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还要

第 4 部分阅读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未知 本章:第 4 部分阅读

    细心的是顾及我的感受,怕一不小心就伤了我细嫩的穴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其实我哪有那麽娇弱。可是看到哥因克制欲望而浸出的细细汗珠,心里感觉暖暖的。我紧紧缠住哥用力拱了拱身子,完全吞下哥的肉棒。

    “哦……小淫娃……是想哥弄坏你麽?”

    哥将肉棒几乎全部抽出又重重的顶入。

    “呀……”

    在一次强悍的攻击之後哥又是温柔的进出,在我的敏感之处不轻不重的嬉戏。双唇也不断下移,吻过我漂亮的锁骨,直直攻向胸前的嫣红,细润的舌尖绕著挺立的蓓蕾打转,随著肉棒挺动的节奏而含吮著。

    我双手在哥白皙的肌肤上抚摸,两指揪住哥的乳尖,哥受到刺激,下体的速度加快,力道也越来越重,似乎要撞开我的身子一般。

    “啊……哥,嗯……”

    哥握住我的腰疯了一般的撞击,交合处的水声不断,紫红的肉棒与充血的粉嫩花瓣交缠,共同奏出淫靡的音乐。

    我快乐的要疯掉,蜜汁一波一波的流出,花穴也不断抽搐,昭示著我即将到达极致的高氵朝。体内的肉棒越加胀大,在我以为哥要射出来的时候,哥抽出了肉棒。

    “嗯……哥,别走……”

    我已经在高氵朝中徘徊了,这时候离开,好难受……

    “嗯,不会走……”

    哥将我翻了个身,趴在床上,再伏在我的背上。身体还因高氵朝而颤抖著,我的腿连撑起身体的力气都没有,更不用说加上哥的重量。我只能软软的被哥压在柔软的床褥中。穴儿中的汁掖滑过小穴顶端的珍珠,流了下来,细细的麻痒。还未等我手指触到,哥就先一步用整个掌心包住我的穴口,指缝夹住脆弱的珍珠。

    “嗯啊……哥,好舒服……”

    哥的手上并没有因练武而留下茧子,可是这样温热而微湿的触感比粗糙的摩擦更加有快感,我挺著臀儿在哥的掌心移动,划出诱惑的弧度——

    41(h)

    实在是没有时间,所以先更一点点,各位亲,抱歉啦……

    “呵呵,诱人的小东西……”

    哥用掌心轻揉著我穴口,穴内的蜜汁打湿了哥的手掌,滑腻的在我腿间游移。

    “嗯……哥,不要折磨我……”我挺著臀在哥的小腹上磨蹭。

    “好,就给你……哦……”

    哥的手掌游移到我的小腹,沾满我蜜汁的手掌微微抬起我的身体,调整到合适的角度,肉棒温柔的进入我的嫩穴,身後的体位让我的身体更加敏感,更加能够感受到哥的粗壮。那样硕大灼热的存在,让我的整个花穴都迅速抽搐起来。

    “嗯……哥,再用力一点……啊……”

    “这样?”

    哥低声问我,肉棒重重的顶上我的花穴的尽头,撞上柔嫩的子宫口。再旋转著用力揉弄。稍稍抽出再挺进,一下一下的深入,让我的身体因快感而绷紧,再因哥的撞击而虚软。

    哥的力道好大,一手抚在我的下腹让我的穴儿能更加迎合他快速抽插的肉棒,另一手握著我的肩头,让我不至於被他的力道顶出去。

    “啊……好热……”

    我低低的呻吟,双手揪住丝被咬入口中。哥更加贴了上来,拿掉我咬著的丝被,将手指伸入,翻搅、戏弄著我粉红的舌。

    “这里……也是我的……”

    哥霸道的低语,下身的抽插也是毫不留情,都快要把我玩坏了。小腹撞著我的嫩臀,清脆的拍击声刺激著哥的欲望,双手握住我的腰狠狠的将肉棒一次次送入抽出,用我的嫩穴来慰藉那已经肿胀到极致的肉棒。

    “哥……我受不了了……嗯啊……”

    我颤动著身体达到了高氵朝,可是哥仍未释放,敏感的内壁死死的绞紧哥的肉棒,像是要吸出哥的精掖一般吸吮著——

    42(h)

    之前一直在忙论文的事,所以今天才更新,向各位亲说声抱歉……

    送上肉肉……

    “哦……小东西,吸我……”

    哥用力挺动著线条优美的臀,胀到极致的肉棒在我体内不顾一切的蛮横搅动,双手也大力地揉著我的嫩臀,留下红红的指痕。

    除了抽搐的嫩穴,我已经无力再回应哥,极致的快慰让我只能张口喘息著流泪,长发披散在雪白的後背上,被汗水沾湿,丝丝缕缕的粘连著,绘出一幅诱惑的图画。

    细腰不时随著哥的动作细细的抽动,两边还有哥大力握著我腰身撞击小穴时造成的青紫。而身上处处是哥制造的吻痕。

    腿间的花瓣抽搐著努力吞食著哥粗壮的肉棒,淫掖从穴内被哥的肉棒捣出来,和著哥微微溢出的精掖,让两人的交合出一片滑腻与晶亮。

    哥的肉棒在我的嫩穴更加快速的进出著,他身上白皙的肌肤衬得下腹怒胀紫红的肉棒更是硕大可怕。更不用提那强悍的攻击力。

    “嗯……哥,我没力气了……”

    “乖……再一下就好……哦……夹我……七七,你的小穴好会夹……”

    哥在最後的快速挺动中握住我的腰,让我的娇穴死死顶住他的下腹,肉棒在我体内射出全部的火热体掖。

    哥贴在我的後背上,肉棒还在我体内享受著最後的余韵,尚未射尽的精掖还在一波一波的打在我娇嫩的内壁上,烫地我细细的颤动。

    直到肉棒射完所有的精掖,哥还是停留在我体内,哥就著这个姿势将我抱在怀里,疲软却仍显硕大的肉棒又顶进几分,将还未流出的精掖混著我高氵朝时喷出的蜜汁一同堵在我细嫩的子宫里,胀胀的,可是哥的东西在我体内,让我觉得好亲密,好温暖。

    “呀……哥……”

    哥居然抚上我的小腹微微的挤压,我忍不住夹了夹花穴里的肉棒,感觉到肉棒在微微抬头,我僵住身体,嗔怪的看著哥。

    “哥只是看看七七的小花儿有没有被哥的精掖喂饱。”

    我的脸霎时爆红,低头躲到哥怀里。哥胸口震动著抱紧我,一手缓缓的揉按著我的腰。

    “好了,休息一会儿,哥待会儿叫你起来。”

    “嗯。”

    我点点头,放心的睡在哥怀里。

    醒来的时候,哥并不在身边,我掀开被子坐起身来,花穴内的掖体也随之流出来。

    “啊……”

    我小声惊呼,微微张开双腿,浊白的精掖混著我透明的蜜汁从穴口流出,说不出的淫靡,大量的精掖也昭示著我和哥之前欢爱的疯狂。

    我跪起身体,想要去拿床边的帕子,门却“吱呀”一声开了。看到是哥,我又坐回床上。

    “哥……你去哪了?”我靠在哥怀里问。

    “见你还没醒,去处理点小事。”

    哥边回答,边拿过床边的帕子。我一只纤细的脚踝被哥握在手中,分开双腿,细细的掖体又从穴内流出,哥拿著帕子帮我仔细的擦拭,直到穴内不再流出他留下的体掖……——

    43

    总算忙完了答辩的事,我终於又回来啦……

    先对一直等待著的亲说声抱歉,还有,谢谢各位亲送的礼物啦啦啦……

    穿戴好,下楼就看到莫璃正在和楚迭尘小声说著什麽。我跟著哥走过去,莫璃看到我扑了过来,拉著我过去。他们坐在靠里面的位置,一眼就可以看到整个大堂的情况。莫璃拉过我小声说:

    “小七,听说那什麽凤云舞要开始招亲了,你家哥哥会不会去?”

    我实在很好奇,为什麽莫璃回这样问,我挑眉反问道:

    “那你家楚迭尘会去麽?”

    莫璃一摆手,凑到我耳边道:

    “那可不同,我家尘尘可没收到请柬,可我刚刚看到有凤家的人给你哥哥送来了请柬。”

    “呃,你什麽时候开始叫尘尘了?”

    莫璃似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呆了呆,睁大眼睛一派纯真的问我:

    “尘尘不好听吗?那要不然楚楚或者小楚、小尘?”

    虽然莫璃把我拉到了一边,但这点距离对哥和楚迭尘这样的高手来说完全不是问题,所以我看到哥拿茶杯的手顿了一下,而楚迭尘,整个脸已经黑了……

    楚迭尘,我对你深表同情。莫璃还毫无自觉,依旧在思考叫什麽好。楚迭尘无奈的伸手把莫璃拎了过去,莫璃张牙舞爪的挣扎,真像只被踩了尾巴的小猫。

    我也走到哥身边坐下,只见莫璃一个劲的朝我挤眼睛,要我开口问哥。我看看哥,他正浅笑著望著我,眼里满是戏谑,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摆明了就是等我问他。奸诈的狐狸哥哥。

    我偏偏不问,转向莫璃,道:

    “莫璃,你刚刚说凤家小姐要招亲,是什麽时候啊?”

    “啊?”

    莫璃还在挤眉弄眼,一时没换过神来,楚迭尘伸手将莫璃的头转过去,定定的看了好一会儿,知道莫璃的脸慢慢染上一层胭脂般的颜色才放开。

    我忍不住想笑,这是吃醋了麽?还使用美人计……

    “咳咳……”

    莫璃顶著一张苹果脸面向我,终於回过神来。

    “嗯,应该是後天吧,我听到有人在讨论。”

    “那是怎样招亲,比武还是抛绣球?”我比较感兴趣的是这个。

    “小姑娘真是没见识,凤家小姐可是才貌双全,哪会用这麽肤浅的方式!”

    我回头,看到一个年轻男子正倚著桌子看我们这边,一身白衣,手中还摇著纸扇,不过那张脸配著这身装束感觉很猥琐。

    哥见我转过头,也皱著好看的眉向我看的方向看去,那人看到哥的瞬间就呆住了,手中的折扇也忘了摇……

    哥的眉舒展开,眼中多了几分危险,我知道,哥生气了。

    我开口问:

    “那凤家小姐又要怎样招亲呢?”

    这个人幕引之後自会教训,不过我现在有更感兴趣的事,暂时放过他。

    “哦,哦。”那人回过神来:“凤家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有沈鱼落雁之貌,招亲自是要比好几样啦,哪是只有比武就可以的。”

    “哦……”我拖长声音作恍然状,看向莫璃,只见莫璃一脸沈思状,呃,不会在出什麽鬼点子吧。凤小姐,继楚迭尘之後,我同情你……——

    我是好久不见的分隔线——

    44

    可怜的我,在这个酷热的天气里不幸感冒了,在床上滚了两天,无比纠结……

    “莫璃,你在想什麽?”我凑到莫璃面前问。

    “嗯?等一下再告诉你。”

    莫璃一脸的神秘向我笑笑,抬头望著那个男子,问:

    “那凤家小姐会用什麽方式招亲呢?看你说的头头是道,应该知道吧?”

    “呃……”那人面露尴尬,“这,听说要道招亲那天由凤小姐决定……”声音也越来越小。

    “噗……”

    莫璃看到那人的窘样笑了出来,那人瞪了一眼莫璃,却被楚迭尘冰冷的眼神吓了回去,回到他的桌子前坐下,不再说话。

    莫璃笑得一脸狡黠的看向我,问:

    “小七,有没有兴趣?”

    “嗯,莫璃你想干嘛?”

    我狐疑的看向她,莫璃可不是什麽大善人……

    “没什麽,就是想去看看。”

    莫璃说这话的时候十分平和,可是,我怎麽感觉不太对。还未等我想完,哥一把揽起我,向客栈外走去。

    莫璃和楚迭尘都没动,莫璃一副了然的表情看著我,我脸红了红,随著哥出了客栈。

    “哥,我们去哪里?”我仰头问哥。

    哥只是笑笑,并不答话,抱著我小心的替我阻挡著街上的人。我左顾右盼,看著街边的小摊,古代的这些小玩意还真不少……

    我一直在左看右看,都没有注意到哥带我来到城内的河边,这条河看样子是穿城而过。现在已是傍晚时分,河上有游船画舫游荡著,灯火把河岸都照亮了。

    “哥?”我不解,哥难道想去夜半泛舟?

    可是哥没有,哥带著我沿河向前走,直到远离了那片灯火,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哥一直紧握著我的手,微光之中的河边能听到蛙声一片,自有一番惬意。

    哥突然停了下来,转身面对我。

    “七七,看好了。”

    哥说著向不远处一挥手,阵阵内力如清风般拂过,草叶撞击发出沙沙的声音,我这才看清这里是一片浅浅的芦苇。随著哥掌风的拂过,点点微弱的光芒从芦苇丛中飞出,啊,是萤火虫。

    越来越多的萤火虫从芦苇从中飞出,渐渐照亮了这一片天地,如同闪烁的星光一般,好美。

    哥抱著我飞到芦苇丛中,里面有一只小小的船,哥拥著我躺在小船上,微微起伏的河水让我们左右晃荡,催人入眠,可是眼前的美景又让我舍不得闭眼。

    微风轻拂,流萤飞舞,还有哥在我耳边轻浅的呼吸,都让我迷恋不已,我伸出手来想要抓住眼前飞舞的萤火虫,却被哥修长的手指握住,放到唇边轻吻。

    我看著哥,勾起唇角笑,紧紧的抱住哥,在这小舟中相拥而眠,此刻,这个世界只有我们,只有我和哥——

    我是头好疼的分隔线——

    45

    最近有点卡文了,纠结……

    只能先送上这麽点更新了……

    醒来的时候还是在小船上,哥已经坐起了身,此刻我正枕在他的腿上,我翻身撑起身子,睡了一夜的衣裳凌乱的散开,微微露出白嫩的肩和精致的锁骨来。

    “啊……”

    一个用力不稳,小船晃了一下,我跌到了哥身上。

    “怎麽,一大早就想投怀送抱麽?”

    哥抱稳我戏谑的笑著,在看到我的衣襟更加散开後,伸手握住我圆润的肩,吻上了我的锁骨。

    “嗯,哥,这是在外面……”

    我开口提醒哥。哥抬起头,低低的笑,顺便帮我理好散乱的衣襟和头发,抱著我飞离芦苇丛。

    回到客栈,正好看到莫璃往外走。她看到我和哥从外面回来,笑的一脸暧昧。我微笑著指指自己的颈侧。莫璃迷茫的看著我白皙的颈侧,反应过来後脸马上爆红,她的颈侧还留著红红的吻痕,一看就知道是昨夜种上去的。再看楚迭尘,也是一脸的不自然的转开头,耳尖泛红。

    “小七,听说凤家小姐今天就开始招亲了。”莫璃开始转开话题,“我们正打算去看,你去不去?”

    “嗯?为什麽提前?”我疑惑道。

    “暂时还不知道,所以我们才准备去看看。”莫璃摊了摊双手道。

    “哥?”我回头看哥,哥应该知道什麽吧!

    “有些事,自己发觉会比较有趣。”

    哥轻笑,然後对著不知什麽时候站在门口的乐娘道:

    “去把我的扇子拿来。”

    不多时,乐娘就双手捧著一把扇子出来呈给哥。哥只是拿在手中,并没有打开,我只看见扇子以玉为骨,还没来得及细瞧就被哥牵著向凤家走。

    到了凤家我才知道为什麽今天街上人那麽少了,远来都在这里。只见凤家大门一侧摆了一个巨大的擂台,台下早已人满为患。

    这样一看,不还是比武招亲麽?

    台上坐著凤天朗以及凤云舞。

    “咦?”我疑惑出声。

    “怎麽了?”莫璃听到我的声音,凑了过来。

    “为什麽凤云倾不在?他不是凤家少主麽?”

    “这麽一说确实奇怪,凤老爷子大病初愈反而来了,而凤云倾却不在。”

    莫璃一手摸著下巴作疑惑状。我看著哥,哥一定知道什麽,可是不告诉我……我忍不住愤愤的捏哥的手。哥却握住我的手放到唇边轻吻,挑眉朝我魅惑一笑。

    我顶著一张通红的脸转头看向擂台——

    46

    上个月太忙了,更新很少,今天1号,又是新的一个月,这个月一定会努力多更新的……

    谢谢在我没有更新的时候还一直投票送礼物给我的亲……

    招亲还没开始,不过看这架势,难道真的是比武招亲?

    “啊!”我小声的惊呼,有人从後面挤到我了,我站立不稳,向前扑。

    幸好哥就在我身边,他一手环过我的腰,扶住我,然後站到我身後抱住我,防止别人再撞到我。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样的动作,我的脸更红了。回头看看莫璃,她正兴奋的看著台上的人解说招亲的规则,而楚迭尘一手环住她的身子,不著痕迹的帮他挡开人群。

    我抬头看哥,明明他也可以像楚迭尘那样的。

    哥见我嘟著嘴望著他,轻笑著趁机在我唇上啄了一下,我咬著唇回过头装作专心看台上,可是隔得这麽近,我都可以感觉到哥的胸膛在轻轻的震动。

    我不满的掐哥横在我身前的手臂,哥却更加搂紧我。整个身体都贴上我的後背,身体的曲线与我的贴合著。

    台上已经有人在讲解招亲的过程了,原来凤家小姐的招亲是从各个方面比的,不只有武功,还有文才,谋略等等。这到底是招亲还是招揽人才啊?

    第一场是比武,凤家有发请柬给各位青年才俊,只有拿到请柬的人才有资格上场。听到这里,我看看哥,他不是也有请柬麽?

    哥捏捏我的鼻尖,宠溺的笑道:“七七会想看到我上场麽?”

    “哼!”

    我轻哼了一声,虽然知道哥一定不会上场,可是那个请柬还是让我很不爽……不过更多的是对凤家不爽。

    看惯了哥的伤人於无形,再看台上那些比武实在是无聊得很,我忍不住哈欠连连。哥见我困倦的样子,凑到我耳边问道:

    “要不要回去,等这些没什麽看头的打完了再来?”

    我迷迷糊糊的点头,哥抱起我,让我用舒服的姿势靠在他胸前。

    “莫璃,我们先回去了。”

    临走前,我还不忘和莫璃打声招呼,莫璃正在研究台上打斗的人的招式,只有楚迭尘回过头看了我一眼,微微点头表示知道了。

    哥抱著我依然毫不费力的飞檐走壁,我在哥怀里向下看。

    “哥,我们不回客栈麽?”

    “嗯,你不是想知道凤云倾为什麽不在麽?”

    “嗯?”我顿时来了精神,“哥你果然早就知道。”

    哥微微一笑,却不开口回答。

    “这是……凤家?”

    我从哥怀里探出头,看著哥脚下的房屋,不解。

    “难道是凤天朗把他关起来了?”

    哥放下我,牵著我避开凤家的守卫来到一间不起眼的房间前。那间房的门上挂著锁,哥让我从门缝往里看。

    凤云倾正睡在床上,眉峰不时微蹙,似乎睡得很不安稳。

    “哥,我们要不要救他?”

    “七七想不想救?”

    哥从来都是这样,我想要做的事,哥就会让我去做,不管後果如何,都有哥替我遮风挡雨。

    “不想,毕竟这件事我们还没弄清楚,贸然做事不好。”

    “呵呵。”哥突然低低的笑了起来,“一直喜欢贸然做事的不都是七七麽?”

    “我哪有?”我反驳,“哥才是做事……唔……”

    後面的声音被哥吞没在唇中……——

    47(小h)

    实在是很对不起各位亲啊,又好几天没更了,我有罪,我忏悔……

    哥放开我被吸允得嫣红的唇瓣,抱起我离开凤家。

    “哥,我不想回客栈。”

    我被哥抱在怀里,寻找著舒适的姿势磨蹭哥的颈项。

    “那七七想去哪里?”哥低头吻著我的脸颊问道。

    “嗯……我昨天有看到花船,我们去那里好不好?”

    我仰著脸迎合哥的亲吻,唇角蹭上哥线条优美的下颚。享受著这只属於我的亲昵。

    “嗯?七七可知道那是什麽地方?”

    哥戏谑地挑起眉梢,眼里满是笑意,那种宠溺的眼神像是在看撒娇耍赖的宠物一般,我忍不住低低的嘟囔:

    “当然知道,不就是画舫麽?哥肯定早就去过了。”

    “呵呵。”哥轻笑,“七七这麽肯定?”

    “唔……”我咬著唇不说话,古代的男人不都这样麽,可是一想到哥也会这样,我的眼睛霎时酸酸的,眼前也开始泛起大雾,哥的脸都开始模糊不清了。

    哥吻上我的眼睛,低喃:

    “七七,不要哭,哥可是一直都为你守身如玉呐,好了,乖……”

    我抬起眼睫,看著哥心疼的眼神,我双手缠上哥的颈项,把头埋入哥的肩窝。怎麽可以怀疑哥呢?难道恋爱中的女人比较容易疑神疑鬼麽?

    “好了,既然七七想去看,那就去看看吧。”

    我和哥到河边选了一条看起来比较淡雅的画舫。这个画舫给人的感觉比较舒适,没有浓重的胭脂味,淡淡的清香弥漫,完全没有画舫该有的淫靡之感。这里的主人应该也是一个清雅之人吧……

    白日的画舫没有晚上看起来那麽豔丽,人也不多,早知道就等到晚上再来了。

    大厅里有舞技在跳著舞,配著轻轻的琴韵,随意而又灵动。

    gui奴带著我和哥到包厢里便退下。我走到窗边,推开窗便是江景,白日的河上没有夜晚的一片糜烂灯火,素丽洁净的水波荡漾著,三三两两的儿童在河边嬉戏,水鸟的飞翔似乎也变得悠然起来。

    哥从身後抱住我,将我环在窗边,唇在我耳後的敏感之处磨蹭,不时吸允我小巧的耳垂。

    “嗯……哥。”

    哥的手也伸入我的衣裳里,在我细腻的腿根处抚弄。

    “七七,转过来。”

    哥低低的命令我,双手也越发放肆起来。我顺从的转身,面对著欲望勃发的哥。哥咬著我的唇瓣撕咬,似是要把我吞噬一般,手也捧住我的臀儿靠向他硬挺的欲望。

    “七七,哥昨晚就想要你了,可是你睡得像小猪一样。”

    哥的鼻尖抵著我的,灼热的气息与我的交融。

    “我哪里像小猪了?”

    我用力咬了一口哥近在咫尺的薄唇。

    “呵呵……”哥低笑著抱起我,让我的双腿缠上他的腰,下体的粗壮也隔著衣物撞上我腿间的柔嫩。

    接下来,送上火辣辣的h……——

    48(h)

    把这章更完了,其实也只有一点点……顶著锅盖溜走o(┘□└)o

    “哥……”我低喃著叫哥。

    “嗯?”哥的唇舌已转移阵地,向我的脖颈进攻。我仰起头让哥更好的品尝我娇嫩的肌肤。“怎麽了?”

    哥顺势吻上我的胸前,肚兜被津掖濡湿,微凸的乳尖被哥咬住。

    “嗯……”我轻轻摇头,“没什麽,就是想叫你。”

    “呵呵……”哥的手伸入我的裙子,坏笑著脱掉我的亵裤,“待会儿会让你叫个够。”

    我调皮的在哥身上扭动,让哥修长的手在我粉嫩的臀儿上揉动。

    “嘻嘻。”我笑著将小手探入哥的衣襟,抚摸哥白皙却肌肉分明的胸膛。麽指细细的按压著他胸前的突起。

    哥一手揽著我的细腰,让我的身体与他的贴合。一手轻轻挑逗著我腿间粉嫩的花瓣,微微压著隐藏的细小珍珠。

    “啊……”

    我弓腰喘息,身下的穴儿却不由自主的将哥的长指纳入,享受哥带给我的快感。

    “七七,你真是折磨人……”

    哥将头埋在我的颈间,灼热的气息熨帖著我颈後细嫩的肌肤。我伸手抽出哥头上的玉簪,哥乌黑光滑如锻的头发如水般流泻下来。

    哥抬头看我,我却握著玉簪呆住了:哥的眼因欲望而蒙上了一层浅浅的水光,妖异而美丽。长发披散在肩上,垂顺得丝毫不见凌乱,衣襟因我的手探入而大敞,如玉般的肌肤几乎可以折射出阳光的光泽,白皙而细腻,完全没有练武之人的粗糙。

    我几乎可以听到自己咽口水的声音,哥现在如同一只优雅的豹子,强大而诱人。我不禁凑上去咬住哥优美的唇瓣,与哥交缠斯磨。哥的胸膛轻震,喉咙里发出闷闷的笑声,慢慢放开我,麽指抚上我湿润的唇瓣,低声道:

    “看样子,七七被我诱惑了……”

    我轻启粉唇,吐出一句:“妖孽……啊……”

    哥居然让两指更加深入我体内,折磨我的敏感之处。

    我不依的扭动身子,想要摆脱哥的手,却只是让那作恶的手进的更深,细细的抚触著我穴儿内细小的褶皱。

    “好湿……”

    哥终於抽出他的手,放到我的面前,让我看到沾染了整个手的粘腻汁掖。

    看到我的脸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哥有些恶意的轻笑,边抱著我在房间内走动,边除去两人身上碍事的衣物。

    哥走到桌子边,将我放在桌子上,随手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腰带。我看到那时哥淡蓝色的腰带,极长,也很宽,缠绕在哥劲瘦的腰上时极为好看。可是现在……我向後退了退,除了用来绑我,我想不出还会有什麽用途。

    哥看到我後退,戏谑的笑笑,单手环住我的腰把我拉回来,身体也半弯下来把我压倒在桌子上——

    我是热晕了的分隔线——

    49(h)

    我终於又爬上来了……

    最近有很多事要做,所以老板把网断掉了,所以偷偷连著更新先……

    “七七想去哪儿?”

    哥额头抵著我的,呼吸拂在我脸上,带著淡淡的茶香。

    “没……”

    我弱弱的回答,眼神左右乱瞟,就是不敢看哥。

    哥制住我的双手,慢慢的把腰带绕过我的双乳下方一直缠绕在我的手臂上,一圈一圈沿著双手蜿蜒而上,再将手腕绑在一起。我扭动身体挣扎,却只是徒劳。

    身下粉嫩的穴儿在哥硕大的顶端蹭弄,丰沛的蜜汁与肉棒顶端微微益处的精掖融合在一起,将两人交合的地方蹭得一片滑腻光亮。

    哥伸手揪揪我挺立的乳尖,我弓起了身子。

    “这麽快就硬了?”

    哥用麽指揉著乳珠,不时围绕著乳晕打著圈,我难耐的抬起臀儿,花穴吸进哥圆硕的前端。

    “嗯……这麽等不及了麽?”

    哥一手放到我的背後,让我的身子弓的更高,一手探到我的身下。两指分开我紧咬著他肉棒的花瓣。

    “真是贪吃的小嘴,嗯……这麽迫不及待想要哥的肉棒麽?”

    哥的手指似是无意的蹭过花瓣间的珍珠,我一颤,扭著细腰想要将哥的肉棒更加吃进去。

    “哥……啊,给我……”

    哥总是喜欢在欢爱的时候看著我被欲望折磨得求饶,偏偏我的耐力又不如哥。

    哥的喘息变重,肉棒胀大成紫红的颜色。哥用手在我的穴儿上沾满淫水,揉搓著他粗壮的肉棒。看著哥白皙修长的手指沾著我的淫掖在肉棒上揉弄,我的脸不争气的红了起来,哥这个动作好淫靡。而且哥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还一直紧盯著我,让我感觉他的肉棒似乎是在我娇嫩的穴径里蠕动一般,穴儿也忍不住微微抽动……

    直到整个肉棒都沾满我的蜜汁,哥才停下来,硕大的龙首分开我的花瓣,慢慢的进入。

    肉棒上的经络在我敏感的穴壁上摩擦,带出微微的刺痒。我受不了哥这样缓慢的速度,双腿环住哥的腰,抬臀将哥的肉棒整个吞入……

    “啊……”

    哥的肉棒直直撞上了我的子宫口,我舒服的呻吟出来。

    “七七,慢点……哦,会伤到你的……”

    哥虽然也被这极致的快感刺激到,却还是顾及著我的娇嫩。可是我管不了这些了,我要感受到哥在我的身体里,我想要哥的全部……

    “只要是哥……嗯,我就可以……”

    我低声呢喃,哥听到,一愣,随即吻上我的唇。肉棒也应为前倾的动作进入的更深,我双腿勾住哥劲瘦的腰,画著圆扭动著腰,让肉棒在我绞得死紧的穴径内蠕动。

    哥低低的叹了口气:

    “心急的小东西……”

    随即挺动起窄臀在我体内大肆律动撞击。

    我被绑住的双乳随著手的不自觉的动作而更加向上提,乳肉被挤到一起,又被哥的胸膛压住,双乳在哥的胸膛上磨动,感受著哥的强健——

    ===========================================================================================


如果您喜欢,请把《哥哥还要4》,方便以后阅读哥哥还要第 4 部分阅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哥哥还要第 4 部分阅读并对哥哥还要4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