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H系列

第 8 部分阅读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唐尊 本章:第 8 部分阅读

    盼颐堑亩鳎衷谀盖缀臀乙丫笳搅似鹄矗壅湟灿行┓⒋毫耍靡恢皇衷谘┌椎乃厣细Α?

    妈妈这时看到爱妻这样,也把慧珍叫了过来,叫慧珍跪在我的头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我则爲慧珍口交,妈妈与爱妻相互抱着,用她们高耸的四座雪山彼此互相磨蹭着。妈妈一边上下起伏着小穴,一边与慧珍磨着丰乳,还将珠唇压在了慧珍的红唇上。爱妻开始还有些犹豫,但随着胸前柔软的感觉和下身被我舔得舒麻无比,动情的张开嘴,香舌与母亲灵蛇一样的舌头激烈的厮杀起来。婆媳两人的唾液混合在了一起,四只风目也忘情的闭上了。

    妈妈与慧珍吻了一会儿,双双在我身上叫了起来。

    “啊……啊……噢…噢……啊……啊……儿子…你的真大呀……操的妈妈好爽呀!噢……噢…啊……啊……啊……啊……噢……喔……喔……好儿子……你的龟头……插……插进妈妈的子宫了…噢……噢……好大……好充实呀……噢噢……啊……啊……啊啊…”

    “妈,啊……啊……啊你的乳房好大……啊……好软……磨得……儿媳……好舒服呀……啊……啊……啊啊……好老公噢……噢……舔到人家花心了,啊……啊……啊啊……啊……老公再往深处舔点…噢……噢……噢就这样……啊啊……啊…好舒服…噢,噢……噢”

    “好儿子,噢……好儿子,噢……噢……不…应该叫你…大…大儿子……噢…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喔……喔……啊,好儿子…好儿子……妈妈……真没白生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好儿子……操得妈妈真爽……噢……噢……儿子……大力操我吧……操烂我的小穴吧…噢……噢……哦……啊……啊……大儿子……真会操穴……噢……噢……噢噢!”

    母亲和我的性器结合部发出“啪,啪”的淫荡声。

    “噢……噢……好儿子……好儿媳……快……快亲妈妈的奶。”

    妻子听到妈妈的浪叫,将头埋在母亲高耸的两乳间,亲吻着妈妈丰满的乳房,伸出香舌舔着妈妈坚挺的乳头。妈妈兴奋的挺胸仰头,双手抱紧了慧珍的头,臀部上下的起落。我的大次次都被妈妈的阴道深深的吞入。我的阳具在妈妈滑润的穴腔中温暖酥麻无比,真想一辈子都放在其中。慧珍现在也已经玩的很投入了,下面的大小阴唇被我舔弄着,双手握紧妈妈上下抖动的乳房将妈妈的乳头津津有味的品尝着。

    “噢,噢……好儿媳……噢……噢……舔得妈妈好舒服。噢……噢……哦……我的小浪穴都被乖儿子的大操麻了。噢……噢……噢……”

    妈妈就这样在我的上面足足套动了五百多下。

    “噢,好儿子,妈妈好……好辛苦呀……我们换个姿势吧。”

    说着,慧珍先起了身,妈妈侧躺在床上我跪在床上将妈妈的一只脚扛在肩上,看着母亲淌着淫水的诱人小穴将大猛的一挺,插了进去。“噢!”妈妈长喘一声躺在床上任我抽插。慧珍则趴在母亲的旁边轻舔妈妈的光滑大腿。不时伸出软手拍打在妈妈的阴阜上。“啪啪”的响声使妈妈前所未有的兴奋,现在几乎就成了我们夫妻二人合力玩弄妈妈美丽的肉体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急促的喘息声充斥着我们的耳腔。

    这个姿势其实难度很大,如果妈妈现在不是经常练愈加功,双腿会很辛苦的。就是这样,我们做了有五分锺,妈妈也已经大汗淋漓了。我看妈妈很辛苦,就放下了妈妈的腿,将她的双腿我双手握住采用老汉推车式继续抽插。爱妻则伸手抚摩着妈妈圆实,丰满的屁股。我的大龟头次次都能感觉到妈妈肉穴深处的子宫口在一张一合吞噬我的龟头。慧珍则有时伸出手指轻撩着妈妈褶皱分明的菊花蕾。

    “噢,噢……噢……慧珍……被碰……妈妈的肛门……噢……噢……我好爽呀……我要不行了……啊……啊啊……啊……啊……我……我……要泄了……儿子……好儿子……使劲操妈妈呀……”

    妈妈兴奋的大声急呼,我则加紧抽插的频率,妈妈的肉穴被我操的淫荡无比,每当我的阳具插入时就带动着妈妈的小阴唇也进入腔内,我的抽出时,妈妈穴内的嫩肉也被连带露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儿子…快……快呀……我要泄了。”听着妈妈的淫叫声知道妈妈的高氵朝快来了,我用力的冲刺。

    “噢,噢……好儿子……快……抓紧我……噢…来了……来了……我泄了……噢…美死我了……”

    随着我的冲刺妈妈的阴道内一阵痉挛颤动,一股温暖的阴精浇在我的龟头上。我的龟头一阵酥麻的感觉。

    “噢,噢,妈妈……妈妈……我也要射了……”

    妈妈听到这时突然睁开眼,“儿子,别射到我的小穴里,妈妈今天不在安全期里,射到妈妈的嘴里来吧。”

    我用力挺动着屁股,狠狠的插了妈妈的小穴四五十下,龟头的酥麻感更强了,连忙拔出,跪在妈妈的头边,将阴茎插入了妈妈的口中,又挺动了几下,马眼一松,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在妈妈的小嘴里。精液不但没流出,还被妈妈一滴不剩的全都咽了下去。

    “好浓的阳精呀,慧珍,男人的精液对女人来说可是大补品呀,不但养顔,还能提高性能力呢!你以后可不要浪费呀!”妈妈躺在床上又在向慧珍讲述着经验。

    妈妈爽歪了,可是慧珍的欲火还正浓,一头埋在我的双腿间,将我一略现低垂的阳具含在口中,吞吐了起来。不一会儿我的有开始兴奋了,再次傲立了起来。

    我的欲火也被爱妻再次点燃,翻身站起,将慧珍的双腿提起,使她前半身着床,后半身悬在空中,我分开她的双腿,将粗壮的大阴茎插入她的小穴中。爱妻的小穴比起妈妈的小穴略现紧小,虽然里面已经爱液很多了,但还是感到阴茎被禁锢的感觉。我提着爱妻的双腿抽插了三百多下,可能是爱妻觉得这个姿势太兴奋了,阴道内开始急剧的收缩。

    “噢…噢…啊……啊……啊……啊啊啊……好老公,你操的人家小穴好麻……步行……我怎麽这麽快就要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随着爱妻兴奋的淫叫,就觉她的小穴猛烈的一收缩,一股阴精从子宫中逆流而上,浇在了我还深插在她小穴内的大龟头上。

    “噢……老公……好舒服呀……!”说着爱妻的身体变得沈重了,一动不动的任由我抽插。

    这时妈妈已经缓过劲来,睁开媚眼对我说:“儿子,来,妈妈的后庭也想试试你的大。”

    我放下手中爱妻的双腿,爱妻则无力的瘫在床上低声的喘息。我让妈妈趴在床上,我们用小狗交配式。我伸出双手抚摩着妈妈雪白,丰满的玉臀,心中好是一翻感叹:妈妈的臀部真是太美了,坚挺,圆实,雪白的玉臀没有一点瑕斯,好微微的上翘,真实臀部中的极品。我忍不住先用嘴吻了一下妈妈美丽的臀瓣,一边用手扶住了大抵在妈妈微褐色的菊花蕾上,用力的一挺,大龟头已经挤了进去。“噢”妈妈呻吟了一声,可能还是觉得我的龟头出乎她意料的大。由于我的大上粘满了爱妻的淫液起了很好的润滑作用,尽管我的龟头很大,还是很顺利的插了进去。我想很大原因是妈妈可能现在还时常和爸爸肛交,所以妈妈的肛门并不像插入慧珍的肛门时那麽困难。我从妈妈的身后将大整根顶进了妈妈的肛门中。妈妈则兴奋的擡头呻吟,“噢…噢…儿子你的太大了,妈妈的屁眼觉得要撑爆了,你…你赶快动动吧!啊…啊……啊……”受到妈妈的命令,我挺动着大在妈妈的肛门中由慢到快的挺动着。妈妈的肠道内很柔软,虽然紧紧的,但是那种阴道不曾有的感觉实在另人着迷。随着我的大在妈妈的肛门中操干,妈妈开始高亢的浪叫。“噢,哦……啊……啊……啊……好儿子……大儿子……啊…啊……你的大太粗太长了,啊……啊……啊……啊…它都插进妈妈的直肠了…噢……噢……噢……”

    妈妈消魂的叫声激励着我的情绪,我抽插的更用力了,次次大都全根没入,妈妈菊花蕾旁的小折早已经被我粗壮的大撑平了,带出的淫液使得肛门周围闪闪发亮。妈妈肛内的嫩肉也被我龟头的棱子带出肛外,一翻一进的真是淫秽至极。好一幅母子乱伦图呀!妈妈的后庭经过我数百次的抽插现在已经变得松弛多了,但是肛交的那种快感却并未降低。我的两个春蛋“啪啪”的撞击着妈妈雪白的臀部,妈妈雪白的臀部经过我睾丸数百次的撞击,已经在两瓣美丽的臀瓣上留下清晰的两片红霞。

    “噢……噢……好儿子……大……操的妈妈……真美呀……妈妈……的屁眼……爽死了……啊…啊……啊……”妈妈的兴奋度越来越大,身子趴在床上,一头略带金黄色的秀发胡乱的疯狂甩动,上下飞舞。

    我抽插了不下六百下,腰也渐渐的有些酸了,妈妈随着我的抽动肛门口一阵加紧,下面的小穴“噗”的一声,喷出了阴精,妈妈再次高氵朝了,妈妈这时低下了头,将头顶在床上喘息,肛门还一阵阵的收缩。我站起了身,将妈妈雪白的屁股擡高,全力的抽插,抽插了一百多下跨下的母亲再次高亢的呻吟,喘着粗气。

    “啊…啊……啊……啊……哦……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妈妈的呻吟声再次变得急促,猛烈,我感到妈妈的肛门内一阵颤动,菊花门紧缩,牢牢的箍住我的阳具,使我不能继续操干。接着,妈妈下面的浪穴抖动,一股浓浓的阴精再次外泄而下,沿着妈妈光滑的大腿流到了床上,我也受到妈妈高氵朝的刺激,腰眼一麻,快速的挺动着屁股几十下,将一股火热的精液射入了妈妈的肛肠深处。我抱着妈妈雪白的屁股倒在床上,喘着粗气,我的大还还妈妈的肛门里一抖一抖的吐出大量的精液。

    噢!乱伦的感觉太棒了!我相信爱妻和我已经开始喜欢上她了。

    妈妈躺了足有半个小时才有了些力气,我们三人刚才足足做爱做了两个小时,妈妈来了三次高氵朝,爱妻两次,而我也射了三次,我们也确实够累了。我拿起电话打给丈人家,告诉他们我们下午再过去。放下电话,我抱着爱妻和母亲的裸体一起沈沈地睡去。

    中午我们三人醒来,我又伸手爱抚了妈妈的身体一会儿,妈妈说下午还有整事,就和慧珍一起做了一些吃的,匆匆去了我岳父母家。回来后妈妈,神秘的对我们说:“如果这周末没事的话,去我妈妈家玩去。”并且还冲我妩媚的一笑。

    妈妈走后,这几天我和慧珍每天都做爱,慧珍也乐于于此,她的性爱技巧也变得纯熟了,但我们并没有进行肛交,因爲她的肛门周四才恢复好。

    【第三卷:淫秽的父子换妻】

    转眼到了周末,周六上午,我和慧珍八点半才起床。我们梳洗完毕,坐车直接到爸爸妈妈家来吃午饭。

    我家离父母家不算近,我家住回龙观,我父母家则住法华寺。周末市区的车又非常拥堵,我们大约开了一个小时车才到。一进门已经快十点了。爸爸正在看重播的电视剧,妈妈见我们来了,则叫我先坐下,带着慧珍去红桥市场买菜去了。大约二十分锺后她们回来了(北京的朋友都知道红桥离法华寺有多近),慧珍的脸上则带着红潮。我很奇怪,就找了个机会把她拉到以前我住的房间问她怎麽回事?她偷偷的告诉我,母亲刚才跟她说爸爸很喜欢她,爸爸和妈妈准备今天和我们玩换妻的游戏。我听了觉得很高兴,就告诉她我同意,我的头脑中还回味着上次与母亲做爱时的快乐。慧珍说她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个男人是自己的公公,在丈夫面前和公公做爱,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我安慰了她几句,就去找妈妈。妈妈此时正在厨房洗菜,我悄悄的来到她身边,身手抚摩着妈妈丰满而富有弹性的乳房,妈妈一边叫我别弄了,一边倒在我的怀里,忸怩着,并且用臀部蹭着我的阳具。我想她一定是想要我的大了,就用大隔着母亲的长裤在她丰满圆实的臀部上磨着。一边低语在母亲耳边向她说出了慧珍的情况,母亲笑了笑,她说她早知道慧珍的态度了,虽然慧珍嘴上谁不好意思,但其实心里还是想尝试的。只要我们把气氛给他营造好了,她会很喜欢的。

    我又在母亲的丰臀上蹭了一会儿,慧珍进来帮妈妈做饭来了。我冲她坏坏的一笑,爱妻看见了刚才我猥亵母亲的动作,也冲我不满的一欺鼻子。我知道她不是真的生气,只是在有些吃醋,我会心的摸了摸她坚挺的屁股,出了厨房。

    十一点半,我们开始吃饭,我们就快吃完了,十二点零五《法制进行时》开始了,今天播报得正好是一起强奸案,三个小男孩把两个女孩给骗到偏僻的地方给轮奸了,一个小女孩坚持上诉,爲自己讨回公道,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但是被几个小男孩的父母非法拘禁,还强迫她写出是自愿与那几个小男孩发生性关系的。

    妈妈在一旁开了口:“什麽她妈的自愿呀!哪个十四岁的女孩禁得住三跟的搞呀,屁眼再给开了苞,不她妈肛裂才怪呢?”

    爸爸在一旁插了嘴:“你别胡说了,新闻里报那三个女孩屁眼被开苞了吗?就会瞎想。你是不是屁眼又痒了呀?”

    妈妈在一边不服气的说:“那个女孩被强奸后还说自己的屁眼也被人家操了呀?我屁眼是痒了,怎麽了?你帮我消消火吧!”妈妈望向了父亲。

    父亲一旁乐呵呵的说:“昨晚我刚操过了你屁眼,你现在就痒了,我现在看电视,你自己想想哲吧!”

    母亲也笑着说,“老公,你让我自己想哲,我自己就想办法解决,你可不许干预,别反悔呀?”

    父亲也没看母亲,说:“我决不管你,你自己想什麽办法是你的事,哈哈,难道你又想黄瓜了?”

    母亲也没继续理父亲,低头钻到了桌下,我们家的桌子很大,上面铺着桌布,同时坐八个人吃饭肯定没问题。我突然觉得有只手在隔着西裤摸我的阳具,吓了我一跳,低头一看,原来是妈妈蹲在桌下,一只手解开胸前的扣子,一只手隔着裤子把玩我的。我很兴奋,但是爸爸就在旁边还是有些拘束。妈妈解开前胸的外衣,露出了红色的乳罩,那只手已经拉开了我裤子的拉链,将手伸进了我的内裤,把玩着我柔软的。母亲拉下了我的内裤,掏出我的一口吞了下去,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妈妈的鼻中发出低沈的“嗯……嗯……”的哼声。妈妈的声音不小,坐在我旁边的妻子听到了,低头一看,正瞧见妈妈的口中含着我的在吞吐,套弄,眼中露出淫荡的光芒。慧珍可能觉得不好意思,起身去收拾桌上已经吃完的碗筷。我想爸爸肯定已经也已察觉到了,但爸爸却若无其事的看电视。我一看爸爸果真没有阻止,就知道爸爸肯定是默许了,或者是爸爸妈妈早就商量好的结果。

    母亲继续爲我卖力的口交着,我也放开胆子,伸手去玩弄妈妈那对丰满,白嫩的乳房。我身手插进了母亲的红色乳罩中,撮弄母亲的坚挺乳头。母亲雪白,丰满的乳房让我不亦乐乎。母亲娇小的小嘴“吱吱”的吸润着我的大,我的大虽然巨大无比,但是说来妈妈也是奇怪,爲了能玩得尽兴,妈妈费力的将我那25厘米的大一吞到底,我真的很佩服妈妈,平时慧珍给我口交时,最多也就能吞进三份之二长,妈妈虽然全都吞了进去,但是,我明显的感觉到我的大龟头已经顶进妈妈的嗓子眼了,妈妈被我大戳的直翻白眼。我以前听说过,这是口交中最厉害的“深喉咙”。如果以前没有训练过,直接被大插,可能会插破嗓子眼的。我的大虽然被妈妈整根吞,但妈妈还是蠕动着喉咙,一磨一磨的刺激着大龟头,我的龟头在妈妈的口腔深处被压磨的舒畅无比。看来我美丽的妈妈真是个天生的性爱尤物,不但身材好,臀部诱人,做爱技巧更是一流,我真后悔爲什麽我要晚出生二十年,但我更庆幸有一个性观念如此开放的母亲,否则我一辈子也只能在梦中狠狠的操她。

    慧珍此时已经刷完了碗筷,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其实她也在偷眼看母亲和我的情况。妈妈大约给我口交了有十分锺,就从桌下钻了出来。脱掉了外裤,露出里面一件大红色的T…back小内裤,那件内裤很薄,几乎是透明的,妈妈乌黑的阴毛,裂开的小嘴,并且能看到在穴口处的内裤早已湿成一片。妈妈将内裤裆下的小布条往旁边一扒,就露出了水汪汪的小穴,转身背对我将穴口对准大缓缓坐下,我的大被妈妈温暖湿滑的小穴整根吞入。

    “噢,好儿子…你的……大真是让妈妈爱死了噢……啊……啊……噢……噢……啊啊……啊……啊…”妈妈上下起伏着肥臀套弄着我的。我则坐在椅子上,怀抱着妈妈,脱下她的外衣,解下妈妈的乳罩,双手爱抚着丰满,白皙的大乳房。妈妈的乳房是36D的,手感超级棒,柔软中带着几分坚挺,白嫩中带着几分光滑。这才真叫“爱不释手”。

    妈妈坐在我的大腿上,向后仰着头高亢的大叫。她此刻根本不在乎慧珍和爸爸在旁边了,因爲正是她的目的。我和妈妈性器的结合部发出“啪啪”的响声。

    此刻屋子中的淫荡声也感染了慧珍,她坐在沙发上双眼不时会偷看我和妈妈做爱,面颊上已经红红的了。爸爸凑过了身子,挨着慧珍坐着,在慧珍耳边不知说了什麽,慧珍的脸更加通红了,一边摇着头,一边向我这边望过来。我已经猜到肯定是爸爸想操她了,我既然已经当着爸爸的面操起妈妈了,当然不能拒绝爸爸的要求了。于是,我向爱妻点了点头,然后双手揉着妈妈丰满的玉臀大狠狠地操起妈妈的肉穴来。

    慧珍看到我的允许,又和妈妈玩得那麽开心,她也默许的低下了头,爸爸则看准机会,一只手已经放在爱妻的酥胸上,揉捏起来。爱妻被挑逗的欲火高涨,伸手也摸向了爸爸裤子的裆部,用手抚摩了起来。

    我这边已经和母亲在椅子上大干了十分锺左右,妈妈已经渐渐有些喘了,于是我让母亲双手扶在桌子上,站在地上,臀部向后翘着,使我能够清楚的看见妈妈湿漉漉的阴户。我站在妈妈的身后,双手掰开母亲的雪白臀瓣,昂起的大龟头缓缓地插进了妈妈的小穴。妈妈的小穴现在已经变得相当松弛而且很滑了,我的大在妈妈温暖的骚穴中来回冲刺,有时快进快出,有时慢进慢出,妈妈被插得呼声连连,满头的秀发胡乱的纷飞。

    “好儿子……噢……好儿子……你……你…你……插得妈…妈……好舒服呀……噢……噢……你的……大……真大呀……噢……哦……喔……妈妈爽死了……妈妈要升天了……哦……噢……啊…啊……啊……啊……好儿子……大…再…再……快一点……妈妈要泻了…噢……噢……噢……”。妈妈显然已经要高氵朝了。

    我连忙配合的快攻了几十下,只觉得妈妈的小穴内一热,一股阴精从妈妈的子宫飞泻而下,浇在了我的大龟头上,我已经早有准备,今天一定要让妈妈玩爽了,所以不能过早泻,我平静了一下心情,大阳具缓缓地在母亲的阴道里蠕动起来。妈妈经过了一次高氵朝,头则不在狂甩,趴在了桌子上。我的阴茎又在妈妈的小穴中抽插了两百多下,妈妈的阴道内此时滑腻无比,大量的阴精和淫液充斥着浪穴。我见妈妈已经渐渐地缓了过来,就抽出了大,此时的大已经亮晶晶的了,我伸右手在妈妈的阴户上接到了不少流出的淫水,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撑开妈妈的肛门,将淫液涂在了肛门上,然后右手的中指慢慢地捅进了妈妈的后庭,逐渐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经过几十下后妈妈的肛门中已经很光滑和放松了,我才扶着粗壮的大,将龟头挤进了母亲紧凑的菊花蕾中。

    妈妈的后庭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接纳我的阳具,大是超大的尺寸妈妈还是不断的大声呻吟着。我的在妈妈娇嫩的肛门中由快到慢的做着活塞式运动,妈妈肛门里的嫩肉则被我的大龟头抽出的时候带的翻出红红的一轮。

    我偷眼看沙发上的爱妻和爸爸,不知什麽时候慧珍已经躺在沙发上,被爸爸分开双腿,爸爸粗壮的大在慧珍的小穴里进进出出,慧珍浓密的阴毛已经变得闪闪发光,爸爸的阴茎上尽是淫液。慧珍开始还忍着不叫出声来,后来可能受到了妈妈的感染,嘴里各种淫秽的语言已经不绝于耳。

    “噢……哦…啊……啊……啊啊……爸爸……你的……大……好粗好硬呀……儿媳……被你……操的好舒服…我……哦…噢……我的小穴……都被你插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噢……噢…噢……好儿子……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的屁眼…都…啊…啊……啊……啊…啊…都快被你插爆了……噢……哦……噢……噢……好儿子……你的大……真长呀……啊……啊……啊…啊…”。

    妈妈的叫床声和爱妻的淫叫声交织在一起,我们家变成了快乐的淫窝。

    妈妈的后庭被我插了足有六百多下,妈妈的肛门估计已经有些麻木,妈妈只知道扭动着屁股配合我的抽插,淫叫声变得越来越小。妈妈此时忽然肛门极度的收缩,夹的我实在爽极了,妈妈的小穴已经第二次高氵朝了,肛门进进的夹住我的大,我舒服的快乐无比,粗大的阴茎快速的在肛肠内挺动了三十多下,脑子一放松,一股浓精疾射出来,龟头在妈妈的肛门里颤动里五六下,大量的精液留在了妈妈的直肠中。

    然后,我抱着柔软的母亲的肉体,坐在里椅子上,看着沙发上爸爸和慧珍的公媳大战,妈妈小穴内的阴精和淫液流了我一腿。可见妈妈的小穴有多浪了。

    爸爸已经和爱妻换了另一个姿势了,慧珍趴在沙发扶手上,厥着雪白的屁股,爸爸的大从后面快速的进进出出,爱妻小穴内的嫩肉不时被爸爸粗壮的阳具带着翻出。看着爱妻被爸爸狠狠的奸淫,我竟莫名其妙的産生了极大的兴奋,跨下的小弟弟竟然又很快的硬了起来。可能是一种反射的报复感,我扶着有些疲劳地母亲裸体来到沙发旁,我让母亲俯身和爱妻面对面的扶着沙发的同一侧,我将兴奋的大肉棒“噗滋”一声直插进妈妈的小浪穴内,开始操起母亲来。

    我们父子像是比赛似的,面对面操起对方的妻子来。爸爸的阴茎说起来已经算是大号了,但是和我的大比起来还是略逊一愁。妈妈和爱妻的呻吟声再次充满了整个房间。我刚操了妈妈有两百来下,妻子那边已经高氵朝了,随着爱妻的低吟,爸爸也快速的挺动着,身子抖了几下,显然已经射精了。按时间来说,我的第一次射精时间要比爸爸持久些。爸爸和慧珍倒在沙发上休息,我也没了竞争对手,我的阴茎一边在母亲的阴道中抽插着,一边推着妈妈的身体移向浴室。我们进入了浴室,我将妈妈按在浴室的大玻璃窗上,从后面继续的操干着。妈妈可能已经很累了,就回头对我说:“儿子,妈妈不行了,让我歇会吧,妈妈的小穴都酸了。”我听妈妈这麽一说,也心疼起妈妈来了,于是抽出了阴茎,打开水龙头,替妈妈清洗污物。我在爲妈妈清洗身体的过程中少不了又对她一阵轻薄。过了半个小时我和妈妈在浴室中出来,却看见不知什麽时候爸爸又和爱妻干了起来。爸爸真不愧是练健美的,虽然年近五十,但他不禁有一身漂亮的肌肉,还有那麽好的恢复力。我于是将妈妈放在另一张沙发,让她多休息一下。我则走向了沙发,“爸,我们一起玩吧,慧珍还没以一敌二过呢,我们来训练一下她吧!”爸爸说:“好呀,你的比较长,先从插她前面吧,我来干她后面吧!”说着他将阳具从慧珍的小穴中拔出,我则坐在沙发上,让爱妻跨坐在我腰上,然后父亲将好多的淫液涂在慧珍的肛门里,慧珍慢慢地将我的大肉棒先纳入肉穴中,大阴唇紧紧的包裹着我的肉棒,我则缓缓地挺动着,抽插着爱妻的淫穴。爸爸此时很有经验,先在后面用一根手指插了近出,抽插着慧珍的肛门,然后慢慢地变成两只,三只。慧珍的肛门已经适应了爸爸的三根手指后,爸爸才将肉棒对准了爱妻棕色的肛门,缓缓地插了进去。爸爸的阳具也很大,我的大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爸爸的阴茎在和我隔着一层肉腔相互碰蹭着。爱妻此刻的叫床声比刚才任何时候都大。

    “噢……啊…啊……啊……啊…老公……爸爸……你们两个人的太大了,我的下面两个洞好涨呀……哦……爸爸……你的真粗……我…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屁眼快爆了……喔…噢…噢……噢噢…”。

    妻子渐渐已经进入疯狂状态,她的屁股开始大幅的起伏,而我们父子两人则都加快了频率。我们不愧是父子,每次我的拔出时,爸爸的肉棒就会深入,而爸爸的肉棒抽出,我的大就会知插到底。慧珍那里经历过这样的兴奋,没有三百多下,她就已经两次高氵朝了,当我们抽插到五百多次时,慧珍已经呻吟声小了,因爲嗓子已经叫得有些沙哑了,我则拔出了阳具,爱妻小穴内大量的阴液顺着她洁白的大腿流到了沙发上一大片,小穴像一张小嘴一张一合的。母亲此时已经缓了过来,看到慧珍兴奋的如此,也按耐不住了,趴在地毯上,发骚的扭着诱人的大屁股。我冲爸爸一使眼色,爸爸立刻明白了,爸爸这次钻到妈妈身下,将昂起的大插进了母亲的肉穴中,我则蹲下身,手扶妈妈的雪白屁股,将大龟头挤进了妈妈的肛门中。爸爸这回和我一起奸妈妈甚是兴奋,快速的抽插,我则基本保持着适中的速度操干妈妈的后庭。妈妈的肛门刚才经过我的开垦已经适应了我的大,但是这回她下面的两个洞被同时两个巨大的阳具塞满,这种快感以前还是从未有过。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老公…好……好儿子……你们真会插穴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插得我爽死了……噢……噢噢…我美死了……噢噢……噢……美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屁眼涨死了……噢……好儿子……妈妈……妈妈的屁眼……被你插……插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妈妈的淫叫声越叫越大,我和爸爸的速度也同时加快了。

    “啊……啊……啊……啊啊……老公……老公……好儿子……我高氵朝了……快点……噢……噢……噢噢……噢……!”

    妈妈的屁股晃了几下,一股浓浓地阴精,随着爸爸的拔出流了爸爸一下身,这时我将妈妈的身子抱起翻了个个,妈妈将爸爸的肉棒坐入菊花蕾内,用后庭套动着爸爸的,我从前面将大号插进了妈妈的浪穴中,微褐色的大阴唇亮晶晶,粘满了淫液。妈妈的臀部悬空接受着我们父子两的奸淫,但是被两个他最爱的男人操穴和肛门也是她一生最幸福的时刻!

    “啊……啊……啊啊……老公……老公我又要丢了,噢……噢…噢……儿子……快……快……快插妈妈的小骚穴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在被我和爸爸操了半个多小时后再也没力气了,躺在爸爸的身体上哼哼着,爸爸现在下面猛的一冲刺,哆嗦了几下,将浓精射在妈妈的肛门里。爸爸一射精,我则抽插了妈妈的肉穴五分锺后,伴随着妈妈的第四次高氵朝,也射出了一股滚烫的精液,深深地射入了妈妈的子宫深出。

    我们家庭的乱伦交配足足持续了六个小时,在这个星期六的下午,我和爸爸不停地变换着各种姿势,奸淫着妈妈和慧珍,其中不乏很多高难度的姿势。比如我们的“长江大桥式”,我和爸爸对面站着,妈妈像杂技演员一样仰面弯腰成“n”字型,妈妈口中含着爸爸的肉棒,小穴则承接着我的抽插,慧珍则将腿放在爸爸的肩上,双手扶着我的大臂将头枕在我肩上与我热吻,爸爸则用舌头灵活的舔弄着她的阴蒂和大小阴唇,好一个母亲爲孔爱妻爲桥面,我们父子作桥墩的立体肉桥。我们的花样不断翻新,客厅,卧室,浴室甚至厕所和厨房都留下我们乱伦杂交的痕迹。最后我们都很累了,四个人都倒在母亲的大床上,我无力的躺在爱妻的大腿上,手中抚摩着妈妈丰满的乳房,爸爸则一手抚摩着爱妻的丰臀,呼呼的打起了鼾。

    妈妈低声的对我说:“儿子,怎麽样?看你今天这麽兴奋,是不是喜欢上家庭乱伦杂交了?”

    “妈,儿子何只喜欢,简直爱上它了,妈,儿子从前何曾想过这样与爸爸,妈妈一起做爱呀!妈,我看今天你也玩得很疯狂呀?”我说。

    “儿子,妈妈从前也这样玩过,只是这次你的大实在太惹人爱了,妈妈的屁眼现在还有些麻呢!”

    “什麽?妈,你们从前玩过?你们和谁呀?难道是和大哥与嫂子?”我听到妈妈说这不是第一次杂交,立刻来了精神。

    “呵呵,真让你猜对了,不过你只猜对了一半,我们的确和你哥哥宏德和彩云也玩过,但是在那之前我们还和你舅舅和你舅妈玩过呢!你舅妈在床上那才真叫一个浪呢!哈哈……”妈妈的这翻话这是出忽我的预料。因爲我舅舅可是朝阳区地税局副局长,而我舅妈是一名很有名的心理医生。

    “妈,我舅妈是学心理学的,她怎能接受这样的乱伦杂交呢?”我百惑不解。

    “学心理学的怎麽了?她也是人呀!记得我上周和你说的那些话吗,那是你舅妈的大论,等下次你见到她亲自问她吧?”

    “噢,喂,妈,那既然你和他们都玩过,那你下次,何不搞个大聚会呢?那多热闹呀!”我晃着妈妈的乳房,对她说。

    “呵呵,你着急了,现在你们不已经进入状态了吗?我明天和她们联系一下,看看他们什麽时候有时间。”妈妈看来也很期待这样的大团圆。

    我看到妈妈已经答应了,嘴上没有崔,但实际上,我的脑海里已经开始幻想舅妈那成熟的裸体和大嫂彩云那高挑的模特身材了。

    【城市套路深】

    【好想回农村】

    【农村路也滑】

    【人心更复杂】

    【做好手中事】

    【珍惜眼前人】

    【传说痴情种】

    【唐尊小坏蛋】

    ——2016年11月15号—唐尊—著——


如果您喜欢,请把《姐姐H系列8》,方便以后阅读姐姐H系列第 8 部分阅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姐姐H系列第 8 部分阅读并对姐姐H系列8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