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

劫后母子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qwe123rty 本章:劫后母子情

    觉得这是一部写得不错英文作品,因此翻译出来与大家共享,但由于本人水平有限,希望大家能够指正。

    大卫从昏迷中醒来时,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他的前额还在隐隐作痛…

    怎么会这样?

    对了,他记起自己进屋时被推到妈妈的身后,紧接着,头部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

    “大卫……大卫……你怎么样?”……

    他听到妈妈的声音……抬起头挣扎着寻声音看去……看到几步远的地方,他的妈妈也被绑在一张椅子上。

    “妈……发生什么事……怎么会这样?”这时突然从里屋传来一声撞击声。

    “我不知道大卫……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告诉我并不想伤害你……他们不想伤害任何人……我想他们只是想要一些东西”。

    这时,一个男人走进房间,他头上罩着丝袜,他走过来先检查了妈妈的绑绳,然后检查大卫的,当大卫注视着他的脸时,男人粗暴的说:“不许看我,小子……我不想再伤害你。”

    然后他又离开了房间,之后他们听到几个男人的声音从其他屋里传来。

    “听着,我不想玩她,我们拿着东西离开这里,咱们没有时间干那事儿。”

    这时另一个声音说道:“嘿,没人看到我们的脸,我们不会被抓到的,所以为什么不趁这机会乐一乐。”

    第三个声音说道:“对,她看起来不错,我不介意跟她干点什么。”

    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大卫看向妈妈,妈妈望着他,轻声说:“不要担心,亲爱的,不会发生什么事,他们得到东西后会离开的。”

    当三个男人走进房间时,大卫开始挣扎想挣脱绑绳,“嘿,小子,他妈的别动,安静地坐着。”

    接着大卫看到一个男人走到妈妈面前,伸出手握住他妈妈左边的乳房开始搓揉。

    “住手,你不能…”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个男人走过来,一个巴掌重重地打在他脸上,

    “闭嘴小子,他不会伤害你妈妈。”

    那个搓揉他妈妈乳房的男人也骂道:“你看,小子,摸摸她的nǎi子不会伤害到她。”

    大卫看到那个男人的手又按在妈妈右边的乳房上,“你看,她会喜欢这样的,她的nǎi子很软,告诉你的孩子你喜欢我摸你的nǎi子。”

    大卫心中不禁又感到一阵刺痛,大声叫男人住手,那个在她妈妈乳房上摩挲的男人说道:“太太,叫你儿子住嘴,告诉他你不介意我摸你的nǎi子,告诉他,这样谁也不会受到伤害。”

    大卫看着妈妈,看着陌生人的在他妈妈饱满的胸部摸索着。

    这时听到妈妈颤抖的声音说道:“大卫,求你,安静下来,没……没事,请安静。”

    那个男人更加用力地搓揉着她的乳房,“告诉他,你喜欢我摸你的nǎi子,告诉他。”

    于是他又听到妈妈颤抖的声音:“没关系,大卫……我……我喜欢……喜欢他这样做。”

    三个男人大笑起来,那个摸他妈妈的人突然停下了手,对同伴说:“嘿,从厨房再拿几张椅子来。”

    另外两个人搬来了椅子,妈妈身旁的男人说道:“放在这儿,排成一排,妈妈准备给我们来场表演。”

    他掏出刀,切断了绑住妈妈的绳子,把她拉了起来。

    “听着,太太,如果你不想你的儿子受到伤害,就照我说的做,明白吗?”

    大卫听到妈妈小声顺从地回答明白,于是男人把她推到他们面前,然后他们坐了下来,一个在大卫左边,另两个在右边。

    那个坐在大卫右边手里拿着刀的男人好象是他们的头,他用刀指着妈妈命令说:“好,太太,现在开始脱衣服。”

    听到这话,妈妈看着大卫,迟疑着没有动。

    这时,大卫感到刀抵住了他的下颚。

    “太太,我不想说第二遍,脱衣服。”

    大卫的妈妈犹豫了一下,终于转过身开始解上衣纽扣,三个男人又得意地笑了起来,

    “这样很好,太太,我们可以开始了,嘿,小子,有没有看过妈妈光身子的样子。”

    “求你们,让他离开,他只有16岁。”妈妈的声音依然颤抖,

    “嘿,小子,看没看过全裸的女人?”笑声中,大卫感到下颚的刀轻轻地刺着他。

    “我问你话呢,小子,你看没看过光着身子的女人?”

    大卫轻声地回答:“没……没有。”

    笑声又响了起来,“好的,小子,你第一次看到的nǎi子和yīn户将是你妈妈的。”

    笑声中他感到刀子又抵住了他的下颚,男人命令他:“现在,看着你妈妈。”

    “继续,太太,如果不想你儿子受到伤害,就脱衣服。”

    大卫看到他的妈妈解开上衣,任由上衣从肩上滑下来,掉到地板上,现在他妈妈背对着他们站着,身上只穿着裙子和乳罩,

    “裙子,太太,继续,脱了它。”

    笑声中,大卫看到她妈妈的裙子也落在了脚上。

    “继续,太太,把剩下的脱掉。”

    大卫的妈妈脱下了连裤袜,然后她迟疑起来,手放到内裤的松紧带上,又停了下来,她的手移向奶罩的扣子,但也停了下来,

    “奶罩,脱了它,然后是裤衩。”

    大卫看到妈妈的奶罩落了下来,然后拉下内裤,把内裤从脚下脱了出来,她白皙的屁股呈现在他们面前。

    在他们淫亵的笑声中,大卫下颚的刀强迫他看着他的妈妈,

    “看看这个屁股,多丰满的屁股,我喜欢你妈的屁股,不太大,也不太小。”

    笑声中另一个声音说道:“狗娘养的,我的jī巴已经硬了。”

    这时,那个拿刀的男人站了起来,把刀给了同伴,让他坐在大卫的身旁看住他,然后走到他妈妈身前,

    他的手慢慢地在她妈妈赤裸地屁股上抚摸着,

    回过头看着大卫笑着说:“小子,多漂亮的屁股,你喜欢它吗?”

    然后,大卫听到男人告诉妈妈:“弯下腰,太太,我想你的男孩想更多地了解他的妈妈。”

    笑声中,大卫看到男人拍打着妈妈屁股,屁股上白皙的肉在拍打下颤动着。

    “我说弯腰,太太。”男人按住她的后背用力向下按去,他的妈妈缓慢地弯下了腰,男人用双手捧住她的屁股,粗鲁地揉捏着,然后捏住股肉向两边分开。

    “张开你的眼睛看着,小子。”

    大卫下颚上的刀尖用力刺了一下,强迫他望着他的妈妈,大卫只好服从,他的妈妈弯腰站着,屁股上男人的手,把她的股肉向两边大大的掰开,

    “看她的屁眼,小子,多漂亮,你以前没看过吧,你妈妈这里很干净,上面也没有毛,看她两腿之间,这是阴毛,这是yīn道。把手从nǎi子上拿开,转过身,太太。”大卫的妈妈慢慢地转过身,面对着他们,妈妈身旁的男人后退了一步,欣赏着她。

    “太太,你生过孩子,还哺过乳,你有几个孩子?”他妈妈用颤抖地声音回答道:“四个,我生了四个,大卫是我最小的孩子。”大卫第一次看到他妈妈的裸体,她的乳房有点下垂,沉重地挂在胸前,在下垂的乳房顶端有两个褐色的大rǔ头,她的腹部有点隆起,肚脐周围的皮肤有明显的皱纹,两腿之间浓密,卷曲的阴毛覆盖着阴部。

    大卫看到她妈妈身旁的男人把手放在了她的乳房上,“我喜欢你的nǎi子,太太,我喜欢做妈妈的大nǎi子,象你这样的nǎi子说明其他男人已经干过你很多年了,对吗,哈哈……”大卫看到男人的手从她妈妈的乳房上向下移动,滑过她的肚子,滑向她两腿之间,强迫地进入她的腿间,大卫看到她妈妈退缩着想躲避他的手,“让我摸摸你,呵,你已经湿了。”拿刀男人兴奋地说:“嘿,继续,接着来。”摸妈妈的男人站了起来,命令道,“坐下,我想我们首先看一点表演,放了男孩。”一个男人松开了大卫的绳子。

    那个摸大卫妈妈下体的男人把手抽了出来,走到大卫面前,把手伸向大卫的鼻子,“小子,闻一闻,这是你妈那个地方的味道。”大卫把头扭向一边,“怎么?你不喜欢女人的味道。”男人一边笑着一边闻着自己的手指,“这是你妈妈阴部的味道,很好闻。”他走道其他男人面前让他们闻大卫妈妈的味道,然后下流地对他们说:“先生们,这女人的那个地方太美了。”

    “快点,让我先上她,我快要射了。”那个曾经摸他妈妈的小子笑道……“别着急,你们都忘了你们的礼貌,我们是客人,别忘了这里还有个处男,看起来他的小jī巴已经硬了,我看他想先上他妈。”说完他们看着大卫胯下笑了起来,大卫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勃起了,听到这话,脸刷一下红了起来。

    “小子,脱了你的衣服。”大卫没有动,这时突然感到脸上一阵刺痛,他听到妈妈哭泣的声音,“不要,让他走吧,求你们,让他走,他只有16岁,你们可以对我做你们想做的事,但求你们让他走。”那个用刀指着大卫的男人走到大卫妈妈面前,用刀抵住了他妈妈的下巴,命令其他两个同伴,“坐下来,朋友们。”然后转向大卫,手中的刀缓缓滑向他妈妈的乳房,“脱衣服,小子,你想看到你妈妈受到伤害吗?”

    大卫低着头不敢看他的妈妈,用颤抖的手指解开自己的衬衫,脱了下来,接着是鞋子和短袜,然后把拉下裤子的拉链,把它从脚上除下,迟疑着没有脱他的内裤,“小子,还要我告诉你一遍吗?把内裤脱了。”大卫把手放在裤带上,慢慢地脱了下来,现在他光着身子站在众人面前,尤其让他感到尴尬的是,面前还有他的妈妈,当大卫把内裤脱下来的时候,他祈求自己的ròu棒能够软下来,但他的ròu棒仍然那么坚挺,在空气中微微地抖动着,指向他的妈妈,这时他看到拿刀的男人把刀扔给一个同伴,走到他妈妈身后,对他妈妈说:“把手放下来,我们要在这儿给你儿子上一堂教育课。”然后他对那个拿刀的同伴说道:“让那个男孩看着。”

    那个男人走到大卫身后,一只手板起大卫的头,另一只用刀指着他,“你最好看着,小子。”

    刀抵住大卫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看着他的妈妈,站在他妈妈身后的男人伸出双臂抱住她,他的手握住他妈妈乳房,手指捏住她的rǔ头,搓揉着,她的乳房抖动着,rǔ头在他的注视下硬了起来,他听到男人在他妈妈耳边轻声说着:“好,别怕,你喜欢这样,是吗?太太,你有一对大奶头。”大卫看到男人的手从他妈妈的rǔ头上移开,托着她的乳房,慢慢地抚弄着,然后又轻声说道:

    “你用这对nǎi子喂过你的宝贝,是吗?妈妈。”大卫想把头低下,但下巴的刀突然抵住了他,强迫他看着男人抚弄着他的妈妈,“小子,过来,到你妈妈前面来。”他被从后面推了一把,他缓慢地走到他妈妈面前,“伸出你的手,小子,放在她乳房下面。”大卫慢慢伸出手,

    他的手上立即感觉到妈妈乳房的柔软和重量,他看到她rǔ头周围棕色的乳晕,乳晕上也有轻微的褶皱,围绕着rǔ头,她的rǔ头依然勃起着,他可以看到坚挺的rǔ头表面有明显的细孔,当年奶汁就是通过这些小孔流入他的嘴里的,“捏一捏她的乳房,小子。”虽然他的思想告诉自己不要这样做,可他还是开始捏揉她温暖柔软的乳房,他看到上面的rǔ头更加凸挺了,大卫感到另外两个男人也走到他身后看着他,这时妈妈身后的男人对她说道:“我想你的男孩喜欢妈妈的乳房,你如果不想让他受到伤害,现在,我想他会喜欢吮吸他妈妈的nǎi子,告诉他吸你的奶头。”

    大卫听到妈妈颤抖的声音:“大卫……照他们说的做……”,大卫没有动,在片刻的沉静后,他听到男人对他妈妈说:“告诉他,告诉他,妈妈要你吸我的nǎi子。”“大卫,妈咪……妈咪要你吸我的奶……孩子,我不想他们伤害你,没关系,照做吧。”大卫听到妈妈的声音手更加颤抖了,他的动作很慢,用左手抬了一只乳房,脸靠向上面的rǔ头,

    他的嘴唇触到硬硬的rǔ头,张开,先是部分地把rǔ头夹在唇间,然后本能地开始吮吸,把rǔ头深深地含在嘴里,当他妈妈温暖的乳房抵到脸上时,他感到自己勃起的ròu棒不自觉地跳动起来,可能过了一分钟,他听到男人的声音命令道:“好了,小子,吸她另一只乳房”,大卫吐出rǔ头,抬起她另一只乳房,把rǔ头含进嘴里,他的舌头从下面包着rǔ头,用力吮吸着,他的ròu棒又开始跳动起来。

    “够了,小子,向后退。”大卫吐出妈妈的rǔ头,向后退了一步,看到他妈妈身后的男人又把手放到她的乳房上,从她的乳房滑向她的腹部,在她肚脐周围的皱纹上划着圈,向下抚摩着她隆起的小腹,然后又回到肚脐部位,“你妈妈的肚子很柔软,摸起来很舒服。”大卫静静地看着男人的手又移到她的小腹,他的手指摸着上面的纹路,然后对他妈妈轻轻说道:“你的肚子象一张指引宝藏的地图,你的双腿之间的ròu洞一定很美味,看你儿子的ròu棒,虽然它还没有完全长大,但我想你喜欢年轻的ròu棒,是吗?”

    大卫和他的妈妈互相看了一眼,他的妈妈把头转向身后男人的方向,哀求道:“求你…。把他重新绑起来吧,我跟你到另一间房间去,你怎么做都行,求你放过他吧。”

    站在她身后的男人把她推到大卫面前,强迫她跪下,然后命令她:“舔他,为我们表演舔你儿子的ròu棒。”大卫被推向妈妈,恐惧使大卫的ròu棒开始软了下来,在妈妈面前半硬地挺着,他妈妈的头被推向他,他大卫看到他的妈妈张开嘴,然后他感到自己ròu棒轻轻地进入了一个温暖潮湿的地方,“太太,我说的是舔它……”大卫觉得自己的ròu棒被妈妈的嘴紧紧地包围着,当半硬的ròu棒更深地进入他妈妈的嘴里时,一阵酥麻使得他的ròu棒重新硬了起来,男人们一边看着,一边下流地说:“我就知道她喜欢年轻的ròu棒”,紧接着一阵笑声,这时,大卫感到自己的睾丸开始沸腾起来,

    他妈妈吐出ròu棒,抬起头看着男人们,“求你们了,够了,这……这对他太过分了,求你们了。”一个男人笑着说:“好了,我们不想让这小子射在他妈妈的嘴里,这样可就不好玩了,他妈妈的ròu洞还在等着呢。”笑声中,站在她身后的男人抓住她的头发,说:“是给你的男孩完全教育的时候了,趴下。”大卫的妈妈祈求道:“不……不……请别这样……”她的祈求被男人用刀制止了,男人命令说:“象狗一样趴着,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大卫的妈妈手和膝盖着地趴着,她的臀部朝向他,一个男人面向他跨在他妈妈的身上,用手掌分开他妈妈臀部的股肉,“看着,小子。”大卫看到男人的手指抚摩着他妈妈的肛门,然后向下移到她两腿之间,他看到男人的手指放在他妈妈的yīn唇上,分开它们,直到露出里面的yīn道,他感到背后被人推了一把,走到妈妈近前。

    男人抓住他的ròu棒,把它拽向他的妈妈,他忍不住向下望去,他妈妈的屁股被手掌向两边掰开,当男人把他的guī头拽向她时,肛门的褶皱收缩着,“插进去,小子,来,把你的ròu棒给你妈妈。”一只手在背后把他向前推,他的guī头可以感到妈妈的yīn道的抵抗,温暖而又有点潮湿,然后他感觉到guī头突破了她张开的yīn道口的肌肉的边缘,进入了她的yīn道,大卫屏住了呼吸,他曾经手淫过几次,感觉很好。但现在当他的ròu棒被温暖潮湿的ròu洞吞入时,他才发现这种感觉从没有过的好,突然一种隐藏已久的本能促使他把ròu棒轻轻的拉回,然后更深地插进他妈妈的身体,接着又微微地回撤,第二次又全部地插入他的妈妈。

    他妈妈用颤抖的声音喃喃道:“喔…喔不…这不是你的错…。大卫…这不是你的错宝贝……这不是你的错……”大卫虽然想停下来,但却无法控制地又一次抽插起来,他的yīn茎产生一种酥麻的感觉,由他的睾丸传向全身,又一次他轻轻向后抽出ròu棒然后深深插入他的妈妈,他的身体又一阵酥麻,笑声和下流的议论从身后传来,“看,这个小子喜欢他妈妈的ròu洞。”“把你的jī巴给她,小子。”

    大卫现在已经完全不能控制自己了,他知道这是他妈妈,他知道他的ròu棒进入的是他妈妈的yīn户,但他的意识随着自己的ròu棒一次一次地插入那火热潮湿的yīn道,逐渐模糊起来,他向下看着自己的ròu棒被吞入妈妈的ròu洞中的景象,他看到当他将潮湿发亮的ròu棒从妈妈的yīn道中回撤和插入时,他妈妈肛门的褶皱随着放松和收缩,他不由自主地加大了抽插的频率。

    当大卫持续地抽插时,他听到妈妈的声音又响起,这次是一种陌生的语调,“这…这……这不是你的错大卫…。姆……。啊……姆……这不是……你的错……如果……如果这……如果你感觉很好……姆…………你……你不必羞愧。”大卫更加用力地抽插着他的妈妈,他的yīn茎看起来有自己的主见,他的yīn茎在本能的驱使下试图用自己的guī头撞入他妈妈的子宫口,这种原始的本能驱使他尽力地插入他的妈妈,寻找那孕育他的地方。

    他感到他的睾丸里象是燃起了一团火,使得他的臀部肌肉开始收缩,然后传向他的ròu棒,在它即将在他妈妈的yīn道中喷发时,妈妈令他惊奇地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她的头抵向地板,然后大卫感到她向后主动迎向他紧张的ròu棒,她的臀肉张开了,当他又一次用力插入她时,她肛门的褶皱舒展开来,仿佛在召唤他,他伸出手指,爱抚着他妈妈肛门上象菊花蕾一样棕色的褶皱,他的妈妈温柔地呻吟着:“喔宝贝……。没关系……没关系。”这时大卫突然开始shè精了。

    一只手把他从妈妈身体里拉了出来,他的yīn茎在shè精后开始萎缩。大卫看到那个摸他妈妈的男人已经脱光了,他那短而粗的yīn茎已经硬了起来,大卫筋疲力尽地倒在地板上,大脑一片空白,他看到男人走到他妈妈的后面,掰开她的臀部,进入她的身体,当yīn茎挤入ròu洞时,他听到妈妈发出了一声呻吟,他就这样注视着他的妈妈被别人蹂躏着……

    “喔……你的ròu洞太好了……你这个骚货……我要好好地干你”。

    时间在第一个男人缓慢的动作中好象过得很快,然后是第二个男人,第二个男人结束后,第三个男人走上前,粗鲁地对他妈妈说道:“不,宝贝,转过身来,我还要你的nǎi子。”

    他把大卫的妈妈翻转过来,让她仰面躺在地板上,分开她的双腿,大卫看到他妈妈的yīn唇微微张着……肿胀着,阴毛因为潮湿的液体黏结在一起,一条湿迹从yīn唇中渗出,流到屁股之间的菊花蕾上,他望向她的脸,她向上看着站在面前的男人,“不……求你……让我帮你吸吧……我……我不行了……我被擦伤了……让我用嘴吧。”

    男人笑了起来,他跪在他妈妈双腿之间,“啊哈,太太,你的儿子和其他两个人都尝到了你ròu洞的滋味,我想你该见识一下真正的jī巴,张开腿。”大卫看到男人把他妈妈的腿大大的分开,然后俯下身子握着yīn茎插入他妈妈的阴部,大卫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yīn茎,男人抬起他妈妈的腿,身子来回抽插着,每次当男人插入时,他妈妈发出半喊叫半呻吟的声音,男人声音又响起:“我是等其他人把你那儿弄松才上你的,宝贝,你有一个很紧的ròu洞,我打赌你以前一定没有尝过真正的jī巴的滋味,是吗?”

    说着男人又一次深深地插入他的妈妈,妈妈发出的悠长的呻吟声象是在回答他的问题,接下来的事使大卫感到震惊,他妈妈的呻吟变得更加长,更加频繁,好象忘记他在这儿,当她用一个更加短促的声调发出呻吟时,他看到妈妈伸出双臂抱住了男人的后背,她的手指在男人的后背上摸索着,抬起自己的臀部迎合着男人的yīn茎,大卫看到她的妈妈正以他从来没有想象到的激情和男人作爱。另外两个男人一边看着同伴干他的妈妈,一边下流地议论着,“看她的nǎi子多丰满,一颤一颤地……用力干她,让她的nǎi子动起来。”大卫妈妈的手从男人的背上放了下来,在男人身下,她的双臂向外伸展地放在地板上,她的下体接受着男人大力而又迅疾的抽插

    大卫望向他妈妈,她的眼睛紧闭着,她的嘴微微张开,她的呼吸短而急促,大卫的眼睛向下移向她的乳房,她的乳房松软地摊在两侧,乳房上面褐色的大rǔ头随着身体的动作晃动着,她妈妈的身体对男人每一次的插入都会在呻吟声中产生一阵悸动,让他惊讶的是,他的妈妈和这个陌生人是如此地投入,仿佛完全忘了身旁还有包括他在内的其他人,他的妈妈在男人坚挺的yīn茎的攻击下好象已经崩溃了,这时男人用一只支撑着身子,另一只抓住了她的一只乳房……然后转向另一只,不停地拽着,搓捏着rǔ头,使它们重新硬了起来。

    “来……宝贝,到上面来。”大卫看到男人转过身,拽过他妈妈,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在这过程中,她的yīn茎仍然在插他妈妈的身体里,男人抱着她的妈妈看着她的乳房,“亲爱的,你的nǎi子真谗人啊,我喜欢松弛的乳房,喜欢它们这样垂着的样子,托起这个nǎi子,把奶头给我,快,把奶头喂给我。”大卫看到他的妈妈托起左边的乳房送向男人的嘴边,男人急切地把rǔ头衔入了嘴里吮吸起来,他的手移到她的臀部,托起她靠向自己,使自己的yīn茎更深入地插在她的yīn道里,然后他的嘴吐出rǔ头,用手支撑着自己……“举起你的胳膊,把手放在脑后,对,象这样。”他用一只手支撑住身体,另一手握住了她的乳房,“多松软的nǎi子,你就这样待着,骑在我的jī巴上”

    这时无意识地,大卫的妈妈看到了他,他仍然光着身子,她的目光扫了一眼他的胯下,令他尴尬的是,他的yīn茎在他妈妈的注视下又硬了起来,抖动着在下体挺了出来,他的衣服被一个男人拿开了,“小子,你就这样光着身子,坐在地上看你妈妈被干吧,看起来你的jī巴很喜欢这种享受。”大卫用手捂住了自己的yīn茎,一个男人跪在他面前时,“告诉我,小子,喜不喜欢干你妈的ròu洞?”在他的笑声中,大卫的脸变红了。

    “我的朋友干你妈时,你在想什么,我们会把你妈妈还给你的,我朋友干过她后,她会喜欢象你这样的小jī巴的,哈哈……”男人站起身,走向那个正在干他妈妈的男人,“继续干吧,干完后我们离开这儿。”

    大卫看着他的妈妈和她身下的男人,妈妈照吩咐举起手臂把手放在脑后,大卫看到他妈妈的乳房随着他们动作的节奏摆动着,心中说道:“象这样举起手臂后,妈的nǎi子看起不松弛了。”大卫的yīn茎在自己的思想下跳动起来,“我干了她,我真的干了她,我真的干了我的妈妈。”

    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和他开始了争论。

    “是的,我干了她,但这不是我的错,可为什么你不拒绝,你可以说不……不,我不能拒绝,他们会伤害我和妈妈……我不得不那样做……也许……但你看起来很喜欢自己所做的……不是吗?……不……不……我没有……我不喜欢那样做……你不是在你妈妈身体里射了吗?……你一定喜欢干你妈妈……我不知道……我想也许吧……我的意思是……我忍不住shè精了……为什么你会忍不住shè精?……是因为她的ròu洞给了你非常好的感觉……”大卫为自己脑海中的争论而感到困惑,他向自己承认,“对,我喜欢……我喜欢和自己的妈妈作爱……当我把yīn茎插入她体内时,那种感觉太好了”他妈妈低沉的呻吟声惊醒了他,他妈妈在男人身上有节奏地碾动着,男人的手爱抚着她隆起的腹部,

    他的手指在她的肚脐周围抚弄着,揉着她的下腹部,他的手指温柔地抚摩着她肚子上松散的皱纹,他们的声音使大卫既尴尬又兴奋,“抬起来……好把你的yīn户坐下来……。多么柔软的肚子,看起来你的肚子要养孩子一定很容易,这些纹路通向甜美的ròu洞。”

    这时响起了她妈妈的声音:“你干够了没有,我知道我的肚子难看,你不必拿我开玩笑。”男人的手指移会他妈妈肚脐周围深深的皱纹上,“太太,我没有开玩笑,我喜欢成熟女人的肚子,喜欢上面的皱纹,我也喜欢把我的jī巴插在你的肚子里……”

    大卫看到他妈妈的呼吸更急促了,她身下的男人又说道:“放下你的胳膊吧,把它们放在你身后,对这样可以使你的nǎi子更下垂,我喜欢这样。”男人和他的妈妈看起来象要爆发了,他的妈妈在极度兴奋中扭动着下身,每一次扭动都使她凸起的腹部折叠在一起,男人呻吟着用力向上挺起屁股,迎合着他妈妈的yīn户,“喔…喔……宝贝,我要射在你肚子里……”然后大卫看到他的妈妈虚脱地靠在男人身上,男人的手滑向她的臀部,挤压着肥白的臀肉,他听到男人在他妈妈耳旁说道,“我知道你认为我是在强奸你,但你的丈夫是个幸运的婊子养的,你是我干过的最好的女人。”他的妈妈看了一眼大卫,转向男人,没说什么,把身体从他的yīn茎上抬了起来,爬着坐到一边,男人站起身来,扶她站了起来,让她坐在椅子上,大卫也被命令坐在他妈妈身边的椅子上。

    然后他们被绑了起来,大卫注意到他身上的绑绳比先前松了许多,那个看起来是头的男人命令同伴切断电话线,告诉他们:“带上我们找到的珠宝,我们走。”然后他们就离开了。大卫转过头看着他的妈妈,他们都光着身子,被绑在椅子上,他的妈妈身上绳子从乳房下绕过,她的乳房垂在绳子上,褐色的rǔ头和周围的乳晕因为受到过分地蹂躏而变得暗红,大卫说不出话来,她打断了沉默,“大卫,想办法弄松绳子,我自己办不到。”大约10分钟后,大卫经过挣扎解脱了绳子,他为妈妈松了绑。

    大卫的妈妈穿上了衣服,大卫在她面前穿上了短裤,告诉她:“他们切断了电话线,我到邻居家打电话报警。”他妈妈制止了他,“不……等一下,让我想想……我太愚蠢了,居然没有关门,你爸爸警告我了许多次……上帝……你爸爸……你爸爸会怎么想?”大卫回答说:“妈……我们必须叫警察……,这不是你的错,是那些男人……那些男人侵害了你。”他妈妈低声说道:“你爸爸……他不会理解的……他不会原谅我的。”大卫再次恳求说:“我们必须叫警察,这不是你的错。”

    “大卫……他不会原谅我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大卫……三个男人刚刚强奸了我,这会杀了你爸爸,而且……而且……他们还让你……”他妈妈说到这儿停了下来。

    “妈妈,如果我们不叫警察,我的意思是,我们该怎么做?”他妈妈想了一会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只知道如果我们叫警察,我们就必须告诉他们发生的事情,包括他们让你干……我不认为你爸爸应该知道这件事……而且他们也没拿走什么会引起你爸爸注意的东西,拿走的珠宝都是一些不值钱的,在你爸爸知道前我可以重新买到它们。”大卫看着他的妈妈,“你的意思是……你不想任何人知道,甚至是爸爸。”他妈妈沉默了一会儿,“是……是的,感谢上帝你爸爸出差还有两天才回来,不……我不想让你爸爸知道这件事,大卫,现在不要再问任何问题了,我们晚些时候再谈,我……我要收拾一下,我去洗个澡……好好清理一下,你……你也需要洗澡,然后我们再谈,好吗?”

    当大卫在主浴室洗澡时,他的妈妈在自己卧室的浴室中洗澡,他洗完后,在等妈妈出来得时候,收拾了屋子,把东西放回原处,使房间看起来没有被人侵入后。然后他的妈妈从浴室里出来了,身上裹着条大浴巾,“大卫,谢谢你宝贝,房间看起来好多了,我要用一下另一间浴室,我要在浴缸里好好泡一泡,你洗完了吗?”大卫告诉他的妈妈他洗完了。“妈,爸爸在仓库里有一捆电话线,我想我可以把电话装上。”在大卫到仓库去时,他的妈妈进了主浴室去洗澡。

    的确,他父亲有大量的老电话线,他还找到了一些新的,几分钟后,大卫把电话装好了,他走向浴室的门,告诉他的妈妈电话已经好了,并问她是否洗完了,“是的,宝贝,我好了,谢谢你把电话装好了,呵……大卫,到厨房看一下,看看橱具柜里是否有一瓶醋,把它拿给我。”大卫在橱具柜找到了那瓶醋,回到浴室前,敲敲门,“妈,醋在这儿,你要醋干嘛?”“等一下……好了……我把浴室门帘拉上,把醋拿进来给我。”大卫走进浴室,他妈妈从门帘后伸出手,拿走了醋瓶。

    “谢谢你,宝贝。”

    “妈,为什么你要醋?”

    一阵沉默后,“恩……。发生那件事后,我想我可以跟你谈论一些事了,你知道什么是灌洗法吗?”大卫不明白妈妈说的是什么,“好了,宝贝,对女人来说,这时灌洗液。”他的妈妈微微把门帘拉开,把一个带长喷嘴的塑料瓶给他看,“这就是灌洗法,把水和其他原料混合装在一起,比如醋,它可以……可以清洁yīn道。”

    大卫为他问的问题感到尴尬,他的脸变红了,他的妈妈要清洁yīn道,这部分也是由于他的缘故,于是他不假思索地说道:“我……我很抱歉,当时我不能控制自己,当我的东西出来时……我不说……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很抱歉我所做的……”

    他的妈妈坐在门帘后,也同样感到一阵尴尬,但她为她儿子因为被迫做的事情有负罪感而生气,她微微拉开门帘,她看到他眼中的尴尬和负疚,

    “宝贝,看着我,”

    大卫抬起头看着妈妈,

    “宝贝……发生的事情不是你的错,大卫,都怪你爸爸和我没有跟你坦白谈过性的问题,虽然你被迫和我性交,但这不是你的错,我希望这件事没有发生,但它发生了,并且……shè精是男人作爱的一部分……我的意思是……。我知道16岁的你还是个孩子……但是你的身体已经成熟了……我是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你和我性交并且……”

    现在她感到自己的脸也红了,但她决定能够帮助儿子顺利度过这件事的唯一办法,就是开诚布公地把他们之间发生的事解释给他听,“大卫,你是被迫和我性交,并且……并且你shè精了,这……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大卫的脸红了,他妈妈感觉了他的尴尬,“好了,宝贝,我知道这样的经历对你很糟糕。”大卫不想让妈妈这样认为,这不是事实,他艰难地咽了口口水,“妈妈,这并不糟糕……我是说……把我的东西放在你那里……对我并不很糟糕。”他的妈妈听他这样说,感觉好了一点,“大卫,我们再回想一下发生的事情,你是被迫和我性交的,可当你开始和我作爱时,我的yīn道对你的yīn茎的感觉非常好,这是性交的一部分,宝贝,这就是所发生的一切。”现在让我在这儿再待一会儿,能给我弄点咖啡吗?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们过一会儿再谈。”大卫于是到厨房为她准备咖啡。

    一边准备着咖啡,大卫想着浴室里的妈妈,“灌洗法……恩……就是女人用来把男人的jīng液从身体里清洗出来的方法。”他感到自己的yīn茎一阵刺痛,在想着妈妈正在灌洗的时候,yīn茎慢慢地硬了起来,他不敢相信他的妈妈如此公然地告诉他关于他在自己体内shè精的事,他想问更多的问题,如果他有胆量的话,他要问他们发生的事情,他觉得自己找到了勇气。

    他的妈妈从浴室中出来,穿着睡袍,谢过儿子的咖啡后,她坐在桌子旁,喝着,她感觉好多了,清洗了男人的东西后,感觉干净多了。大卫坐在她身旁望着她过了一会儿,喃喃地说道:“妈……呵……象你对我说的,我怎样控制不住自己……你知道……我的jīng液……呵……女人也有吗?”他的妈妈迷惑不解地看着他。

    “你的意思是什么,我不明白。”

    大卫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男人不能控制自己是因为他感觉好,女人在性交时也同样如此吗?”她思考了一会儿,回答道:“对,是的,女人一样会产生很好的感觉,如果你想问的话。”大卫考虑着是否要继续深入问下去,又深吸了一口气,“我是说,呵……比如说最后那个男人,他做那事的时候你好象很喜欢。”对他的问题,她感到自己脸红了,对儿子来说,很明显,开始两个男人确实强奸了她,但第三个,毕竟,在和他做的时候,她产生了兴奋,很显然她的儿子已经注意到了,怎么跟他解释自己的想法呢?

    她的儿子打断了她的思考,“一个家伙跟我说,那个男人,有一个……有一个大yīn茎,所以……所以你才喜欢和他做?”

    她研究着他儿子的脸,他的脸并没有显出反感的神情,“宝贝……他象另两个男人一样强奸我……。还有……与大多数人相比,他有一个巨大的yīn茎,是的……他有一个很大的yīn茎,但是有一个大yīn茎并不意味着女人会得到快乐……除了男人yīn茎的大小外,还有许多事情会让女人得到兴奋。”他的妈妈说完觉得很满意自己的回答。

    “妈妈,我曾见过爸爸的,你知道,他的yīn茎比不上那个男人的,你是不是更喜欢象那个男人的yīn茎。”

    她有点不知所措,她知道当那个男人进入她的身体时,儿子见过自己的反应。

    她要儿子看着自己的眼睛,“大卫,你发誓我们所谈的永远不告诉其他人,对我发誓。”大卫告诉他的妈妈:“妈妈,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所发生的事,甚至是爸爸,我不会说的,我…。我只是想知道关于……关于曾经发生的一些事。”

    妈妈喝了口咖啡,“好的,大卫,他强奸了我,象其他人一样,我并不同意或想要和他性交,但……一段时间后,我有一点好的感觉,就向你对我做时那样……就象你……就象你所说的那种很好的感觉。”

    两人之间沉静起来,大卫感到他的脸又红了,他于是决定问他真正想要问的问题:“妈……恩……我……。我真的理解你……我不会因为你那样就觉得你不好……真的……我的意思是……他有一个大yīn茎,所以我猜你觉得……觉得和大的做更好……并且……我想……我想……”他的声音低了下来,他觉得自己不能问他妈妈这样一个问题,他不能。

    她从桌子这头观察着儿子的脸,突然一丝笑意掠过她的脸,上帝,她心里对自己说,她的儿子已经不仅仅是她平时认识的那个男孩了,她的笑意更浓了,他在考虑自己yīn茎的尺寸,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和16岁的儿子坐在一起进行这样的谈话,但她同样从没有想象过今晚在她和儿子身上发生的事,她吸了一口气,看着儿子,“大卫,你是不是……担心……当你和我性交时……恩……你是不是担心你的yīn茎,担心你的尺寸,”大卫的脸刷地一下红了,他不敢看他的妈妈。

    “我………我没有这样说……对不起……也许我们应该谈点别的。”大卫喃喃地说道。

    “大卫,看着我。”

    他抬起脸看着他的妈妈,

    “大卫,你的yīn茎对你这个年龄的男孩是不错的,当你岁数大了以后它会长得更大的,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事,当然仅限于我们两人知道,如果你勃起的话,它比你父亲的更大。”大卫几乎不敢相信他的妈妈居然说他的yīn茎“不错”,于是他未加思索地说道:“真的,你真的这样觉得?”他的妈妈喝了口咖啡,想道,这就是他想问的,她究竟该怎样回答他的问题,她必须想一想。

    “大卫,当他们迫使你和我作爱时……。你感觉到我了是吗?好……我也能感觉到你……宝贝…女人的yīn道并不总是张开的……它们平时是紧闭着的……所以……即使小一点的yīn茎,作爱时女人也可以感觉到。”

    两人之间又是一阵沉静。“妈妈,我能问你一些事吗?”她看着自己的儿子,想接下来他又要问什么问题,“好的宝贝,我们需要把问题搞清楚,不要有顾虑,你可以问我。”

    大卫看着他的妈妈,说道:“好……我的意思是……我先前曾经看过一些女人的图片,恩……恩……好吧,我问了,为什么……为什么你的乳房看起来不一样……还有你肚子上的皱纹……”

    她的脸红了,喝了口咖啡,试图掩盖他的问题给她造成的尴尬。

    “宝贝,一些妇女,当她们有贝贝时,她们的乳房就发生了变化,尤其是象我这样哺过乳后,至于那些我肚子上的皱纹,叫妊娠纹,有些妇女有,有些妇女没有,我碰巧有许多,我的皮肤伸缩性不好,所以我的肚子现在有点大了。”

    大卫现在和他妈妈谈话更放松了,

    “那很有意义,你的乳房和肚子都是由于生过孩子的缘故,我是说……我从前从没看过你的……你的乳房……你也从没有露出过你的肚子。”

    她看着儿子笑了。

    “宝贝,我的肚子看起来并不好看,至于你说的……我乳房,并不是所有的乳房都象我那样的。”

    大卫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不是的,我认为你脱了衣服后看起来很美,我认为当他们让你脱去衣服后看起来美极了。”

    大卫的妈妈突然感觉到谈话有点过了,她觉得换个话题可能更好,于是她岔开了话题,他们谈了一会儿,同意今天所发生的事将会成为两人之间的秘密。

    因为累了,他们决定睡觉,妈妈最后检查了一遍门窗,这已经是她今晚第三次这样做了,看着她的儿子上了床,然后走进了她的卧室,习惯性地,她关上了门,打开了电视,解开她的浴袍从肩上脱了下来,她低头看着她的乳房,托起右乳,看着上面的rǔ头,奶头依然肿胀着,颜色还很深,轻轻摸着肿胀的小肉块,她想到:“从我最后一个孩子后,我的乳房从没被这么长时间地吮吸过,rǔ头被他们弄得太厉害了,即使我在给孩子哺乳时也没有这么疼过。”她的手向下抚摩着自己肚子上的皱纹,她曾为它们感到羞愧,虽然没有说,但她知道丈夫不希望她肚子的样子,在心中她跟自己说,

    “这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她又回想起第三个男人干她时的情景,男人的怎样摩挲她的肚子,感觉她上面的皱纹,他怎样被它们吸引,它们怎样从被强奸中最后带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反应,她闭上了眼,手向下移去,通过她的阴毛,到达她的yīn户,yīn唇的褶皱微微向外翻出,开始肿胀,她今晚已经被干了四次,而且最后一个男人,该死的,他有一个大……“喔……”她突然想起,她从来没有这么脏过,他们让她躺过的地毯,也许需要洗一洗,她打开卧室的门,从门缝向外看去,她儿子的卧室门关着,回头看了一眼她的睡袍,反正就出去几秒钟,看一看就回来。于是她赤裸着身体走进男人曾强奸她的房间,趴在地上,摸地毯,有一些已经僵硬了的污渍,她心中对自己说,明天早上,她要洗干净它。

    这时,突然从身后响起了儿子的声音:“妈妈……”

    她跳了起来,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以为那些人又回来了,不对,是她的儿子,然后她看到儿子的眼睛盯着她的身体,该死,她心里骂道,她忘了自己是赤裸的,她迅速抬起左手放在乳房上试图盖住她的rǔ头,右手遮住她的阴部,

    “大卫,你吓着我了,我……我检查一下地毯……你为什么要回来。”

    大卫的眼睛从她妈妈的乳房移向她的肚子,肚子下面一些黑色的阴毛从她妈妈的手缝和手掌边露了出来,她的手根本无法全部遮掩住茂盛的阴毛,大卫的声音有点颤抖,“对不起,我听到有人走动,我……我想看看你有没有事。”

    她的妈妈一边向自己的卧室走去,一边快速地回答:“宝贝,我很好,睡觉吧。”大卫的眼睛跟随着她移动的身影,看到当她走动时微微抖动着柔软臀肉,直到她走进卧室。

    大卫转动门把手,打开门,她的妈妈听到声音转过身来,没有来得及遮掩自己,大卫的目光再一次扫过她的身体,“大卫,你要干什么?”他赶紧回答道:“求你……妈妈……求你,我…。我只是想再看看你的,想再看看你的身体。”她看着她的儿子,很快发现他的胯下已经象帐篷一样鼓起,“妈妈,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你脱去衣服时的样子,看起来美极了,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去想你。”

    她捡起睡袍想盖住自己的身体。

    但她儿子脸上的某种东西制止了她,她开始感到一种陌生的母爱的感觉,她在床上坐下,靠在床头板上,招手让大卫过来,大卫爬上妈妈的床,把头枕在她的大腿上,她妈妈把手放在右乳上,微微靠向她的儿子,然后将乳房上的奶头送到他的嘴里,她温柔地说道:“好了宝贝,吸吧。”大卫用双纯夹住她妈妈仍然肿胀的rǔ头,然后在嘴里温柔地吮吸起来。

    他的妈妈把手从乳房上拿开,当大卫更多地把褐色的rǔ头吸入嘴里时,他伸出手握住雪白的乳房,他妈妈的肚子又柔软又温暖,象是他的摇篮,他充满愉悦地吮吸着,

    “大卫,我是你的妈妈,我永远是你的妈妈,今晚的事本不该发生,但发生了,我知道你对发生的事很困惑,一个妈妈和儿子之间不应该发生性关系,但在我们之间发生了,但我们是被迫的,如果我们再做那样的事情,我们就会犯错误。”

    大卫向上看着他的妈妈,把rǔ头从唇间释放出来,“妈妈,我不觉得这样是错的,这种感觉好极了,但是如果你不让我做我就停止。”

    她看着她的儿子,迟疑了几秒钟,然后把手放在乳房下,把rǔ头送回了他的嘴里,她的声音很低:“轻轻地吸,宝贝,我的rǔ头有点疼。”大卫的rǔ头暂时离开了她的rǔ头,

    “他们疼是因为那些男人吸过你的乳房吗?”说完,他的嘴重新含住她的rǔ头,她的手抚摩着儿子的脸庞,“是的,宝贝,他们吸我的乳房吸得太厉害了,象你所说的。”

    他抬头看着妈妈,rǔ头从嘴里滑了出来,“最后那个男人,他吸了很长时间。”然后又回到她的rǔ头,

    她抚摩着他的脸,“是的……”她记得,是的,记得他对自己所做的。

    当她想起那个男人时,她的手移向儿子短裤前端隆起的地方,解开上面的纽扣,掏出她儿子坚挺的yīn茎,她的指端感觉到yīn茎的头部张大了一点,然后她的手指抓住裤腰带上的扣子,打开它,轻轻地拉下他的短裤,使他的下身充分的暴露出来,她从没真正看过她的儿子的下身,即便有也记不起来了,现在她看着自己的手指握着他坚硬的yīn茎,上面已经长出很阴毛,他的睾丸很大,阴囊上也长着毛,她的手指托起一只睾丸,然后另一只,爱抚着两个卵形的睾丸,她感到当她的手指抚弄它们时,他的阴囊开始收缩,她把手又移回他的yīn茎,握住它,开始慢慢地抚摩它,

    “大卫,告诉妈妈,你有没有手淫过。”

    大卫觉得自己的yīn茎在妈妈手里跳动了一下,他放开她的rǔ头,“我……我有时有。”

    她把乳房送回他面前,“那标志着你成熟的开始。”

    他的手移到自己的脸和妈妈的肚子之间,用手指摸着,当他的妈妈把rǔ头送入他嘴里是,他的手指感觉着她肚子上的皱纹,过了一会儿,他又放开她的乳房,把头转向她的肚子,

    当他的头枕在她的大腿上时,她微微地把身子向后撤了一点,看着他的手指在她下腹部的皱纹上移动着,自己的手指可以感觉到他的yīn茎的兴奋,她的儿子把脸凑上她的肚子,用嘴唇触摸着她肚脐周围深深的褶皱,她感觉着他嘴唇的温暖,当儿子开始亲吻肚脐周围的肉时,她的yīn道开始湿了,她兴奋了,她的儿子继续亲吻着她的肚子,他嘴移到了她的肚脐,温暖而湿润的舌头探测着它,她忍不住从唇间吐出一声低沉的呻吟。

    儿子的嘴从她的肚子向上吻,回到她的乳房,轻轻地吸住一个rǔ头,然后转向另一个,又一声温柔的呻吟从她的唇间发出,她的儿子从她身上起来,她看到他脱去背心,把短裤从膝盖处脱了下来,开始他迟疑着,有点不确定,但终于下定决定,骑跨在他妈妈的大腿上,面对着她,她看到他坚硬的yīn茎笔直地向上挺立着,她看着他用一只手托起自己的一只大乳房,另一只手慢慢地抚摩着它,于是她又温柔地开始呻吟,大卫一边用手抚摩着妈妈的乳房,一边看着她,“妈妈,我喜欢摸你的乳房,她们真软。”

    由于兴奋,她的声音很低,“我很高兴,宝贝……我很高兴你喜欢摸我的乳房,但这只能是我们的秘密,好吗?”大卫的手指捏住她的rǔ头,

    “你的rǔ头象小蛋蛋,它们真大,rǔ头周围的褐色东西是蛋白,rǔ头是蛋黄,你知道吗?它们真的象一个蛋。”

    她听到儿子对自己rǔ头的描述笑了起来,逗他说:“我想我现在需要更多的大rǔ头,这样一些可以给你,一些给你爸爸。”

    大卫笑着说:“或许爸爸可以拥有你的左边乳房,右边乳房是我的,我觉得它们现在好象又大了一点。”

    她的妈妈感到一阵晕眩般地兴奋,逗他说:“那么,谁想得到妈妈特殊的礼物,那东西长满了毛,藏在两腿之间。”

    大卫又笑了起来,“也许从现在起我可以和爸爸分享它了。”

    她伸出手握住了他的yīn茎。慢慢地前后搓揉着,“大卫,你喜欢把它放在妈妈的嘴里吗?”

    她感觉到他的yīn茎一阵痉挛,“你喜欢,是吗?站起来,站在妈妈面前。”

    大卫站在妈妈面前,看着她用手握住自己的yīn茎送入嘴里,用嘴包住它,开始吮吸,她的嘴唇在坚硬的ròu棒上前后移动着,把它深深地送入嘴里,直到他的肉袋紧紧靠在她的下巴,然后她吐出他的yīn茎,用手指举起他的,她的嘴找到了他的肉袋,肉袋的皮肤依然很松,她拉出两个睾丸,一次一个送入嘴里,用她的舌头舔着肉球,

    大卫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你……你也为爸爸这样做吗?”

    他的妈妈吐出肉袋,慢慢地对他说:“是的,宝贝,我吸你爸爸的jī巴,舔他的肉球,我想你会和他一样喜欢我这样做。”

    大卫气喘吁吁地说:“妈……妈……我觉得我要来了,真的。”

    她的手放开他的yīn茎,“好吧,宝贝,我不想你这么快来,你的东西还没有进入妈妈的那里,过来,躺在我两腿中间,象这样……那儿……把你的yīn茎放在我上面休息一会儿……在那儿……放在我的毛里……现在躺在那儿让它平静下来。”

    当他的妈妈躺下时,她的乳房微微垂向两边,她把一只乳房送到他面前,“给你,宝贝。”大卫含住了她的rǔ头,当他吮吸他的妈妈时,他开始移动他的yīn茎,用它抵住她的阴毛摩挲着,然后他的妈妈把他向下推了推,告诉他抬起身,他感到她的手指握着他的yīn茎,引导着他。

    接着,他的guī头感到了温暖……潮湿……,他妈妈的手离开他的yīn茎,于是,他自己向里推进,本能地他微微回撤,然后又推进,当他第三次推进时,他感到他的妈妈的yīn道张开了,他的yīn茎毫不费力地滑入了她的yīn道,进入了她温暖潮湿的ròu洞。

    他的妈妈微笑着感受着她儿子的进入,这一次与以前不同,一种不同的感受,因为不是被迫和儿子性交,这是她给自己和儿子的又一次选择机会,她的儿子开始以更快的速度抽送起来,她把手从他的后背移到了他的臀部,试着让他臀部的冲撞减慢下来,她轻轻说道:“大卫,你太兴奋了,停一分钟,躺在妈妈身上,象这样。”当大卫躺在她松弛的乳房中间时,她的手指梳理着他的头发,她里面的潮湿迅速润滑着她的儿子,她的yīn道在他第三次插入时就把他的yīn茎完全地接纳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心中问自己,她允许她16岁的儿子和她作爱,为什么,她的内心回答自己,“因为…。她的儿子已经在她所能想象的最糟糕的情况下干过她,而且他还看着另外三个男人干她,他看到她象案板上的肉一样被干,那些人把他们的yīn茎插入她的身体,她现在要给她的儿子展示最完美的性爱,通过他们的性交,她要儿子知道性爱好的和温柔的一面。”

    大卫尽力地与自己的欲望搏斗着,拼命控制自己的yīn茎不在他妈妈的yīn道中移动,她的温暖和潮湿浸泡着他的yīn茎,通过他的yīn茎,把那种兴奋的麻刺感觉传遍了全身,进入他的睾丸,她放在他臀部的一只手制止着他偶尔的蠕动,“大卫,我们今晚这样做,是因为我要你了解,性爱并不总象那些人那样做的,性交可以是很美好的东西,我要你理解这些。”大卫从她的胸脯上抬起头看着他的妈妈,“妈妈,今晚我第一次做的时候,当我的东西进入你时,我不想那样做……但是……但是我做过后,你知道,我的东西在你身体里时,请不要以为我疯了,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希望这样做。”

    她微笑地看着儿子,用手指温柔地抚摩他的脸庞,“我知道宝贝,这很正常,性交后,你感觉很好,我们应该坦白地互相交谈,宝贝,你不停的说‘东西’,你不是有一个‘东西’,它叫yīn茎或叫jī巴,但它不叫‘东西’。”

    大卫有点脸红,“好吧,你别介意我所说的,那是yīn茎。”

    她几乎要大笑出来,但她控制住自己,微笑地说:“对,宝贝,当我们谈论这个问题时,我们说,我有一个‘yīn户’,你有一个‘yīn茎’。”

    她温柔地笑着,抚摩着他的脸,“宝贝,我很高兴你喜欢妈妈的yīn户,知道吗?妈妈的yīn户也喜欢你的yīn茎进入我的身体。”

    大卫听到妈妈喜欢他的yīn茎进入她,他不禁抽送了几下,他的妈妈在他的耳边轻轻说道:“好了,宝贝,但开始时慢一点,先在我的yīn户里慢慢移动你的yīn茎。”

    她的yīn道包着她儿子的yīn茎,她可以感觉到他的yīn茎在她里面的抽动,她知道这不会马上给她带来极度的兴奋,但她能静静地躺着感觉着她儿子在体内的移动,她已经满足了,她听着,看着她的儿子逐渐兴奋起来,“大卫,起来,用手臂支撑自己的身体,象这样,这可以使你的yīn茎更深地进入我,是不是?”大卫照着做,“是的,我进入地更深了,你能感觉到我的yīn茎吗?能感觉到它在你身体里吗?”她笑着看着她的儿子,“是的,宝贝,我感觉到它在里面。”

    大卫看着他的妈妈,“妈妈,为什么你没有象我一样呼吸急促,象你和最后那个男人时那样。”她脸红了,“宝贝,我不总是有高潮,即使和你爸爸在一起时也一样,现在也一样。”大卫气喘吁吁地说,“妈妈,我……。我想,我又要来了。”她抚摩着他的脸,“宝贝,来吧,我要你……为了你我要你射出来。”

    大卫用力抽送着,尽力地深深刺入他妈妈的yīn道,他的yīn茎象是着了火,产生了一种麻刺的感觉,他呻吟着,“妈妈……我……我要射了……嗷……”

    她感觉到他的yīn茎在yīn道内迅速膨胀,然后急剧地抽搐,开始喷shèjīng液,他今晚已经射过一次了,所以她估计他只能射出少量的jīng液,于是当他继续抽插时,她伸出手把她的儿子拉下来躺在她身上,抚摩着他的后背,令她惊讶的是,她儿子的yīn茎依然坚硬,依然在喷shèjīng液,她轻轻说道:“好了,宝贝,我想这对你有好处。我可以感觉你的yīn茎在射出jīng液,我的yīn户喜欢这样。”

    她的话使得大卫的yīn茎又紧张起来,在喷射了两次后,又喷射出大量的jīng液进入他妈妈的体内,然后慢慢减弱,最后停止下来。

    大卫筋疲力尽地躺在他妈妈的身上,喘着气,想要屏住呼吸,她能感觉出他坚硬的yīn茎在她体内开始变软,收缩,在她的身体内回撤,最后她感觉到他的yīn茎从她的yīn唇间滑了出来,她感到一条湿线流了出来,流入她臀部之间,她托起大卫的头,“宝贝,你能到浴室去,给我拿一条毛巾吗?”大卫从他妈妈身上爬起来,迈过她的腿站到地板上,从浴室里拿了一条毛巾递给妈妈,他看到她张开双腿,把毛巾放在腿间,在毛巾盖住yīn户前,他看了一眼,看到他的jīng液从他妈妈的yīn户里流了出来,“妈妈,那会不会让你生一个贝贝,会吗?”她坐在床上,“不,宝贝,我会吃药,我不会怀孕的,不要担心。”

    妈妈抓起床单裹住自己,看着他依然赤裸的儿子,他的yīn茎萎缩着,它的小guī头向把头伸出壳的海龟的脑袋,“宝贝,记住,我们不能跟任何人讲这件事”大卫又一次发誓。他的两个姐姐,一个已经结婚,都自己住,只有他的哥哥凯瑞在家里住,但他到朋友家去过夜了,他的爸爸出城了,所以他问道:“妈妈,我今晚可以和你一起睡吗?”她问他是否是害怕那些人会回来,告诉他房子门窗都锁上了,她不认为那些人会回来,他们知道,警察正在找他们。

    她太累了,所以懒得穿上睡袍,她掀起床单,大卫爬了进去躺在她身边,她为闹钟定了时,比以往都早,她不想让她的大儿子凯瑞在早上回家时看到他们这样。

    关上灯后,大卫从后面搂着妈妈,下身贴着她肥厚的臀肉,很快和妈妈一起入睡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可爱》,方便以后阅读可爱劫后母子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可爱劫后母子情并对可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