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红:白洁:张敏:系列

第 3 部分阅读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唐尊 本章:第 3 部分阅读

    白洁的呻吟越来越大,很显然在王局长不断的抽插下,就要到了高氵朝了,王局长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王局长毕竟是玩女人的老手,这时候,他停了下来,手不断的抚摸着白洁的屁股和乳房,下身缓缓的动着。

    白洁此时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屁股不断的扭动着,片刻的休息,王局长从缓缓的抽送到开始快速的冲刺,一波波的浪潮再次席卷了白洁的身体。

    “啊……”白洁按捺不住的尖叫刺激着高义的神经,屋里两人皮肤撞在一起的声音越来越快,终于在白洁一阵有节奏的高昂的呻吟之后,屋里的声音停止了,只有两个人粗重的喘息声音……

    过了一会儿,满头大汗的王局长一边提着裤子一边从里面走了出来,高义很想进去看看,可在王局长面前没好意思,好一会儿,白洁才从里面出来,头发乱纷纷的,衣服也都是褶皱,走起路来两腿都不太自然,脸上红扑扑的,两眼却全是泪痕……

    毕竟有了肌肤之亲,当王局长的手握着白洁的手时。白洁颤了一下,也就不动了……

    “白老师,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事尽管给我打电话”王局长手拍着白洁的大腿说,“只要是我白妹妹的事情。我全力以赴。”

    白洁接过名片没有说话,几个人呆了一会儿就赶紧离开了,分开的时候,高义分明的感觉到白洁看他的时候那哀怨的一眼。

    王局长一再的邀请白洁到省城去玩,白洁说以后有机会的吧。

    白洁回到家里洗了个澡,觉得好累,躺在床上就睡了。王申回来的时候她还在沉睡着。

    王申看白洁很累,也没打扰她,想去看看有什么衣服要洗的,拿过白洁换下的丝袜和内裤准备去洗的时候,手指一下碰到了一块粘粘的滑滑的,拿起来一看白洁的内裤中央的地方都湿透了。那是王局长射进去的精液流到了白洁的内裤上,摸起来粘乎乎、滑溜溜的,下意识的在鼻子前面闻了一下,一股熟悉的气味让王申的心几乎一下沉到了底……

    【 第七卷:风情万种】

    睡梦中白洁感觉自己好像穿着一身蓝色的套裙,正在课堂上讲课,忽然一个蒙面人冲进来,一把抓住了她。

    “不要啊……”白洁拼命的挣扎着,可是那个蒙面人还是把白洁按倒在了教室的讲台上,在几十个学生的面前,把手伸到了白洁的裙子下面,撕下了白洁的丝袜和内裤,白洁的眼睛看着下边的几十个学生,一个个狂热的眼睛,几乎要崩溃了,忽然就感觉那粗大的东西已经插了进来,一种几乎难以抑制的快感让白洁不由得叫出了声,猛地一下睁开眼睛,看见了自己身边的丈夫,正在熟睡中,摸了摸自己的下身已经湿漉漉的了,呆呆的躺了半天,才又睡去了……

    周四早晨起来,王申叫白洁和他一起去参加他们学校一个老师的婚礼,白洁想了想也没什么事情,就和他去了。

    婚礼在一个还不错的酒店举行,白洁穿了一条黄色的碎花长裙,柔纱的面料,贴在白洁丰满的身上,更显得白洁的身体凹凸有致。曲线玲珑,白色的高跟水晶凉鞋,没有穿丝袜的小脚,白白嫩嫩的。脚趾都俏皮的向上翘着。

    到了酒店一下就看见了孙倩和那个叫做大象的男人,原来那个男人是他老公王申学校的校长,而孙倩也和他老公是一个学校的音乐教师。想起那天晚上三个人的荒唐事情,白洁脸上像火烧一样。而孙倩和那个男人一看白洁和王申一起来的,都眼睛一亮,过来打招呼。

    “你们认识啊。”王申一看孙倩和白洁热乎乎的唠嗑,心里挺高兴的,因为他老想和孙倩套近乎,从来没有机会,今天赶紧打招呼。

    “是啊,你挺有艳福啊,原来我们妹子是和你一家的,咋不早介绍呢?”孙倩穿了一条白色的裤子,很薄的。屁股裹的紧紧的,连里面内裤的花纹几乎都能看出来,上身是一件很小的白色T恤,露出了白嫩的肚脐,低腰的裤子引诱着人的眼光向小腹下面遐想着,长长的头发染成玫瑰红色压着大大的弯卷,一种成熟性感的气息扑面而来。

    “啥时候成你妹妹了呢,那我不成了你妹夫了吗?”王申自以为搞笑的说。

    “想的美”孙倩一笑和白洁转身走了,看着两个艳光四射的美女,宴会上的男人都浮想联翩了。

    王申回味着孙倩刚才的一笑,这美女从来都没理过他,今天对他这么青睐有加,是不是有意思啊,王申胡思乱想着。

    “王申,来过来喝酒。”校长在叫着王申,王申一愣,校长从来没找他喝酒什么的,今天主动招呼他,真是让他受宠若惊,慌忙的过去了。

    “赵校长,我不会喝啊。”校长原来姓赵,叫赵振。

    “男子汉大丈夫,不会的学啊,来。”赵校长拉着迷迷糊糊的王申做到了主席上,王申一付惶然的样子。

    白洁和孙倩正在一边唠着,说真的,白洁对孙倩竟然有一种很亲热的感觉,也许是孙倩知道自己最隐秘的事情,在她面前不用隐藏和伪装,而且她也不会笑话自己,真想和她好好说说话,把憋在心里的话都说了。

    “妹子,天天都在家干什么呢?”“没什么事情啊,就是看看电视什么的。”

    “没找男人玩玩啊。”孙倩坏笑着。

    “去你的,你才找男人玩呢。”白洁虽然脸红了,可却没怎么觉得讨厌。

    “我当然找了,要不我给你找一个。”

    白洁想到赵校长那特别长的阴茎的那种特别的感觉,心里真的有点想了,嘴里却说道:“你自己找去吧。”

    两人闲扯了几句。孙倩要白洁晚上和她一起出去玩去,白洁也想出去转转,就答应了。

    晚上王申和赵校长去打麻将了,从白洁这里拿了几百块钱,很显然喝多了,而且非常兴奋,好像从此就飞黄腾达了的感觉。

    白洁和孙倩两个人打了个车就走了,到了万重天娱乐广场,孙倩轻车熟路的领着白洁进了喧闹的迪吧。

    听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和强烈的舞拍,白洁的心一直在狂跳,虽然不会跳,但是白洁也是和孙倩在舞池了乱跳了一会儿……

    “摸摸你的腰啊,好风骚啊,摸摸你的腿呀,好大的水啊!”

    “处女啥最好啊?处女膜最好啊!”

    “老公老公我还要,再要就是尿!”

    舞台DJ肆无忌弹的喊着下流的乐拍,舞池里很多男男女女狂热的扭动着,叫喊着……

    这时前面一阵骚动,?  “老公老公我还要,再要就是尿!”

    舞台DJ肆无忌弹的喊着下流的乐拍,舞池里很多男男女女狂热的扭动着,叫喊着……

    这时前面一阵骚动,原来一个20来岁的小姑娘,脱下了自己的衬衫,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胸罩,一对按她年龄不应该有的丰满的乳房在胸罩中激烈的晃动着,几乎能看到粉红色的两个小乳头在不停的跳跃。人群中不停的还有人喊着“脱、脱!”

    纷乱中,两个人找了个座位,要了两杯啤酒慢慢的喝着,这是舞曲已经换成了慢一点的,舞池中已经有一些男男女女搂抱在一起扭动着,刚才脱掉衣服的女孩也和一个挺帅的男孩搂在一起……

    “怎么样,过瘾了吧”孙倩脸跳的红红的。

    白洁没有说话,虽然很不习惯,但是她确实感觉到了一种从没有过的放松和放纵的感觉,在释放着自己所有的情感而且毫无顾忌。

    这是有个男的过来,对孙倩说:“倩姐,过来了,跳一会儿去啊”

    孙倩妩媚的抛了个飞眼儿,起身和他去了。

    白洁座了一会儿,想去厕所,就自己起身走过去了。

    进了厕所,拉了两个门,都有人,就在洗手池那里等,在喧闹的噪音里,白洁忽然听见了一种声音,女人呻吟的声音,她按奈着自己跳动的心,走到了一个门边上……

    “啊……啊…。。”白洁清晰的听到了里面有节奏的女人呻吟,甚至可以听到阴茎在阴道里快速抽插的声音。

    白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一阵狂跳。

    这时从门口进来了两个人,白洁一看是那个脱掉衣服的女孩子,此时衬衫只是披在身上,粉白色的胸罩歪歪扭扭的,露出了大半个乳房,被一个男人搂在怀里,眼睛迷迷蒙蒙的。大摇大摆的就进了女卫生间,都没看白洁一眼。

    “操,都干上了,来,就在这吧”男人拽了几个门后,骂骂咧咧的说。

    白洁眼睛向里面一瞄,一看女孩的手扶在了窗台上,男人在后面,把女孩的红色的短裙卷起来,白洁看见女孩白色的小内裤一闪就已经挂在女孩两个膝盖的位置了,男人解开裤子,白洁虽然看不见男人的阴茎,可能看到男人来到女孩的身后,向前一顶,女孩非常熟练的翘起了屁股,轻叫了一声。

    白洁不敢再看,赶紧溜了回去,刚到座位上,看到孙倩正和那个男的搂在一起激烈的接吻,男人的手还揉搓着孙倩丰满的屁股。白洁尴尬的座了回去,两人还是旁若无人的亲吻着。

    这时一个挺英俊的也就是二十三四岁的小伙子,走了过来,对白洁说:“你是和倩姐一起来的吧”

    “是啊”“我是倩姐的弟弟,我叫东子”小伙子很得体的伸出手。

    白洁和他轻握了一下,对他的印象蛮好的。

    两个人随便聊了几句,白洁知道东子是在一个公司打工的,偶尔到这里来玩。

    “东子,这是你白姐,好好照顾着啊”孙倩回过神来,和东子说。

    “放心吧,倩姐”

    几个人又喝了点酒,白洁和东子也跳了一圈舞,东子说这里闹,提出出去座座,白洁也是这么想的,几个人又去酒吧待了半天,酒精和气氛的影响下,白洁也和东子亲昵起来,搂挎着胳膊,东子的潇洒帅气,活泼开朗让白洁真的挺有感觉,不觉得已经深夜了,还一点困意没有。

    当孙倩提出去她家在喝点的时候,她几乎没有考虑就答应了。

    四个人到了孙倩的家里,白洁有点惊讶,有点想不到孙倩一个老师怎么能有这么漂亮的大房子,而且一个人自己住。

    在孙倩家不一会儿,孙倩就和叫小刚的男人搂抱着进了卧室,听着屋里传出的孙倩肆无忌弹的叫床声。白洁在那里心里直跳,起来说要回家。东子站起来说:“我送你回去吧”

    白洁很惊诧东子没有纠缠她,就那么一楞的时间,东子一下搂住了白洁丰盈的身子,火热的嘴唇就贴在了白洁的嘴上。

    白洁稍微挣扎了一下,就也抱住了东子,柔软的嘴唇也回吻着东子,任由东子的手握住了她丰满的乳房。

    当白洁一丝不挂的躺在宽大的沙发上的时候,在东子经验老道的抚摸和亲吻下。白洁已经是浑身火热,下身也已经是一塌糊涂。

    东子的嘴唇轻轻的亲吻着白洁娇小的乳头,舌尖快速的舔动着,白洁的乳头很快就挺立起来,而且变得比平时更加艳红,东子的手指伸到白洁的阴部,划过白洁柔软的阴毛,温柔的搓动着白洁的阴蒂“啊……嗯……唔”在东子的刺激下,白洁浑身剧烈的颤抖,竟然来了一次高氵朝。

    “来…。上来”白洁放弃了自己的矜持,手主动的伸到了东子的腿间,握着那坚挺的阴茎。

    “啊……”东子把白洁一条腿架到肩膀上,下身慢慢的插了进去,虽然他的阴茎不是很大很粗,可是却让白洁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整个下身都挺了起来,头也用力的向后挺着。

    “啊……哦……啊啊”东子一边抚摸着白洁柔软丰满的乳房,下身快速的抽送着,年轻的身体带来的激情,是白洁的其它男人所不能给予的,高速的抽插把白洁送上了一个有一个的高峰。

    “我不行了……啊……我受不了了……啊”白洁不停的晃动着满头的长发,下身不断的紧缩着,两条腿都紧紧的盘着东子的腰,东子也忍受不住,紧紧的顶在白洁的身体里面,射出了火热的精液。

    “啊…………”白洁拖着长声的一声呻吟,阴道不停的蠕动着。

    “姐,你这下边真紧,跟你做爱真舒服”东子趴在白洁的身上,抚摸着白洁的乳房说。

    “你弄死我了,我真受不了了”白洁羞红着脸说。

    “要不是白姐下边这么紧,我还得半小时”东子亲了一下白洁的乳头。

    早晨,白洁睁开眼睛看到了东子那张英俊的脸正靠在自己的胸上沉睡着,自己的手里竟然还握着男人软绵绵的阴茎,赶紧放了手,才看见自己的裙子扔在地板上,内裤和乳罩都在沙发的角落里,银白色的水晶凉鞋竟然还有一只在茶几上,用手摸了一下下身还是粘乎乎的。

    白洁刚要起身,东子也已经醒了,手抚摸上了白洁的乳房,一条腿也压倒了白洁的身上,膝盖在白洁的下身摩挲着……

    “放开我,起来”白洁用手去推东子,可却已经被东子压在了沙发上,沙发的罩子都已经掉到地上了,白洁的皮肤碰在凉丝丝的皮革上,一种异样的兴奋在白洁心里升起,也不由得放开了推着东子的手,东子已经压到了白洁的双腿之间,白洁的一条腿已经屈起在了沙发背的一面,两人的全身仅仅的靠在一起,东子已经硬起来的下身在白洁的小肚子上硬硬的压着……

    “嗯……”东子一边亲吻着白洁柔软的嘴唇,下身微微一欠,阴茎就已经插进了白洁还是湿乎乎粘乎乎的阴道,白洁哼了一声,翘起来的腿一下就伸直了,东子紧紧的压在白洁的身上,下身用力的顶动着,很快白洁就已经受不了了,下身已经湿的水孜孜的了,哼哼唧唧不停的叫着……

    “啊……噢 啊啊 ”伴随着白洁有节奏的叫声,电话铃忽然响了起来,白洁赶紧要推东子起来,可东子还是不停的干着。

    “别整了,快起来啊,哎呀 啊 啊 噢!”白洁刚刚欠起的身子又被东子压了下去,粉红的小乳头又被东子含在了嘴里。

    浑身只穿着一条红色的小内裤的孙倩从卧室里走了出来,一对乳房在胸前晃动着,看着两人开着玩笑:“干一宿啊,还没完事?”一边接起了电话。

    “喂,啊,王申啊,白洁在这里啊,没事儿。你找她接电话啊?”

    这边白洁要起来,可东子却压着她不动,她也不好和他挣扎,只好躺在那里,身体里还插着东子火热的阴茎,接过了孙倩递过来的电话。

    “喂,我没事儿,挺好的啊,我以为你晚上不回去我就上孙姐这来了。”

    “我刚才听见你好像喊了一声,是不是作噩梦了?我也是才回来,没事就是看看你上哪里去了,我先睡觉了,你回来叫我吧。”王申关切的说。

    “没事儿,你睡吧,噢”白洁下身里的东西大力的动了一下,白洁赶紧挂了电话,用力的推着东子,“起来,放开我。”

    东子紧紧的搂着白洁,用力的干着,一边说:“打电话的是谁啊?”

    白洁已经放弃了挣扎,一看只好由着他弄完了,也没有说话。

    孙倩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说:“她老公,你可真行,干人家老婆,接电话你都不拔出来。”

    “啊……啊……啊…啊……”东子一阵快插,虽然在孙倩面前,白洁也是忍不住的叫了起来,东子射了精从白洁身上爬了起来。

    “白姐都结婚了,我还以为是小姑娘呢。”

    “咋的,这是新婚小少妇,正是有味儿的时候,昨晚尝够没有啊?”孙倩问东子。

    “天天干都不够啊,白姐今天别走了”看着白姐在那里穿内裤和乳罩,东子留着白洁。

    “放开我,我要回家,以后不许找我,我是有老公的人,今天已经很过分了,孙姐我回去了。”白洁穿上了裙子和凉鞋,告别了两人就走了。

    白洁到了家里,已经是上午9点了,王申正在床上睡得和死猪一样,白洁赶紧到卫生间把下身收拾了一下,换了条内裤,也到床上躺下了。

    虽然晚上玩得很晚,很累,可白洁却没有一点困意,不知道为什么,和孙倩一起自己就变得这么放荡了,白洁想想昨晚的事情,脸都火热火热的发烧,暗暗告诫自己:就这一次,下次可不能这么疯了,那东子还是第一次见面呢,怎么就能做这种事情呢。

    可是白洁躺在那里,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竟然都是和东子一起放纵的影子和感觉,白洁侧过头看了看熟睡的丈夫,那一看就是知识分子的脸庞和经常戴眼镜凹下去眼睛,让白洁不由得叹了口气。可想想自己这么对不起王申,白洁心里真的很矛盾,以后会怎么样?白洁真的不知道,还能像以前一样的清纯吗?白洁不知道,也有点不敢去想……

    白洁从迷迷糊糊的睡梦中醒来的时候,王申已经去学校了,已经是下午了,虽然是备课,可也是得去看看的。白洁看见桌子上放着一个纸条:“饭在锅里热着,菜热一热就可以吃了,别饿着”白洁看着这张纸条,心头一热,王申对她的感情,她是非常清楚的,白洁愣愣的座了一会儿,吃了东西换了件衣服,也去学校了。

    学校没有几个人,李明却还在学校,仿佛就是在等着白洁。看见白洁来了直接就迎了上去。“白老师,你过来一下啊”

    白洁只好和他过去,跟着他来到他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只有他自己。

    李老师显然很想拉白过去,却还很有点不敢,毕竟这么多年来,李明还是第一次和自己老婆之外的女人带在一起,有这个想法。看着他的样子白洁当然知道他是在想什么,看着李明猥琐的样子,白洁真的有点不敢相信,自己青春美丽的身躯还要被这个男人享用,真的难以想象这个男人脱光了衣服会是什么样子。

    正在犹豫间,李明已经凑了过来,在白洁的身边坐下,很显然忍耐着自己狂跳的心,看着自己眼前梦寐以求的美丽少妇,白洁嫩白的脸蛋,娇俏的小耳朵,粉白的一段脖颈上挂着一条细细的彩金项链。

    白洁换了一件白色纱质的无袖的衬衫,前边是一个很大的蕾丝的大花遮盖着白洁丰满的前胸,后背透明的纱料透出白洁细细的乳罩带子。下身穿着一条及膝的牛仔裙。光裸着腿穿着那双白色的高跟水晶凉鞋。这时的白洁正坐在椅子上,一只小小的白生生的小脚正游荡着一只凉鞋。

    “咳…”李明很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想说话。

    白洁心里当然知道他是怎么回事,这些个好色的男人,恐怕李明是最色大胆小的。

    “白洁,别忘了这个周日,上我家去啊”李明终于说出了话。

    “上你家干啥去啊,有啥话在这说吧。”白洁冷冷的说。

    “在这不方便说。”李明讪讪的说。

    “没啥不方便的,也没人。”白洁觉得这个猥琐的男人真的可笑,好像自己也不再像以前一样的那么怕或者那么迷茫了,慢慢的已经掌握住了这个男人的弱点。

    李明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白洁白白的胳膊和前胸交会的地方,那里隐隐的露出白洁天蓝色的胸罩的一点边缘。“别装傻了,我想和你做你和高校长做过的事情”

    李明的眼睛里又流露出了那天威胁白洁的时候的那种色欲的光芒,心里有点后悔,喝点酒好了,要不真的没有胆量,那天还是中午喝了点酒才有的胆量。今天看着这个活色生香的美丽少妇在自己面前竟然心里慌的不敢说话了。

    白洁心里虽然很慌,但装出一付无所谓的样子,还在玩着自己的小凉鞋,“你不就是想要我吗?行啊。可是你得答应我的条件,要不你爱和谁说就说吧,我也没办法了。”白洁心里虽然很怕李明不答应,不过她也只好赌上一赌,赌这个男人就是个小男人。

    果然李明很着急的说,“你说吧,什么条件?”

    白洁心里有了底,“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得愿意,你不能硬来,没什么事的时候不许随便纠缠我,有什么事情你得帮我瞒着我老公,要不弄糟了,高校长也饶不了你。”

    “行。行,行”李明满口答应,一边手已经抓住白洁的手,另一只手抚摸着白洁的胳膊。

    白洁虽然很讨厌,可却不能说什么,也得让他占点便宜,白洁一边让他摸着自己的胳膊,一边说:“今天在这可不行,你别瞎想。”

    李明又露出了那种好色的样子:“那你得让我看看你的乳房。”

    白洁心里看着这个又胆小,又好色的男人,真的没有办法,只好点了点头:“不过说好了,只许看,你去把门关好。”

    李明一边满口的答应着,一边去把门锁好了。

    白洁坐在那里,解开自己衬衫的纽扣,敞开前胸,天蓝色的花边胸罩是那种半杯型的,而且明显没有海绵的衬垫,白洁丰满的乳房在里面涨的鼓鼓的。

    “把胸罩脱下来。”李明几乎都要留口水了,白洁嫩白的皮肤,衬在天蓝色的白色的衣物里,更显得清纯性感。白洁只好解开胸罩前边的扣子,一对丰满的乳房脱开束缚裸露在了李明的面前,李明真的看呆了,这么漂亮的乳房真的只在电影中才看到过。

    奶白的皮肤,娇娇嫩嫩的,乳房丰满的弧形,圆圆的,挺挺的,丝毫没有下坠的感觉,微微发红色的乳晕很小的圆形,围绕着中间一对粉红色的小乳头,乳头此时刚刚有点硬起来,只有黄豆粒一样大,在没硬起来的时候,白洁已经结婚了快半年的少妇竟然还有好像少女一样粉红的乳尖,没有束缚的白洁一对乳房是挺立的圆锥形的,一对乳尖乖巧的俏立着。

    此时这个丰满的少妇坐在一个办公桌前边,翘着一条腿,白色的衬衫敞开着怀儿,天蓝色的胸罩一边一半的在乳房两边垂挂着,一对丰满的乳房在胸前裸露着,一个男人在桌子的对面,几乎快把眼睛睁的裂开了的样子。

    正在李明发呆的时候,白洁很快的又把胸罩穿好了,在扣衬衫扣子的时候,李明纠缠上来,“把裙子脱了让我看看”

    “哎呀,快让开,一会儿来人了,有时间看啊。放开我”白洁一发火,李明生怕惹急了着小美人,只好放开了手,但是手还是抚摸着白洁的大腿。

    “别忘了周日啊,”看着白洁要走,李明赶紧的问着白洁。

    “有时间不能忘了啊,要不是没时间就再找时间。我都答应你了,你还怕什么”白洁开门走出去了,一边回头说着。

    白洁回到家里,王申还没有回来,她简单的作了点饭。等着老公回来。

    没想到王申醉醺醺的回来的时候,竟然还来了好几个人,有王申的校长赵振,还有三个老师,白洁挺面熟,看来都是王申的同事。

    白洁一愣,却只好赶紧的招待着……

    在自己家里的白洁,只穿着一件短袖的白色背心,没有带胸罩,一对乳房在胸前饱满的挺立着,下身穿了一条淡黄色的花裙子,裙下一截粉白的小腿笔直浑圆,娇俏的小脚穿着一双白色的带着蓝色花的可爱的小拖鞋,几个男人的目光明显的都盯在了白洁的胸前,都已经看出了白洁没有带胸罩。

    白洁下意识的抱起胳膊挡着胸前,后悔不该把胸罩脱下来,这时的王申很明显已经喝的烂醉,但是赵振校长能到他家来玩,他显得非常兴奋,大声地招呼着白洁端茶送水,几个人很显然早有准备,还有一个人带着麻将,很快就在餐厅里摆上了麻将,玩了起来,其中一个人在旁边看着热闹。

    白洁忙活了一会儿,看着赵振校长那火辣辣的目光,白洁心里直门发荒,毕竟这个男人看过她身上的每寸肌肤。几个人在玩着的时候,白洁回到卧室去看电视了。

    半天他们也没有结束,白洁很困了,就脱了裙子,盖了一条薄薄的毛巾被,睡去了!

    打麻将的几个人玩得也是稀里胡涂,赵振的心里其实就是想的白洁,看着白洁刚才薄薄的内衣下挺立的乳房,一直这么长时间,他的阴茎就是挺立的,可现在却一点机会都没有,这个色胆包天的人,急得心里好像一团火在烧。

    看着王申已经不停的打瞌睡了,赵振喊那个看热闹的,“来,替我打两把,我去厕所“那个看热闹的迫不及待的座了下去。王申在那里稀里胡涂的打着牌,奇怪的是他还不输。

    赵振根本就没有去厕所,而是直接进了白洁睡觉的屋子,屋里还亮着灯,白洁侧着身子躺在床上,薄薄的毛巾被搭在腰间,光裸的长腿一条伸直着,另一条屈起着,一条白色的内裤在圆圆的屁股上紧紧的蹦着,一对肉乎乎的娇嫩嫩的小脚,脚趾都涂着淡粉色的趾甲油,天蓝色的床单上躺着这样一个半裸的美女,让赵振心里一阵狂跳。赵振溜到床边,看着白洁娇俏的面孔,小巧的鼻子在微微的呼吸着,红润的嘴唇还在轻轻的颤抖着,仿佛在梦中说着什么?

    赵振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白洁薄薄的内衣下丰挺的乳房,手不由得伸到白洁胸前,轻轻的碰触着白洁丰满柔软的乳房,睡梦中的白洁一点反应都没有,赵振的手指在白洁乳头的位置轻轻的摩擦着,很快就隔着内衣看见白洁小小的乳头挺立了起来,赵振看的馋涎欲滴,低下头,舌头隔着内衣在白洁的乳头上舔着,白洁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翻了个身,平躺在床上,一对乳房在胸前更是呼之欲出,双腿的一岔开,赵振的眼睛就转移到了白洁白色内裤紧紧裹着的双腿中间,圆鼓鼓的阴丘让赵振的眼睛都看直了,左侧有一条弯曲的长长的阴毛伸了出来,赵振知道白洁的阴毛不多但是都很长,看着白洁的阴部,赵振隔着内裤都能想象出白洁嫩嫩滑滑的阴部是什么样子,赵振的手轻轻的碰触到了白洁阴唇的位置,手指转着圈揉着,明显的能感受到白洁那里的热力和湿润的感觉。赵振的阴茎已经硬的好像铁棒一样了,赵振的手指刚要在白洁的内裤边缘伸进去的时候,听到外屋里一阵翻腾和麻将掉地上的声音,赶紧来到了外屋。

    原来,王申已经醉的不行了,打麻将的时候一下压翻了桌子,几个人赶紧把王申扶到沙发上,几个人一边议论着今天输赢一边纷纷离去,赵振和几个人说我照顾一会儿,几个人也没有多说,就都走了,赵振等着几个人都走了,根本没有管在沙发上醉卧着的王申,直接就钻进了白洁的卧室,心里狂跳着的都是美丽少妇睡卧的性感媚态…。

    可是一进屋,白洁在刚才的折腾之中已经醒了过来,揉着惺忪的睡眼,惊呆的看着冲进来的赵振:“你…你要干什么?”

    赵振一楞,看着美丽的少妇迷离的双眼,也顾不得许多了,一下抱住白洁“宝贝儿,我想死你了”,“哎呀,放开我,你想干什么,我老公呢?”白洁拚命的推着赵振,可是赵振有力的胳膊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腰,厚厚的嘴唇在白洁脸上乱吻着,白洁光光的小脚站在上乱跳,却又不敢大声地喊,只有拚命的挣扎着。

    “没事的,他喝醉了,睡过去了,什么都不知道了”赵振的手一边搂着白洁的腰,一边抓住白洁内裤的带子往下拉着白洁的内裤。

    白洁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手握着赵振的手不让他拉,可是内裤还是被拉下了屁股,柔软的阴毛都已经露了出来,“赵校长,求求你了,不要这样,这是我家啊,我老公看见怎么办啊?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看着白洁杏眼里的泪光,感受着美丽少妇柔软的乳房紧紧贴在身上的感觉,赵振更是无法自我控制、自动控制,手已经从两人紧贴的下腹伸进了白洁的双腿之间,摸到了白洁温软湿润的阴唇,白洁双腿紧紧地夹起来,弹性十足的双腿夹着赵振的手,让赵振感觉更是性感无比,诱惑得他的阴茎已经是快发射了的感觉。

    “不要啊,你放手……”白洁两滴泪水从脸颊滑落,白洁的内裤在屁股下卷着,两只小脚都已经踮起了脚尖。

    赵振正要把白洁往床上按的时候,忽然听到外屋传来王申的喊叫声:“水,我要喝水”随着听到光当的一声,很显然是王申摔倒了地上。

    趁着赵振一楞,白洁赶紧到了外屋,边走边把内裤拉了上去,赵振也在后边跟了过来,王申还躺在地上,满嘴都是沫子,还在说着“水…水…”白洁赶紧俯身去抱王申,整个屁股就翘起在了赵振面前,看着白洁在自己面前笔直的双腿和圆滚滚的小屁股,特别是翘起的屁股下边那柔软的阴唇的地方,隔着薄薄的内裤,简直能看见白洁粉嫩的阴部,特别是那里湿了小小的一点,赵振几乎都能感觉到自己插入白洁那湿软肥紧的阴道里的感觉,忍不住手在白洁的屁股后摸了进去,白洁惊的一跳,把王申掉到了地上,赵振看着好像醒了过来的王申,也没敢继续造次,低头扶起王申,问“怎么样?好点了吗?”

    “没事儿,我没事儿,校长,你们玩,我不行了,迷糊啊!”王申迷迷糊糊的说着,眼睛半睁半闭着,白洁到了一杯水给他,他喝了几口,又倒头在沙发上睡了过去,赵振叫了他几声。看他没有说话,抬头去看白洁,白洁惶然的看着赵振,眼睛里都是哀求的目光。

    看着这个半裸的少妇迷蒙着泪光的双眼,赵振下身更是硬的利害,隔着沙发上的王申抓住了白洁的胳膊,白洁挣扎了一下,又怕老公醒过来,只好随着赵振站了起来,赵振拉着白洁进了卧室。

    卧室里天蓝色的床单上是一条紫色的毛巾被,床的对面挂着白洁和王申两个人的结婚照片,赵振一把抱着白洁就倒在了床上,白洁这次没有挣扎,躺在床上,低声说:“求你了,你要来就快点,不要让他看见啊。”赵振很快的就脱光裤子。上身的T恤都没脱就扑到了白洁身上,白洁没有反抗,任由着赵振扒下了她的小内裤,压到了她的身上,白洁一下就感觉到赵振那火热坚硬的阴茎碰在自己腿上的感觉,赵振的手隔着薄薄的内衣在白洁乳房上摸了几把就把白洁的内衣撩了到白洁的乳房上,白洁一对颤巍巍的乳房就挺立在男人的面前了,赵振的嘴唇一边吸吮着白洁的乳头,一边手急躁的摸着白洁的下身,白洁身体抖了一下,就把腿微微的岔开了,白洁的阴毛只是在阴丘上有那么一小片,整个阴唇到下边都干干净净的,摸起来滑滑软软的,而且男人的手一摸白洁的气就喘不匀了,“你快点来吧,我行了”白洁心里非常紧张,毕竟自己的老公在外边的沙发上睡着。自己就和男人在这边做上这种事情,不由得急着催赵振快点。

    赵振也不敢过于造次,摸着白洁的下边已经湿了,下身就挺了进去,感受着白洁下身湿软的感觉,赵振自己都舒服的叹了口气,和白洁做爱和别的女人不同的是白洁的阴道从前到后都紧紧的裹着你的阴茎,抽动起来从前到后都有感觉,而不像一般的女人或者是口的地方紧紧的,里面松,或者是里外都松垮跨的。白洁两腿都屈了起来,脚跟紧紧的瞪着床单,脚尖都翘起着,赵振长长的阴茎让白洁心都悬了起来的感觉,下身更是被顶的又酥又麻,赵振每抽插一次,白洁的屁股都紧紧的收缩一次,两手不由自主地扶在赵振的腰上,深怕他用力的顶她。

    “啊…嗯……噢…”白洁咬着嘴唇,晃动着头发,伴随着男人的抽送,不由得从嗓子眼发出了抑制不住的声音,浑身也开始变得滚烫,乳晕变得更加粉红,一对小乳头坚硬的挺了起来。

    赵振猛地一下把白洁抱了起来,一下变成了白洁骑坐在赵振身上,赵振坐在床上,双腿伸着,白洁和赵振紧紧的搂在一起,双腿一边一个伸开着,涂着粉红色趾甲油的小脚都用力的向里钩起着,赵振托起白洁的屁股,上下动着,阴茎就在白洁的下身长距离的抽送着,而且这种紧紧搂着的感觉,让白洁全身都受到极大的刺激,白洁浑身一下就软了,“啊…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啊…我不要了…”白洁浑身软软的靠在赵振的怀里,每动一下都浑身颤抖,娇喘连连的不断叫着不要,让赵振更加的雄风大起,不断的托起放下,放下的时候白洁的下身已经发出了「啪嚓、啪嚓」的水声,白洁的下身已经和发水一样了。

    刚高氵朝了一次的白洁抬起头。一下看见了墙上的照片,照片里的白洁穿着洁白的婚纱,一脸幸福的看着文质彬彬的王申,而此时的自己,衣衫不整的和一个男人在自己的床上做爱,自己的老公醉卧在沙发上浑水,白洁的心里一阵疼痛,这时的赵振把白洁翻了过来,让她跪在床上,他扶着白洁翘起的屁股,从白洁身后插进了白洁身体里,一边干着,一边抬起头欣赏着白洁和王申结婚的照片,他的眼睛只是盯着照片里穿着洁白婚纱的白洁,特别是婚纱裙下露出的穿著白色丝袜的一段小腿,看着这个刚刚结婚的少妇此时正趴在自己面前,撅着屁股,任由自己干着她粉嫩的阴道,抚摸她丰满柔软的乳房,让赵振更是色心大起。

    干了一会儿,赵振让白洁转过身来,他想看着白洁光光的样子和墙上的穿著婚纱的照片一起干,白洁躺在那里看着他的眼睛,一下明白了,羞得站起身一下关了屋里的灯,赵振也没什么办法,只好在昏暗中抱住白洁,插了进去,黑暗中享受着白洁火热的肉体,下身湿漉漉的肉洞,正在两个人喘呼呼的动着的时候,正在白洁又一次浑身颤抖晕乎乎的时候,一个晃晃荡荡的身影走了进来,而且带来一屋的酒气,两个人一下楞住了,赵振压在白洁的身上,下身还紧紧的插在白洁的身体里,白洁的双手双腿都缠在赵振的身上,屁股甚至都翘得离开了床,两个人抑制不住的粗重的喘息在屋里回荡。

    谁想王申一头扎在床上,昏昏睡去,根本没有知觉去知道自己的妻子在身边被一个男人压在床上,听着王申含含混混的睡着了,赵振又动了起来,白洁的身体迎合着赵振的抽送,在颤抖抽搐,而白洁的心里非常难受,丈夫的脸就在自己身边,呼出的酒气喷在脸上热乎乎的,而自己的身上却压着另一个男人,身体里插着这个男人的阴茎,而且还不断的有着高氵朝的感觉,一种变态的快感几乎爆炸在了白洁的身体里,白洁在赵振终于射出精液的瞬间,整个人都挺了起来,浑身不断的颤抖,下身更是湿乎乎的一大片,等到赵振抽出阴茎,起身走的时候,白洁头昏昏的,浑身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就昏昏睡去。

    清晨四点钟,头疼的好像炸开一样的王申从昏睡中惊醒,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坐起身子,昨晚的一幕一幕稀里胡涂的在脑子里乱转,根本想不起什么,回头看床上的白洁,不由得一楞,床上乱纷纷的一片,毛巾被在地上扔着,床单都是褶皱,白洁躺在床上还在熟睡着上身的内衣撩起着,露出了左边的乳房,下身光溜溜的,内裤在地板上扔着,王申挪到白洁身边,看着白洁岔开的双腿间,白洁的阴毛乱纷纷的,上面还有着水渍的痕迹,这时白洁翻了个身,侧过身子睡觉,王申看着白洁翻过的身子,屁股下边有着一大滩的水渍,还有着几滴白色的粘液,而从白洁白嫩嫩的屁股后边看过去,白洁的腿根都是湿漉漉的水渍,还有着一溜白色的粘液从阴唇中流到大腿上,王申一呆,苦苦的想着,昨晚和白洁做爱了吗?

    这时白洁也醒了,一看王申的样子,在一看自己身上,脸一下就红了,下身粘糊糊的感觉让她脸上火烧一样,但还是顺嘴说:“看你,喝多了就耍酒风,弄得哪儿都是”在看王申几乎是整齐的裤子,顿了一下说:“完事儿了,还非得出去打麻将,拦都拦不住”白洁说话的时候心里非常的紧张,但脸上却装出很轻松的样子,王申半信半疑的看着白洁收拾屋子,可是真的想不起昨晚的事情了,难道自己真的和老婆做爱了,而且看来还很猛烈呢,酒后自己是不是比平时厉害啊,看着白洁穿上了那条黑色通花的小内裤,一下想起了那天白洁内裤中央那块污渍,难道自己的妻子真的……不可能的,王申不相信自己贤淑的老婆能做出那种事情来,昏昏然的又倒头睡去了。

    星期天的早晨,犹豫了一会儿,白洁找出了一条黑色宽松的裙裤,一件黑色宽松的纱质衬衫,穿了一双黑色的高跟瓢鞋,把头发挽成了一个发髻,看王申还在睡,就没有叫他,出门坐车奔李明家去了白洁在李明家门口,平静了一下心情,喘了口气,敲了敲门,开门的是李明,看着白洁一身松软的衣服笼罩下的玲珑有致的身体,眼睛一亮,却没有太高兴,开门让白洁进来,白洁很奇怪这个一心想得到自己身体的男人怎么了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屋里响起:“谁来了,请进来啊”白洁恍然大悟,原来李明的妻子今天没有走,看着李明懊恼的样子,心里不由得轻松了许多,暗笑着进了屋。

    “是我们学校的同志,来和我借书的。”李明赶紧的解释着。

    白洁换了鞋进了屋里,白洁今天穿了一条到膝盖的那种黑色的丝袜,上面有花纹图案的,此时穿了双小拖鞋,更是显得小脚性感撩人。

    “是嫂子吧,我叫白洁。”李明的老婆有点丰满的过分了,但还不是特别的胖,有点警觉地看着漂亮迷人的白洁。

    白洁反而感觉轻松了许多,很悠然的看着这个差点让她脱光衣服的屋子,故意的和李明的老婆说着话“李老师在学校可好了,今天又借给我书,学生都对李老师印象挺好的。”

    “是吗?我家李明的人啊,就是实在,对人没说的。”李明的老婆对白洁少了点敌意。

    “对我也可好了,这次我能进上职称,多亏了李老师,天天帮我找题。”看着李明老婆脸上的不高兴,和李明在一边脸上一边红一边白的感觉,白洁心里暗暗窃笑,又说了几句话,李明很显然非常怕老婆,脸上已经快没色了。这时刚好有人叫李明的老婆到对面家里帮帮忙,李明的老婆叨咕着去了,李明回身对白洁说,“你和她说什么啊,这她不得和我急吗?”

    “呵呵,我还没说什么呢?我要和她说,我是来和你睡觉的,她是不是得杀了你?”白洁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一只脚抬了起来,裙裤向下面滑去。露出了到膝盖的一段穿着黑色镂花丝袜的小腿,白洁把那只小脚放在了李明的腿上,慢慢的蹭着,一边碰到了李明的阴茎上,用小脚揉搓着,李明的阴茎一下就硬了起来。

    “我的脚好不好看?”白洁用他穿着丝袜的小脚隔着裤子玩着李明的下身,一边用那种娇里娇气的声音逗着李明。

    “快放下,你干什么呢,一会儿她回来了。”李明一边想让白洁这样,一边吓得够呛。

    “你不让人家来的吗?人家想啊,咱来一次啊!”白洁装作要解裤子,吓得李明赶紧站了起来,要跑的样子。

    “哼,给你不要,以后少找我,要不别说我告诉你老婆。”白洁一看目的达到了,站起来要走。

    “别的啊,下次有机会的吧。”李明又贼心不死的说,“等着吧!”这时李明的老婆也回来了,白洁告辞走了,说李明没有找到书,看着李明老婆那种铁青的脸色,白洁知道李明这下可惨了。

    回来时候的心情就好的多了,白洁把头发披散了开来,一身飘逸的打扮惹得路上不少人回头,白洁好像今天才感觉自己这么漂亮。

    在街上的白洁忽然想到了那个东子,那种异样的快感,听让她回味的,想想,白洁笑了笑。回到家去了。

    白洁回到家里,王申今天也没有出去,在家里洗衣服,看着白洁飘飘洒洒的回来,怎么也没有想到美丽的娇妻刚才是去一个男人家里送上去给人玩的,招呼着白洁:“老婆,外边热不热,刚才孙倩来电话找你了”

    “老公,你真能干啊”

    白洁在王申的身后抱住王申,丰满的前胸在王申的背后紧紧的压着,软乎乎肉乎乎的感觉,让王申不由得心里都一颤。白洁以前很少和他这么发娇的,这种香艳的感觉让他眼前竟然出现了早晨白洁性感撩人的样子,真的是自己干的,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白洁走了之后,王申仔细的检查了自己的下边,一点干过的痕迹都没有,内裤都是干干净净的。再说要是自己和白洁作的爱,看早晨白洁的样子,弄的肯定很激烈,怎么能一点都不记得了呢?

    看着白洁和他亲热了几下就进屋去了,那扭动中晃动的小屁股,柔软的腰肢仿佛有一种神秘的韵味,自己的爱妻肯定哪里有点不对了……

    “妹子,咋没找姐姐出去玩呢?”孙倩在电话里问。

    “不行,我受不了那地方,太闹了。”白洁一边打电话,一边脱下了裤子,露出黑色的内裤和到膝盖的黑色薄花丝袜,中间一大段粉白细嫩的大腿,修长浑圆,散发着健康的光泽。

    “东子都想你了,晚上去啊,要不就到我家来玩,昨晚玩的过不过瘾啊?”孙倩在电话里轻笑着。

    “别乱说,他想他的呗,跟我有啥关系。”白洁把两条丝袜都脱了下去,提上了一条花的宽松的裙子“行了,妹子,你不也玩的挺高兴的吗?”孙倩还在说着。

    “再说吧,去我在给你打电话”白洁看王申进来就挂了电话。

    这一会儿,白洁就有点坐立不安,虽然她不想出去,可心里确实有点想去逛逛,可还不好和王申说,王申忙活完了,一看没有做饭呢,就又忙活着要做饭,白洁心里觉得挺对不住王申的,抱住王申的一只胳膊撒娇:“老公啊,你这么累了,晚上咱俩出去吃吧。”

    王申巴不得的同意了,两人穿了衣服就出去了,鬼使神差的白洁就和王申来到了和孙倩去的迪吧旁边的饭店,两人找了一个角落里的屏风围着的一个隔断里面,两人要了菜,等着上菜,一边闲聊着。

    旁边的另一个隔断里显然是一群社会混混,大呼小叫的喝着,白洁皱了皱眉头,王申要了瓶啤酒,慢慢的喝着。

    隔壁的几个人毫无顾忌的大声吹嘘着搞女人的经验,说什么在迪厅的卫生间干了多少个了,有的还是处女呢,白洁听着他们说话,心里直门发慌,王申在那里却? 心里直门发慌,王申在那里却是从来没有去过那种地方,根本不相信,一边还用很不服气的口气和白洁说:“吹牛,现在的年轻人太能吹牛了,哪有那么不要脸的女人,哼!”白洁用筷子挑着一条菜,迎合着老公:“那是啊,吹牛呗。”

    这时那边一个挺粗的声音说:“这些事,你们谁也不如东子厉害,东子号称不隔夜情郎,从来都是当天拿下。”

    白洁一楞,果然听到东子那熟悉的声音:“三哥,少扯了,谁能比过你,少女杀手啊。”

    “呵呵,东子,给兄弟们讲讲经验,咋能当天晚上就放倒。别象虎子似的,整个作台小姐,搭了好几千,才摸着逼,一摸还弄一手,哈哈,是让人刚干完。”那个叫三哥的粗声粗气的说着。

    “对付女人啊,你得知道她喜欢啥,讨厌啥,你首先得能接近她,让她没有戒心,象上次我和老四在酒吧碰到那两个小妞,一看就是刚出来的,还纯呢。你就得装作有钱,有那种豪气,还得显得有风度,社会上有地位,这样你就能吸引她们,到了该上的时候,不能象虎子似的不下手,你得心狠,半软半硬,说点什么爱情什么的,她就迷糊了,趁热打铁,灌醉了就上,现在这社会,你犹豫一个小时她就可能不是处女了。”东子在那里侃侃而谈,那些人都没了声音,很显然真的在听。

    王申夫妻二人也没有说话,王申也在听着,白洁心里却有点忐忑,和东子的事情她很后悔,可是毕竟有过那一夜的激情。

    “上次那小姑娘,我就借了九哥的车用了一圈,在那小姑娘家楼下就给开了,纯处女啊。在后座上,也使不开劲,回来老四都看到我鸡巴上的血了吧。”

    “那是,真的,上面全是血丝”有个声音说着。

    王申听着也已经明白说的看来是真的了,莫名其妙的有点兴奋的感觉,心里还很心疼那些小姑娘怎么这么不知道自重,却又很想那个男人为什么不是他。

    白洁心里只盼着快点上菜,快点吃完,离开这是非之地。

    “现在不流行找小姑娘了,一方面是处女少,再说小姑娘都学鬼了,玩儿可以,费钱啊,有的小姑娘你怎么都行,反正就是糊弄你钱,特别是开过之后,有的比小姐都猛。现在流行找少妇,特别是那种富婆,三十多岁的,人钱都得啊”东子在那里继续讲着女人的经验。

    “可不是,就说三哥你找的那个小晶吧,刚开始的时候多纯啊,咱们说句脏话都脸红,你看现在混的,上学也不咋去了,在迪吧好像就让人干好几次,昨天跟老四睡的吧,老四,整几下子”好像是另一个声音。

    “跟我回去的时候还飘呢,裤衩都不知道谁给扒去了,整个小屁股都湿乎乎的,早晨又干一次,两次。”老四挺不好意思的说。

    小晶,是不是就是那个小姑娘啊,白洁心里一惊,最近自己心里很乱的,也没注意,开学看看小晶来不来吧。

    “听说你上次弄了一个刚结婚的小媳妇儿,听小刚说长的老水灵了,身材还好,属于让人一看就想犯罪的那种”三哥的声音继续说着。

    白洁心里开始怦怦的跳,知道说的就是自己,生怕他们说出什么话来,让老公听见。

    “那真是极品啊,不是那种出来瞎混的,纯粹的住家少妇,我那天要不是连喝酒带下药,根本就上不了,不过,这种女人,一旦上过之后就好办了,你功夫再好点,那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东子喝了口酒“那小娘们,衣服没脱你心都蹦,衣服一脱,那身材,皮肤,奶头都是通红通红的,下边你干进去就好像浪一样的一波一波的,还很快就高氵朝,弄一会儿就浑身发软了,不像有的老娘们,你干一宿她都没反应。”

    “听你说的,鸡巴都硬了,来喝酒,啥时候你整过来,下点药,咱们大家都尝尝”一阵乱糟糟的喝酒的声音。

    白洁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生怕他说出什么孙倩或者她的名字,还好没有说,可是她也明白了那天为什么能和东子,原来是下了药了,心里不由得恨死这个东子了。

    王申听得下身也都硬了起来,对这种放荡的女人,王申一直都有着色心,总想自己为啥不碰到,可就他这种色胆,碰到了也是白扯,他却总是存在着很多的幻想,想着自己能有好多的艳遇。

    两人没说什么话,吃过了饭,白洁就急急的和王申回去了,走的时候白洁就生怕被东子这伙儿人看见。到了家,王申就急不可待的搂抱白洁,白洁心里想着这些事情,没什么情绪亲热,可又不好拒绝老公,就顺着他让他脱了她的衣服,王申很想和白洁在沙发上做爱,可白洁已经躺到了床上,他也不大敢开口,怕自己的娇妻害羞,如果他知道白洁在家里的床上、餐桌上都和男人做过,估计都得吐血。

    上的快,下去的也快,王申在白洁身上动作了几十下,就满脸通红的趴下了,软软的阴茎很快就从白洁身体里滑了出来,白洁一边是很不满足,一边却奇怪的想起了赵振那射了之后还很硬的阴茎。

    星期一就已经是开学了,白洁早晨换了一套灰色的套裙,里面是白色的衬衫,下身肉色的丝袜和一双灰白色的高跟瓢鞋,披散开了长发,在头顶夹了一个红色的发卡。

    学校里的教学楼和家属楼都已经开始施工,高义忙的焦头烂额,还好有市里的王局长照顾着,钱都已经很快到位了,刚刚忙出了点头序,今天开学了,他从施工现场走回办公室的时候碰到了白洁,从上次白洁和王局长在酒店包房里也是在他面前做过之后,他一直没有看见白洁,心里也是一直酸溜溜的,而白洁这个娇媚的女人好像总能给他眼睛一亮的感觉,特别是这两天白洁一直没有间断做爱,走起路来柔软的腰肢好像都有了一种别样的风情,粉白的脸上还是淡淡的画了点眼线,眉目间好像更多了一点媚气,以前白洁走路的时候不敢太挺胸,怕别人的眼睛盯在自己的胸前看,可是现在白洁总是高高的挺着自己的乳房,薄薄的衣服下,有时候都会看到乳房颤巍巍的感觉。

    高义看着这个怎么也喜欢不够的女人,这个性感在骨子里,妩媚在眉目间的美丽女人,心里竟然也有点蹦蹦的跳,有一种尿急的感觉想干点什么。

    白洁看着高义的眼睛,那种火辣辣的欲望让他心里也慌慌的,白了他一眼,擦肩而过。

    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白洁身上淡淡的体香飘入高义的鼻子里,仿佛飘到了高义的心里,看着白洁圆滚滚的小屁股,真想就地给她放倒。

    白洁座在办公室里,心里想着刚才看到的小晶,她可以肯定那些人说的就是这个小晶了,刚才在教室里,那些男生的眼睛都偷偷的瞄着小晶,小晶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小背心,好像是带了有垫的那种乳罩,显得乳房高高的在胸前挺着,露着白嫩的肚皮,下身是一条很小红色裙子,里面竟然穿着黑色的内裤,一动就能看见,一双白白的长腿,穿着红色的一双水晶拖鞋,描着黑黑的眼影,长长的睫毛,眼睛放荡的四处飘着。

    “白洁,你过来一下。”高义过来叫她。

    白洁起身跟着高义走了过去,身后的两个老师交换了一个暧昧的眼神,眼睛都盯着白洁丰满圆润的身材,微微晃了一下头。“嗯……”关上了门之后,高义就紧紧的搂着白洁亲吻起来,吻的白洁几乎都要透不过气来,脚尖也不由得翘了起来。

    高义的手很自然的从白洁套装的领口伸了进去,隔着丝质的衬衫摸着白洁丰满的乳房,白洁从来都是穿那种薄薄的乳罩,摸上去感觉不到厚厚的垫子的感觉,直接就是那种软软的,丰满的肉感,白洁软软的靠在高义的身上,不知道该拒绝还是心里很喜欢的感觉,当男人的手从白洁的裙下深了进去,沿着滑滑的丝袜摸到了最柔软的阴部,白洁抓住了高义?


如果您喜欢,请把《美红:白洁:张敏:系列3》,方便以后阅读美红:白洁:张敏:系列第 3 部分阅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美红:白洁:张敏:系列第 3 部分阅读并对美红:白洁:张敏:系列3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