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成欢 第四部

第八部分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oree 本章:第八部分

    十九章真是个招男人Cāo的小荡妇

    发文时间:8/82012——

    洛凡将碎发全部搁置耳後,专心地舔弄他渐渐苏醒的巨龙,她扶住他的棒身,忘情地吞含,灵巧的小舌不断挑逗著他的敏感,发出‘咕咕咕’的yín靡声响。

    顾承泽看著她为他口交的性感模样,耳边更是回荡著yín靡的声音,他的理智瞬间被抽离,呼吸也变得急促,“骚妇,这麽爱吃我的大ròu棒麽,好,我让你好好的吃!”他臀部一个发力,将yáng具送的更深。

    洛凡口交的技巧也是日益增进,也没有被他突如其来的举止吓到,反而是舔得更加卖力,还不忘吸吸他沈甸甸的囊袋。

    “唔……”顾承泽舒服得浑身一颤,“过来,也让我舔舔你的小sāo穴。”

    洛凡心领神会地换了个方向,呈69的姿势覆在他身上,顾承泽用两指扒开她xiāo穴,麽指磨蹭她敏感娇嫩的小肉核,“穴里痒了吧,流了这麽多的骚水,我来舔舔看甜不甜……”

    “恩啊……”随著他的舌头在她肉壶里捣著乱,她难掩舒爽地发出一声娇媚的呻吟。

    “被**了这麽多次,这个骚洞还是这麽嫩,颜色还是这麽粉,真是个招男人Cāo的小荡妇。”

    他将整张脸埋入她的腿间,一边用力吮吸一边纵情舔弄,直逼的洛凡快要崩溃了,大量的aì液分泌而出,将顾承泽的唇边弄得湿透。

    “是不是想被大ròu棒捅一捅了,这sāo穴收缩的这麽厉害,饿坏了吧,嗯?”

    洛凡忍不住煎熬,转过身来,坐在他下腹上,扭了扭她的屁股,而他竖起的巨物正顶著她的雪臀,她微微抬起屁股,引诱他进来,“你快点进来……”

    顾承泽勾起唇角,笑得有些邪恶,“说些我爱听的来求我,嗯?”

    洛凡没有理睬他,自顾自地掰开她的xiāo穴,对准他的ròu棒坐了下来。ròu棒一戳进去,便同时从穴中挤出许多湿滑的yín液。

    她身体未向後仰,双手撑在床上,浑圆肥白的屁股一上一下起落不定,用肥嫩的xiāo穴套弄著他粗壮的yáng具。表情既痛苦又享受。

    “嗯啊……你也动一动……”

    顾承泽也爽的不行,却还是硬忍著要逗一逗他的小女人,坏笑著说,“这麽不听话,不肯说我爱听的是麽?”

    “你讨厌……”洛凡难得似个小女人一般撒娇,赌气地对成心欺负她的男人说著反话,“讨厌……我最讨厌你了……”

    顾承泽知道她口是心非,她撒娇似的语气比她娇吟声还好听,他头一次觉得她竟是这麽可爱,他发现自己好像是越来越爱她了,被她吃得牢牢的。

    他双眼一眯,笑得更为邪魅,“哦?是麽?”然後提臀顶了她一下,等洛凡体会到爽感之後,他又故意不动。

    他隔著礼服抚摸她浑圆丰满的xiōng部,嘴中喃喃,“明明穿得这麽正式,紫色衬得你这麽高贵,谁能猜到,你此刻却是连内衣内裤都没穿,被我猛Cāo呢?你那个小嫩逼正紧紧吸著我的大ròu棒,就怕我逃走似的,你说你是不是个小骚货?”

    他起身坐起,凑近她,拉下她两边的细吊带,丰满白嫩的rǔ房就在他眼前上下跃动,随著身体起伏的节奏而颤抖出一连串漂亮的rǔ花,两颗红樱桃般的rǔ头点缀其间,煞是好看!他忍不住凑过嘴去含住一颗,用舌头快速地来回拨弄,把它挑逗得更加突起,并在他的舌上跳起欢乐的舞蹈。

    十九章我怎麽舍得欺负你呢,我的宝贝洛洛

    发文时间:8/92012——

    洛凡呻吟声越来越媚,底下更是泛滥成灾,热热的yín水直流到顾承泽腿间,把他的大腿根弄得又湿又黏。她一下又一下把小肥臀重重地压下来,两片yīn唇一直擦到他yáng具的根部,直到再也不能深入为止。

    顾承泽猛地又一发力,同时嘴里也喊著她的rǔ尖,舌头在她rǔ晕上打著圈,双手则在她的双臀上摸来摸去,一时间,洛凡爽的失去理智,可下一秒,顾承泽又恢复原样,洛凡一下子从天堂掉进地狱,哪怕知道他是成心逗她,她也因无法控制著巨大落差感而求饶,“你快使使力……快一点……”

    顾承泽的目的达到了,他眼含笑意,不紧不慢地问,“你我最讨厌我,是麽?”

    洛凡双手环住他的脖颈,一下下舔他的耳垂,那是他的敏感点,“我最爱你了……你给我……”

    听闻此言,浸没在xiāo穴中的ròu棒又大了一圈,可顾承泽还不知足地想要多听一遍,“你说什麽,我没听清。”

    “我说我最爱你……我爱你……你别再欺负我了……”洛凡做出小可怜状。

    顾承泽被她逗得心痒痒的,只想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好好疼爱,“我怎麽舍得欺负你呢?我的宝贝洛洛。这麽想要我麽,马上就给我你。”他臀部如马达般瞬间发力,一下下直直抵入她湿滑甬道的最深处。

    整根ròu棒完全插进yīn道,他的小腹和她的yīn阜紧紧的贴在一起,没有一点缝隙,两人的yīn毛也交缠在一起。

    顾承泽用力的抽动著yīnjīng,又猛的插进去,使yīnjīng全根没入yīn户,同时guī头触到了洛凡的子宫颈口,而他的guī头每撞到子宫一下,洛凡的yīn道便会抽动一下,显然她同样感受到了这种刺激。

    随著顾承泽活塞运动的加快,肉穴里开始发出“噗唧,噗唧”的声音,而且声音随著抽插频率的加快而变得频繁而响亮起来。

    顾承泽双手握住洛凡两只rǔ房用力的揉搓著挤压著,两只白嫩的酥rǔ被他两只大手挤压成各种形状显得夸张而诡异。

    他一边干著洛凡一边探下头去亲吻著她的嘴唇,并把舌头伸进洛凡的口中绞弄吸吮她的香舌,也把她的舌头吸进自己的嘴里吃著。

    肏穴时发出的“噗唧”声和亲吻时发出的“吱吱”声以及大床晃动时发出的“咯吱”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美妙动听的音乐进一步刺激著顾承泽的大脑,促使他更加疯狂的挺动腰肢更深的奸yín著他跨下的肉体。

    洛凡美丽的面容,妖娆的体态,以及缠绕在她腰间覆盖住她腿根的紫色礼服,所有的一切融合在一起,在他的眼中就像是一个催情剂,让他把自己对洛凡肉体的渴望完完全全地爆发出来,渐渐失去理智。

    他低吼一声,猛地将呈骑乘状的洛凡扑倒在床上,双手攥住她两只脚,将两条腿拉起来举到她肩膀的上方,使得洛凡的後腰往前弯了起来,臀部离开床面高高的翘著,整个yīn户完全暴露出来几乎与桌床面并行。

    而他则绷直了身体,将yīnjīng垂直的插进洛凡的yīn道中,像凿地钻一样猛烈的砸了起来。

    这种姿势使顾承泽能够最大深度的插入,并带来强烈的快感,他不断发出舒爽地低吼。

    他就这样不停歇地,生猛地干了学洛凡约十分锺,洛凡时不时会呻吟几声,而她柔美的腰肢也不停滴轻轻的摆动,迎合著他的抽插,修长的美腿轻巧的缠上了他壮实的腰身。

    “承泽……承泽……你稍微慢一点……我有点受不了……”洛凡表情纠结著,似是快要达到高潮。

    顾承泽却顶得更卖力,有些发了狠,“小妖精……说,我干得你爽不爽,嗯?喜不喜欢被我狠Cāo?”

    十九章原来是嫌老公太猛太厉害了啊

    发文时间:8/92012——

    “你慢一点……慢一点……我要不行了……”洛凡虚脱无力地吐出破碎的话语。

    “你一边叫我慢一边又吸得我这麽紧,你这个小sāo穴又紧又暖,又湿又滑的,叫我怎麽慢的下来,唔……”他打桩似的一下又一下有力地挺进她的最深处,感受著被她层层如同花瓣一般的皱褶紧紧包裹的快感。

    “啊……”洛凡陡地浑身痉挛,她紧箍著大yáng具的yīn道肉壁也开始强烈的收缩痉挛,子宫腔像婴儿小嘴般紧咬著顾承泽已深入她花心的大guī头肉冠,一股热流由她花心喷出,浇在他guī头的马眼上。

    在小sāo穴数百次的套弄之下,顾承泽终於到达了快乐的顶峰。肿胀不堪的肉jīng又酸又痒又麻,一阵难言的快感沿著脊柱直冲脑门,他再也无法控制住了,精门一松,一股激流立时冲出小眼,深深地射入洛凡的体内。

    事後,他恋恋不舍地还留在她体内,洛凡则将头埋在他颈窝喘息著,等了许久,直到她缓过来了,顾承泽却还是不肯拔出去。

    洛凡嫌弃地推推他的xiōng膛,“你还不出去?”

    顾承泽一把抓住她推搡著他的小手,二话不说就将她的纤纤玉指含入嘴里,一根一根色情地舔弄。

    洛凡被他舔得心头一热,想要抽回手,却被他牢牢紧握,“你看点出去啊!”

    顾承泽吸吮著她的手指,扬起一抹勾人的笑,“怎麽爽够了不认人了?真是个没良心的小东西。”

    洛凡在心里暗自嘀咕,敢情就她一个人爽了麽?最爽的还不是他!

    “我累了,想睡一会儿。”洛凡垂下眼睑,面露倦色。

    “哦,你睡啊。”顾承泽继续干他的事。

    洛凡火了,“你这样我怎麽睡啊!”

    “睡不著那就别睡了,陪我聊聊正好。”顾承泽吸舔完她的手指,又来含她的双唇,百般温柔地亲吻她玫瑰色的唇瓣,一下接一下地啄吻又或是诱惑她的舌尖与他的一起共舞。

    洛凡也被他吻得有些神魂颠倒,却还含糊地说,“你别再来了,我真的累了,再一次我受不了。”

    “哦?小东西,怎麽体力越来越差了,以前我们一晚可以来三次呢。”

    “谁叫你刚刚那麽发狠,我骨头架子都要被你顶散了。”

    “原来是嫌老公太猛太厉害了啊,是不是爱死老公那跟让你欲仙欲死的大ròu棒了?”

    听到老公二字洛凡心头就止不住地溢出蜜水,却是装模作样的偏过头去,略带撒娇地说,“你是谁老公啊?!”

    顾承泽看到她可爱的反应心里兴奋极了,搂紧她,在她吹著气,低哑地说,“我的ròu棒现在在谁的sāo穴里,我就是谁的老公。”

    洛凡被他下流的话噎住了,等了他一眼,骂了句,“流氓色胚。”

    顾承泽哈哈大笑,ròu棒也缓缓退出,yīn户少了这个塞子的阻隔,大量rǔ白色的浊液尽数涌出,弄得洛凡腿根一片狼藉,部分还弄脏了紫色的礼服,场面好不yín靡。

    洛凡不甚可惜地说,“都是你,要我穿著礼服,现在都脏了。”

    他露出洁白的牙齿,一脸坏笑,“这有什麽,最好别洗,下次做爱的时候你再穿上,看著那白色的痕迹我会更兴奋的。”

    洛凡给了他xiōng膛狠狠一肘子,“你什麽时候能正经点!”

    顾承泽但笑不语,下了床,拿了条热毛巾过来帮洛凡擦拭下体,洛凡眯著眼享受地躺在床上任由他温柔地摆弄,不一会儿就真睡著了。

    二十章没有什麽能把我们分开

    发文时间:8/102012——

    洛凡是被手机的震动声吵醒的,她朦朦胧胧地伸手去抓床头的手机,在看到那个名字的时候,顿时再无睡意。

    林墨染!他是她心中的一道伤,她对他永远有著难以言说的愧疚。

    她忘不了那天在咖啡厅里自己对他说,她已有了爱的人,无法跟他在一起时,他眼神中的黯然,他受伤的样子也深深刺痛了她的眼。

    “那个人是你所说的包养你的人麽?”他脸上尽是失落。

    洛凡别开眼尽量不去看他,“一开始有些误会,但现在我和他出於平等关系,而且我爱他,他爱我,没有什麽能把我们分开。”对於最後一句话她自己都心存疑惑,但她实在不能再耽误林墨染了,要是自己说得不坚定,他又怎麽会死心呢。

    他沈默良久,嘴中淡淡一笑,“我知道了。祝你们幸福。”这就是林墨染,宁愿自己难受也不会为难别人,会为爱而成全而不是不顾一切地占有。

    林墨染始终没有为难她,他像个朋友似的祝福她,与她拥抱道别,直到最後一刻留给她依旧是深深地酒窝,一个潇洒的转身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她会想起那个画面,心中就会有一阵闷疼,她点开短信:

    “洛凡,明天我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很高兴遇见你,日後,望保重。”

    离开?洛凡心一紧,他怎麽突然要离开?是不是因为自己……?

    “怎麽了,谁的短信?”顾承泽一个勾手,把洛凡紧紧拥入自己的怀里,亲吻她光洁的後颈。

    洛凡一阵沈默,顾承泽觉得有些不对劲,便支起身子来看她,摸摸她的发顶,再亲了下她的额头,“宝贝,到底怎麽了?”

    洛凡慢慢缓过神,表情有些凝滞,“是林墨染的短信。”

    一听林墨染三个字,顾承泽就脸色一变,他语气稍冷地问,“他怎麽了?”

    “他说他明天就要离开这座城市,跟我道声别。”

    原来是要走。顾承泽的心稍许安了安,可洛凡无精打采的样子又叫他心揪,他无奈地叹口气,搂住她光裸的肩头,柔著嗓子说,“怎麽不开心了?”

    洛凡将头埋进他的xiōng膛,“上次和他说清楚的时候,就感觉他情绪不怎麽好,却还强打著微笑,现在又突然要走,我有点不放心……我觉得我有些责任,我总觉得我愧对於他。”

    天晓得向来只有他甩女人,没有女人敢让他神伤的花花公子顾承泽,听到他心爱的小女人当著他的面这麽关心另外一个男人,心里有多不爽。

    可怎麽办呢,他更不愿她不开心,他倒抽一口气,下了个决定,“那你就去看看他吧,当面道个别。”

    洛凡难以置信地看向他,“你真的愿意?”

    顾承泽无奈一笑,露出有些拿她没办法的表情,“不然看著你难受麽?”

    洛凡激动地跳起抱住他,也不顾自己上身赤裸,就连白皙的双rǔ磨蹭著他结实的xiōng膛都好不自知,“谢谢你,承泽。”

    二十章我是洛凡的男朋友

    发文时间:8/102012更新时间:08/122012——

    林墨染是怎麽不会料到,洛凡会到他家来找他,而她身後那个帅气逼人的男人更叫他为之一惊。

    “你怎麽……?”林墨染的诧异溢於言表。

    “墨染,临走前,不会介意和老朋友叙叙旧吧。”洛凡眼含笑语,笑得无比真诚,让人不忍拒绝。

    “当然,进来坐。”林墨染用余光瞥了一眼帅气英挺的男人,发现他也在打量著自己。

    林墨染笑笑,先伸出自己的手,“你好,初次见面,我是林墨染。”

    顾承泽看了他一眼,说不清是什麽表情,但也伸出了自己的手,“久仰,我是顾承泽。”最後又加上一句,“我是洛凡的男朋友,谢谢前段日子你对她的照顾。”

    果然是男朋友!林墨染有些失望,这样看上去就出类拔萃的男人也难怪洛凡会喜欢,自己确确实实是比不上。“哪里的话,要说照顾还是洛凡照顾我比较多。”

    顾承泽很敷衍地笑了下,就坐到洛凡身边,跟她凑得极近,“你们坐,我去倒杯水。”

    洛凡看顾承泽的表情有点僵,心里不禁有了丝担忧,这霸道的男人从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他占有欲又强,心眼又小,也不知是不是在想什麽法子作弄林墨染,“你之前跟我说好的,不会胡闹,也不会让墨染难堪,你可别乱来。”

    顾承泽之前答应她,让她去看林墨染,当然也不可能是毫无条件的,他本就是个在商言商的商人,哪里会做亏本买卖,条件就是他必须陪她一起去,洛凡和他约法三章之後也只好带著他来了,尽管她心里始终不放心。

    “因为马上就要走了,也没再买茶叶,就只能让你们将就一下喝杯水了。”

    洛凡看著打包好房子一边的行李,心里冒著酸,“怎麽突然想到要走呢?”

    “也不算突然,我本就是A市人,一开始来这里一方面是为了找寻一点漫画灵感,另一方面是我有一个师兄住在这,想来拜访一下他,顺便参观一下他的漫画社。本就没打算长住。”

    “前几天,我爸妈打电话问我什麽时候回去,我才发现我确实有一段时间没见爸妈,所以也就干脆下定决心回A市了。”

    原来是这样,这理由听著完全合情合理,他的离开似乎和自己的关系不大,洛凡直到这一刻心里才稍微好受了些。

    “怎麽走得这麽急呢,临走前,怎麽说我都该请你吃顿饭的。”

    “A市离著这麽近,说不清哪天我会再来,然後蹭你饭吃,以後有的是机会,哪里急著这一顿了。”林墨染风轻云淡地笑著,他的笑容犹如冬天的太阳一般暖人和煦。

    洛凡时常会想这是多麽善解人意,多麽美好的一个大男生啊,若是没有遇到顾承泽,她是不是会喜欢他呢?可惜她永远无法知道答案,因为顾承泽就在她的眼前,让她的眼里再也容不下其他的男人,可是有一点她可以确定的事,无论如何,她都不愿去伤害一个这般美好的人。

    林墨染和洛凡的谈话一直持续著,却也总显得拘谨,顾承泽虽一直不曾开口,却受到两人的忌惮,三人的气氛一直有些僵

    直到顾承泽拿起玻璃杯,优雅地喝了一口水之後,他站起身,做了一个抱歉的表情,“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林墨染看著他高大的身躯,一愣神,“哦,好,走到底左拐就是。”

    他以一个委婉的方式离开,其实剩下的两个人都心知肚明,他是为他们两个创造单独聊天的机会,洛凡不禁莞尔,谁说顾承泽没有改变呢,有的时候他真的也挺可爱。

    二十章我从来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

    发文时间:8/202012——

    可顾承泽成全地暂时离开反而让剩余两人间的气氛变得更为凝重。

    洛凡几次张了张嘴,却都没有成功发声,那些话全卡在她的喉咙口,让她难以倾吐。

    对於面前这个干净纯澈的男子,她有太多的愧疚郁积在心头,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是自私的,因为担心他所以自顾自地来见他,却不曾问过他,他是否还愿意看见她。

    她此刻的不请自来还和顾承泽一起,可能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洛凡的心里也不好受,感情这回事本就太容易伤人,就连她自己都被伤了那麽多年……

    林墨染看著洛凡不自然的举止,心下大约明白她在纠结什麽,他有些不在意地笑了笑,温柔地替她解围,“我知道你想说什麽,其实你不必觉得愧疚我什麽,感情里本来就没有对与错,只有爱或不爱。也许我们终究没有足够的缘分,所以我们没办法走到最後。”

    洛凡睁大眼睛看著面前笑得风轻云淡,好似完全释了怀的林墨染,眼里竟有些湿润了。

    “不是我的注定就不是我的,强求没有任何意义。坦白说,你能遇到你爱的人,和他幸福地在一起我也很替你高兴,并没有什麽嫉妒的情绪。回想起过去和你相处的日子,我至今都觉得很开心,也高兴认识你,洛凡,真的。”

    林墨染始终眼含笑意,说得无比真诚,洛凡的泪水止不住地落下,她哽咽著说,“我从来都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我从来都没有……”

    林墨染轻拍她的後背以示安慰,“我知道,我知道的。”

    洛凡抽了抽鼻子,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如果你还愿意将我当成朋友,那以後就常联系我吧。”

    林墨染笑了,说,“好啊,以後再来这一定找你蹭吃蹭喝。”

    洛凡被他的一句玩笑话也逗得破涕为笑,“墨染,也许我们终究差点缘分,成不了恋人,但你永远是我放在心上的朋友,我永远真心希望你好。”

    林墨染点点头,“我也一样。”

    洛凡终於开怀地笑了,她站起身来,对林墨染张开双臂,“临走之前拥抱一下吧。”

    林墨染也毫不扭捏,大大方方和洛凡抱了一下。

    而这个动作好巧不巧被刚刚出来的顾承泽看到,他虽明知他们是离别前礼节性地一抱,但他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离开墨染家的时候,洛凡是被顾承泽牵出来的,他很少与她十指紧扣,两个都不是腻歪的人,在大街上他们鲜有亲密举动,但这次,洛凡很清楚顾承泽是故意的,他的大男子主义又犯了,他是在跟墨染宣誓主权。洛凡不禁摇摇头,笑他的幼稚,不过她还挺喜欢被他手温暖的感觉的。

    “你这是往哪开,这不是回家的路啊。”洛凡以为是顾承泽走神开错路了。

    可顾承泽却气定神闲地卖著关子,“你过会儿就知道了。”

    最後车子停在一家高级珠宝店门前,洛凡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生日快到了,他是不是来带自己挑生日礼物。

    却没想到他说,“姜洲的妈妈快要生日了,你跟我一起挑份礼物给她。”

    二十章嫁给我吧,洛凡

    发文时间:8/212012——

    说不失望那是假的,毕竟他还是没有记住自己的生日,不过想来这也正常,她从未跟他说过自己的生日,他又怎麽会知道。

    从十几岁开始她就不过生日了,有的时候自己忙起来都会不记得自己的生日,又怎麽要求别人替她庆祝呢?

    洛凡暗自在心中叹了口气,脸稍微垮了跨,但很快又恢复回来,她不是不知道,姜洲是顾承泽最重要的朋友,连带的,姜洲妈妈也是重要人物,他在意的人,她也不会怠慢。

    “名贵的东西姜妈妈应该是不会缺的,那就送她别致一点的吧。”洛凡提议。

    顾承泽扬了扬眉,“你看著办就行。”

    这家珠宝店是旗舰店,店面很大,柜台里的东西让洛凡挑花了眼,服务员也很热情,热情地洛凡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当然她也知道她们的热情完全是冲著她身後的男人,显然顾承泽是这里的常客,这一点从他们刚进门时那一声声‘顾先生’中就可以看出来。

    洛凡挑了几样,兴致冲冲地问顾承泽,“这个好麽?”

    顾承泽懒懒地看一眼,“挺好。”

    “那这个呢?”

    “蛮好。”

    “这个?”

    “也不错。”

    他们之间的对话毫无营养,无论她拿什麽给他看,他都心不在焉地说好,洛凡被他弄得有些气,明明是他带她来的,可他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这。

    最後她也不顾他了,自己选了一条造型较为别致的蓝宝石项链,她横看竖看都觉得还不错,便头也不回地交给顾承泽,“去付账去。”

    顾承泽被服务员带走付账,洛凡百无聊赖地继续在玻璃柜台前兜兜转转,看见有一条钻石项链还挺漂亮的,可一看价格她情不自禁地苦了苦脸。她知道如果她开口说几天後就是她生日的话,那个顾承泽一定会愿意买这里的任何东西给她作生日礼物,可她不想这样,她总觉得自己告诉他自己的生日是几号,再告诉他自己喜欢这里哪条项链是没有意思的。

    她深知他永远也不可能那麽细心,去帮她庆祝每一个生日,记住他们的每一个纪念日,抑或是了解她喜欢些什麽,她认识的顾承泽从来就不是这样的人,他自我了太久,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更何况她也没想过去改变他,因为爱是包容而不是改变,她想自己应该做得到包容他的不细心,不耐心甚至他的占有欲和小脾气,谁让她就是爱他呢。

    “洛凡。”

    她闻声回头,却被眼前的一幕惊骇得完全不能动弹!

    顾承泽单膝跪地,右手捧著的是一大束玫瑰花,真的是好大一束,大概她一只手都捧不住。而他左手则拿著一个戒指盒,里面的戒指闪闪发亮,戒托上的钻石很大,洛凡都说不好是几克拉的。

    “嫁给我吧,洛凡。”

    她等了多少年,暗自伤心了多少年,终於等到了这句话!她甚至有些无法相信这一切,这样的幸福来得有些太突然,她一点准备都没有,他明明说是来给别人挑礼物的,怎麽到最後……他,一定是早有预谋,怎麽一点点消息都不透露给她?!

    所有的服务员此时都聚到了一起,她们脸上也都洋溢著笑颜,“洛小姐,嫁给顾先生吧。”

    “是啊,他好几天前就开始准备了。”

    “那个戒指可是顾先生从拍卖会上以五百万拍得的,他还特意送到我们这在戒托的内圈上刻上了你们俩名字的缩写。”

    洛凡不知道自己什麽时候开始流泪的,等她发现的时候已是泪流满面,她一边笑著一边落泪,从顾承泽手里拿过戒指,她清楚地看见内圈上刻著“GCZ&LFforever”,她感动的泪水再一次喷涌而出,“好。”

    周围的服务员全都鼓起掌来,顾承泽一把将她涌进自己的怀里,在她耳边轻语,“我们在你生日那天去登记吧。”

    洛凡一愣,“你知道我生日?”

    “六月十五,我为什麽不知道?”

    洛凡将他紧紧抱住,她曾以为自己有多了解他,现在才发现或许他对自己的了解才更多。她之前从未想过自己和顾承泽能有啥什麽结局,可他们却意外地走到现在,他带给她这麽多惊喜她还能再奢求什麽呢,“好,就那天去。”

    顾承泽笑著替她抹去眼泪,又一次与她十指紧扣出了珠宝店的门,临走前,服务员递给他两小袋东西,一袋是姜妈妈的礼物她知道,还有一袋呢?

    刚上车,顾承泽就把其中一袋给她,洛凡不解地问,“是什麽?”

    “你看中的钻石项链。”

    洛凡一惊,迫不及待地打开,还真是!她诧异地问,“你怎麽知道我……?”

    “你盯著看了那麽久,我去付账了你还在看,不是喜欢是什麽?”顾承泽打著方向盘淡淡解释。

    她以为他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她以为他不会记得她的生日,她以为他根本就不会注意那些细节,她以为他根本就知道她喜欢什麽,她以为……

    洛凡的视线又模糊了,她抬手擦了擦湿润的眼眶,然後听到了顾承泽无奈地叹息,他略带宠溺地责备说,“笨蛋,怎麽就这麽爱哭呢?”

    是啊,她是笨蛋,自以为是的笨蛋,导致了他们之间那麽多的曲折,但现在一切从新开始,还不算晚不是麽?


如果您喜欢,请把《欲成欢 第四部》,方便以后阅读欲成欢 第四部第八部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欲成欢 第四部第八部分并对欲成欢 第四部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