去,  见一位男士全身赤裸的躺着,另一位赤条条一丝不挂的女士正骑在他的身上,用阴道套弄着他那条粗硬的肉棍儿。另外一个女士就坐在男人身边让他玩摸着两座肥嫩的乳房。

    我掀开门帘想进去凑热闹,那位男仕立刻大笑地对我说道:「哈哈  你来得正好,我刚好被她们两个搞得应付不来,你分一个去,大家一起玩吧  」

    坐在男人身边的女士很快地把她光脱脱的白嫩娇躯扑进我的怀里。雪白细嫩的手儿更握着我那条粗硬的肉棍儿轻轻地套弄起来。她向我介绍帐篷里的人,原来那位男仕是彭先生,另一位女士是梁太太,她自己是马太太。

    我把头俯到马太太胸前,用嘴巴去舔吮她的乳尖。马太太怕痒地躲闪着,我可不管她哩  嘴里吮着一座乳房,手里就摸捏她的另一座乳房,还将另一座手伸到她底下的肉缝里挖弄。马太太的私处光洁无毛,宛若一个可爱的肉桃儿。我先在她两瓣细白的嫩肉来回抚摸着,又把手指伸入艳红的肉缝里轻轻地揉着肉洞口的一颗凹得好深的小肉粒。

    马太太让我玩得好兴奋浑身不由自主地抖动着。她双目湿润,流露出一种渴望的神色。

    我让她分开两条嫩腿跨坐在我的大腿上。她一手握住我粗硬的肉棍儿,把龟头抵在她湿润的肉缝,我把她肥嫩的粉臀向我的身体箍过来。马太太双脚蹬地向我欠了欠身子,我那条粗硬的肉棍儿便没入她温软滋润的肉洞里了。接着,马太太仍然不停地在我怀里蠕动,使我插在她肉体里面的部份与她阴道的嫩肉很舒服地研磨着。

    另一边的梁太太,还是用原来的姿势骑在彭先生的身上,用她的阴道套弄着粗硬的肉棍儿。她玩得很开心,嘴里不停地呻叫着。彭先生终於在她的肉体里喷射了。肉棍儿很快地软下来了,可是梁太太仍然意犹未尽。她胡乱地揩抹过俩人交欢後的液汁,就过来我这边,笑着对马太太央求道:「马太太,我还没玩够哩  让我先尽一尽兴好吗?」

    马太太起身让位给梁太太。梁太太跨到我身上,用她湿淋淋的肉洞儿套入我坚硬的肉埲,然後疯狂地活动着。弄了一会儿,梁太太终於玩完了,粉嫩的肉身软软地伏在我的胸膛上娇喘着。酥胸上两团软肉熨贴引起我无比兴奋,便肉紧地往她的肉体里喷射精液了。马太太见了,知道她自己没得继续玩了,就狠狠的在梁太太肥白的粉臀上打了一下,说道:「你这个死人,一个人独吞了两份  」说着又举手要再打下去。

    梁太太连忙求饶道:「马太太,不要再打我了,最多我把他那东西再弄硬起来,赔给你就是了  你先帮我递张纸巾过来吧  」

    梁太太接过马太太递给她的纸巾,捂住我和她交合着的地方,让我软下来的东西退出她灌满液汁的肉洞儿,再用毛巾垫在底下,坐到了我的身旁。然後俯下来,张嘴把我软软的肉虫含入她的小嘴像小孩吃奶一样里吮吸起来。我的小东西又逐渐在梁太太的小嘴里膨涨起来,梁太太仍然含着粗硬的肉棍儿吞吞吐吐。马太太在旁边见了就说道:「好了吧  梁太太,下面吃饱了还不够呀  」

    梁太太这才吐出我那硬梆梆的肉棍儿,笑着对马太太说道:「阿燕你放心啦  我说过要赔你,当然不会再独吞了。」

    说着就让位给马太太,马太太再度跨到我的身上玩肉洞套弄肉棍儿的游戏。

    我双手抚摸马太太两座坚挺的乳房,一面欣赏着我那粗硬的肉棍儿在她光洁的小肉洞里出出入入。马太太自己玩得有气无力,终於伏在我身上。我也懒得起身,就让阴茎从下面向她的阴道一顶一顶的,一直玩到精液射进她的阴道。

    太阳已经升高了,众人才纷纷穿上泳衣,浸入海水里。玩到下午四点钟,才收队,完美地结束了这次狂野的xing聚会。

    。

    ───────────────────────────

    更多?

    百度搜:


如果您喜欢,请把《妻子的交换游戏3》,方便以后阅读妻子的交换游戏第 3 部分阅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妻子的交换游戏第 3 部分阅读并对妻子的交换游戏3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