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红:白洁:张敏:系列

第 9 部分阅读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唐尊 本章:第 9 部分阅读

    “在哪儿抓住的?”李岩又一次问,在哪儿能找到妓女,才是他真正想问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听说是富豪酒店,我朋友说本来是有人举报赌博的,要不平时不能去富豪随便查房的。”

    “操,这家伙挺有钱啊,说那地方住一宿都得二百多,在找个小姐,还不得五百啊。他妈的他有钱找女人,欠我二百块钱不给。”老李气哼哼的说。

    “我朋友跟我说,那女的可能不是小姐,长的挺漂亮,打扮的贼骚,他们所长亲自审讯的,可能是把那女的上了,要不天没亮就放走了。”

    “这小子挺能耐啊。没准儿就是上次咱在这儿碰到的躺床上的那个。”李岩心里有点嫉妒这个猥琐却又有着不断的桃花运的小王,但他万万想不到这句话真的被他说对了,更不会想到这个让他浮想联翩的女人就是他的老婆张敏。

    “别鸡巴提他了,他那是大脑长鸡巴上了的玩意儿,贼他妈不讲究。”老赵开始掷色子,几个人准备开始连夜的大战,老赵抓了一手牌回头对李岩说,“李岩你注点意,那鸡巴人总在我面前说你媳妇儿这个那个的,他可啥事儿都干的出来。”

    “哎,别整没用的了,赶紧打牌。”李岩有点尴尬。

    旁边开着的电视机播报着新闻“上海市第三届医疗用品展会汇聚了全国300多家医疗用品经销商,都把这次展会作为打进上海市场的一个阶梯……”

    上海,夜幕无法笼罩的都市,璀璨闪烁的灯光映射的夜空更显得沉沉的黑暗。

    中亚酒店十五楼的单人套房里,沉闷的夏季里却是一种春意盎然的景象。

    “啊……唔……啊……啊”张敏略带一点点沙哑的声音在屋里回荡,压抑了一天的呻吟终于发泄了出来。

    外间客厅的转角沙发上扔着一只黑色的高跟凉鞋,挎包在茶几上歪倒着,一件红色的蕾丝胸罩挂在茶几上的水杯边,但却看不到张敏套裙的上衣,沙发的旁边乱纷纷的扔着胡云的衣物,沙发上的罩子和垫子都乱纷纷的显露着战况的激烈。

    卧室里也看不到两人的踪影,只是更清晰地回荡着沙沙的水声、张敏的呻吟和两人皮肤碰在一起的有节奏的啪啪声,宽大的双人床上也已经是一片狼藉,两片不小的水渍在雪白的床单上清晰可见,一只小巧的高跟鞋歪倒在枕头的旁边,张敏已经皱了的套裙上衣掉在地上,裙子却扔在卫生间的门口。

    水龙头打开着,细小的水丝从龙头上飘洒,落在张敏光嫩弯曲的脊背上圆滚滚的屁股用力的向后翘起着,双手扶在花洒下边的架子上,卷曲的长发湿漉漉的在头下晃动,丰满的乳房在身下垂着更显得硕大,一条白嫩的长腿赤裸着微微向旁边分开,另一条腿上竟然还挂着已经湿漉漉的卷在一起的丝袜和一条红色透明蕾丝的小内裤。穿着丝袜的脚平站在瓷砖上,另一只脚只是用脚尖用力的站着,胡云的一双手扶着张敏不能说是纤细但绝无一丝赘肉的腰肢,阴茎在张敏浑圆的屁股后不断的出入,带出阵阵不绝于耳的水渍声。

    胡云的脸上和身上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花洒飘下的水,也都是湿漉漉一片,半张着嘴,粗重的喘息着,从他脸上略带严峻的神情看,即将也就要发射了。

    “啊……噢……噢……哎哟……嗯……”张敏的叫声有些有气无力,又分明有些忍耐不住的呻吟,每次胡云用力的插进去,张敏双腿都不由得颤抖,屁股上的肉也颤动成一股诱人的肉浪。

    胡云又一次停了下来,阴茎已经在张敏的阴道里跳动了两下,差点就喷射了出去,胡云赶紧停了下来,抱着张敏的屁股喘了几口粗气,拍了拍张敏的屁股,“上洗手池边上去,”

    “还换地方啊?嗯……胡哥,我腿都软了,你快射了吧。歇一会儿在玩啊。”

    胡云把着张敏的屁股往左边挪着,张敏也只好撅着屁股两人下身还连在一起慢慢的挪到了洗手池前面,张敏双手扶着洗手池的台子,眼前布满模糊水气的镜子里还是映出了她绯红的满是荡意的脸蛋,丰满的一对乳房此时正被胡云的双手揉搓着,张敏还是第一次看到男人在自己身后干自己的样子,动了动屁股,调整了一下角度,张敏湿滑不堪的阴道前后的套动着胡云的阴茎,妩媚的冲着镜子里的胡云说,“来啊,超人,看你今天还能干到哪儿去,啊……”

    看着张敏放荡的样子,胡云深吸了一口气,先重重的顶了一下进去,湿滑的快成稀泥的阴道方便他随意的纵横驰骋,他准备这次一口气冲上最后的顶峰。

    “啊啊啊……软了……啊……完了,弄死我了……”一阵仿佛狂轰滥炸一般的冲刺,张敏整个身子都趴在了水池上,一对乳房都掉在了洗手池里面,不小心碰到了水阀,一股水流冲击着其中一个娇嫩的乳头,伴随着胡云的阴茎疯狂的冲刺,张敏浑身颤栗不停,两只脚尖都踮了起来,双腿直直的挺立着,小腿上的肌肉都绷绷的紧起,胡云明显感觉到了湿滑的阴道不断抽搐对他的阴茎的压力,也不想再忍耐下去,伴随着不断的冲刺,一股股的精液喷射而出……

    当胡云把阴茎从张敏身体里拔出时,一股股混杂着乳白精液的液体从张敏的阴部流出,顺着屁股下的大腿向下流去,张敏整个人还是瘫软在洗手池上,双手向两边深开着,冰凉的大理石面让她火热的身体一点点的降温,娇柔的喘息不时带出声声的呻吟,胡云从后面伸过手去握着张敏的一对乳房,把张敏抱起来,张敏在他怀里回过身来,双手抱着胡云的脖子,两个赤裸裸的身子又抱在一起,一对不知吻过多少男人女人的双唇贴在一起磨擦着……

    今天的李岩从老赵说的一句话之后就有些心神不定,手气更是差的要命,两圈牌几乎没有胡过,输的一塌糊涂,看也没剩什么钱了,就第一次主动提出散场了,匆匆的向家里走去。

    到了家里,发现张敏还没有回来,心里不知为何很是有些慌慌的,拿起电话,看到上面有未接的来电显示,是张敏的号码,拿起电话拨了回去。

    刚洗过澡的两个人正光溜溜的躺着,张敏头枕在胡云的胳膊上,浑身软绵绵的很累又很舒服的感觉,虽然和老公之外很多男人发生过关系,但是这样事后光溜溜躺在一起,张敏还是第一次,以前都是在办公室里,或者在宾馆或者洗浴中心玩过就匆匆离开,而且男人每次玩过都是马上穿衣服或者忙着离开,象这样悠闲的躺在一起,只有和老公在一起才会有过。

    床头柜上的手机闪烁着彩灯开始嗡嗡的振动起来,张敏拿过电话,是家里电话,老公李岩打来的,“喂……”声音还是有点情欲的感觉,充满着一种女人满足之后的媚意。

    “在哪呢?怎么还没有回家。”

    “下午的时候打电话回家你没回来,今天公司有急事要出差,我现在在上海呢,这两天这边要开个会。”张敏把早就想好的借口说给李岩,胡云在边上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手伸到张敏身上抚摸着柔软的乳房,把自己软下来的阴茎在张敏的屁股上蹭着。

    “这么快就到上海了,坐飞机去的啊?”李岩一呆。

    “是啊,三个小时不到就到了。”张敏抓住胡云的手不让他乱摸。

    “跟谁去的阿,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就我自己,三四天吧得,这边的展会挺重要的。”张敏感觉在自己屁股上的阴茎又有一点硬了,放下胡云的手,伸到身后抓住胡云的阴茎,不让它乱动,微微的用了一点力。

    “自己啊,那你小心点,在哪里住呢?”

    “展会给安排的宾馆,挺好的,这边有不少认识人呢,你放心吧。”张敏有些奇怪,以前李岩从来不会这么关心自己和问这么多废话,今天怎么有点反常。

    “那好,挂了吧。”李岩手里拿着电话,心里真的有点懵懵种种的,好像有点什么想法却没法抓住,反倒有点后悔回来了,不如继续打麻将了。

    挂断了电话,张敏抓着胡云的阴茎,“人家老公打电话,你乱动什么,有能耐再来啊。”

    “怕你啊,就怕你求饶。”胡云翻身趴到张敏身上,软绵绵滑溜溜的身体让人真的又有了欲望,不过酸溜溜的后腰和虚脱似的全身让他知道刚才真的有点累了。

    “谁怕你,今天让你精尽人亡。”说着张敏两腿分开夹到胡云的腰上,两人毛茸茸的下体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已经有些硬起来的阴茎顶在张敏的外阴部。

    “呵呵,你这个小骚货,天天跟你在一起真的早晚死在你身上。”胡云侧身躺在了张敏身边,明天还有事情,可不能今天累倒。

    “来啊,嗯……要嘛”张敏故意的逗着胡云,身子缠在胡云身上扭动着。

    “还要个屁,再要就剩尿了。”胡云轻轻的在张敏胸上捏了一把。

    “呵呵,吓到了吧,你要是真来,我可受不了了,下边都火辣辣的了,你摸摸都有点肿了。”张敏当然懂得不能让胡云难堪,抓着胡云的手放在自己软乎乎的下边。

    胡云的手把玩着卷曲柔软的阴毛,“阿敏,这次让你来,可不是让你陪我睡觉来的,你真得帮我把这个合同弄下来。”

    “听你叫我阿敏,怎么这么别扭呢,呵呵。那你刚才倒是别上我啊。让我做什么?犯法的事情我可不干,大不了客串一下三陪。”

    胡云心里说,你还不就是三陪,“不用你当三陪,我想让你当我媳妇儿。”

    张敏一愣,没明白胡云的意思,胡老板这样的人不会有这个意思吧,“胡哥,你这不算是求婚吧。哈哈。”

    “滚蛋,想得美,是冒充一下。我会安排一下你怎么做,要是有机会这次一定能成功。”

    “我不明白,那你让我来干什么,让你老婆来不就好了。”张敏有点稀里胡涂的,这样他还要给钱给她,为什么?

    “是要你的性感和风骚,我要找上海卫生局的一个副局长,让他出面给我搞定一个指定供应合同,到展会的时候就是走走过场。”胡云又抽出一支烟,“可是这家伙软硬不吃,送钱给他关系不够亲密他还不敢要,找的接洽人还不够力度,上次来请他吃饭就花了上万,根本没用。”

    “那你就找个小姐试试呗,”

    “没用,我还准备了个处女呢,怕出事根本不碰。”

    “那我来能有什么用?小姑娘都不行,我这老样能有啥用?”

    “这几次接触我仔细观察,他不是不好色,而是我的方法不对,我发现几次吃饭的时候,偶尔他的眼睛瞟到女人的时候,都是一些成熟性感有气质身材又好的女人,对那些风尘小姐根本一眼不看。”胡云抽掉了一根烟,“而且我发现他对我的接洽人的老婆还有上次我一个朋友带去的女朋友很感兴趣,所以我准备最后一试,让你做我的老婆,想办法勾引他,只要他和你发生了关系,你让他做什么都没问题了。”

    “你不是要整录像啥的威胁他吧?那可犯法我可不干。”

    “那是下流的手段,再说这家伙的性格,真逼他他都能自首。必须用软刀子,让他心甘情愿的为你做事,这就看你的本事了。”

    “呵呵,那我岂不是要戴绿帽子给你。”张敏取笑着胡云。

    “要想生活过得去,就的头上带点绿。”胡云笑着又搂住了张敏,“再说你老公头上的绿帽子快开个帽子厂了吧,呵呵。”

    张敏的心里忽悠一下,真的给李岩带了太多的绿帽了,不由得叹了口气,“唉……”

    胡云看张敏不高兴了,也就不提这个,搂着张敏软乎乎的身子,睡了……

    生活之中有很多事情是我们很难预料和左右的,人的想法也都是在一直的变化中。此时的张敏躺在一个不是自己的老公的男人的怀里沉睡着,而此时的白洁正在风景如画的桂林和高义颠鸳倒凤,曾经对未来对爱情充满了无数幻想和憧憬的两个女人都背叛了自己的丈夫,在走向一条自己也不知道未来的路,曾经的贞洁、忠诚都化为了乌有。张敏还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和不同的男人在一起,而白洁一直在迷蒙之中辗转在男人身下。除了她们,还有着多少美丽的少女少妇为着什么或者不知道为什么而被男人们占有而至玩弄,这恐怕就是生活一直要告诉我们的,珍惜手里的一切,珍惜眼前的一切,珍惜身边的爱人,不然明天她不知会在哪里,会在谁的床上。

    【美红篇:列车轮奸】

    美红在铁路上班,是高义的妻子,256次卧铺的乘务员。白洁被高义奸淫之后的早晨,美红下班回家,进屋一看床上乱成一片,床单上一片片的污渍,知道高义又把谁给干了,可她却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把床单卷起来扔到洗衣机里,到厨房作了饭,叫高义起来吃饭。

    “昨晚又把谁家老婆给祸害了?”美红吃了口饭,斜着眼睛问高义。

    “白洁,我们学校的老师。真他妈过瘾,那小屄真紧!”高义显然还意犹未尽。

    “看这意思,没轻干哪,鸡巴没累折了啊?”美红酸溜溜的说。

    “就干两下,就走了。”高义遗憾地说。

    “王站长昨天和我说,哪天还要玩一回,我和他说下周。行不行啊?”

    “骚老头,干一回还上瘾了!行。”高义放下饭碗。

    高义夫妻这样是有原因的,去年夏天,美红还是个很贤惠的妻子,一次晚上的车,美红在车激活后开始查票。查到车厢最后一个软卧包间时,里边是四个男的,显然是一起的。美红一进来,几个人的眼睛就在美红的脸上身上瞄来瞄去,一看就不怀好意的样子。

    换完了票,美红回到乘务员室,看了一会书。美红长得不是特别漂亮,但却是那种非常有女人味的样子,看上去就让人有一种冲动。皮肤又白又嫩,总是给人一种软绵绵的感觉。

    “乘务员小姐,我们屋里的空调不好使了,你去看一下。”一个胖胖的男人叫她:“可能坏了吧?”

    美红和他来到包厢,屋里黑漆漆的:“把灯打开。”

    猛然,后边的人推了她一把,顺手把门就锁上了,另一个人抱住美红捂住了她的嘴。美红一看不好,用力挣扎,可在她的挣扎中,两个男人已经把美红压到了铺上,一条腥骚的内裤塞到了她嘴里。

    好几只男人的大手撕扯着美红的衣服,美红的制服被撕开了,衬衫、胸罩全都撕碎了,美红一对梨形的乳房裸露出来,尖尖的乳头随着乳房来回乱晃。

    “哈哈哈!这奶子软乎乎的。”一个男人一边揉搓一边淫笑着。

    几只大手把她的裙子撩了起来,在她穿着裤袜的阴部乱摸,一只手在她阴部抓住丝袜和内裤用力拉了下来,把美红的阴毛都拽掉了几根。

    裤袜被从裆部撕了开来,内裤扯碎了。一个男人已经压到了美红双腿中间,没有任何前戏抚摸,坚硬的阴茎便插进了美红柔嫩的阴道,美红两腿一下子伸直了,撕裂般的疼痛之后是火辣辣的摩擦。

    “小娘们,挺紧哪!”男人一边来回动着,一边喘着粗气说。

    那几个男人在美红浑身上下乱亲乱摸,“肏她妈,干她屁眼试试。”一个硬得受不了的家伙,把鸡巴顶在美红的屁眼上使劲往里顶。美红一边被那个男人在前边干着,身后的男人竟然要干她的肛门。

    男人弄了几下,没弄进去,只好把阴茎在美红的屁股沟内顶来顶去。

    那男人没干了多长时间就射精了,另一个很胖的男人一把把他拽下来:“我来……”他那东西一顶到美红的阴部,美红阴唇不由得一缩,好大的龟头!美红的身体一下都紧了起来。那人双手把住美红的双腿,用力一顶,“咕唧……”一声硬插了进去。

    “呜……”美红一声闷叫,脸憋得通红,两腿不由得一阵抽搐:“太长了,太粗了……”男人一抽又一顶,刚才射进去的精液在里面发出“溥辍钡囊?”声。

    “骚娘们,够大吧……”又是猛地一顶。

    这个胖子不仅粗大,而且特别持久,干到二十多分钟时,美红已经有了一次高氵朝,下身更滑了,也不再挣扎,脸红扑扑的,被男人压在床上,双腿在身体两侧高举着。男人的手架在美红的腿弯上,身体悬空着大力抽插,每插进去一下,美红都不由得哆嗦一下,下身就如同发了河一样,淫水不停地顺着她的屁股沟流到床上。

    那几个男人都已经等不及了,一边自己用手套弄,一边喊着:“肏你妈的,你还有完没完了?”

    “这骚娘们皮肤这么嫩,屄是不是也特别嫩哪?舒不舒服啊?”

    “这屄一会你就知道了,真他妈过瘾,一干进去,里边酥酥的,就跟过电了似的。”正在干的男人气喘呼呼的说。

    那男人又干了好一会才趴在了美红身上,当湿漉漉的阴茎从美红已经有些红肿的阴唇中拔出来时,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也从里面流出来,还夹杂着一丝丝的血丝。此时的美红已经没有人在按着她了,她已经彻底的软瘫了,双腿一只搭在床边,一只在床上蜷起着。

    又一个长头发的男人把美红拉起来,让她趴在床边,男人站在床下,把着美红的屁股,“咕嚓……”就插了进去。美红的上身向起仰了一下,两条还裹着丝袜的腿颤了一下,就软绵绵的趴在床上不动了。

    虽然是被强奸,但人生理上的本能是无法避免的,就像美红一样,让那个男人粗大的阴茎干得来了好几次高氵朝,一般的女人一生也许都不会知道什么是高氵朝呢。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很多女人被强奸了之后不去报案,反而会幻想再被强奸,也许就是因为强奸使她们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氵朝。

    天已经有点亮了,每当车停下的时候,就会有一个人出去把车门打开。

    美红已经分不清是第几个男人在干她了,下身已经完全麻木了,里面灌满了男人的精液,男人已经不怎么硬的阴茎在里面抽送的时候,“啪嚓、啪嚓……” 的直响。

    男人的阴茎掉了出来。

    “拉倒吧!都插不进去了,还干啥呀?”

    男人恋恋不舍的站了起来:“操她妈的,这屄,干肿了更紧了,撸得鸡巴生痛。”

    “走吧,把这臭屄绑上。”几个人把美红的衣服扯开,把她绑到了床上。

    “哎,你干了几次?”

    “干了两次,累死我了。”

    “这奶子,真他妈的软。”

    几个人到站停车就溜走了。

    车到了终点站,发现美红的车门没锁,四处找不到美红,终于听到这个屋里有动静。大家把门弄开后一看,呆住了。

    美红浑身上下只剩了半条裤袜挂在左腿上,乳房和大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屁股下的床单上湿乎乎的一片,阴毛上都是白花花的精液,阴毛都已经成绺了,下身肿得像馒头一样,从红肿的阴唇中还有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在里边含着。

    从那开始,美红在单位大家对她的态度就变了,没人的时候男人总往他身边转悠,有人在谁也不好意思和她说话,单位的男人个个都想勾引她上床。

    在家里,高义也不愿意搞她,有时候干了一会儿,看她没动静,就说:“咋的,一个鸡巴不过瘾哪?”两人常常不欢而散。

    直至有一天,美红单位的李站长请高义两口子吃饭,在酒后提出和高义交换妻子那天,美红才彻底走向了放荡。

    【】美红篇——放荡淫娃【】

    那是有一天,美红的车到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别的几个姐妹都有人接,只有她自己回去。回家之前,美红到办公室取点东西,美红拿了东西刚要转身出去,忽然一个黑影打开门闪了进来,美红张嘴刚要喊,一下认出黑影是王站长,不由一楞。

    “您还没下班?”美红奇怪的问。

    “一直在等你呀!”王站长显然有点喝多了,站在美红的面前一股扑鼻的酒气。

    “等我干什么?我要回家了。”美红低着头往外走。

    王一下从美红身后抱住了她,一双大手顺势就按在了美红丰满的胸部。

    “唉呀……王站长,你喝多了,放开我。”美红用力的挣扎着。

    王的手一边揉搓着美红的乳房,满是酒气的嘴巴在美红白嫩的脖子上胡乱啃着:“美红,我想你已经很久了,你就成全大哥这一回吧!”

    “放开我,我要喊人了!”美红一边躲着男人的嘴一边说。

    “喊什么人哪,美红,你又不是没有过!来吧,跟大哥玩一会儿,大哥亏不了你,大哥肯定伺候得你舒舒服服的。”王的手已经滑到了美红的大腿上,隔着美红薄薄的丝袜在美红大腿上摸索着,一边向美红两腿之间摸去。

    “不要啊……”美红一边低声的哀求着,一边阻挡着王向自己下身伸过去的手。

    王回身关掉了屋内的灯,屋内一下子漆黑一片,只有偶然经过的火车的灯光照亮屋内,转瞬的光亮之后是更加的漆黑。在灯光一黑的瞬间,美红就感觉到自己的勇气、反抗的力量全消失了,软绵绵地被王压到了她自己的办公桌上。

    “美红,我想死你了,嗯……你跟了大哥,我肯定亏不了你,以后你就说你想上哪个班吧,随你挑。”

    美红的上衣已经敞开了,男人的手把她的乳罩推了上去,两只白嫩的奶子被男人抓在了手里揉搓着:“你这对大奶子,天天晃得我心直慌,真软乎啊!”

    男人手伸到了美红裙子下,把美红的裤袜和内裤一起拉到了腿弯上,然后把美红的两条腿架上肩膀,解开裤子,掏出了粗大的阴茎,把手在美红柔嫩的阴部摸了一把,美红的阴部毛很少,摸上去滑滑的,很嫩。

    “美红,你下边跟小姑娘似的,真嫩哪!”王两手在美红圆溜溜的屁股上摸着,一边把阴茎顶在了美红的阴唇上。

    “嗯……”男人的阴茎插进去的时候,美红的腿轻轻的抖一下,哼了一声。

    王站长跷着脚,把美红的两腿抱在怀里,阴茎在美红的身体里开始来回的抽送,身下的办公桌“当当”的响着。

    “真过瘾,美红,你要是我老婆,我一天干你三遍都不够,我要让你天天光着屁股,走到哪干到哪。”王借着酒劲越干越猛,美红已经开始按捺不住地呻吟起来了,两人的喘息声在屋里此起彼伏地回荡,夹杂着美红偶尔的轻叫。

    “当……”美红浑身兴奋的痉挛,穿在脚上的高跟鞋从王的肩头落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美红的浑身好象过了电一样,不停地颤抖,圆润的屁股开始伴随着男人的抽送向上挺起。

    “喔,不行了,我要射了……”王双手把住美红的屁股,把阴茎插到最深处开始射精。

    男人的阴茎恋恋不舍的从美红的阴道里软绵绵的溜了出来,一股粘乎乎的精液向外缓缓的流着。美红此时已经瘫软了,躺在桌子上,双腿垂在桌边,裤袜和内裤都挂在腿弯上。

    “爽了吧?我的美人,刚才你全身都哆嗦了,不是高氵朝了吧!”王捻着美红的小乳头,下流地说道。

    美红费力地抬起身子,从包里拿出卫生纸,擦了擦下身,把丝袜和内裤拉上去,整理好衣服,站到地上。王搂住她的腰,美红软绵绵的靠在王的身上。

    “送我回家吧,你弄得我一点劲都没有了。”美红轻声说。

    “别回去了,上我家吧!”

    “我可不去,你老婆还不杀了我!”

    “我老婆?你知道她到日本留过学,别的没学会,学会了性开放,天天劝我找别的女人,她好找别的男人。你要跟我回去,她得乐坏了。”

    “那和我老公倒差不多,你让我老公和你老婆玩一回,咱不就扯平了?”

    “行啊!那就下周六吧,我找你们吃饭,咱们换一下玩。”

    转眼,周六了。

    早几天,美红就和高义说了王站长请吃饭,高义早就听说王站长老婆人很风流,高兴得很。再说看自己老婆的样子,也心有所感。

    美红今天打扮得非常性感,黑色的高弹一步裙,黑色真丝裤袜,黑色细高跟鞋。上身是黑色的紧身内衣,外面罩了一件黑纱的罩衫,里面连胸罩都没戴,一对丰满的乳房伴随着走动轻轻颤动。

    王站长一开门就几乎硬了,他的老婆美芳穿了一件长裙,黑色带黄花的,上身是吊带露肩的,蓬松的黑发在身后随便的挽着,一双勾魂的杏眼放射着水汪汪的春意。

    王站长已经准备好了晚饭,四人就一边闲聊一边喝酒,因为有点尴尬,都喝得很多,很快就有了醉意。

    高义喝了一口酒,忽然发现美红的表情很不自然,就借故筷子掉了,弯腰去捡。在座子下,高义看见自己的老婆裹着黑色丝袜的腿向两边分开,王站长的手正在美红柔嫩的阴部揉搓,美红的双腿不由轻轻的颤抖着。

    高义刚有点恼火,忽然美芳娇小玲珑的小脚轻轻在他脸上踢了一下,高义心头一颤,手抓住了美芳的小脚,顺着光溜溜的大腿摸了上去。

    高义摸到美芳的腿根时不由心头狂跳,美芳下身根本没穿内裤,阴唇都已经湿润了,高义坐起来的时候,美芳的手已经抓住了他的阴茎玩弄着。

    四人在酒精的刺激下都已经按捺不住,美芳已经解开了高义的裤子,忽然俯下身去,用嘴含住了它的阴茎,高义浑身一抖,抬头看见王的手已经在抚摸他老婆的乳房了。

    当高义的阴茎已是欲火高涨时,看见王站长抱着已是浑身软绵绵的美红走进了卧室,他也顺势和美芳来到了沙发上。美芳让他坐在沙发上,她撩起裙子,扶着阴茎坐到了高义身上,双腿一边一只跪在沙发上,搂着高义的脖子,上下套弄着。

    美芳显然很有经验,高义的阴茎插在美芳湿润的阴道里,上下起落得很大,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

    “啊……嗯……你真大呀……”美芳一边大声地叫着,一边解开了肩头的吊带,一对雪白的乳房露了出来,在胸前上下跳动。

    “来,你上来。”美芳动了一会儿,翻身下来,把裙子脱了下去,光溜溜的躺到沙发上,把一条腿抬到沙发的靠背上,两腿大开着。美芳的阴部很嫩,只有十几根很长的阴毛,阴丘是呈一个馒头型,粉红的一对阴唇湿漉漉的。高义把裤子脱下。压到美芳腿间,扶着阴茎朝阴户插了进去,“啊……”美芳垂在地上的腿也翘了起来,腿在高义的身侧屈起。

    高义快速地开始抽插,却看见美芳抓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把电视打开了,换到了闭路台。高义看了一眼,屏幕上只有一张床,一个男人赤裸裸的躺在床上,另一个上身赤裸的女人正以69式骑在男人的身上,头在男人的下身不停地起伏,下身还穿着黑色的裤袜,圆滚滚的屁股正冲着屏幕。

    高义发现,这个身影怎么这么熟悉?是美红,是他的老婆!

    男人的手已经把美红的裤袜拉了下来,和内裤一起拉到了屁股下面,男人双手在美红雪白的屁股上抚摸着,手指在美红阴唇中间抠摸着。美红不时吐出男人的阴茎,抬头嘘出一口长气,两条跪在男人身旁两侧的大腿不停地颤抖,音箱里传出清晰的吮吸阴茎的声音。

    看着自己老婆淫荡的身影,高义只觉得浑身热血沸腾,羞辱、兴奋充斥满全身,他一把抱起美芳两腿扛在肩膀上,整个身体压在美芳的身上,大力地开始抽插,每一下都拔到边缘之后再用力地插进去。

    强烈的刺激让美芳大张着嘴,几乎是在尖声的叫喊:“啊……啊……啊……呀……啊呵……呵……哎呀……啊啊啊……”美芳两手用力揉搓着自己的乳房,胡乱地呻吟着。

    “嗯……哦……呵……”电视里这时也传出女人忍耐不住的呻吟和娇柔的喘息声。

    高义双手抱着美芳的两腿,一边抽动一边扭头看电视,美红横躺在床上,裤袜和内裤挂在左腿上,正在男人肩膀上晃动;另一条腿光溜溜的在另一侧伸着,男人的嘴正胡乱地啃咬着美红粉红的乳头,美红不停地轻轻呻吟着。

    高义下身一紧,快速的抽动了两下,开始射精了,美芳此时已经是晕晕乎乎的浑身过电了。高义拔出阴茎,一股白色的精液伴随着阴茎的拔出而流了出来,女人懒在那里不动,精液顺着屁股流到了沙发上。

    美红此时已经跪在了床上,头顶在床上,屁股高高翘起着,王站长正在她身后,双手扶着她的屁股,快速的抽插着,音箱里清晰的传出“噗哧、噗哧”抽插声和两人屁股撞在一起的“啪啪”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哦……呵呵呵……”伴随着美红几声按捺不住的呻吟,两人都趴在了床上,男人的手顺势伸到了美红身下抚摸着她丰满的乳房。

    高义夫妇离开王站长家时已经是早晨三点多了,美红走路时两腿酸软无力,

    高义则是轻飘飘的回到了家………………。

    【城市套路深】

    【好想回农村】

    【农村路又滑】

    【人心更复杂】

    【做好手中事】

    【珍惜眼前人】

    【传说痴情种】

    【唐尊小坏蛋】

    ——2016年11月16号…唐尊—著—


如果您喜欢,请把《美红:白洁:张敏:系列9》,方便以后阅读美红:白洁:张敏:系列第 9 部分阅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美红:白洁:张敏:系列第 9 部分阅读并对美红:白洁:张敏:系列9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