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为妾

第 8 部分阅读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未知 本章:第 8 部分阅读

    话说完,还亲手送三大包袱的银子给弟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这番作态引起百姓同声赞叹,再加上他取得盐引后,盐的价格一降再降,百姓们明里暗地均纷纷赞叹,闵大爷是个正直良普的好商人。

    对于这些话,他并不居功,只说:「这一切都是我的妻子尹霏教导我的,她说,一个好的商人要负担社会责任,不能光顾着想赚钱。」于是雨非茶铺开张前三天,免费请人喝茶,倘若顾客愿意,可在铺子前面的木箱投入银两,这笔钱将交由太子赵擎,为城中贫户修屋盖房。

    开玩笑,闵忻正是仁商、义商,人总不能做奸商吧,于是城中商家都派人到茶馆来喝一杯雨非茶,并在木箱里投下大笔捐款。

    闵忻正知道此举会替尹霏带来好名声,会替茶馆引来大批生意,却没想到会在短短的三天内算得将近五十万两银子。

    手头有钱好办事,顿时,赵擎和闵忻正的声名大噪,而凡是京城百姓都明白,雨非乃是霏字。

    闵忻正深爱妻子,永世不渝。

    这三个月间,赵擎、闵忻正、秦文、秦昭来回奔波,忙得踉陀螺似地,但没有人喊一声累,他们做的是讨回公道,为了尹霏。

    事情完成,几人齐聚出事的山谷。

    一坛好酒,酒香四溢,他们对月喝着美酒,细数过去数月众人齐心合力的战绩。「闵爷,你的心真坏,居然利用一个妓女把朱念祖的不举传得沸沸扬扬。」闵忻正微微笑着,不这样传,人家怎么会晓得,尹霏是以清白之身嫁给他的。

    「我倒是怀疑,好端端的,一个色男怎么会突然不举,难不成朱念祖和大皇子一样,都被踹烂了子孙根?」赵擎问。「不,他喝了王大人请的雄风重振大补汤。」而王大人占了闵忻正药铺三成的股份,那碗场下去,他的小弟从此长睡不愿醒。

    「是补过头吗?」

    「也许,人生在世,过与不及都不好。」

    「你是个猬心的。」赵擎道。

    昨儿个他收到消息,朱念祖到妓院,掏空身上最后一张银票,连召十几个妓女进门,想尽办法吹拉棒触,企图再一展雄风,十几个人,整整忙上两个日夜,昨儿个清晨终于有苏醒征兆,他便拚尽力气想再当一回男人,谁知道激动过度,人竟直挺挺倒下,一阵抽搐之后,没啦。

    「我哪有你狼,一碗见血封喉的药,三爷可是下了死手。」闵忻正淡道。

    「是尹霏说的,不要拖拖拉拉一次见真章。」

    「尹霏要是知道你这样赖她,肯定会气鼓鼓地同你斗嘴。」她可不会伤人性命。

    「是啊,要是她还活着,要是她还能同我斗嘴,不知道多好……」赵擎眼底闪过黯然。

    闵忻正拧眉,正色说:「尹霏会回来的,她会知道我们为她做了什么事。」

    赵擎轻揺头,不愿意同他相争,闵忻正己是个伤心人,谁舍得再往他心底插刀?不过经过此事,他承认,尹霏嫁给闵忻正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也只有他这样的男人,会全心全意对待尹霏。

    秦昭一口气将坛子里的酒全喝光了,说道:「尹霏不会希望你这样的。」

    「你又知道了。」闵忻正轻哼,说得好像他多熟悉她似地。

    「我知道,因为她曾经对我说,好的爱情,是透过一个人,看见整个世界,坏的爱情,是因为一个人而舍弃了整个世界……我认为,她会希望你活得很好,不管她在不在你身旁。」

    「她说过这话?」赵擎问。

    「对,她还说,人要多爱自己一点,要满脑子想着如何让自己过得更好,如何让自己心情更偷悦,也许多赚一点钱、也许去游览五湖四海、风景名胜,也许多交几个朋友、也许找点有成就的事儿……」话说到一半,沉浸在回忆里的秦昭突然眼发直。

    「你们看。」秦文也发现了,他伸手指向山谷处。

    众人转头,看见谷底升上一个五彩缤纷的烟花,久久不散,也许旁人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秦家师兄弟却很明白。

    秦文跳起来说:「秦昭,快走,我们的师兄弟有难了。」

    秦昭却缓缓起身,嘴角的笑一路往上蔓延,直到脸颊、直到深深地烙入眼底。他看一眼秦文,说道:「不是我们的师兄弟蒙难。」

    那个烟花,他加了特殊配方,因此在笫二次绽开时,中间会出现一圈火红,他的讯号烟火没有给过别人,只给了一个劝他多爱自己一点的女人。

    尹霏她果然没有死……

    尾声

    尹霏没死,她掉下山谷后,被一对满头白发的老公公、老婆婆所救。

    她伤得相当严重,昏迷了一个多月,清醒后,首件要事是想联络闵忻正,但老公公不轻不重地说,如果她不想要腹中胎儿的话,就尽管乱动吧。然后,她乖乖地在床上吃喝拉撒睡,度过另外的一个多月,很不好受,但救她、照顾她的老婆婆都不说话了,她这个被人服侍的还有什么好抱怨的?直到今天早上,老公公掐指算算,终于说:「你可以找朋友过来了。」

    尹霏还傻了好一会儿,不知道要怎么找,直到老公公不耐烦地指指她腰间那那小银球后,她才想起秦昭的话。

    果真是出外靠朋友啊,那是她脑中浮上的笫一个念头,笫二个念头却是:都己经过去那么久了,他们还会在山谷附近找她吗?

    到最后,她是怀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情施放烟花的。

    然后闵忻正来了,赵擎和秦昭、秦文都到了,看见亲人朋友,她有说不出口的激动和感动。

    她紧紧抱住她的相公,又哭又笑又撒娇。「你怎么这么久才来,我等得好心急。」

    秦昭翻白眼,从鼻孔里哼出两声气,骂道:「还嫌久?你的手是废了吗?还是脑子残啦,现在才想起来要放烟花。」要不是她靠在床上,还是一脸病容,他真想把她的脑子剖开,看看里面装了多少稻草,怎会笨到这等程度。「老爷爷才刚允许我下床嘛。」尹霏噘嘴,她也呑屈好不,老奶奶服侍她解手时,她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伤得很重吗?」赵擎凝声,满眼满脸的关心。

    她点点头,回道:「听说睡了四十七天。」

    她的回答让闵忻正的心狼猬揪了起来,他将她紧搂在怀里,低声道:「不怕,都过去了,以后我再不会让你碰到这种事。」秦文上前几步,他知道这是逾矩,主子没发话,奴才得保特沉默,但他忍耐不住了,看见大爷再度出现生气的脸庞,他决定放肆一下。

    「大奶奶放心,那些害你的人,通通遭到报应了。」

    没害过她的,也遭报应了好不?秦昭在心底补上两句。

    「行啦,让小两口好好聚聚,咱们都到外头去。」老婆婆开口,替闵忻正和尹霏留个安静空间。

    赵擎率先往外头走去,他没有不悦,只是心底感动着,感动于闵忻正的失而复得,那股子醋意早在亲眼看见闵忻正的深情,早在知道他可以为她放弃一切那刻消失无踪。

    他是个肯服输的,他给不了的东西,闵忻正给得理直气壮、理所当然,他打死不愿意放弃的东西,闵忻正为了她,可以全然不放在眼里,面对这样的情敌,他认输,并且心菔口服。

    秦昭、秦文走出门外,看着眼前的三座小茅草屋和一片大院子,低声问:「当初整个山谷我们几乎都翻遍了,怎会漏掉这里?这么明显的房子、院子……我们都瞎了吗?」老奶奶闻言,莞尔一笑,「就算你们现在知道这里,老头子不想让你们找到,只要略略移动几块石头,你们就别想再循旧路登门。」他们这才明白,自己遇上高人了。

    众人离开,屋子只剩下尹霏、闵忻正和老公公,他抚着白须,上上下下打量闵忻正,好半天才点头道:「原来如此啊。」三个月来,心中的谜团终于在此刻解开。

    「老人家?」

    闵忻正朝他恭敬一揖,对于老人,他有满心满怀的感激,若不是他们,他己经失去他最心爱的女子。

    「一个克妻,一个是来自千年后的幽灵,照理说她不会成亲,更不会怀上孩子,而你,打出生起便注定的鳏夫命,可老天爷居然把你们给凑在一起,唉……天意,你们互相破了对方命中的劫数,两个相距千年的灵魂,跨越时空聚在一起,果然是天生注定的姻缘。」

    闵忻正大吃一惊,原来他克妻是真不是假?原来注定只有她能成为他的妻,而他能成为她的一世相依,原来冥冥之中天数早己注定,他深深地望向老人家,看见他睿智的眼里闪着光芒。

    老人拍拍闵忻正的肩膀,低声道:「你比你那两个朋友都要幸运,红衣服的那个情深缘浅,此生唯能得一知己,却再无法烙下深刻感情,顶多能寻个不吵闹的伴儿凑合罢了;紫衣的那个心己经给了某个女人,从此失去爱人之心,纵然有三宫六院、七士一嫔妃,却再也无法享受真实的幸福。」

    老人的话教闵忻正和尹霏吃惊不己,他们并没有介绍自己,甚至没有说太多话,老人家便能预知秦昭和赵擎的命运身分?

    老人续道:「你是个全福之人,福禄寿俱全,娶了霏儿之后,你将会有三子一女,皆是富贵能人,人的一生能如此平顺,便是最大的幸福,记住,多行普事。」

    「是,多谢老人家指点。」

    老人点点头又说:「至子她肚子里那个……还是那句话,若他在午时前出生,便注定会成为文官,高届宰相之位,并娶公主为妻,若午时后出生,便会同他爹一样,是个能干商人。」尹霏朝老人挤挤鼻子说:「我也是老话,怎么样我都会憋到午时过后才把他生下来。」

    这件事,她己经同老爷爷争执过数回。

    老人家揺揺头,拉起满脸笑意,压在心底的疑惑驱逐,顿时一片清明。

    三个多月了,他怎么都想不出来,尹霏这种女人,怎么可能在这个与她格格不入的时代里生存,还挂着满脸的幸福?

    原来,她是找到一棵能傍靠的大树,替她遮风避雨,挡灾去祸。

    见老人家满脸的笃定,尹霏更气,冲着他说:「我没有别的优点,唯一的优点就是说到做到。」老爷爷仰头大笑,呵呵呵的一路笑出大门外。

    尹霏话说得太满,殊不知生孩子是憋不得的,因此二十三年后,她的儿子位届一品,还娶了公主当妻子,生下数个皇亲小贵族,此为后话。

    闵忻正没嘲笑尹霏,只是爱怜地看了她一遍又一遍,再一遍、再再一遍,然后自信满满地对自己说,他就知道她会回到他身边,他就知道天地间、她与他最相配。他这般执着地相信着,然后,梦想成真。只是呵,三个多月,等得他心力交瘁,他这才明白,她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最不可或缺的一环。

    所以对不起,他做不到她说的多爱自己一点。

    就算他的爱情不够好,就算他将会因为她而舍弃整个世界,他都要保留这份爱、这份心疼。

    「你干么这样看我,我是说真的,搞政治的,不是两袖清风就是两袖金风,金风当然比清风好,问题是两袖金风会下地狱的。」

    「好,我们不在午时生,我帮你的忙,到时候,我和你一起憋。」

    明知道她在无理取闹,他就是乐意纵容,就算以后他无力纵容了,没关系,就拉儿子一起宠,老人家不是说了吗,他会有三个儿子,大家一起宠着、疼着,他不怕她变坏,只怕她……不在。

    「好,就这么办。」她终于满足地叹口气,投身到他怀里,听着他的心跳,脸上有着忍也忍不住的笑意。

    「闵忻正,你完蛋了。」她突道。

    「怎么说?」

    「这段时间,我发现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什么事?」

    「我很想、很想、很想你,你不在我身边,我就在梦里寻找你的身影,我常常不自觉念着你的名字,然后好担心。」

    「担心我不在,有没有人又给你硬塞女人,担心你会不会把持不住,在别的女人身上导找刺激感,担心外面的花花世界,好男人的比例太低,好女人通通喜欢上你……于是,我开始吃醋,于是,证明了一件事。「什么事?」

    「我、爱、你。」

    「这是好事,我为什么要完蛋?」

    「因为我的个性霸道又专制,没办法忍受我爱的男人同时拥有好几支琵琶,我知道三妻四妾是这时代的规矩,但我不愿意照着规矩行事。我怕这将成为我们的争执点,怕我的霸道会变成你厌弃我的原因。」听见这话,他不怒及笑,捧起她的脸,重重在她唇间印上一吻,揉揉她的头发后又把她塞回怀里。

    「小狐狸,你不必测试我,及正我这辈子克妻,娶一个死一个、娶两个死一欢,与其伤害人命,不如照老人家所言,多行善事,荫子封妻。」她埋在他怀里,脸上挂着得意。「所以我可以放心爱你,不必担心?」

    「请尽量。」

    「所以你会喜欢良家子胜于奇女子?」

    「对,而且良家子必须姓洪名欣谊,字尹霏,才能真心喜欢。」

    「所以你的承诺是一生一世,不是三年五年?」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尹霏还傻傻认定,闵忻正不是简樊,肯定就是她座位前方那个出国公干、三十出头、有点严肃,但五官和一线男星摆在一块也不会输得太惨的西装男。

    「错,不是一生一世,是生生世世。」

    「你真贪心。」

    「性格不贪婪,我凭什么自称奸商?」尹霏笑了,抬起头说:「那你喜不喜欢我?」

    「这话不要问我,去问问外面那三个,看我这段日子是怎么过的就知道答案。」

    「不必问他们,我也可以猜得出来,你瘦了,你一定很想我、很爱我。」

    「答对了。」

    他捏捏她的脸,好心疼,满脑子想着要怎么把她身上的肉给补回来,她却误解那个眼神叫做深情款款,一个兴奋便把嘴巴凑到他唇间。

    本夹只是想吻个三、五分钟,没想到这一吻……饥渴了三个月的男女,只给他们三五分钟?太刻薄了,当然要一吻再吻,吻到心满意足、吻到气息不吻、吻到发出嗎嗯声……

    这时,门外传来两声敲叩,是赵擎的声音,他说:「里面的节制一点,善待我家女婧。」顿时,两人讯速分开,脸上一片黑。

    尹霏恼羞成怒,插腰道:「我说到做到,会憋过午时就是会憋过午时。」这时,另一个声音扬起,是秦保帽且艉吡恕负吖技易樱俊菇艚幼牛徽蠛呛谴笮Υ觯尚谜鸵踩滩蛔⌒α恕?

    她弯着眉眼,看着自己英勇伟岸、英後潇洒的老公,唉……不枉费她穿越千年爱上他,爱情,真好。

    想知道还有谁穿越吃饱饱,爱情一路好,请看*春野櫻花园系列1894穿越做贵妻之《穿越为妃》

    *艾佟花园1系列1896穿越做贵妻之《爬墙为妻》

    后记 千寻

    最美丽的风景千寻嗨,好久不见!

    八月份去了一趟上海,最大的收获是看简体字不费力了,买几本小说,读得津津有味,要不是怕行李过重,还真想多买一些。

    基本上这本稿子就是在上海的时候完成的,八月初的上海气温四十一度,一走出去,就觉得皮肤快要被晒融了,那种麻麻辣辣的感觉,有点像被人擄巴掌似地,只好昼伏夜出,白天待在旅馆里写稿,下午四点气温下降;就和儿子到处跑,因此我常取笑我们俩是蝙蝠母子。

    上海的地铁〈也就是台湾的捷运〉很方便,一张公交卡,哪里都可以去得了,就算是我这种没有机车就动不了的南部人,我是那种到离家只有两百公尺远的菜市场都要骑摩托车的懒虫,也觉得很0K,如果真的迷路,很简单,打的〈搭出祖车〉就行,在上海打的很便宜,坐了近半个钟头到遥远的外滩才二十几块钱〈人民币和台币约一比五〉不像我在台北搭出祖车,总觉得跳表的速度和心脏的跳动一样快。

    我很喜欢古老的东西,喜欢古老的言语、衣服、照片、屋宅、风景……在大陆,这就是取之不尽的资源了,印象最深刻的是新天地一间老上海的小屋宅,很小,但必须花二十块钱门票,在里面,我来来回回逛上一个多小时,重复又重复看的是一个近百年的妆台,我认真看过七、八回,把女主人的胭脂料盒都记牢了才舍得离开。

    那里的人说话很有趣,比方「妈妈呀,您可真胡涂,您把我给刺下了」这是五岁小孩说的话,比方「你这是作啥,弄疼了我,瞧我不踹你几下」这是饭店柜台小姐说的,比方「您可是从外地来的?看起来素质与咱们不同」这是卖粥的先生说的,我在那里拉肚子拉得凶,腹泻期间就是靠他们家白粥过日子。

    他们的语调抑扬顿挫,有趣得紧,在这样古色古香的环境里,写一本古代小说分外轻松,以前老是佩服大陆作者,为什么小说里头角色的对话口气会那样古意盎然,现在想来,原来这样的语言是他们生活中的一环。

    因此回台湾后我才发现,短短一个月,我居然写了近二十万字,速度之快,我都忍不住给自己拍拍手。

    回到台湾,想起某本旅游书的句子又回到文明的社会,我忍不住想笑,这话有点夸大了,但另外一句却是货真价实的贴切,那句话是这样的台湾最美丽的风景是人。

    没错,台湾人真的很善良、很可爱、很礼让、很溫和,能够在这里和这样的人一起生活,是莫大的幸福。

    所以,亲爱的读者们,能够和你们一起生长在这块土地,是你也是我最大的福气,要惜福哦。

    本书下载于,:。。/


如果您喜欢,请把《下堂为妾8》,方便以后阅读下堂为妾第 8 部分阅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下堂为妾第 8 部分阅读并对下堂为妾8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