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魂

第46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花间浪子 本章:第46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

    就这样,华云龙是乐不思蜀地安慰着他那些女人,或母女同欢、或姐妹同床,成亲的日志就这样悄悄来临了。自然可以想象得到,成亲得热闹是不用说了,华云龙终于又见到了薛灵琼和梅素若、小玫、小娟、小苹主婢。八个新娘子自然是高兴得很,最高兴的当然是华云龙了。

    八个新娘子阮红玉、宫月兰、宫月蕙、梅素若、薛灵琼、贾嫣、蔡薇薇、谷忆白与华云龙一起拜过天地,就被送入洞房。华云龙少不得要应付贺客,总算都应付完了。阮红玉、宫月兰、宫月蕙、贾嫣、蔡薇薇、谷忆白都已经可以算是「老夫老妻」,揭开盖头,喝过「合卺酒」,就算礼仪完成了,她们今夜是不会留宿华云龙的,早早地就将华云龙推出了房间。

    然后他就来到薛灵琼的房间,揭开盖头,喝过「合卺酒」,烛光下的薛灵琼出落得更为娇艳,华云龙忍不住搂在怀中痛吻了个饱。薛灵琼待他平静下来,轻声道:“你啊,还恁地嘴馋肚饱,今日妹妹不敢留你,快快去梅姐姐房中,「春宵一刻值千金」,切莫辜负了这洞房花烛夜的大好良辰。”

    将他推出门去。

    华云龙心中暗想:这么多女人,真正明媒正娶,在洞房花烛之时才得初欢的,也就梅素若一人而已。我可不能慢待了她。不知不觉来到梅素若的房间,见梅素若正坐在床边,旁边站着小玫、小娟、小苹三个侍女,看见华云龙进来,欢天喜地地将华云龙牵到床边。华云龙掀起红头纱,只见梅素若薄施脂粉,分外艳丽照人,华云龙心一荡,搂住梅素若说道:“若妹,回想前尘,真是如梦似幻。想当初,我还差点……”

    梅素若虽伶牙俐齿,但在这洞房心动的时候也变得紧张起来,她急忙伸手掩住了华云龙的嘴道:“今天别说不吉利的话,你还说呢,还不是你……”

    “还不是我「讨好卖乖,儇薄可恶」是吗?”

    华云龙不待她说完,自己接了上去,旁边侍立的小玫、小娟、小苹三人也是掩嘴低笑。

    羞态可掬的梅素若,在红烛的照映下,柳眉杏眼、朱唇半点、面如桃花,光看就让人再醉一瓮,闻言也是「噗哧」笑了:“你还是跟初次见面是一样可恶,我就知道,这辈子逃不了你的手。”

    小娟笑着道:“姑爷,时候不早了,该喝「合卺酒」了。”

    三个小婢笑嘻嘻地服侍华云龙、梅素若二人喝过酒,铺好被褥,起身告辞。

    华云龙笑着拦阻道:“你们别走,今夜是你们小姐的好日子,你们也有份。”

    三个小侍女闻言羞得满脸通红,梅素若笑着道:“我就知道她们三个早晚要是你嘴边的肉,你既然提了出来,我还有什么不同意的。”

    小玫、小娟、小苹三女闻言,娇羞地道:“我们愿意服侍小姐和姑爷一辈子。”

    梅素若接道:“她们三个虽是我侍女,但情同姐妹,你可不能亏待了她们。”

    华云龙笑着道:“若妹,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了她们,你有的,她们也会有。”

    梅素若笑着道:“傻丫头,还不快谢谢姑爷?”

    小玫、小娟、小苹三女忙道:“多谢姑爷,让我们来服侍你们吧。”

    华云龙笑着道:“今天洞房花烛夜,我不要你们服侍,我先和你们小姐玩,你们看着,然后我再和你们玩,好不好?”

    小玫、小娟、小苹三女羞红着脸点头答应。

    香风醇酒,美人如玉。高燃的红烛下,梅素若的俏脸被映的红扑扑的。华云龙伸手握住她的右手,伸出左臂去搂住了她的肩膀,在她耳边闻到她的幽幽少女香气,在她脸颊上轻轻的印下一吻,嘴唇所触之处,犹如火烫。一个温香柔软的身体在他怀里微微颤抖,梅素若脸上白里泛红,少女羞态十分可爱,华云龙心中一荡,登时情热如沸,紧紧搂住了她,深深长吻。梅素若羞红着脸,把丁香舌尖伸入他的口中,被他一吸一吮得浑身颤抖,使这位初享亲吻滋味的少女,心中就像小鹿般的跳个不停,也不知所措地任他摆布。

    热吻之下,只见梅素若双颊晕红,眼波流动,说不出的可爱。华云龙的另一只手则在她的全身上下游走地抚摸着,梅素若是娇羞得抬不起头来。经过一阵抚摸,华云龙把她放倒在床上,解开她的裙带。梅素若此时已是如醉如痴,毫无反抗的任由华云龙一件件的褪去了自己的衣裳。华云龙一直脱到她精光为止,雪白细嫩,柔润凝脂股的胴体,顿时呈现眼前。

    一对高隆的乳房,尖挺高翘,尤其是那两粒鲜红如樱桃般的奶头,向上高翘的挺立在那艳红的乳晕上面,真是艳丽夺目。腰细臀圆,粉腿修长,嫩柔细腻光滑凝脂的肌肤,白中透红,小腹光泽平坦白净,阴阜隆起似个小山丘。两片肥肥厚厚呈粉红色的大yīn唇,长满了浓密乌黑细长的阴毛,从阴阜一直延生到两片大yīn唇上,中间夹着一个尚未被人开垦过的处女圣地。

    华云龙爱怜的抚摸梅素若的脸颊,梅素若微震一下,腮颊又添了些许红热。梅素若媚眼半开、朱唇微合,紧张、喜悦、幸福的感受,让她心跳急遽,惹得胸脯双峰上的蓓蕾也一阵颤动。华云龙的手心,摩挲着柔嫩细致、吹弹可破的肌肤,让梅素若觉得酥痒入骨,她彷佛听得自己内心在呻吟着。

    华云龙轻轻挪开梅素若掩住胸口的双手,轻柔地抚摸着她胸脯乳根的部位,掌缘刷过乳峰,让梅素若原本欲醉的思绪,更陷入一种舒畅的晕眩中,酥麻骚痒的感觉,竟然从胸口窜向头顶,并延伸至小腹以下。梅素若觉得丹田彷佛燃起一把火,那热度正慢慢地漫延散开,使她的额头、鼻尖渗透出点点汗珠。

    华云龙的手掌抚摸的范围越来越大,甚至指尖时而轻触着,梅素若耻丘上的绒毛边沿。未经人事的梅素若,只觉得一阵心神荡漾,一种异样的刺激感觉,让她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双腿,磨擦起来。华云龙的眼光投射向梅素若那一对雪白粉嫩的玉腿,仔细看着她的胯间妙物,只见她的yīn户绒毛茂盛又卷曲,从耻丘上延贯下去,一直布满胯下的yīn唇上;肥厚的yīn唇中间,一条细长的肉缝,浅浅的小缝里夹着一粒嫩红的阴核。

    华云龙用手指剥开梅素若的yīn唇,只见里面肉色桃红,桃红的肉膜上,还含着黏腻湿液。梅素若娇羞满脸,呻吟声宛若黄莺轻啼。华云龙的手指再轻轻滑进梅素若yīn户的细缝,并顺着滑腻之势塞进yīn道,只觉得里面窄紧、滑润、热烘烘的。华云龙顿时觉得周身血液沸腾,潮涌般的热流注向下体,令他原本挺胀的宝贝,又跳了几下,似乎又肿胀了许多。

    “呀啊……疼……”

    当华云龙的手指插入yīn户洞口时,微微的刺痛让梅素若娇吟一声,但随即又觉得混身酥痒,不由得玉股轻轻地晃摆了几下。华云龙用手指再深入一点,只觉得紧凑凑的,毫无回旋之余地,及至把一个指头伸进,梅素若已疼痛得颤抖起来。华云龙将手指抽出一看,只见指头湿润晶亮。

    华云龙看得心里猛跳,一阵热流直冲下体,宝贝更加发涨,更加挺直。此时华云龙已是心痒难忍,起身快速脱光了衣物,那条粗长硕大、已经青筋暴露、高高翘起、火辣辣的大宝贝,顿时映入眼帘。看得梅素若、小玫、小娟、小苹四女张口结舌,心中想到:“这么粗长硬大的硬家伙,塞进自己那么小的xiāo穴里去,怎么吃得消,受得了啊。不被它给撑死了,胀破了才怪。”

    华云龙将梅素若搂在怀中,一面亲吻她的樱唇,一面用手指去拨弄她的肉缝、阴核。梅素若是生平第一次被男性如此亲蜜的抚吻自己的胴体,感到阵阵麻酥酥、痒酸酸的,浑身一阵颤抖,一种异样的快感,使她美眸生辉,xiāo穴里流出湿濡濡的yín水来,口里梦呓般的叫道:“龙哥哥……庠死了……”

    华云龙火热的手抚摸着梅素若同样火热的肌肤,所到之处,羊脂白玉般的胴体好像泄上了晚霞般的红色。华云龙揉搓着腻滑的双乳,顺着雪白的流线直深入她的两腿间。她的大腿不知不觉间张开了,那粉红色的花瓣尽显,那份湿润充分说明了她心中的渴望。

    华云龙迅速的低下头来,拨开她的粉腿把嘴吻在她那红红的肉缝上,用舌头舐着她的yīn唇,并不时用嘴唇吮着那两片红咚咚,滑嫩嫩的两片小yīn唇,再用牙齿轻轻咬着她的阴核,来回反覆不停的又舐、又吸、又吮、又咬着她那美艳迷人、敏感度更胜其母的小仙洞。

    梅素若被他舐吮吸咬得又是另一种异样的快感,传遍全身,使她飘飘欲仙,yín水大量的从xiāo穴里汹涌而出。这种阵仗份外令她受不了,她玉足向空中乱踢,雪白的玉体也不停的抖动:“啊……龙哥哥……我受不了啦……好痒啊……”

    华云龙知道她已经骚庠得难以忍受了,深吸了口气道:“若妹妹,我要进去了。”

    说着翻身上马,分开梅素若两条粉腿,露出那红通通的xiāo穴。

    华云龙手握着粗长的大宝贝,对准梅素若的xiāo穴洞口,用力一挺,只听到梅素若惨叫一声:“哎呀……痛死我了……”

    她的xiāo穴己被华云龙硬塞进去一个大guī头了,那一种有被撕裂的疼痛感,驱使梅素若忙用双手去推抵他的小腹,不让他再挺动,口里叫道:“不要再动了……痛死了……”

    “若妹妹,你先忍耐一下,等一会就不痛了。”

    “龙哥哥……妹妹还是第一次……现在里面好痛……你的东西那么大……我怕死了……”

    “若妹妹,别怕,处女开苞是会有一点痛的,如果第一次不搞到底,以后再弄时,还是会痛的。”

    “哥……你要轻点……别太鲁莽……要怜惜妹妹嘛……”

    “我知道,若妹妹,长痛不如短痛,你再忍耐一下吧。”

    华云龙说罢把她双手拉开,狠狠用力一挺。「哎呀」声中,粗长硕大的宝贝一插到底,已齐根塞进梅素若那紧小的桃源春洞去了,一条细细的血线顺着大腿淌下来,雪白的肌肤映衬着鲜红色分外夺目。旁边的小玫、小娟、小苹三女,也是看得惊心动魄,看自己小姐很痛的样子,心中也是七上八下。

    梅素若感到一阵刺痛,洞口涨得满满的。这时的小玉户口,紧咬住大guī头颈部肉沟,梅素若痛得眼泪直流,粉面煞白,下面像要撕裂一般:“别动了呀……痛死我了……”

    华云龙温柔地吻着她,用舌尖舔着她眼角边的泪水,表示无限温柔体贴,同时也不住抚摸、亲吻着梅素若,以减轻她的痛苦。经过了一段时间,梅素若感到好多了,这才微微一笑的说道:好狠心……刚才痛得差点就晕过去了……现在就好多了……你轻轻动动看……”

    由于小玉户塞得满满的,一种从未有的滋味,使梅素若感到心里酥麻,双手不由自主地搂着华云龙的腰。华云龙强抑欲火,缓缓地抽插,每次guī头吻着花心时,梅素若的神经和肉体都被碰得颤动一下。既快美又酥麻,微微有些痛。

    “若妹妹,还痛吗?”

    “好一点了……哥……你轻一点……我受不了……”

    华云龙以一种战胜者的姿态,闲情逸致的欣赏着她的细皮白肉,玩弄着她那两颗肥尖挺翘的乳房,以及两粒艳红如樱桃似的奶头,渐渐加快了下面的抽插。

    梅素若的痛苦表情,慢慢的在改变着,变成了一种快感、舒畅、惬意、骚浪的表情出来。她xiāo穴里子宫深处,每次被大guī头一碰,就使她有一阵搐痉的快感,传到四肢百骸而颤抖一阵,穴心里就流出一股浪水来。

    “龙哥哥……妹妹现在不痛了……我开始感到痛快了……”

    “怎么样?若妹妹,哥哥没有骗你吧。”

    “嗯……嗯……”

    梅素若嗯嗯声的哼着,肥白的屁股也情不自禁的扭摆起来了。

    华云龙见她那付骚媚淫浪的表情,知道她已开始尝到男女交欢的乐趣和甜头了,更用力的快攻猛打,大guī头猛地捣着她的穴心,直捣得梅素若是欲仙欲死,猛扭肥臀去迎合,眸射春情,骚声浪叫:“龙哥……哎唷喂……你要捣死我了……我好舒服……好痛快……啊……xiāo穴好美哦……”

    “哎……唷……好美……好舒服……啊……顶到花心了……嗯……嗯……龙哥哥……的……原来插穴是如此的美……如此的棒……嗯……嗯……再快一点吧……”

    华云龙像是受到鼓舞般,一次比一次快,也一次比一次重,次次都顶到梅素若的穴心口上。梅素若被抽插的娇喘呼呼,屁股也随着华云龙的抽插,而上下的顶着,尝尽了交欢的美味。

    “喔……好哥哥……嗯……嗯……你的大宝贝好粗……嗯……xiāo穴好涨……好充实……唔……唔……xiāo穴被干得……又麻……又痒……嗯……嗯……”

    梅素若被插的天旋地转,早已魂逍九重天,嘴里不断发出淫声浪语,抛下那少女的矜持了。

    “嗯……嗯……好哥哥……啊……啊……xiāo穴好美……好爽啊……唔……唔……你的宝贝好粗……唔……xiāo穴被干得……真美……好……好舒服喔……哥哥……嗯……唔……我不行了……嗯……快……再用力顶……嗯……啊……嗯……”

    梅素若双手环抱着他的脖子,两腿也抬高,紧紧的钩住华云龙的双腿,使俩人的下体更加密合。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下面是一个插一个顶,小嫩穴被挤的流出水来。

    “啊……好美……嗯……嗯……美死我了……用力插吧……快……快用力……噢……xiāo穴要升……天了……啊……很美……美上天……好宝贝……弄得舒服……死……了……哎……我……我……啊……”

    华云龙挪出右手去搓揉梅素若的双峰,这使她倍感舒畅,又尽情的呼喊着。她的娇吟浪叫,可把旁边观战的三个小侍女听得娇靥通红,心说:小姐这是怎么啦,这么羞人的话也说得出口。

    “美……美死了……嗯……好哥哥……你又搓又揉的……好……好美喔……宝贝又是如此棒……插……插的妹妹我好……好舒服啊……嗯……嗯……今后人家的xiāo穴……要……嗯……要你的宝贝天天插……嗯……嗯……好……好舒服啊……”

    “啊……啊……好哥哥……你的大宝贝操得……妹妹……的xiāo穴快要升天了……妹妹真的不行了……龙哥哥……求求你……饶了我吧……再操下去……妹妹会……会死啦……狠心的……龙哥哥……啊……你……你饶了我吧……”

    一阵无法形容的快感,涌上梅素若的心头,身子忍不住的一阵颤抖,穴心感觉非常的酥麻,双手紧紧的搂住华云龙的背:“嗯……好哥哥……插的xiāo穴好美……花心好酥……嗯……大宝贝哥哥……你干得美死了……哦……哦……嗯……快……快……快插……我爱死了……哦……嗯……我快……忍不住……啊……泄……啊……我泄了……”

    就听到xiāo穴「滋」、「滋」两声,小嫩穴的精水潺潺而流。

    “啊……我的好妹妹……屁股摇快一点……抱紧我……你那又热又烫的浪水……烫得我的宝贝头好舒服……哥哥……快要shè精了……把我抱紧点……若妹妹……”

    华云龙只觉得腰眼、阴囊在酸麻;宝贝在跳动、膨胀,便知阳精将泄,便双手紧紧揉捏她的奶头,屁股拼命的狠抽猛插,一轮快攻之下,guī头一阵稣痒,背脊一阵酸麻,一股滚烫的浓精飞射而出,全部喷射到梅素若的xiāo穴子宫里面。

    “啊……好烫啊……好美……好舒服……”

    梅素若生平第一次初尝那滚烫的浓精,射入xiāo穴的滋味,才知道男女交欢原来是这么美妙,这么神奇,而又是这么舒服,不由得使她甜在心里,笑在脸上。

    一阵狂风暴雨过后,两个人都满足了,两人紧紧拥抱,互相吻过来、吻过去,这是爱的巅峰,灵与肉的世界。

    休息半晌,华云龙笑着问道:“若妹妹,你还要不要?”

    梅素若摇摇头道:“刚才我差点没命,你跟她们玩吧。”

    说着转头一看,三个小侍女正羞红着脸,夹紧双腿站在床前,就道:“你们还站着干什麽?赶快脱衣服上床呀。”

    三个姑娘一听脸更红了,最後还是小娟勇敢地带头宽衣解带,小玫和小苹却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小娟冲她们丢了个鼓励的眼色,她们才慢腾腾地脱下衣服。随着地上衣服的增多,三个一丝不挂的、神彩各异的裸体少女展现在华云龙面前。

    “啊,太美了。”

    他说着,将最先脱光的小娟拉到怀里,一低头在她的脸上狂吻起来,双手在她的乳房上揉捏着,直揉得小娟,仰身挺腹,奇痒难忍的说:“啊,姑爷,我们都是第一次,你可要手下留情啊。”

    “放心吧,你看你们小姐不也吃得蛮爽快的,当然女人第一次都是要痛的。”

    说着,华云龙抱着小娟躺到床上,让那又粗、又壮的大宝贝直立着,直看得小苹和小玫好似触电似的,芳心狂跳不止。

    华云龙这时一只手在小娟的乳房上揉捏着,一只手五指张开,顺着她那丰满的乳峰向下滑着。华云龙顺着自己的大手欣赏着她的身体,顺着乳沟向下是光滑细腻的腹部,圆圆的肚脐向外凸着,像一只褐色的蜗牛,安静地卧在肚脐上;在小腹下面是乌黑卷曲的阴毛,布满两腿间和yīn唇两侧;她那粉嫩的两腿间,yīn户像小山似的凸起,yīn唇微薄,弹性十足,阴核外突,像一颗红色的玛瑙。

    华云龙将手停下小娟的yīn户上,用食指按着yīn户上方的软骨,缓缓地揉动着。小娟随着他的揉动,也扭动着屁股发出呻吟,她一边呻吟着,一边抓着华云龙的手在自己的丰满的乳房上揉着。

    梅素若这时也已休息过来了,她倚在被子上,轻揉着被华云龙干得有点肿胀的yīn户,看着他们四个,见小苹和小玫对这那粗壮而坚挺的宝贝不知该如何下手,她忍不住坐到床边,伸手在小玫的yīn户上一摸,沾了一手的yín水。她笑着说道:“小玫,你的yín水都流出来了,还不快点上来?不要怕,小姐帮你们,来。”

    梅素若先让小苹扶着大肉棍,随後让小玫爬上床,蹲在华云龙的身上,用手帮她分开yīn唇,对准那通红发亮的guī头,慢慢地插进小玫的阴穴。然後她站起身来,按小玫的肩上,往下用力一压。“啊……”

    随着宝贝的连根滑入,一阵剧痛向小玫袭来,小玫忍不住叫了起来。

    梅素若连忙抱着,将自己的双乳压在她的身上揉动,双手也抓着她的双乳揉捏着,安慰道:“没事,不要怕,第一次是这样的,以後就没事了。”

    小玫在梅素若的揉捏下,疼痛慢慢地减轻了,她轻轻地扭动着屁股,让宝贝在yīn道里滑动起来。随着她的扭动,阴穴里那种又痒、又舒服的感觉越来越强,她也加快了扭动速度,以减轻穴里的那种奇痒。梅素若一边指挥着小苹帮助小玫她扭动屁股,一边用手在小玫的yīn户和乳房上揉着,很快地小玫就开始浪声大叫,呻吟了起来。

    “嗯……啊……好……好棒……”

    这种套动的快速与缓慢,可以由自己来控制,而且深浅的活动也能随意,更能下下触到痒处。

    小玫屁股的扭动速度越来越快,随着白嫩的屁股的扭动,她那对小巧的乳房也开始飞快的颤动着。小脸蛋绯红,一双妩媚的杏眼微微闭合着,脸上完全是一种美爽之至的表情。小玫每套下去,必尽根而没,口中也浪声道:“哼……哼……爽……爽快极了……嗯……真是……舒服……我……我……好……快活……姑爷……小玫……终于成了……姑爷的……女人……好舒服……小玫……好快活……”

    “嗯……好……好舒服……哼……哼……哎唷……好……真是……痛快极了……哼……痛快极了……姑爷……小玫……要一辈子……让你插……”

    那大guī头在阴穴中进进出出,弄得yín水肆溢,小玫到此真是浪极了。

    “嗯……哎唷……美……美死了……嗯……哼……美……”

    华云龙觉得一股热浪又冲向guī头,原来是小玫丢了阴精。

    “哼……”

    小玫现在只有喘息的份了,瘫软在梅素若的怀里不动了。

    而在小玫上下套弄的同时,华云龙也把小娟上移,双手托着她的屁股,分开她那两条浑圆的粉腿,仔细的饱览她三角地带的风光。只见她那浓密乌黑的阴毛,长满小腹和肥突的阴阜上,连那个桃源春洞都被盖得祗能看见一条长长的肉缝,两片大yīn唇紫红肥厚而多毛。

    华云龙用手拨开浓密的阴毛再撑开那两片肥厚的大yīn唇,发现两片绯红色的小yīn唇,顶上面绯红色的阴核正微微的颤抖着。两片小yīn唇及yīn道嫩肉呈绯红色、艳丽而迷人。华云龙用手指一触摸那粒大yīn蒂,再伸手指插入那湿濡濡的yīn户里面,轻轻的扣挖着,不时又揉捏那粒大yīn蒂,来回的逗弄着。

    “啊……啊……姑爷……”

    小娟像触电似的,张开了那双钩魂的媚眼望着他,心胸急剧起伏,娇喘呻吟,全身不停的抖动着:“啊……哥哥……你弄得我……难受死了……你真坏……”

    “小娟,还早得很啦,坏的还在后头呢。”

    华云龙说完之后,埋首在她的两腿中间,将嘴吻上她的春洞口,舌尖不停的舔、吮、吸,咬着她的大阴核以及大小yīn唇和yīn道的嫩肉。

    “唔……哥哥……舔得好……舔得妙……”

    小娟已被吮舔得实在受不了,屁股死命往上挺,她全身浪态十足,口中娇媚的呻吟着。

    华云龙嘴按在那薄薄的yīn唇上,向着阴穴里又吹又吸,直弄得小娟直打寒颤。他又将那粒比花生米一般大小的阴核含住,用双唇吮、用舌头舔、用牙齿咬,不时再将舌尖伸入她的yīn户里面,舔刮她的阴壁上那绯红色的嫩肉。他边撩弄边含糊的问道:“小娟……舒……服不舒……服……”

    “啊……哥哥……你别……别这样……我受不了啊……哎呀……咬轻点……哥哥……我会被你……整死的……”

    小娟被华云龙舔吮得心花怒放,魂飞魄散,酸痒得她粉臀不停的扭动,娇躯也不停的颤抖,淫声浪语的哼着。

    “唔……别吸吮了……我下面好痒……”

    华云龙伸出舌头舔着她的yīn唇、阴核,舔得小娟一阵阵麻、痒、酥,她舒服的猛按他的头,身体一阵颤抖。xiāo穴里的yín水,像似江河缺堤一样,不断的往外流。

    “好哥哥……小娟……呀……美……美死了……你真要命……把……把我舐得……啊……美死了……”

    华云龙进一步把舌头直伸进小娟的阴穴,在yīn道的嫩肉上,上下左右的搅动着,鼻子则顶在她的阴核上揉动着。

    小娟从来没经过这种挑逗,呻吟着道:“啊……哥哥……你太厉害了……我要死了……我不行了……啊……我又要泄……泄身了……”

    小娟竟然和小玫同时高潮,瘫软在床上。

    小苹和梅素若一看,连忙将她俩放在床里休息。华云龙回头一看,正好小苹正弯着身子,把枕头往小娟的头上塞,那两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倒垂着,随着身体的移动而颤动着,两腿间的阴穴,湿湿的一动一动的,像是要吃东西。

    华云龙一把将小苹放倒在床上,小苹被他忽地一拉,吓了一跳,但是一看是姑爷,连忙躺好,分开双腿,说道:“姑爷,快点来嘛,小苹里面痒死了。”

    华云龙一听,反而不急了,只见他一手撑着床,一只手握着宝贝顶在她的阴核上,轻轻的揉动着,只揉得小苹上下挺动着屁股,想用yīn道把guī头套住。随着华云龙的挑逗,小苹欲火难耐,她索性一把抓住华云龙的手,将yīn户对准guī头,用两片yīn唇含着它。

    华云龙一看正好,屁股用力一挺,整根宝贝便插入了yīn道。小苹只觉得yīn道里像是插进一根烧红的铁棍,而且又粗、又长,直达深处的花心,同时一阵剧痛也在她体内炸开。华云龙这时欲火上升,开始轻抽慢插,双手则在她的双乳上用力地揉捏着。

    随着华云龙的抽动,一股快感很快流遍了小苹的全身,她的粉脸上呈现出一种舒服痛快的表情,她将两条丰满的玉腿盘在华云龙的腰上,屁股也开始上挺配合宝贝的插入。因为前戏充足,小苹感受到的「破瓜」之痛并不久,很快就浪吟起来。

    “嗯……嗯……啊……姑爷……小苹……好美……用力……用力……干……我……”

    九浅一深,左插右抽,华云龙像一头猛狮,他一边干插,一边咆哮。小苹的浪臀经他撞顶,掀起美丽的浪花。

    “嗯哼……嗯……哼……啊……好美……”

    小苹面红耳赤,香汗淋漓,浪叫不己。

    “啊……快……小苹……要……出来……了……唔……求你用力……干……快……用力一点……耶……”

    「噗滋」、「噗滋」,小苹的yín水大作。华云龙见她不停的叫床,心下喜欢,又猛力的动作,比原先来的猛而快。

    “啊……啊……”

    娇喘如呢的小苹,终于在他的一轮猛攻之下又出水了。此时,华云龙正是来劲的时候,沾满yín水的宝贝正干得舒服。华云龙把宝贝抽出来。

    “喔……嗯……”

    小苹嫩穴一时空旷,嗯哼的娇嗔着。华云龙把小苹翻过来,让她躺着。小苹被他插得不知所云,也没理会,仍不停地嗯哼呻吟。华云龙将她的两只脚一抓,然后跨在自己的双肩,身体往下压。于是小苹的浪臀便成悬空,他则环抱着她的美臀。

    “哦……龙哥哥……啊……又来啦……”

    华云龙的宝贝硬如铁棒,立刻又插进来,yīn唇夹着宝贝,「噗滋」、「噗滋」,经他的压插,yín水又流了许多。

    “喔……嗯……哦……喔……”

    华云龙只觉得小苹的小xiāo穴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宝贝,每抽插一下,他的guī头便热麻不已。

    “哎哟……哎哟……哥哥……啊……对……对……用力……啊……xiāo穴……好舒服……唔……再来……对……插……吧……我爱……你……嗯……嗯……”

    小苹狂浪的吟叫,朱唇不传地颤动,华云龙更是神气十足,如入无人之境地猛干。小娟这时也醒了,她爬起来,跪在华云龙的背後,用力地推着华云龙的屁股。

    小苹被插得次次都抵及花心,yín水狂流,流得阴毛、大腿、床上及华云龙的宝贝上都是,一片一片湿湿的。况且guī头的肉棱,随着每次的抽动刮擦着阴穴内的肉壁,小苹哪经过这种狂抽猛插,她一面扭动着屁股,极力迎合着,一面娇声呻吟:“啊……啊……好舒服……好痛快……美死了……啊……啊……要丢了……”

    华云龙和小娟一听知道她快要丢了,一人更加用劲快速抽插,一人用力狂推起来。果然,小苹一阵阵的颤抖,媚眼直翻,阴精从子宫口喷射而出,直冲得华云龙舒服极了。

    华云龙将硬如铁棍的宝贝从小苹的yīn道里抽了出来,小苹也四肢软绵绵地瘫在床上,一股yín水混合着处女的血迹流了出来,沿着屁股流到床上湿了一大片。小娟一看,叫道:“小苹怎麽这麽浪呀?流这麽多水在床上,湿湿的怎麽玩呀?”

    华云龙一看,自己的宝贝、大腿根及床铺上都沾满了处女的血迹和yín水,他跳下床将小娟拉到床边比较乾净的地方,先将自己身上擦干,然后让小娟躺在床上,拿来一个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下面,让她的yīn户高高挺起,然後分她的双腿,挺枪猛剌,「滋」的一声,大肉棍应声而入。

    小娟刚才虽然已经高潮过了,但是到底没有被宝贝插的舒服,她浪得也不管「破瓜」之痛了,只管大声浪叫着,用腿夹着华云龙的腰,双脚勾着他的屁股,屁股用力的挺动着配合华云龙的插入。

    “姑爷……好哥哥……快你更用……用力些……哼……好舒服……嗯……”

    小娟娇骚无力,腿儿软软的摆着屁股,眉儿颤颤,星眼半启,颊泛红晕的紧抱着华云龙。华云龙使出了所有的力气,大抽大送着。这一来直把小娟弄得欲仙欲死,整个人飘飘然的。

    “哎唷……嗯……哼……”

    水受到宝贝的刺激,更是不断地流出来,而且宝贝在抽插时还不时带出阴肉,翻来覆去的。

    “小娟……好……快活吗……哼……”

    华云龙喘着气说道。

    “嗯……我真……真快活……啊……死了……死了……哼……”

    小娟在说话之际,由于太过于快活,那阴精也不觉丢了出来。这一阵阴精热浪袭来,使得华云龙觉得十分舒畅,于是他更加卖力抽插起来。他们的欲火已经无法抑止,而是在奔放了。

    “啊……太……太美了……嗯……我要……要升天……了……哼……快……插……快插死我吧……嗯……哼……”

    小娟此时已被插穴弄得舒服极了,华云龙望了小娟那种娇弱欲醉,尤其是那浪声浪语,使他的血液有一股无比的冲动。

    “哼……哼……”

    华云龙喘着气,猛抽猛插着,有如一只猛虎般。小娟的浪叫和骚媚淫态,使得她更加卖力的抽插起来,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狠,好像要插破她的xiāo穴似的。一阵猛干,引得小娟的yín水也像泉水一样乱流,小娟也被顶得媚眼翻白,娇喘连连。

    “哎唷……又……死了……”

    原来快活的小娟忍不住再度的丢了阴精,她舒服得咬着华云龙的颈子,这是一场肉与肉之间的磨擦大战。

    “滋……滋……”

    插穴声是愈来愈响亮了,那当然是小娟流出过多yín水的象徵。

    “啊……我……我会……完了……”

    华云龙的宝贝在阴穴中不断地旋转着,有时再出其不意的猛顶花心一下。

    “哎唷……酸痒极了……哼……哼……好难过……不……不要再旋……旋转……哎唷……怎么……哼……那么重……嗯……哥哥……真坏……哼……撞到人……人家的花……花心上了……嗯……啊……又旋……旋转了……嗯……哼……旋转了……”

    小娟的花心具有一股吸引力,使得宝贝非常舒适,于是更加壮大,激得他精神兴奋,愈插愈起劲了。华云龙开始加速的挺动,猛力的抽插着。这时小娟简直是虚脱了,那阴精不知丢了几回,而且yín水也流了很多,现在只有娇喘浪嘘的力气了。

    “啊……嗯……哼……”

    这时华云龙鼓足了力量,狠狠的抽了几十下。

    “啊……嗯……”

    他的宝贝就像雨点似的冲刺着,同时人也打了个寒颤,一股热热的阳精就此丢了出来。

    小娟不停地扭动着屁股,浪吟着:“哎……啊……碰到花心了……好……好舒服……啊……”

    一股阴精随着喷射而出,泄到华云龙的guī头上。华云龙让宝贝在里面轻动了几下,就抽了出来,任凭小娟躺在床边,自己也坐到床上。

    梅素若一看连忙爬到华云龙身边说:“哥哥,累了吧?”

    华云龙笑着道:“我不累。”

    转头对小玫道:“小玫,你一定还没过瘾,咱们再来……”

    小玫闻言忙爬到床边躺下,华云龙捞起她的双腿放在自己的双肩,把小玫那娇嫩的白屁股翘起来。华云龙扬起宝贝,「滋」的一声,已将宝贝插入小玫的xiāo穴。

    “啊……嗯……呀……”

    宝贝进入xiāo穴后,小玫按捺不住的浪叫起来。

    「噗滋」、「噗滋」,yín水不断流浪出来,发出悦耳的声音。华云龙抱住小玫的浪臀,毫不留情。小玫启着朱唇,那香舌露吐,一伸一纳,沾着丝丝的口水,煞是性感。

    “嗯……嗯……嗯……我的穴……好胀……好饱……哼……哥哥……”

    “哥哥……用力……用力……干……啊……好爽……再……来……快……”

    听到小玫舒服的浪叫,华云龙像头牛,他高高的举起宝贝,起起落落。

    “呼……呼……噢……”

    华云龙自己也忍不住的狂呼起来:“好美……的xiāo穴……”

    他的速度放快。已香汗淋漓的小玫,经他一阵狂插,已娇嗔连连,似乎丧失意识,她紧紧的用手抱住自己的双乳。

    “美吗……小玫……”

    “xiāo穴……爽……唔……大宝贝……干得妹妹……死去……活……来的……啊……”

    华云龙见小玫被搞得死去活来,淫浪百态。为了逗趣她,让她讨饶,华云龙故意将抽插的动作放慢。

    “啊……姑爷……好哥哥……不要……停……哦……快……用力……干我……快……快……”

    “呜……呜……求求……你……姑爷……好哥哥……来吧……小玫爱……你……嗯……小玫……要你……的……大宝贝……”

    华云龙听她讨插,那种性饥渴的情绪令他感到无比的兴奋。于是他再一次的加快速度,并且用力推送。

    “啊……哦……我……来……啦……”

    小玫经他一番压送,身体哆嗦起来,再一次的达到高潮。她娇嗔连连,全身无力的浪叫着。华云龙仍继续抽插,yīn唇紧咬着宝贝。

    一会儿,原来像死去般的小玫又再一次的清醒,并且娇哼起来。原来她又春潮来临,千娇百媚。华云龙也感到全身热呼呼,血液沸腾不已。华云龙改变作战方式,他让小玫侧躺着,自己侧躺在她身后。他抱着她的一只大腿,让小玫的yīn户洞开,然后他的宝贝从后面捣入。

    “嗯……啊……”

    宝贝插入后,华云龙开始插送,小玫轻哼的呻吟着。宝贝一进一出,次次入底,顶着花心。华云龙感到全身舒服透顶,随时有shè精的可能。又插了上百下,又听到小玫浪淫起来。经验告诉华云龙,她又要高潮了。于是他又猛力顶了十来下,两人终于同时的达到交欢的高潮。

    “啊……啊……噢……噢……”

    华云龙的另一只手绕过她的身体,紧紧将她抱住,身体颤抖不停。而小玫几乎魂破九霄,浪声浪叫。

    “哦……哦……哦……哦……啊……”

    她的娇躯蠕动着,香汗从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冒出。

    五人是兴尽而罢,换过床单,华云龙搂着梅素若睡在里面,小玫、小娟、小苹三女睡在靠外边,五人很快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去梦里找寻周公去也……

    窗外的鸟儿开始歌唱了,但是并没有吵醒熟睡中的人儿。直到骄阳透过窗廉,梅素若才缓缓睁开了水汪汪的眼睛,当发现自己被人紧紧搂抱着时,含羞的笑了。小玫三女已经不在了,看情形是先起床了。梅素若轻轻推着华云龙,当他醒来时,她羞得把头埋在他的怀里。

    “哥,我们该起床了吧。”

    梅素若低低说道。

    “不要。”

    华云龙托住梅素若的下巴道:“这是我们的新婚,晚一点没有关系。”

    “哥,还是起床吧,等等……让人家笑。”

    “再躺一会儿吧,若妹妹,我们也算是历经磨难,才终成眷属。”

    说着还用力搂着梅素若的小腰,吻着小嘴。

    “嗯……一大早就……”

    梅素若向旁边躲着,最后还是被华云龙吻住了。嘴在吻,而手在滑润的肉体上爱抚着,轻轻地揉,慢慢地摸,在到达桃源洞口时停住了,于是就在上面摸弄着。

    “啊……龙哥哥……天亮了……不要嘛……”

    “谁说天亮了,就不可以呀。”

    梅素若娇声的喊着,一手去阻止下面的东西。

    “啊……那讨厌的东西……”

    说着小手轻轻打了一下,表示既惊又喜。

    华云龙被打得猛然一缩,叫了起来道:“哎呀,痛死人了,若妹妹,你好狠心。”

    这一突来的举动,可吓坏了梅素若,她急忙严肃地说道:“怎么样?痛得很厉害吗?让我看看。”

    说着也忘记了害羞,一把就将被子拉开,俯下身去,用小手轻轻握住粗大的宝贝,仔细地查看着。

    “还痛……可是……你握住就不痛了……”

    华云龙开了个玩笑,使他饱了眼福。梅素若白嫩的肉体整个露在外面,那光洁的白皮肤毫无斑点。两个丰满的玉乳,顶着两个粉红色的小rǔ头,看得华云龙心头狂跳,忍不住地捏着她的玉乳。明白过来的梅素若发现爱郎是在调逗她,羞得一个转身压在华云龙的身上,小嘴一翘扭着身体不依。

    “我不要……龙哥哥……你坏……我不来了……”

    说着还用两手猛垂华云龙的胸膛,引逗得华云龙哈哈大笑。

    “还笑呢……我不依……不来了……”

    华云龙怕她真的恼了,连忙将她搂过来,吻着她的小嘴,一个转身就把她压在下面,九寸多长的宝贝也跟着吻着yīn户。

    许久,梅素若呼出了一口气道:“龙哥哥,你好坏,我才不要呢。”

    嘴里说的不要,可是下面玉腿却悄悄地分开,这时华云龙急忙扶着宝贝往里面送去。

    “哥……轻……轻一点……痛……嗯……”

    痛字刚出口,那大宝贝已挺进一半了。

    “哼……哥……嗯……”

    再稍一用力,已全根没入了,可是这次华云龙将宝贝挺入后,就不再动了,只让大guī头紧抵花心,在穴心上磨着,大guī头在里面一胀一缩的!

    “啊……龙哥哥……好难过啊……”

    “若妹妹,哪里难过呀?”

    华云龙调皮地问道。

    “不知道,人家都难过嘛。”

    “哪里难过?”

    “嗯……哥坏死了啦……就在里面嘛……”

    “若妹妹,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华云龙说着,猛力将大guī头颤了两下,直抖得梅素若浑身酥麻,忍不住道:“啊……不行……我要……”

    “说不说……”

    “哥……我说……xiāo穴难过嘛……”

    梅素若话刚说完,小脸羞得通红,引逗得华云龙缓缓抽插起来。

    “哥……快点嘛……唔……”

    “我就是要……若妹……浪……”

    “人家不会嘛。”

    “不会就不弄了哟。”

    华云龙说着,表现一付无精打采的样子,并且慢慢向外抽出宝贝,刚抽到小玉户的洞口。梅素若忍不住抱着他,不让他抽出。

    “哥……不要抽出来嘛……哥逗得人家难过死了……哥……我要……”

    “要什么呀?”

    “好哥哥……人家急死了……干我嘛……”

    华云龙被逗得欲火上升,便将宝贝插入洞内,狠狠地抽插起来。

    梅素若被插得浪水直流,口中不断呻吟着:“嗯……唔……唔……”

    “哥……雪妹不行了……哎呀……”

    华云龙知道快她泄了,连忙把大宝贝往回一抽,再深深的向里面一挺,阵阵麻痒,周身发抖,不由自主地花心再度流水。

    “啊……哥……不能再动了……”

    华云龙不理她,依然狠狠地干着。

    “哥……哎呀……不行了……不能动了……”

    华云龙知道她忍不住了,连忙用足力气,猛力地抽插数下后,自己也一个颤抖,「噗」、「噗」射了阳精。射得梅素若张嘴直喘:“啊……龙哥哥……嗯……”

    两个人都泄了精,相互纠缠在一起,浪水淫精顺着丰臀流到床单上,弄湿了一大片。

    一会儿,梅素若才嘘了一口气说:“哥……差点儿要了妹妹的命。”

    “若妹妹,舒服吗?”

    “嗯……好美呀……魂差点都离去了……”

    梅素若说着自动搂抱华云龙献上香吻,软小的香舌也送到华云龙的口中。两人片刻温存,最后梅素若说:“该够了吧,快起床,看别人不笑死才怪。”

    华云龙道:“这有什么好笑的,我们新婚怕什么。”

    “嗯……不……快起来……”

    梅素若扭着小腰撒着娇,那样子可爱极了!

    “好,我们起来吧。”

    “你先起来。”

    “为什么你不起来?”

    “不……哥……人家怕你看……”

    这时华云龙笑了起来,找着衣服穿,走到床前道:“若妹妹,我来拉你。”

    “那你闭上眼睛。”

    华云龙很顺从的紧闭双眼,等一会儿,梅素若递给他手,他轻轻的一拉。

    “呀……哎唷……”

    “怎么啦?”

    “痛……下面很痛……都是你害人家的……”

    梅素若用着埋怨的眼神看华云龙。

    华云龙一付玩世不恭的样子说道:“海棠枝上拭新红,怎么会不痛?谁叫你刚才动得那么凶,现在又怪我。”

    “哥……你又坏……我不来了……”

    梅素若说着,伸手要打他。最后她又给华云龙抱住了,一阵甜蜜的吻,这才嘻嘻哈哈的换衣服。

    隔日是薛灵琼的洞房之夜,毕竟不是第一次了,华云龙自然得心应手。来到了薛灵琼的房间,一番亲吻之后,华云龙将她放置于床上,迅速的将两人身上的衣物除去。华云龙那贪婪的眼神,不断地在薛灵琼的身上打量着,又伸手在薛灵琼的玉体上游走,最后停留在那迷人的双乳上,捏弄着小rǔ头。薛灵琼受到如此的爱抚,全身像受到电击一般,不停的蠕动着娇躯,并发声轻哼着。

    “嗯……唷……嗯……啊……嗯……嗯……”

    华云龙忍不住赞叹道:“好迷人的身材。”

    薛灵琼不等华云龙说完,伸出双手环抱着华云龙的脖子,将她那鲜红欲滴的的娇唇吻上了华云龙,两人伸出舌头,在对方的口中翻滚着,有时会去吸吮对方的舌尖。而两人的手也没闲着,薛灵琼的左手伸去搓揉着华云龙的宝贝,华云龙则伸手抚摸薛灵琼的yīn唇,还用手指伸入yīn户内扣挖着yīn蒂。

    经过一阵的亲吻,两人的嘴唇分开了,而华云龙低头用着舌尖在薛灵琼的乳晕游走,有时也会去吸吮那两颗粉红色的肉粒,手指并迅速抽插着薛灵琼的xiāo穴。

    “嗯……嗯……龙哥哥……真坏……吸妹妹的奶奶……嗯……嗯……”

    薛灵琼娇嗔着。

    “龙哥哥……你的手好……好厉害……啊……好……美……嗯……”

    此时,薛灵琼抖动的更厉害,双手紧捉着床单,屁股不断的往上顶,配合著华云龙手指的抽插,娇呼着。

    “嗯……啊……啊……喔……喔……好……哥哥……好厉害……妹妹……的xiāo穴好痒啊……嗯……嗯……深……深一点……嗯……人家的花心痒死了……啊……你……用你的宝贝帮人……止……止痒啊……嗯……喔……喔……要……要……要你干……要你插……嗯……嗯……”

    华云龙此时已到了欲火高涨的地步,又听见薛灵琼如此的呼喊,二话不说一翻身压在薛灵琼的身上,手扶着宝贝便往她的yīn户里送。只听「噗滋」一声,华云龙的宝贝已进了薛灵琼的xiāo穴中。

    “哎呀。”

    薛灵琼一声尖叫,泪珠也从眼角流出。

    薛灵琼才娇喘呼呼望着华云龙一眼说:“哥哥……你真狠心啊……你的宝贝这么大……也不管妹妹受不受得了……就猛的一插到底……唉……妹妹真是又怕又爱……你……你这小冤家……唉……”

    薛灵琼如泣如诉的,楚楚可人的样子使华云龙于心不忍的说:“琼妹妹……我不知道你的穴口是那么紧小……让你受不了……请原谅我……你要打要骂……我毫无怨言的……”

    薛灵琼见他倒蛮体贴的不禁娇媚微笑的说:“妹妹……才舍不得打你骂你……现在轻点儿抽插……别太用力……我怕……怕受不了……记住别太冲动……”

    她嘴角泛着一丝笑意显得更娇美、更妩媚迷人。

    “琼妹妹……我要动罗……”

    华云龙将宝贝插在薛灵琼的xiāo穴内一跳一跳,调皮的说道。

    “嗯……用你的……大宝贝……干你的……妹妹吧……”

    薛灵琼用大腿锁住华云龙的腰,xiāo穴夹了夹他的大宝贝。

    “嗯……嗯……琼妹妹……你的xiāo穴……在吸我的宝贝……啊……嗯……好爽喔……嗯……夹的宝贝……好舒服啊……唷……”

    华云龙的双手撑在床上,支撑着上身,下身一上一下的抽干着薛灵琼的xiāo穴,他低下头,在欣赏着自己的大宝贝在薛灵琼的xiāo穴洞口进进出出的情行形,真令人销魂啊。有时还会空出一只手来,在薛灵琼丰满雪白的乳房上,东摸摸西捏捏的,一面调情,一面轻抽狂插,渐渐的华云龙的抽插加速了。「噗滋」、「噗滋」的声音也越来越急了,薛灵琼双手紧抱着华云龙的腰部,下体更急速的往上顶,并娇呼着。

    “喔……对……就是这……样……啊……我的好哥哥……啊……嗯……嗯……好美喔……好哥哥……深一点……啊……嗯……喔……用力干我……干……干……嗯……干你的xiāo穴……啊……嗯……嗯……就这……样……的干……唷……嗯……妹妹的xiāo穴好爽喔……嗯……嗯……”

    华云龙边插边欣赏,又把速度给慢了下来,只见自己的宝贝,在yīn户里滑进滑出的,煞是好看。滑进时,薛灵琼的两片红润的yīn唇也跟着往内陷;滑出时,yīn唇也跟着往外翻,同时还带了不少的yín水出来,整根宝贝已是滑润异常。薛灵琼感到速度放慢,xiāo穴有点适应不过来,便急呼起来。

    “啊……龙哥哥……好哥哥……嗯……人家正在爽……你怎慢下来了……嗯……快……快干妹妹的xiāo穴……啊……嗯……xiāo穴喜欢……大宝贝哥哥……大力的干……大力的插……喔……嗯……嗯……快……快……喔……”

    华云龙饱尽视,听之娱,全身上下的千孔百骸,无一处不在享受。他浅送轻抽,在每隔六、七下之后,他就会来一次猛插到底,如此的循环。但是薛灵琼比较喜欢深入疾出,重重穿插,因为这样才能抵到她的痒处。偏偏华云龙又将宝贝浅出多深入少,这种滋味实在太逗人了,所以薛灵琼被他逗得穴内百痒无比,不得不把玉臀频频往上抛。薛灵琼双手抱紧华云龙的屁股,把臀部拼命挺起,淫声浪语直呼起来。

    “好哥哥……快插呀……你不要慢下来嘛……嗯……人家叫你大宝贝哥哥……好哥哥……嗯……你……你不要作弄人……啦……嗯……嗯……快动……快插呀……”

    “琼妹妹……好妹妹……喔……我以为你受不了……且已经满足的样子……喔……才将速度放慢……啊……唷……”

    “嗯……嗯……好哥哥……我还不够……我还要……啊……求求你……好哥哥快……点嘛……我要哥哥的大宝贝……大力的干妹妹……嗯……嗯……不然……我不依……”

    华云龙见了薛灵琼有了反应,不由心中大喜,猛然地抓紧她的身子深插急抽了起来。薛灵琼正被他逗得骚痒难耐,忽得这种深插急抽,真是非常地舒畅,不禁又哼起来了。

    “唔……唔……嗯……嗯……好……好……好……嗯……对……对……大宝贝哥哥……你真了解妹妹……嗯……唔……爽……爽……啊……好爽喔……”

    华云龙听她如此地哼着,他兴奋极了,一直猛攻,每次都将guī头直抵花心,薛灵琼美得淫声浪语不绝。

    “嗯……嗯……龙哥哥……你用力……再用力吧……嗯……唔……啊……好……好美喔……嗯……对……对……就是这样……啊……啊……唔……嗯……好……好……快……快点……啊……嗯……唷……嗯……再快喔……”

    华云龙一听薛灵琼如此的发浪,就像打了一针伤情剂,连命都不要似的,大干特干起来,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汗水,而且也喘的张口瞪眼的,气喘如牛啊。薛灵琼给他这种不要命的干法插得全身舒服异常,口中不断的呻吟。

    “嗯……嗯……大宝贝哥哥……干的妹妹……好爽啊……嗯……嗯……好……好痛快啊……唔……快啊……快……死了……嗯……唷……唷……对……对……再重一点吧……嗯……嗯……妹妹好……好爱哥哥的大宝贝……嗯……嗯……干的妹妹……好……好舒服喔……”

    薛灵琼的yīn户中不停地一张一合地,花心不停的吸吮着华云龙的guī头。华云龙此时正干的正起劲,上气不接下气地直喘着,忽然被薛灵琼的yīn户这么一吸吮,他的guī头一阵酸麻,全身一抖,jīng液不禁地射了出来,射到薛灵琼的穴心。

    两人力拼一阵,终于得到了高潮,相拥躺着,华云龙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突然华云龙听见浴室有动静,睁眼一看,是贾嫣沐完浴之后,直接披着浴巾走进房内。她把门关好后,便把浴巾抖落在地上,裸着身体匍匐在华云龙的身上。她伸手握着华云龙的宝贝一阵骚摸,口中笑着道:“琼妹妹怕一个人应付不了你,所以跟我商量好了,让我来接棒。”

    “唔……唔……唔……”

    贾嫣先摸着睾丸,接着用手套弄着宝贝,等它完全间硬起来,她用巧嘴含住宝贝,吸吮起来。

    贾嫣含着华云龙的大宝贝,一进一出有劲的吸吮着,并伸手到自己的xiāo穴上搓揉着,还用手指插进xiāo穴内去玩弄着yīn蒂。她一面舔着大宝贝,一面去轻抚细揉摸着华云龙的阴囊,搞得华云龙全身舒畅,心头乱撞,忍不住的轻哼起来。

    “喔……好……好……嗯……嫣姊姊……你的嘴巴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啊……嗯……好爽啊……真棒啊……好姊姊……啊……啊……”

    华云龙舒服至极,也用手去搓揉她的玉乳,并轻捏着那两粒突出的肉丸,贾嫣的乳房被他一摸一捏娇嗔不止,xiāo穴立刻溢了不少yín水。

    “嗯……嗯……嗯……唔……唔……”

    贾嫣蠕动着娇躯,放开口中的大宝贝,然后坐在华云龙的身上,先将yīn唇拨开,再把宝贝对准穴口,浪淫荡媚的坐了下去,把大宝贝一寸又一寸的完完全全的吞掉,并且扭转着蛇腰,将他的大宝贝牢牢套住。

    “嗯……哼……哎哟……好美喔……”

    贾嫣双眸微闭,发出满足的淫语。

    「噗滋」、「噗滋」、「噗滋」,贾嫣的浪臀起起遭个落,xiāo穴夹着宝贝狂乱地套弄着,她的yín水越流越多,千娇百媚淫浪无度,香汗流不停,淫语道不绝。

    “嗯……好弟弟……嗯……摸我的nǎi子……用力的摸……啊……好美……嗯……用力的搓……嗯……我好爽好爽……”

    “好舒服……嗯……姊姊……好舒服……嗯……大宝贝顶得好舒服……用力的搓……嗯……好美……嗯……”

    在下面的华云龙,将双手放在贾嫣的双乳上,用手掌重重的搓揉着她的nǎi子,用手指去捏弄奶头,下面的大宝贝也配合著她的动作,一上一下的顶着。

    “嗯……好弟弟……姊姊的xiāo穴好……好爽喔……嗯……大宝贝弟弟……xiāo穴好舒服……嗯……xiāo穴好……好美啊……哦……我美死了……嗯……哦……”

    华云龙搓揉贾嫣的双乳一阵之后,将双手放下把身体撑起,形成两人相对的坐姿,贾嫣将华云龙紧紧抱住,双乳在他的胸膛磨蹭起来。

    “嫣姊姊……你好骚……好淫荡哦……嗯……哦……姊姊……把你的肥臀转一下……嗯……转一下……对……太好了……”

    “嗯……哦……呀……爽……花心美死……龙弟弟……你真懂……爽……嗯……太好了……太美了……嗯……快……快顶啊……”

    “哦……xiāo穴用力夹……哦……用力夹紧大宝贝……嗯……哦……可美死我了……嗯……”

    “啊……啊……嗯……龙弟弟……姊姊……我……我受不了……啊……要……哦……我……我要丢了……来了……哦……我快活死了……嗯……”

    “嫣姊姊……哦……你怎么这么快……哦……姊姊……哦……”

    只见贾嫣身体往后倒,双手双脚成「大」字形,不住的喘气,吐气如兰,有气无力的道:“好弟弟……让姊姊休息一下……等一下再让大宝贝弟弟……好好的玩……喔……哼……哼……好美……喔……嗯……”

    此时的华云龙,下面的大宝贝直直的挺力着,心中的欲火熊熊的燃烧着,将贾嫣的身体一翻身,将硬挺的宝贝从贾嫣身后插入。贾嫣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吓着,忍不住惊叫起来。

    “唔……好爽……哎哟……龙弟弟……嗯……大宝贝顶死……xiāo穴啊……哦……xiāo穴……好爽哎唷……嗯哼……好弟弟……嗯……你的大宝贝真凶猛……嗯……用力……嗯……快……快干你的嫣姊姊……干姊姊的xiāo穴……嗯……嗯……我……爱死……你……嗯……”

    说着,贾嫣摇起浪臀,配合着华云龙的活塞运动,将肥臀直往后送,并把头往后转,将那香舌伸入他的口中,去吸吮他的舌尖。

    华云龙则一手搓揉贾嫣的双乳,一手伸到两人下体的交合处,去扣挖她的阴核。如此一来,贾嫣蠕动的更厉害,忍不住的松口哀嚎着:“嗯……嗯……龙哥哥……我好弟弟……大宝贝弟弟……嗯……嗯……我……好美喔……嗯……全身上下都给你玩……嗯……xiāo穴……哦……美……嗯……你真的好棒……我从来没……没有这么爽……嗯……姊姊……离不开你了……嗯……嗯……姊姊要弟弟的宝贝……天天插姊姊的xiāo穴……嗯……我好爽……哦……太好了……xiāo穴太美了……嗯……”

    “嫣姊姊……嚎姊姊……你的xiāo穴……真美……唷……嗯……又小又紧的……夹的弟弟的宝贝……好……好舒服喔……插起来真痛快……嗯……嗯……我要干死你……哦……大宝贝要舒服……嗯……我要狠狠的干……xiāo穴……”

    意乱情迷的贾嫣只有没命的浪叫,她的手抓着自己的一对豪乳,猛力的搓揉,一副春意无边的样子。华云龙狠狠地顶撞花心,同时摇动屁股,使的guī头像电钻似地在花心上钻着,贾嫣摇着圆臀,嘴里直哼着。

    “嗯……唔……龙弟弟……你……你真行……嗯……干的姊姊美……美上天了……唔……快……快……嗯……我……我要丢了……啊……嗯……”

    说罢,贾嫣的花心如同婴儿的小嘴,紧含着guī头,两片的yīn唇也一张一合咬着大宝贝,一股阴精随着yín水流了出来,烫得他的guī头一阵阵酥麻,接着身子一阵颤抖。

    “哎呀……不好……”

    华云龙心中一惊,却已来不及了,因此他的双腿一挺,使的大宝贝尽量往内伸,随着身体的颤抖,阳精直射而出,冲击着贾嫣的花心。

    “哎唷……舒服极了……”

    贾嫣觉得花心里一阵奇热,身子也强烈的抖了几下,整个身体瘫软在床上,然后一切都静止了。

    一场激战之后,余下的是两人满足的喘息声,静静的享受着美妙的感觉,两人也已感到有些疲惫,华云龙轻轻的抱着贾嫣和薛灵琼,相拥入眠,沉沉的进入美梦中。

    从这以后,华云龙就每天陪着文慧芸、秦畹凤、白君仪、华美娟、华美玉、华美玲、司马琼、小莺、小莲、小荷、小芙、小梅、小玉,顾鸾音、方紫玉、「倩女教」三十六女徒贾美娅、贾紫姻、贾佳娑、贾绮娣、贾云妃、贾明妍、贾妙妙、贾娉娉、贾婷婷、贾嫚嫚、贾婧婧、贾姗姗、贾玉奴、贾玉姬、贾玉娆、贾素娇、贾玉如、贾玉妩、贾兰姣、贾逸姿、贾淑娴、贾少媛、贾秀娟、贾秀媚、贾文媖、贾妙婵、贾丽嫦、贾素娥、贾丽娜、贾丽姝、贾媟、贾婉、贾嫣、贾妮、贾婕、贾妗,白素仪、谷忆白、程淑美、阮红玉、宣文娴、蔡薇薇、琪儿、环儿、宫月兰、宫月蕙、「苗岭三仙」兰花仙子、梨花仙子、紫薇仙子、梅素若、小玫、小娟、小苹这六十八位女子,他日日左拥右抱、颠龙倒凤,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人生若此,夫复何求哉!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侠魂》,方便以后阅读大侠魂第46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侠魂第46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并对大侠魂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