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成欢 第四部

第一部分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oree 本章:第一部分

    第一章玩yīn蒂都能这麽快高潮

    发文时间:1/252012更新时间:02/112012——

    在市中心某高层的一所公寓里,此刻正在上演香豔yín靡至极的一幕。

    身著一套火红色的蕾丝xiōng罩,丁字裤及吊带丝袜的女郎双脚大开坐在茶几上,眼神勾魂似的看著前方。

    而她面前是一个身穿衬衫西裤的英俊男人。

    光从脸蛋身材上来看,两人绝对是一对相配的俊男靓女,但是女人此刻正在做的事实在yín荡到不堪。

    她将自己的丁字裤褪下,挂在包裹於丝袜中的小腿上。

    然後双手放在下体重要部位的两侧,稍稍用力,便是yīn户大开。

    稀疏的毛发,粉嫩的颜色,还泛著aì液的晶莹,对面前的男人而言著实是一道饕餮大餐。

    性感女郎将手放到了小核的两边,夹著敏感的小核开始扭动手指摩擦挤弄。

    “啊……承泽……再用点力……”双手摩擦的速度逐渐加快,女郎带著些喘息声的呻吟让面前的男人喉头一紧。

    “再快点……承泽……好舒服……快要……”明明是一个人在自慰的女郎却不断喊著另一个人的名字,不难想象她是在幻想著那个人手yín。

    “呃哦……”伴随著一声惊声尖叫,大量的aì液流出,女郎似乎得到了高潮。

    小花壶仿佛是在呼吸一般,起起伏伏的。女郎感觉自己的下体好像完全不受控制,痉挛著,不时抽动两下。

    “真是个yín物,玩yīn蒂都能这麽快高潮。”男人邪恶地一笑,伸手拿过茶几另一边的香蕉,慢条斯理地剥开,动作极为优雅。

    “小yín穴饿得很吧,我来喂喂它。”

    只见他将剥开的香蕉塞进她紧致的xiāo穴里。

    “哦……”女人在被进入的同时发出一声快慰的呻吟。

    男人拿著香蕉露在穴外的部分,进进出出,一边还问道“什麽感觉?是不是更想要我那根,想想也是,这香蕉既没温度又没硬度,而且还那麽短,根本顶不到你的子宫,怎麽可能叫你满足……”

    “小骚货,一根香蕉都能让你流那麽多yín水,你的水帘洞会不会太饥渴了,嗯?”

    “哦……别……太快了……”

    “快?还有更快的呢……”男人真的加快了进出的速度,在听到女人此起彼伏的呻吟声之後满意地一勾嘴唇,“再叫得浪些!!!”

    忽地,男人故意施力,将香蕉一折,“呵,你看你夹得多紧,好好的香蕉都被你夹断了。”

    女人明知是他使的坏却也不多辩驳什麽,因为此时此刻她只求得到生理上的满足。

    “帮我……帮我取出来……”

    “夹著不是挺好,反正你穴里一没东西就会痒。”男人摆明了是要戏弄她。

    “不要……我要你那根……快点拿出来……”

    “哦?要我哪根,嗯?”男人明知故问。

    “当然……是那根又粗又烫的ròu棒……”

    男人听到那些形容词以及ròu棒二字,便兴奋起来,心情大好,“乖宝宝,我这就帮你拿。”

    他俯下身,凑近,竟是用牙齿将香蕉一点点叼出来。

    第一章你只会要不够,怎麽会受不了

    发文时间:1/282012更新时间:02/112012——

    从私处被拉出的香蕉上尽是她的aì液,男人将这根香蕉顶在女人的唇边,示意她张嘴。

    女人听话地含住香蕉,两人就这样咬在香蕉的两端。

    男人一点点地吃掉嘴里的香蕉,女人也跟著他这样做,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直到双唇相触。

    男人粗暴地张嘴咬住女人的嘴唇,大舌舔过她娇嫩的唇瓣。

    然後放肆地顶开她的唇,灵活的舌头在她的口腔里肆意翻滚,席卷。

    手指则从背後解开她的文xiōng扣子,将她的雪白巨rǔ释放出来,大掌不断爱抚著这对他爱不释手的rǔ房。

    激烈的一吻过後,他将唇贴到她的耳边,“刚刚的香蕉没能让你高潮,很难过是不是?不要紧,我会把我那根塞进来让你好好满足满足,不过……”

    男人指指自己的裆部,“先把这里再舔大些……”

    女人现在满脑子都在回忆以前与他欢乐时的愉悦之感,听到他这话,便也顾不得其他,立即跪在他的腿间,拉开裤链,就取出他的巨物。

    刚含入口中还是会有点恶心,特别是他的那根特别长,会顶在她的喉咙口,但仿佛是喉咙口有个敏感点似的,在恶心的同时竟然会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哦……小妖精……你真会含……什麽样的男人……都经不了你的挑逗……”

    “对……就这样……顶部再舔舔……”

    马眼处已流出了些yín液,女人自然很清楚这事男人动情的表现,看来他也快了。

    果然,没过多久,男人就将硬棒从她嘴里拔出,将她推坐在茶几之上,手指撑开她的xiāo穴,直直冲入她的体内。

    完全是跟那根香蕉不同的感觉,这才是她想要的。

    浑身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叫嚣著,好舒服……真的好舒服……这是自己自慰时从来都制造不出的快感。

    看著小女人勾魂的表情,男人忍不住脱口而出一些yín荡的话语,“怎麽,爽死了吧?我说了只有我这根东西能满足你yín荡的身体。”

    男人用力抽插几下,“xiāo穴饱了麽现在?也真是的,插了你这麽多次了,还是这麽紧……”

    女人被他的yín言荡语一刺激,花穴不自觉地一紧。

    夹得男人爽翻了天,“哦……刚说你紧呢……还真想夹断我麽……”

    “哦……承泽……呃……你好厉害……我受不了了……””小妖精,你只会要不够,怎麽会受不了?”

    “啊……那里……不要……慢一点……”激烈的动作让她的双手紧紧抓住茶几的边缘,生怕被他冲撞地跌下去。

    欲望当头的男人自然不理会她言不由衷的呼喊,迳自将热烫的硬杵送进湿润敏感的窄穴,每一次的挺进、抽出都是那麽的狂猛有力。

    不只这样,他的双手也再次袭上她的xiōng前,使劲揉捏著雪白的双rǔ,甚至邪佞地拉扯硬挺的蓓蕾。

    “痛……”她惊呼出声,肯定都被他捏红了……

    “痛?那这样呢?”他低头含住她早已绽放的蓓蕾,细细的舔弄、吸吮著。

    第一章真是一对骚媚至极的nǎi子

    发文时间:1/292012更新时间:02/112012——

    被他如此温柔地对待她此刻又是另一番滋味了,浑身酥软无力,却又舒服至极。

    趁她完全放松之时,他坏心地咬住她的rǔ尖儿,“啊……”

    她不禁再度喊疼,却无法忽视这粗鲁动作带来的快感。

    他感觉自己越来越兴奋,快要濒临爆点了,同时也无法克制地一次比一次更加深入。

    当感官只剩下波涛汹涌的快感时,女人的意识一片空白,男人不停的耸动有力的腰,胯部啪啪的撞击她的屁股,每次快速抽出插入都发出响亮的水声。

    “不行了……要……去了……”

    “小妖精……这就射给你……呃……”男人的最後一顶仿佛顶到了她的灵魂深处。

    被他炙热的液体灌满,舒服到了极点,刚刚高潮过的女人痉挛不止。

    男人俯身舔舔她柔软的耳垂,“这就满足了,嗯?”

    紧接著男人整根拔出ròu棒,看著女人jīng液横流的下体,男人双眼放光,一阵兴奋。

    他让她双手撑著沙发背,大腿大张,就这样以後入式的姿势将又粗又长的ròu棒再一次恶狠狠的全部捅进xiāo穴,绞紧的xiāo穴从穴口到深处撑开,紧缩的穴壁一丝缝隙不留的吸附住ròu棒。

    “果然从後面进还要紧……宝贝你真是人间名器……”

    “还要……还要再深一点……”

    “好!!!给你……顶穿你的小sāo穴……嗯……顶坏你的子宫……看你以後怎麽帮你的那些个野男人生孩子……”

    “不要……说得……那麽难听……啊……”

    “呵,难听?他们的床上功夫有我好麽?嗯?说啊,你最爱谁的ròu棒?”

    屁股和胯部猛烈的撞击,ròu棒直直的戳进从未有人到访过的深处,摩擦出尖锐的快感,袭击著全身的神经。

    “嗯……啊……”女人承受不住而发出略带哭腔的呻吟声。

    “说不说?”男人自来不是善罢甘休的人。

    “我喜欢你的……你的大ròu棒……”

    “我想也是……不然你怎麽三天两头找我来满足你?”

    “那你呢?你外面的……那些女人……是满足不了……不了你麽?”这回换成女人发问。

    “呵,我可爱的宝贝,外面的那些哪有你骚你媚呢,在床上和我最契合的就是你了……所以我才能一直跟你保持这种关系啊……”

    “慢点……”穿透身躯的力量让女人哀求,可她的哀求只会使男人兽性大发,将她的哀求变为哭泣,更为凶狠地进犯著,令她的屁股夹紧男人的硬物痉挛著欲想攀上极乐的顶峰。

    她的一对丰rǔ随著他的抽动而晃荡著,透露著无限美好的风光。

    他自然抵抗不了,双手从下面伸过去,包住她因弯著腰而垂下导致更显巨大的xiōng部,大麽指与食指的之间捏著她的小红莓。

    “真是一对骚媚至极的nǎi子,我这就给你好好揉揉……”

    第一章小骚货,自己摸给我看

    发文时间:2/22012更新时间:02/112012——

    “舒服吧……哦……下面的小嘴也好会吸……快要把我吸出来了……”

    男人猛地用力狂捣十几下,忽而又温柔地慢慢抽插几下。

    时而温柔,时而野蛮,时而快插重捣,时而漫抽厮磨,快要把女人逼疯了,只能高声yín叫,放浪的扭动妖娆娇躯。

    “啊……啊……再给我……多一点……”又难过又舒服的感觉让女人失了理智,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一个念头,她还要他!!!

    男人邪佞地一笑,“说,现在是谁在要你?”

    “承泽……泽……”

    啪地一掌打在她雪白的臀部上,却让沈浸於欲海的她更为兴奋。

    手指伸进她尚未褪下的红色丝袜里,将她一边的丝袜稍稍卷下一点,抚摸著她光滑的大腿肌肤。

    “看来红色比黑色更适合你啊宝贝……”

    他在她背上吸出一个个红印,“你别的男人在上你的时候看到我留下的痕迹是什麽反应呢?我真好奇……”

    “不要……不要再吸了……”

    “怎麽,怕勾引不了别的男人?”

    男人忽地发狠,狠狠地在她体内冲刺,一下下直捣花心,“在我的身下还敢妄想勾引别的男人,呵,看来是我不能满足你了……”

    “啊……泽……去了……去了……”

    今夜的第二次,一同高潮,花穴再度被他的jīng液灌满,整个下体都不受控制地痉挛著。

    男人喘息著坐到沙发上,两人坐了没多久,男人的ròu棒又硬了起来。

    女人自然了解他的欲望有多强,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呢,那麽地……渴望著他……

    “自己坐上来……”男人的声音本就低沈悦耳,高潮过後更是夹带著明显的沙哑却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女人听话地爬上他的身体,双腿大张,扶著他的坚挺送入自己的紧致,被aì液与jīng液湿润著的花穴轻而易举地就吞下他的庞大。

    她最恼的就是骑乘式,因为每次都要她使力,偏偏两次高潮过後的她根本就没剩多少力气了。

    所以没动几下後,她就缴械投降了,“不行了……泽……我没力气……”

    男人倒也没有为难她,而是自己摆动臀部,刺入她的娇穴。

    大掌覆上她不停跳动地雪白丰rǔ,两粒樱红色的小果实从他指间逃出来,慢慢变得暗红。

    他来来回回又舔又吸,但还是觉得不够,“小骚货,自己摸给我看!!!”

    他最爱引得她发骚发浪,她在他面前自然也是顾不得羞耻的,这是两人几年来早就习惯的相处模式。

    女人爱抚著自己的rǔ房,随著男人的节奏起起伏伏,不断地发出娇吟,“啊……好深……哦……”

    “呵,还有更深的……”

    男人突然站起来,女人立马紧紧环抱住他的脖颈,脚也环住他的腰身,“慢一点……啊……”

    第一章都被玩到潮吹了

    发文时间:2/32012更新时间:08/082012——

    但男人丝毫没有顾她,托住她的屁股,一下一下地用力往里挤,每一下都顶到她的子宫口。

    硬杵在她湿透了的花穴里捣弄,每一次的进出都会带出她豔红色的媚肉,‘噗哧噗哧’的水声更是yín靡地响彻整间屋子。

    她被他Cāo干得忘乎所以,动情地咬住他的肩膀。

    他分开她环住他的两条腿,像给小孩把尿似的面对面地托著她的两条腿,下体却还紧紧相连著。

    热棒不断刺激她私处那块软肉,“啊……不要……不要再顶了……”

    他也不管她在他背後留下的指甲划痕,硬是让她第三次高潮,而这一次的高潮还伴随著潮吹。

    无数滴液体从她的私处流下,他将发泄过的ròu棒拔出,她的花穴一阵颤动,间歇性的喷射出几股水流。

    男人抱著女人坐在沙发上休息,然後拿过一边的酒瓶倒了一口在嘴里,再低头渡给女人。

    唇舌一阵纠缠,甘甜的酒液悉数落肚。

    男人接著又含了几口都以这种方式喂到女人嘴里,直到坐在他腿上的女人双颊泛红,一脸春色。

    “怎麽样,洛凡,今天算是玩够了吧。”男人舔舔她的耳垂。

    “都被玩到潮吹了,算是差不多了吧,嗯?”

    “怎麽顾大少,才三次就不行了,还是想留著体力跟别的女人玩?”从高潮中缓过来的女人,终於神志清晰了。

    “哈哈哈,我可是怕你受不住。大家本来就都是图开心,没必要闹到哪一方太累太幸苦吧。再说,我们向来也是各玩各的,我想跟别的女玩又有什麽奇怪的。”

    “昨晚在Leebers吧门口看到你跟一个女的勾在一起,这跟上次你带著去参加董家千金生日宴的女人好像是同一个,真不容易啊,顾少想定性了麽?”

    “你猜呢……”男人似笑非笑地看著女人,“洛凡,你以前可不会问这种问题,你不觉得你今天越界了麽。”

    女人抿著嘴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才不情不愿地开口,“好吧,是我多嘴了,我只是好奇一问,那便当我没问过吧。”

    “我有过多少女人,说实话,我自己也记不得了,但是跟我关系维持得最久的就是你了,都快四年了,你现在还能自由出入这间公寓,你知道为什麽麽?”

    女人沈默不语。

    “我知道你也懂的,你很聪明,就是因为你聪明我才给你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各自的生活,我不来打扰你,你也无权干涉我。彼此需要了,一个电话就能把对方约出来,事後再各过各的生活,各自在自己的圈子里活跃。你要是喜欢的话,送你些皮包,衣服,戒指,项链的我都无所谓,可是过分的要求就别再提了。”

    女人是聪明人,听得懂他这话里的暗示,分明就是叫她不要有非分之想,自尊心极强的女人自然也不肯示弱。

    “顾少,是不是想得有些多了,我承认方才是我过界了,但也只是随口的一问不至引来你这麽多猜想吧,我自然知道你有的是沈鱼落雁,闭花羞月围著,我也没这麽自恋觉得自己能占个什麽位子了。我跟顾少的关系正如顾少所说不过就是图个开心。我自不会如此自讨没趣,来干涉你的生活,我自己的日子都忙不过来过呢。”

    “洛凡果然聪明。说到底,最懂得取悦我的还是你,在床上与我最契合的也是你。所以只要你乖乖的,自然不会少了你的好处。我已经让我的秘书订了LV的最新款皮包,估计下礼拜就能到你手上了。”男人说罢还亲了亲女人的额头,“还要再来一次麽?”

    “不了,倦了。你看,你那儿也软了不是……”

    “这不是缺了你的抚慰麽。算了,你不要,那就到此吧,下次再狠狠要你!!!”

    第二章你们两个怎麽不好好服侍顾少

    发文时间:2/52012更新时间:02/112012——

    晚上八点多,顾承泽应好友之约来到他们平时聚会的私人会所。

    一群男男女女已经在豪华包房里玩开了,几个浓妆的女人穿著暴露黏在男人的身上。

    “承泽……怎麽才来?”注意到顾承泽的是他从小玩到大的死党──姜源。

    “处理完公司的事就赶来了。”顾承泽刚坐下,两个妖娆抚媚的女人便一左一右地贴上他,他也没说什麽,任她们勾他的腿,抚摸他的xiōng膛。

    “顾少,想喝什麽,Lafite还是Taittinger?”左边的美女勾魂地抛来一个媚眼。

    “顾少向来喜欢Sassicaia的。”右边的美女拿来一瓶早就准备好的Sassicaia,倒了一杯给顾承泽。

    顾承泽笑著接过,“呵,你倒是事先做了功课……”

    “顾少喜欢就好……”美女巧笑盼兮。

    “叫什麽名字?”顾承泽随性地问道。

    “CiCi。”女人欣喜地报上名字。

    顾承泽点了两下头,却也没冷落另一边的美女,同样也问了一句“你呢?叫什麽?”

    本来以为自己丝毫没有机会的女人却因这突如其来的一问而又有了精神,“我叫Mabel。”

    另一边的两对已经热吻起来,更有一对放肆地互脱起衣服来。倒是顾承泽这边最太平。

    “你们两个怎麽不好好服侍顾少?”一旁的姜源看不下去,一边不安分地咬著坐在他腿上的火辣美女的耳垂,一边关心著这边的动态。

    虽说在场的无不都是些金融巨子,官二代,富二代的,但是这有钱人里还要分等级。这边势力最大的便是眼前这位他青梅竹马的好友了,这私人会所他姜源有一半的股份,所以好

    友们才会选择在这里欢乐,而要是能成功取悦了这位大少爷,那对他来说绝对是美事一桩。

    两位美女得到老板的命令这还不卖力演出?开始对顾承泽更加放肆地“上下其手”起来。

    一颗颗地解开他衬衫的纽扣,露出他两颗褐色的男性rǔ头。

    Mabel用涂著鲜红色指甲油的指甲触碰他的茱萸,CiCi则用小嘴吸吮那可爱的小rǔ珠。

    见这边的火辣场景,姜源放下心来,解开了美女的前xiōng扣子,埋於她雪白的xiōng脯,专注地与她亲热起来。

    而顾承泽淡然的反应让Mabel和CiCi一个眼神交换,默契地想要采取进一步地行动。

    Mabel吸住顾承泽突出的喉结,而CiCi则将手探到他的下身。

    这时,顾承泽的欲望才渐渐抬起头。CiCi见状,更是大胆地拉开他的裤链。

    而Mabel则吻上顾承泽薄情的唇,舌尖勾著他的舌尖,柔软的舌苔滑过他的唇瓣以及齿关。指尖还不忘刺激他xiōng前的小肉粒。

    伺候著顾承泽下身的CiCi已将他的硬根彻底释放出来,蹲在他的腿间,揉了几下他的肉囊,接著在他粗壮的男根上滑动,最後将他的guī头含入嘴里。

    一点点含深,直到喉咙口被他顶住。

    CiCi在他的下身卖力,嘴里明显突出一块,她还时不时地全部吐出,再舔几下,然後又一次整根含入。看上去,她就像在吃什麽人间美味一般,一脸的沈醉痴迷。

    此时,Mabel刚刚完成对顾承泽舌头的一阵猛吸,现在火辣的吻一路沿著他的脖颈向下来到他的肩膀处。

    第二章你Cāo得人家好舒服啊

    发文时间:2/62012更新时间:02/112012——

    顾承泽长期在健身房锻炼,身上没有一丝赘肉,下腹倒三角的肌肉形状更是完美得让女人尖叫。

    Mabel也算是陪过不少客了,但身材,容貌,家世如顾承泽这般出色的她是没见过,才没几分锺,顾承泽已叫她折服了,一心想在他身下辗转承欢。我们顾少的魅力可见一斑。

    一路舔一路吸,湿吻已经来到他的腹部,在他的肌肉块上留恋一番,然後,再向下,与CiCi会合,一起服侍起他的硬物来。

    两条滑腻的舌头一左一右地舔他的棒身,时不时地还会吸吮他垂下来的两个肉囊,发出‘啵’的一声yín靡的吮吸声。

    他的马眼已经流出些许的yín液,便立即被一条小舌卷走,“顾少的牛奶好好喝……”身下衣衫不整的美女发出带点撒娇意味的yín荡声音,对男人来说绝对是致命的诱惑,但是我们的顾大少也是见惯场面的人了,岂是这麽快就缴械投降的主?

    女人yín荡的声音又传来,“顾少的ròu棒好烫,好硬,一直顶在人家的喉咙口……不过人家好喜欢这根大ròu棒,怎麽吃都不厌……”说罢,又将ròu棒整跟含进嘴里。

    眼看ròu棒被夺的Mabel只好舔弄CiCi含不进嘴里的那段,以及那两个小肉球。

    怎麽说这两个也是在侍奉男人方面极有经验的女人,经过这一番的挑逗,顾承泽感觉自己也快承受不住了,他将ròu棒用力一顶,没料到这一下的CiCi被顶得呛了一下,忍不住咳起来。

    “好了,你先休息会儿吧。”眼神飘到Mabel这里,“你,上来。”

    Mabel自然懂得他的上来是指哪里,立马将自己脱得精光,兴奋地张开双腿,握住他的性器,对准自己的爱穴,一冲到底。

    “啊……”发出一声略显夸张的呻吟,“好舒服……顾少……你Cāo得人家好舒服啊……”

    Mabel在顾承泽身上骑得兴奋了,不停扭动身子,yín乱地大叫著,“再用力一点……人家的小sāo穴好舒服……啊……要离不开你的大ròu棒了……顾少……好厉害……”

    风月场上玩惯了的顾承泽这种yín言浪语自是没少听,但是看著面前女人骚浪的样子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兴奋的。

    “顾少……你也揉揉人家的咪咪嘛……人家那里好痒的……”

    “痒就自己揉啊。”顾承泽低笑一声,脑海中却突然闪过一张女人的面孔,那个眼神中总带些清冷的女人,那个总让他有种把控不住的女人,脑海中不断浮现著她与自己欢好时那

    诱人的模样。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为什麽会这样??

    “顾少……你真坏……怎麽能叫人家自己揉……你帮帮人家嘛……”

    眼前的人分明不是她,怎麽会在跟别的女人做爱的时候想到她?自己真是越来越不对劲了。环肥燕瘦的,各种不同类型的女人他都玩过,但相同的是没有一个能在他的心上留下痕迹,刚刚从这个女人的床上下来,他能立马投入另外一个女人的怀抱,这才是他顾承泽啊。

    即使是与他维持了近四年关系的洛凡,也不过是他众多床伴之一,怎麽总在与别的女人欢好的时候想起她?

    大概是与她做爱时太激烈太刺激了,说到底在床上是洛凡配合他配合得最好。大概……就是这个原因了。

    第二章这麽想要,我也射给你

    发文时间:2/62012更新时间:02/112012——

    “你也过来。”想一扫脑海中不该出现的身影,顾承泽把CiCi也叫了起来。

    CiCi听话地呆在他身边,顾承泽一把扳过她的脸,就忘情地与她接起吻来。

    CiCi的吻技是出了名的高超,还真的把我们难伺候的大少爷吻舒服了,感觉浑身轻飘飘的顾承泽也把脑中东西扔到一边去了。

    手指则yín乱地插入CiCi的下体,“呵,没怎麽玩过你就湿成这样?姜源这里果然都是好货色。”

    “顾少,你说得人家好害羞……”

    手指在她的甬道里放肆抽动,大麽指时不时地刺激她的小核。两根手指一点点加到四根。

    “哦……啊……人家要被你插死了……”CiCi忘情地叫道。

    还在用下体套弄著顾承泽ròu棒的Mabel也不甘示弱,“顾少……你的ròu棒顶得好深……人家受不了了……再用力点欺负人家……人家好喜欢啊……”

    顾承泽掐了一下CiCi的rǔ尖,先是疼痛感後是电流般的快感让CiCi忍不住yín叫,“顾少……人家还要嘛……”

    顾承泽对还坐在他大腿上摇晃的Mabel扬了扬下巴,“你来舔舔她的nǎi子。”

    Mabel听话地伸出舌头舔弄CiCi的rǔ晕再是rǔ尖,引得CiCi发出阵阵撩人的呻吟,“哦……嗯……”

    顾承泽的手指还在CiCi的体内,ròu棒则在Mabel的穴里,他两边一起发力,弄得两个女人舒爽不已。

    顾承泽突然抽出手指,上面粘满了CiCi的yín液,对於这种来路不明的女人他当然没兴趣舔她们的yín液来增添情趣,不过让她们自己舔倒是不错的选择。

    他将手指放到CiCi眼前,果然,CiCi如饿虎扑狼般将他的手指一根根含入嘴里,舔得十分色情。

    “好好吃……可是……人家的xiāo穴好痒好空虚……顾少也用大ròu棒捣捣人家的小sāo穴好不好……”

    “现在换你舔她的nǎi子。”顾承泽下了新的命令,CiCi当然是听话地去舔。

    Mabel也被舔得舒服极了,xiāo穴不由自主地一夹。

    “呃……”这突如其来的一夹却给顾承泽带来刺激,他快速地连续抽插了几十下,插得Mabel不断yín叫。

    “啊……顾少……你饶了人家……哦……好爽……好深啊……插到底了……不行了……”

    然後,他猛地将自己的ròu棒拔出,让自己的体液尽数射到Mabel的腹部还有脸上。

    刚刚高潮过的Mabel浑身痉挛著坐在沙发上,身上,脸上,头发上都是顾承泽刚刚射出来的jīng液。CiCi则凑到她边上,分食著她身上的jīng液。

    顾承泽向来天赋异禀,区区的一次shè精自然是满足不了他的,这情欲才刚刚被挑起呢。

    於是他一把拉在Mabel脸上胡乱舔著的CiCi,“这麽想要,我也射给你,嗯?”

    第二章人家要喝大香肠里的牛奶

    发文时间:2/72012更新时间:02/112012——

    一听大少爷要临幸自己,CiCi当然是千万个愿意,她弯著腰,一手撑在沙发背上,一手扒开自己的xiāo穴,露出一脸yín荡的表情,“顾少……人家的xiāo穴随便给你玩……玩坏人家的也没关系……”

    顾承泽当然不会跟她客气,背入式进入得更彻底,不知被多少人玩过的xiāo穴不知为何还是挺紧致的,但是比起洛凡……

    该死!!怎麽又想到洛凡!!

    “啊……啊……顾少……好强啊……人家要被你弄死了……”呻吟声打乱了他的思路。

    “果然是极品骚货啊。叫!!!再叫得响点,骚点!!”

    得到准许的CiCi使出浑身解数,把能叫的yín言荡语都叫出来了,“再深一点……人家要吞下……啊……要吞下整根大香肠……嗯……人家要喝大香肠里的牛奶……哦哦……人家的子宫要被大香肠顶穿了……好爽……Cāo死人家吧……还要……”

    顾承泽让她的一条腿屈起,踩在沙发上,这样xiāo穴张得更大了,可以侵袭清晰地看到ròu棒如何在她的体内进出。

    此时,已经从高潮中缓过劲来的Mabel跪在沙发上,舔弄著他们两人的结合部位,这无疑给这在欲海中荡漾的两人新一轮的刺激。

    顾承泽快速冲撞著她的花心,仿佛每一下都要把CiCi顶飞。

    CiCi抓著沙发背才止住被他撞飞的趋势,她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随著他的进攻而震颤著,xiāo穴被摩擦的快感让她觉得自己快要升天了。

    “啊啊啊……顾少……你好会插穴……插死人家了……快把……人家的xiāo穴……插烂了……”

    “嗯嗯啊……还要更多……再快点……用力点……插我的花心……求你捣烂它……啊啊……”

    顾承泽濒临爆点,感觉到加倍的快感,他握住女人精细的腰开始疯狂的抽插。

    两人结合的地方精光闪烁,花穴里的yín液被粗大的按摩棒挤迫的无处可流,随著柱身一前一後的抽插动作全部流出了体外,打湿了两人的私处。

    流下来的yín液全部被Mabel吸走,这般yín靡的场景,光是看就叫人血脉喷张。

    “呃嗯……”随著顾承泽的一声低吼,他的ròu棒也随即被拔出,如法炮制地,全部射在CiCi的脸上,xiōng上。

    两轮下来,两个女人都被玩弄得有些倦意,两人光著身子满身jīng液地坐在沙发上,旁边还坐著双腿大张的顾承泽。

    只需要稍稍的休息,精力旺盛的他马上就恢复“金枪不倒”的本色,叫那些女人真是又爱又惧。

    而另一边的姜源,刚刚同他的女伴俏儿经历了一番持久战,泻了火,两人便赤身裸体地抱在一起观看顾承泽这里的激烈战况。

    看到顾承泽把两个女人都玩得yín水横流,身上还一团团jīng液的,姜源刚消下去的欲火‘腾’地又上来了。

    “休息够了吧,陪我和顾少一起玩玩,嗯?”姜源的大手包住俏儿的丰rǔ,色情地挑逗她的小rǔ尖儿。

    “顾少好厉害的样子,我怕……”刚刚目睹过战况的女人又是期待又是害怕。

    “你会怕?”姜源轻笑两声,“你是我挑的人我会不了解麽,一般男人能满足得了你麽。在我面前说顾少厉害,难道我就不厉害了?”

    “坏人,你成心欺负人家。你有多厉害俏儿还能不了解麽,刚刚人家都快被你弄死了。”俏儿整个人蜷在他的怀里,还用大腿骚媚地蹭蹭他的下体。

    “好了,把你发骚的本事留到顾少面前展现去,记著,千万把他伺候好,待会就算把你玩痛了也给我忍著。”

    第二章夹著两根ròu棒……好棒

    发文时间:2/72012更新时间:02/112012——

    “俏儿会让顾少满意的……”边说还边抛了个媚眼过来。

    “承泽,好久没跟你一起玩个女人了,怎麽样,有兴趣麽?”姜源带著俏儿走到顾承泽的面前。

    只见顾承泽勾了勾嘴角,“你想玩,我当然奉陪。”

    “前面的洞还是後面的洞,你挑一个。”姜源也不废话。

    “今天玩的都是前面,那这次我就玩後面吧。”

    “好。”姜源对坐在沙发上的两个女人抬了抬下巴,“你们两个来把她的两个洞再舔湿一点。”

    “是,姜少。”Mabel和CiCi一个舔她的花穴,一个舔她的菊穴,两人都卖力地湿润著俏儿的小洞。

    “呃啊……嗯……”俏儿已经舒服得呻吟起来了,姜源也觉得差不多,手一挥,让两个女人退下。

    然後,姜源先坐到沙发上,俏儿跪坐在沙发上,屁股抬高的同时将他粗壮的ròu棒纳入花穴里。

    顾承泽则站在她的後面,先拿手指扩张她的菊穴,由於刚刚姜源已经先玩过一次,所以没多久菊穴的口就开得很大了,他便将自己的ròu棒插进去。

    “啊啊……”前後都被贯穿的身体陡然颤栗了一下,俏儿惊声尖叫著。

    毕竟之前两个人没少在一起玩女人,这默契还是有的,差不多的节奏,同时顶入抽出,两个洞都被填满的快感,让俏儿舒爽地快要崩溃了。

    “啊啊……哦……不要……不要这麽干我……哼哈……太爽了……哦不……俏儿要被玩坏了……嗯啊……”

    俏儿的花穴亮晶晶地一片,滑腻的蜜液潺潺流出,姜源不间断地抽插,ròu棒带出她的媚肉也让她的aì液飞溅而出,滴得地上都是,俏儿皱著脸哎吟著,表情好像极痛又好像极乐。

    而後穴也同样泥泞不堪,顾承泽粗大的ròu棒不停的在窄小的甬道内抽插,狠狠捣干著她内壁的敏感小突起,高端的刺激让她的後穴自动分泌出许多肠液,ròu棒一上一下抽插,发出“啵……啵……啵……”的yín靡声。

    姜源和顾承泽都玩得有点疯了,深埋在俏儿体内的两根ròu棒又都涨大了一圈,两人都随著男人的本性,深深地往里顶。

    “哦……好舒服……俏儿好喜欢……好喜欢大ròu棒……顶穿俏儿吧……啊啊……插烂俏儿……俏儿是没有ròu棒喂……就……活不下去的小骚货……”

    顾承泽抓住俏儿的头发,有点粗暴地转过她的脸,狠狠地亲吻她的唇,俏儿急促的喘息著,口中津液横流。

    顾承泽是真的high了,疯狂地吮吸著俏儿的软舌,直到俏儿的舌头几乎麻木,嘴角更是流下yín荡的津液,透明银丝在昏暗的灯光下异常地情色。

    姜源则玩弄著俏儿的一对白嫩的巨rǔ,将rǔ硬硬的小rǔ头被揉进rǔ晕中,俏儿感觉到酥酥麻麻的痛,却又如同吸食大麻,舒服不已。

    刚才一直在一边看著的Mabel和CiCi也适时地加入激战,Mabel单膝跪在沙发上与姜源激吻,CiCi则蹲在地上舔弄顾承泽的两颗蛋蛋。

    在包房另外一面的两位大少爷看著这边yín靡的景况也忍不住想要加入,分别插进Mabel和CiCi的穴里,迫不及待地律动起来。

    “啊……”“哦哦……”此起彼伏的呻吟浪叫声在包房里响起。

    俏儿也被身下的两位少爷插得唾液横流,完全意识模糊了,只知道自己还要,还要,怎麽都要不够。

    “俏儿要被捅穿了……好爽……夹著两根ròu棒……好棒……好满足……”

    “呃……承泽……我要出来了……”姜源地喘著。

    “好……我也快了……”顾承泽低声回应。

    於是,两个男人几乎同时拔出ròu棒,将白色的rǔ液射满俏儿的身体。

    “你这儿的人果然是够骚。”

    “你满意就好。”

    两个帅哥相视一笑,对彼此的想法都很了然。

    而另外两对还在包房里继续,夜,还那麽长……


如果您喜欢,请把《欲成欢 第四部》,方便以后阅读欲成欢 第四部第一部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欲成欢 第四部第一部分并对欲成欢 第四部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