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魂

第41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花间浪子 本章:第41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门外偷看春光的蔡薇薇、谷忆白不想被华云龙发现了,娇羞地走了进来。贾嫣比她们更羞,将头埋进被窝里,不敢见人。华云龙笑着对二女道:“你们居然敢偷看,该打屁股。”

    谷忆白羞笑道:“人家想看看嫣姊姊是怎么样的嘛,人家第一次时懵懵懂懂,一切都迷迷糊糊的。”

    蔡薇薇也羞笑道:“嫣姊姊,你真厉害,妹妹真是自愧不如。”

    贾嫣在被窝里羞道:“真是坏妹妹,羞死人了。”

    华云龙笑道:“嫣姊姊,你不用害羞,你马上可以看到薇薇的表演了。”

    说着,就下床去去抱着蔡薇薇,一阵猛吻,手也分别伸到蔡薇薇的衣服和亵裤里,很快的华云龙就脱下蔡薇薇的衣服,把她抱到床上。

    华云龙向谷忆白招招手,要她过去,并说道:“忆白,来帮薇薇服务,薇薇好像春情泛滥,现在我们俩个好好的让薇薇爽一下。”

    说着指点一番。

    华云龙吸吮蔡薇薇的rǔ头,而谷忆白则跪在蔡薇薇的双腿中,隔着亵裤舔着蔡薇薇的yín穴。蔡薇薇真的是像只发春的猫,不到一会,yín水又沾湿了亵裤。谷忆白将蔡薇薇的亵裤脱掉后,用双手将蔡薇薇的大yīn唇拉开,伸出舌头舔舐着蔡薇薇的yín穴。贾嫣是瞪大了眼睛,满脸通红,欣赏着眼前的「活春宫」。

    “啊……忆白……不要停……快……我好痒……”

    蔡薇薇很快的就摇晃臀部,谷忆白也舔的更仔细了,甚至将手指插到蔡薇薇的yín穴里,不断的抽插。

    “喔……忆白……好……乖妹妹……我……好爽……啊……”

    蔡薇薇的呻吟声更大了,谷忆白也不断的用手指扣挖蔡薇薇的yín穴,有时还转动手指。

    “喔……龙哥哥……我不行了……快用你的宝贝干我……我要你的……大宝贝干我的……喔……xiāo穴……啊……快……xiāo穴要你的宝贝干……喔……”

    蔡薇薇被谷忆白和华云龙搞得受不了,一直要华云龙的大宝贝干她。

    华云龙起身,然后顺手将谷忆白的衣服脱光。华云龙又低下头去玩弄蔡薇薇那已发硬的双峰和奶头,搞了一会后,华云龙要谷忆白让开,他握着宝贝「噗滋」一声,就将宝贝插到蔡薇薇的yín穴里了。

    “啊……好宝贝……想你想得……我好苦……喔……快……哥哥干……干我……干死……xiāo穴……快……啊……嗯……”

    蔡薇薇也是久旱逢甘霖,华云龙抬高她的双脚慢慢的抽送,而谷忆白则坐在床边看着华云龙的宝贝在蔡薇薇的嫩穴里抽干着。

    “喔……对……就这样……快……干死了吧……啊……xiāo穴想死大宝贝了……喔……啊……快……哥哥再快……用你的……喔……大宝贝干死xiāo穴……喔……”

    蔡薇薇愈来愈淫荡,双手捉着床单,头左右摇着,有时还抬高臀部配合大宝贝的抽送,华云龙的宝贝也愈来愈快的抽送着。

    “啊……爽死了……xiāo穴……爽死了……喔……龙哥哥……大宝贝哥哥……干死我……了……喔……用力的干……干死我……让我爽死吧……喔……”

    看着华云龙的宝贝不断弄干着蔡薇薇的yín穴,而蔡薇薇又淫荡的叫着,谷忆白忍不住的用手去扣挖自己的xiāo穴,搓揉那坚挺的乳房,嘴里的唇舌也在唇边绕转着,一副急需宝贝来安慰的俏模样。

    “喔……忆白……姊姊……爽死了……你龙哥哥……大宝贝哥哥……干死……姊姊了……喔……忆白……姊姊……好爽……啊……你上来……姊姊也让你爽……喔……过来和……喔……我们一起爽……喔……爽……嗯……啊……”

    谷忆白听到之后马上爬到蔡薇薇的身上,屁股向着华云龙,用舌头舔舐着江薇薇的双乳,而蔡薇薇双手却在谷忆白的乳房上搓揉,双指间在奶头上挟捏着,使谷忆白的yín水不时的从肉逼的隙缝中滴流着。华云龙见到此景,手指伸入xiāo穴内去挖扣,有时捏弄着小yīn蒂,有使时急速抽插着xiāo穴。

    谷忆白哪能经的起如此的挑逗,便浪语连连:“唉……呦……哥……哥……人家受不了……啦……嗯……好美……喔……嗯……”

    贾嫣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真是大开眼界。

    华云龙一股作气上下齐攻,想使蔡薇薇先败,好去应付谷忆白,便急速抽插着蔡薇薇的嫩穴,且大起大落地干弄着。蔡薇薇直浪叫道:“啊……啊……好……插的我好舒服……死了……龙哥哥……哼……嗯……我好美啊……嗯……这下可……把我插死了……嗯嗯……美上天了……哎呀……我的好……哥哥……大宝贝哥哥……插死我了……嗯……我的心花都开了……嗯……爽……”

    华云龙开口道:“薇薇,我这样插你、干你,你爽不爽啊?美不美啊?忆白,加把劲,她快不行了,等一下哥哥再给你一顿美味。”

    “啊……啊……我快……乐死了……龙哥哥……顶到我的花心了……嗯……好爽……嗯……大……宝贝……哥哥……好会干喔……妹妹好舒服……啊……”

    “哎呀……我快……快丢了……嗯……好美……喔……好哥哥……妹妹……好……好爽喔……嗯……快……快用力……嗯……哼……”

    蔡薇薇边叫着边挺起臀部,配合着华云龙的抽送。

    “啊……出来了……好美……好爽喔……”

    蔡薇薇叫着,阴精便猛射出来,整个人昏睡过去。

    华云龙顶紧了蔡薇薇扭动收缩的子宫,享受着这份快感。看那谷忆白迷人的粉臀,且xiāo穴里又潺潺流着yín水,很是诱人,心中马上变了主意,忙将自己的宝贝从蔡薇薇的xiāo穴抽出,伸出双手向谷忆白一抱,下面挺起的宝贝,腰部用力,宝贝应声而入。

    谷忆白大叫道:“啊……龙哥哥……痛死人了……别再顶了……你的太大了……我的里面好痛……我吃……吃不消了……呀……”

    这也难怪,她与华云龙才有过一次,而且已经隔了好久。

    华云龙觉得她的xiāo穴里是又暖又紧,yīn道嫩肉把宝贝圈的紧紧的,真舒服,真过瘾,看她那痛苦的表情,温柔的安慰着她:“忆妹妹,真的弄得你很痛吗?”

    “还问呢……你的那么大……也不管妹妹吃不吃得消……猛的直往下挺……差点挺得我快要痛死了过去……你真狠心……死冤家……”

    华云龙道:“对不起嘛,好妹妹,我本来以为你不是第一次,应该没有关系,所以是想让你痛快舒服,没想到反而把你弄痛了。”

    “没关系……等一下别再这样冲动……哥哥……你的宝贝……太大了……妹妹……又只弄过一次……加上又隔了这么久……所以一时无法承受啊……请你慢慢来……爱惜妹妹……”

    谷忆白说完后,马上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渐渐的,华云龙觉得包着guī头的嫩肉松了些,就开始慢慢的轻送起来。

    谷忆白又叫道:“啊……好涨……好痛……龙哥哥……大宝贝的哥哥……妹妹的xiāo穴花心……被你的大宝贝顶得……酸麻……酥痒……死了……哥哥……快……快点动……妹妹……要你……”

    谷忆白感到一阵从来没有尝过的滋味和快感,尤其是华云龙那guī头上的大涯沟缘,在一抽一插时,削得阴壁四周的嫩肉,真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滋味,她媚眼如丝的哼道:“好哥哥……妹妹……哎呀……美死了……大宝贝哥哥……你用力搞吧……我不行了……喔……我又……又泄了……”

    谷忆白哪受的了如此冲击,当然很快又泄身了。

    华云龙的大guī头被她滚烫的淫液一烫,舒服无比,尤其她的子宫口,将他的大guī头圈得紧紧的,还一吸一吮的动着,那种滋味真是美极了,再听她叫他用力干。于是华云龙抬高她的双腿,架在肩上,拿一个枕头摆在屁股下面,使她的阴阜,突挺的更高翘。贰话不说,再挺起屁股猛抽猛插,只干得她全身颤抖。

    谷忆白受惊般的呻吟浪叫,两条手臂像两条蛇般的紧紧抱着华云龙的背部,浪声叫道:“哎呀……龙哥哥……妹妹……要被你干死了……我的xiāo穴……快……快被你弄穿了……好哥哥……你饶了我吧……我不……不行了……”

    谷忆白这时的娇躯,已经整个被欲火焚烧着,拼命扭摆着肥大的臀部,往上挺的配合着抽送。

    “哎呀……好哥哥……妹……妹……可让你……玩……玩死了……啊……要命的冤家……”

    谷忆白的大叫,骚媚淫浪的模样,使华云龙更加凶猛的狠抽猛插,一下比一下强,一下比一下重。这一阵急猛快狠的抽插,yín水好像自来水一样的往外流,顺着臀沟流在床单上面,湿了一大片。谷忆白被弄的欲仙欲死,不停的打寒颤,yín水和汗水弄湿了整个床单。

    “好哥哥……抽啊……干呀……我不想活了……我愿意被你插死……干死……嗯……我的天啊……舒服死了……大宝贝哥哥……妹妹……天天都要你用宝贝……干我……插我……嗯……好美喔……嗯……啊……”

    “大宝贝哥哥……妹妹……要……要死了……我完了……啊……泄死我了……”

    谷忆白猛的一阵痉挛,死死的抱紧华云龙的腰背,一泄如注。华云龙感到大guī头一阵火热、酥痒,一阵酸麻,一股阳精飞射而出,全部冲入她的子宫去了。

    谷忆白被那又浓又烫的jīng液射得大叫一声:“哎呀……好哥哥……烫死妹妹了……”

    贾嫣接连看了两场,只觉心头火热,看见那边战事结束,忍不住主动投入华云龙的怀里。华云龙软玉温香抱满怀,有如抱了一块大消绵,他兴奋得热烈狂吻她。同时两只魔手也在她的全身上下摸索着,尤其女人最性感的部位。贾嫣在他怀中剧烈的颤抖着,华云龙觉得她浑身燥热异常,散发出诱人的肉香。

    “弟弟……快点上来嘛……”

    华云龙闻言,低头去亲吻着她的乳房,用舌尖去舔舐着奶头,更用手去搓揉那湿漉漉的yīn户,有时还深进手指抽插着。如此的捉弄,贾嫣那受得了,便娇呼连连。

    “啊……唔……美……美……好……好……唔……嗯……嗯……啊……啊……好……舒服……啊……龙弟……你真好……啊……唷……唔……嗯……爽……好爽唷……”

    贾嫣身子急急颤抖,浪叫道:“哎……呀……轻……点……好……吗……啊……嗯……人家受……受……受不了……啦……我……我……好快乐啊……唔……嗯……快……快插进去……嗯……唔……我……求……求……你……啊……嗯……唔……好……好痒喔……”

    华云龙低头一看,那浪水已流满了床上,于是他肩起两腿,扶着大宝贝对准丰满的yīn户一按,大guī头已挤进ròu洞里,再次一挺,那么粗壮的宝贝,已全根尽没了,不留一丝缝隙。贾嫣yīn户往上顶凑,露出满意的微笑:“喔……好弟弟……嗯……姐姐好舒服……嗯……啊……”

    华云龙大guī头紧顶花心,用力磨辗旋转,一面笑笑说:“姐姐真正的舒服还早得很。”

    贾嫣yīn户出开,十分紧小,华云龙的宝贝把它塞得满满的,觉得非常的肉感和特别充实。

    “啊……嗯……好……插得我好舒服……喔……嗯……好弟弟……哼……哼……我好美啊……嗯……这下可……把我插死了……嗯……嗯……嗯……美上天了……哎……呀……我的……好弟弟……嗯……干得好棒喔……啊……嗯……我的心花都开了……啊……嗯……”

    华云龙揉辗了一会,看那yín水尤如山洪骤雨似的涌出,他两手抱紧丰臀,「噗滋」、「噗滋」抽猛插。贾嫣水汪汪的双眸,爱意盎然瞪着他,yīn户里觉得无比的舒畅。她自有生以来,几曾享受过这么美好滋味,全身酥痒痒的像飘荡在天空中,嘴里更是淫声浪语连连。

    “啊……啊……好……弟……弟……我……的……心……肝……宝……贝……嗯……嗯……姐……姐……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喔……嗯……我……我天天都要……唉……姐姐不……不能没有你……唷……嗯……爽……爽……真爽……啊……嗯……就是为你死……我……我也甘心……嗯……嗯……美……美……真美……哟……嗯……弟……弟……你的宝贝……的……确……太……棒……了……”

    华云龙听她娇声浪哼尤如浇上一杯的酒精,使他心头的一股欲火逾烧逾炽,他俯身一口含住她如紫葡萄的奶头,用力吸吮,一边猛冲狂刺。在疯狂的抽送中,势若奔马,迅若击电,根根到底,下下着肉,使得「劈啪」、「劈啪」之声不绝于耳。

    “啊……啊……好弟弟……嗯……咬……咬……快轻轻咬……嗯……唷……咬姐……姐的奶头……唔……嗯……好舒服……喔……嗯嗯……”

    贾嫣在舒畅中,情不由己的挺阴抛臀向上迎凑,使战况更形激烈。静寂的空间,顿时洋溢着娇声浪语,粗喘声,和yín水刮动得如鱼唧唧水声,汇成一片美妙而动人心弦的乐声。

    贾嫣颤声娇呼:“嗳……唷……好……弟……弟……嗯……嗯……你……你上吸下干的……姐……姐……好舒服喔……嗯……啊……嗯……姐姐……受……受不了……嗯……不……要……挑逗了……啊……嗯……我……我又流……了……哼……哼……”

    “姐……姐……你的xiāo穴……好……好……紧喔……啊……夹的宝贝好……好舒服……你的浪……浪水……真多……呀……”

    贾嫣娇喘着说:“嗳……还……不……是……你……的……大宝贝……嗯……啊……嗯……给……弄出来的……嗯……嗯……姐……姐的xiāo穴……好美唷……嗯……弟……弟……你……的……宝贝……怎……么……这……这么厉害……啊……嗯……把……姐……姐……的心肝……都弄碎了……嗯嗯……”

    蓦地,贾嫣全身一阵强烈颤抖,四肢无力地松弛了,像一条死蛇瘫痪了,她秀眸微闭著,似乎已无力睁开,小嘴翕张着,只有娇喘的份。华云龙只觉得大guī头上被热乎乎的阴精一浇,知道她又丢了精。贾嫣泄了之后,子宫口把guī头收得紧紧的,有如婴儿吸乳似的一阵吸吮收缩。华云龙觉得一阵阵麻痒透心,知到也快要shè精了,立即快马加鞭的抽送。

    “姐姐……快……夹……紧……啊……我……也要……泄……了……啊……嗯……快夹喔……”

    华云龙身子一麻,一直麻到屁股沟,大宝贝一涨,一阵酥麻,一股热热浓浓的jīng液,直向贾嫣的花心射去。

    贾嫣把他的颈子抱住,身子一颤抖也一酥,又被热精一烫,花心上一酥麻就叫道:“喔……我又丢了……嗯……淌出来了……啊……好……麻……好……酥啊……嗯……好烫……唷……”

    贾嫣说完,双手一松,人也软了,华云龙也累了,人也趴在她的身上喘息着,至此大战已告段落,两人也如同掉下河似的,全身累的湿淋淋。华云龙扶起娇懒无力的贾嫣,互相拥搂着,继续享受那甜蜜的滋味。贾嫣娇羞道:“龙弟弟,你好神勇喔,干得姐姐好爽啊。”

    华云龙吻着她道:“嫣姊姊,我以后还会让你爽个够的。”

    “嗯,龙弟弟,我们睡吧,已经快五更了。”

    在贾嫣的轻慰之下,华云龙搂住了她,累的呼呼大睡,睡得人事不知。而蔡薇薇和谷忆白,早已睡了过去。

    早上醒来,已近十点,华云龙看着怀里的贾嫣,嘴角含春,媚眼如春般的娇艳,再看着她那一身的胴体,雪白的皮肤,真是迷人。而蔡薇薇和谷忆白已经不在了,想必是先起来了。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新郎新娘起床了,太阳都老高了。”

    华云龙一听是贾淑娴的声音,忙轻轻的摇着还在作梦的贾嫣:“嫣姊姊,快起来了,太阳都老高了。”

    贾嫣揉着惺忪的睡眼,往外一看,果然太阳已经老高。

    华云龙一言不发的下了床,给贾淑娴开门,贾淑娴端着洗脸水进来,放下洗脸水,一看到华云龙那个赤赤裸裸、不穿裤子的样子,不禁脸上一阵飞红,直达耳根。华云龙双手一环,抱住了贾淑娴,在她的脸上、嘴上亲了又亲。

    贾淑娴娇嗔道:“你现宝啊。要不是用餐之后就要上路了,我才不当扫把星,破坏你们好梦。”

    贾嫣羞红着脸,从床上想下来,谁知一个踉跄,立刻喊痛。

    “你怎么啦?”

    华云龙和贾淑娴同时问道。

    “我的xiāo穴突然好痛。”

    “你昨晚是不是用力很大的力气干大师姐的穴,不然她怎会痛得这样子?”

    “我没用多大的力气啊,可能是开苞的关系。”

    华云龙辩解道。

    “大师姐,你在这里躺着,我去拿药给你擦一下。”

    贾淑娴白了华云龙一眼,随即又脸红,跑了出去拿药。

    “嫣姊姊,很痛吗?”

    “对,很痛,里面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还有这边也很痛。”

    此时,华云龙看了看贾嫣的yīn户口,真的是又红又肿,比末开苞前大了许多,赶忙地抱她上床,吩咐她,不要乱动。贾淑娴拿药回来,一边为她上药,一边娇嗔道:“真是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看把大师姐弄的……”

    贾淑娴埋怨着华云龙,华云龙也是一脸歉疚,望向贾嫣。

    贾嫣忙道:“师妹,你别埋怨他,是我自己不知轻重……”

    贾淑娴「噗哧」笑道:“大师姐,现在就向着他啊,我可是为你在说话呢。唉,看来我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华云龙忙道:“娴姊姊,你骂得对,是我不好。”

    贾淑娴笑着点了他的额头一下道:“你啊,一张甜嘴迷死人,快洗涑吧,这里由我来照顾大师姐。”

    华云龙点点头,洗涑之后,起身出门。

    贾嫣洗涑完毕之后,步履有些蹒跚地出了门,迎面碰上蔡夫人宣文娴、谷忆白的母亲白素仪,俩人见到贾嫣都是脸一红,匆匆打过招呼,贾嫣心中奇怪。看见迎面一前一后走来师伯顾鸾音、师傅方紫玉,忙上前见礼:“师伯。”

    “嗯。”

    顾鸾音轻嗯一声,低下头匆匆从旁边绕过,贾嫣分明看见她的脸红了,不由十分诧异地对走到跟前的方紫玉道:“师傅,师伯这是……”

    方紫玉四周看了一看,脸上飞红,压低声音道:“丫头好不知羞,大嚷大叫,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还好意思问?”

    贾嫣顿时满脸通红,低声道:“师傅,你听见了?”

    方紫玉羞笑道:“不光是我听见了,所有的人全都听见了,真是连为师的脸都丢尽了。”

    贾嫣此时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这才恍然大悟刚才为什么顾鸾音、白素仪等人表情怪怪的,心下一动,附在方紫玉耳边,低声将昨日车中商议之事告知方紫玉。方紫玉闻言沉吟一会道:“看情形,此事大有可为,我会相机行事,先作好铺垫。”

    顿了一顿,又羞笑道:“还不快去收拾东西,吃完饭咱们就立刻上路了。”

    “大师姐,你不用忙,小妹已经帮你收拾好了。”

    贾云妃突然出现。

    贾嫣忙道:“谢谢你了,云师妹。”

    “大师姐,你怎么说出这么生分的话来?”

    贾云妃说着低声凑到贾嫣耳边道:“你就不怕他听了伤心?怎么样,昨夜的滋味还不错吧?”

    “你这个死丫头,你自己又不是没经过?”

    贾嫣羞红着脸反击道。

    贾云妃低声娇羞道:“小妹当时又羞又惊,哪记得什么滋味?反正不像昨夜师姐你那么畅快,抑扬顿挫、跌宕起伏、酣畅淋漓,我们听得都羡慕不已。”

    “馋丫头,乱嚼舌头根,回头我就跟那人王说,让他喂饱你下面那张小馋嘴,看你还会不会乱嚼舌头根?”

    贾嫣笑骂道。

    方紫玉听得玉面绯红,低声笑骂道:“俩个死丫头,这种话也能说出口,真不害臊,还不快走。”

    贾嫣和贾云妃这才赧然住口,俩人相视一笑,跟在方紫玉背后向前厅走去。

    “嗯……龙哥哥……你坏……”

    从华云龙的车里又传出娇嗔声,方紫玉心中好笑,她听得出来,正是她的第二十七徒贾紫姻。她听得一点不错,此刻贾紫姻正坐在华云龙的怀里,被华云龙上下其手,逗弄得浑身酥软。而已左一右,则坐着宫氏姐妹宫月蕙、宫月兰。

    方紫玉转头看看身旁的「玉鼎夫人」顾鸾音,不由心中一动,低声道:“紫姻这丫头,真是的……”

    顾鸾音笑道:“这就是你教的好徒弟。”

    方紫玉红着脸道:“这也怪龙儿,那些丫头们见了他,个个都争相投怀送抱,我这做师傅的有什么办法?”

    顾鸾音突然转脸看着方紫玉,脸上带着一丝笑意道:“难道你这做师傅的没份?”

    方紫玉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呐呐道:“姑娘,你……”

    顾鸾音转过头去,叹了一口气道:“紫玉,你不要瞒我,我不是瞽子,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紫玉低着头,低声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讲述一遍,她讲得甚是旖旎动人,顾鸾音听得也是满脸飞红,娇羞不已。

    好不容易待得方紫玉讲完,顾鸾音也是满脸通红,娇嗔道:“紫玉,瞧你讲的,也不识羞,还说你那些徒弟,我看你比她们还不如。”

    方紫玉也是满脸通红,低声道:“姑娘,你是没尝过那滋味,你要是尝过,就知我所言非虚。”

    顾鸾音娇叱道:“紫玉,要死啦,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方紫玉抬头看着她道:“姑娘,我们都曾经是情场失意之人,体会到的都是伤心失意,从来就没有机会体会到男女之间最美的享受。”

    她顿了一顿,看见顾鸾音一副沉思的模样,接着道:“姑娘,你也可以像我一样,享受到这最美的滋味。”

    顾鸾音蓦地抬起头道:“紫玉,你有没有想过,怎么去面对凤妹妹和君仪妹妹?”

    方紫玉突然羞笑道:“姑娘,你这是杞人忧天……”

    说着,低声将华云龙和秦畹凤、白君仪之间的韵事简略说了一遍。

    顾鸾音瞪大了眼睛,吃惊地道:“紫玉,这种话可不能随便乱说,你是从哪儿听来的?”

    方紫玉羞笑道:“除了龙儿,还能有谁?”

    顾鸾音突然恍然大悟道:“是龙儿在枕边告诉你的,是不是?”

    方紫玉羞笑道:“姑娘,我干脆什么都告诉你算了,畹凤姊姊、君仪姊姊已经和我商量过你的事……”

    顾鸾音听到这儿,立即截口道:“紫玉,你别说了,我明白了,你们这是想拉我下水是不是?”

    方紫玉羞笑道:“姑娘明鉴。”

    顾鸾音低下头,沉思起来,车内一下子陷入了沉默。半晌,方紫玉忍不住问道:“姑娘,你到底怎么想的嘛?”

    顾鸾音抬起头道:“紫玉,我知道你们是好意,但是我怎么拉得下脸?”

    方紫玉叹声道:“人生在世,最多不过百年,而女人的黄金时间,更是只有二十年,而这二十年我们竟然全都虚度了。姑娘,虚名害人不浅哪,要是你我或者天虹,只要有一个人能看透这一点,我们也不至于落得今天这个形单影只的境地啊。姑娘,你仔细想想看,我们得到过什么?”

    顾鸾音陷入了沉思,半晌才长叹一声道:“紫玉,你说得没错,我们真是不值啊,你说我该怎么办?”

    方紫玉羞笑道:“一切我自会安排,等待合适的时机,我就安排龙儿来见姑娘,保证让姑娘享受到至高无上的快乐,又不会让姑娘难堪。”

    顾鸾音羞红着脸道:“只是便宜了龙儿这小坏蛋。”

    方紫玉羞笑着道:“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也许我们上辈子欠他们华家的吧,所以这辈子怎么也挣不脱。”

    顾鸾音也是低头羞笑,方紫玉看大事已定,顾鸾音已经抛去心中的阴影,心中也是欢喜无限,她怕顾鸾音面子上挂不住,所以就岔开话题,转而闲聊起其他事来。

    那边方紫玉摆平了顾鸾音,这边白素仪、宣文娴就容易得多。此刻宣文娴、白素仪、秦畹凤、白君仪四人同坐一个车中,闲聊着,秦畹凤冲白君仪打了个眼色,白君仪自然心领神会。白君仪咳嗽一声,道:“咱们姐妹四人,可以说是同病相怜,咱们现在就说会私房话吧。”

    白素仪道:“妹妹,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白君仪叹了一声道:“我们天虹故去已经十年了,这十年我和凤姊姊真是度日如年。”

    说着抬头看了一眼白素仪道:“姊姊,姊夫去世也有五年了吧?”

    白素仪黯然点了点头。

    白君仪又望着宣文娴道:“听薇薇说,蔡大哥也去了十多年吧。”

    宣文娴点点头道:“我们女人就是这么命苦啊,薇薇他爹去后,我拉扯大俩个孩子,不知吃了多少苦。”

    秦畹凤也道:“是啊,龙儿这个害人精,也没少让我们操心。”

    白君仪接道:“吃苦倒还好说,但是夜晚的寂寞实在难熬,姊姊,你是怎么过来的?”

    白素仪赧然道:“还能怎么办?当然只有忍着啦,我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总不能干出那「红杏出墙」的丑事来。”

    宣文娴也叹道:“人说女人「三十四五,如狼似虎」,夜守空闺,只能咬牙忍耐。”

    白君仪道:“俩位姊姊,我倒是有个主意,眼前就有一人,可为俩位姐姐解除寂寞,又不虞别人说闲话。”

    白素仪奇道:“妹妹,你说谁啊?”

    白君仪笑道:“当然是「混世小魔王」龙儿啦。”

    如此一说,宣文娴和白素仪都大吃一惊。

    白素仪道:“这……这样做羞死人了呵,忆白嫁给他,那我就是他的岳母啦。要是让别人知道了,那多丢人现眼呵。再说他会喜欢我这个小老太婆吗?”

    宣文娴也有着同样的问题。

    白君仪笑道:“俩位姊姊请听我说,你们只要住到「落霞山庄」,咱们再也不出江湖,不会有人知道。关键问题是,俩位姊姊若有心想尝一尝他那超人一等的技巧和床功,保证能使你们得到至高无上的满足感,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也是我做妹妹的一片诚意,让俩位姊姊也享受享受人生的乐趣。人生在世也不过短短几十年的生命好活,若不好好的把握住它,一转眼间就消失掉了,等你再想要的时侯,就后悔莫及啦。逝者已逝,而活着的人为什么要跟着痛苦呢?”

    宣文娴突然念头一闪道:“妹妹不会已经……”

    白君仪点点头,羞笑道:“几个月前,我也和俩位姊姊一般,只觉除了儿女之外,了无生趣,但是现在我和凤姊姊真希望能再年轻二十岁,能多享受一下这美好的生活。”

    秦畹凤也赧然道:“与龙儿好过之后,我才感到这一生没有白活。”

    白素仪娇羞地问白君仪道:“妹妹,到底你和龙儿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白君仪娇羞地道:“好姊姊,你不知他多么可爱,只要接近,就体酥神飞,无法克制,姿意纵体承欢,他那股劲儿,使我身心皆醉,虽感吃不消,迅是极意迎合,曲意奉承,追寻快乐,贪恋不舍。”

    宣文娴羞红着脸道:“这么说他不是完美的人儿,风流人物。”

    白君仪道:“嗯,娴姊姊,我不骗你,假若你接近他,尝试其味,一样的恋恋不舍,他那无穷的魔力,使我沉醉,特异的功夫,令我欲死欲仙。不信,你可以去问问你女儿,昨夜肯定乐透了。”

    宣文娴和白素仪被白君仪的说词,弄得心绪不宁、芳心荡漾,浑身酸软无力,面颊发烫,感到一阵阵说不出的味道,袭向心头,使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起来,春情欲火也燃烧得不克自止了。脑海中幻想着与年轻力壮,风流潇洒之俊男,做那香艳绯恻、极尽缠绵的性爱事儿,不觉浑身颤抖、yīn户中濡湿一片,yín水潺潺而出,更增加她的空虚和寂寞感来,急需有一壮阳塞入yīn道,猛力冲击一阵,方能泄却心头之火。

    宣文娴毕竟持重,担心地道:“那要是让薇薇她们知道了怎么办?我哪有脸见她们?”

    白素仪也有着同样担心。

    秦畹凤笑着道:“这是你们白担心了,你们放心,咱们这一路的人,没有一个能够漏网。俩位妹妹还不知道,昨天薇薇、忆白、嫣儿、龙儿他们商量什么呢,说出来,你们只怕吃一惊。”

    说着,将昨天华云龙几人在车中商量的事情说了,宣文娴和白素仪果然大吃一惊。

    宣文娴道:“我真不敢相信,薇儿会……”

    白素仪也吃惊地道:“忆白真地说过这样的话?”

    白君仪笑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只要是女人,遇到了龙儿,谁都抗拒不了。你们还不知道,小时候给龙儿算命的事,你们听我说……”

    当下将华云龙满百日时算命先生的话说了,然后道:“龙儿是举世罕见的害人精,只要是女人,与他相处久了,都逃不脱。年轻的女子,抵抗力就更弱了,只怕见一面就会忍不住主动投怀送抱。”

    秦畹凤笑道:“如果俩位妹妹没有意见,这事情就这么说定了,一切由我们来安排,保证不让俩位妹妹过分难堪,又能从此享受无比的乐趣。”

    白君仪也接道:“俩位姊姊,我欢迎你们从此就永住「落霞山庄」,我们共同服侍龙儿,将来生活一定幸福快乐,俩为姊姊意下如何?”

    宣文娴和白素仪羞红着脸点点头道:“嗯,我们答应了。”

    四姊妹互拥着,亲热的畅谈,事已协定,畅快的打趣对方,解除旅途寂寞。

    入夜,贾云妃首先来侍寝,华云龙抱着她拥吻一刻,就把她剥得像个小白羊似的躺在床上。贾云妃一对尖挺高翘的乳房,圆圆胀胀高高满满,翘起两粒小葡萄似的rǔ头儿。华云龙的手按住了贾云妃的小腹,感觉到了滑嫩细白肌肤。同时把一双粉腿给分了开来,低头一瞧,真是要人命的xiāo穴。生的太美,太妙了。上端一丛细丝阴毛,两片鼓鼓yīn唇,中间一粒xiāo穴核儿。在xiāo穴核粒上,已有滴滴浪水,流出了穴口儿。

    华云龙用手在穴缝上轻轻的抚摸爱抚着,使那滴浪水儿,涂满了穴缝。一边摸,一边瞧瞧贾云妃。只见贾云妃,娇羞的闭上了双眼,脸上泛起了两朵红云,眼儿成眯,呼吸急促。胸前这对香乳,不停的随着深呼吸起伏着,颤动着,雪白娇嫩的大屁股,不断的在扭动。

    此时贾云妃只感到xiāo穴中痒得无法制止,而非得要那东西来戳插止痒不可,扭摆一阵后,喘着气说:“啊……龙哥哥……你真坏死了……”

    话说到一半没说完,而樱桃小口已被华云龙着实含在嘴里了。

    贾云妃这一刺激,亲吻的好长好长,吻得受不了,不由自主的微微吐出了香舌,递了出去。贾云妃才吐出了一点舌尖儿,华云龙却猛一吸吮,整个舌头都被吸入了他的嘴里,抵舔缠绵起来。华云龙一边吻着贾云妃小巧甜蜜的香舌,一边将手指头插进了xiāo穴里,抽、插、扭、转,另一只手把自己衣服除去,将自己九寸多长之大宝贝给掏拉了出来。而后牵着贾云妃的嫩手,握住了大宝贝。

    贾云妃正在欲火高炽的时候,这根宝贝来得正是时候。猛然握住了大宝贝,又粗又常,而且还是热呼呼的哪。贾云妃忍不住了,手握大宝贝,心跳得急,把舌儿收回,华云龙也抬头看着她。贾云妃喘着气说:“嗯……龙哥哥……你好坏……”

    华云龙一跃而上,猛压到贾云妃的身上,两手捏玩着一对奶头儿,贾云妃闭了眼,只等华云龙大宝贝插干了。贾云妃的美妙xiāo穴被分的开开的,浪水已流到屁股底。华云龙把自己宝贝,塞进贾云妃的xiāo穴之中,贾云妃感觉到一阵发涨,像触电一般。

    贾云妃不由自主叫着:“哎唷……哎唷……涨……涨……”

    在这两声浪哼声中,华云龙使劲一插,大半根宝贝,已被这小小紧穴洞儿给包了起来。

    贾云妃却感到涨得厉害,一边「哎唷」的叫着,同时屁股往后闪了一闪。没想到不但没有闪开来,反而那大宝贝,着着实实的一下子,狠狠的深插到底了。大宝贝头顶住了穴里面,最痒也最敏感的,xiāo穴心子里。贾云妃深深吸了一口长气,一镇颤抖,阴精已经丢了出来,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华云龙感到无比美妙,很快的再抽插,贾云妃感到穴内被宝贝一阵磨擦,真是又酥,又麻,又痒,又酸,而跟着阴水也流出来了。贾云妃娇喘嘘嘘的哼着:“哎唷……哥哥……美……美呀……美死我了……啊……哥……哥呀……”

    华云龙问:“你舒服了没?”

    贾云妃说道:“啊……当然舒服啦……舒服……死了……呀……唔……哎唷……轻一点嘛……慢……慢一点……哎唷喂呀……爽死啦……我……我爽死了……唔……唔……哎呀……我……我的腿呀……”

    贾云妃不胜负荷的叫着,华云龙才慢慢放下了她的粉腿,贾云妃这才放下心,舒了一口气。

    华云龙开始轻抽慢插,大宝贝磨揉着穴腔阴嫩肉儿,酥酥麻麻痒痒,guī头儿顶住了xiāo穴心,就在这穴心上顶住了转一转。贾云妃还是头一遭尝到了这样的可口美味,眯细了媚眼,嘴里也总是哼叫着。华云龙见贾云妃美爽得不得了,而阴精也出了不少,xiāo穴儿更是滑多了。

    他却忽然使力一挺,宝贝好像又变粗了许多。而后猛力狂抽猛插起来,真是其快如飞,在这小且紧收的xiāo穴中,像拉风箱般的一阵猛插。插得贾云妃心花朵朵开,先是酥麻,再是喘息,全身的肉都颤抖起来。抖得身体像波浪般的一起一伏,大屁股肉儿一紧一松,双乳更突出尖翘了。

    贾云妃不断浪荡淫叫着:“哥……哥……美……美死了……小……小……穴……唔……爽歪了呀……好哥哥……慢一……慢一点儿……xiāo穴……要丢了……唔……唔哼……啊哼……唔嗯……呀……呀……”

    又是一阵浓浓阴精,喷到大宝贝头儿上。

    华云龙缓慢了下来,使大宝贝guī头儿,顶住了xiāo穴花心儿,轻揉慢插,徐徐晃了起来。贾云妃这才喘出了一口大气。华云龙亲了一下小嘴问到:“舒不舒爽?”

    贾云妃说:“舒爽的过了头哩。”

    华云龙再问;“你会不会夹吸?”

    贾云妃说:“我……让我试试好吗?”

    于是华云龙顶住了贾云妃的xiāo穴花心深处,一动也不动,而贾云妃试着夹吸紧xiāo穴,又放开来,但动作有些生疏。贾云妃问说:“是这样吗?”

    华云龙回答:“嗯。”

    用手在粉嫩屁股上一阵揉捏,而她的浪水也跟着冲了出来。华云龙把两只粉腿慢慢撑了起来,夹在臂弯中,xiāo穴更是鼓鼓地显现了出来。于是这大宝贝又开始戳着抽插起来,下下着底,次次深入。贾云妃美爽得要上天飞一样,挨插一下就哼叫一声「好哥哥」,娇媚淫荡,显得又骚又浪。华云龙狂猛的狠插着,贾云妃不胜承受哼叫着。

    “哎呀……哎唷……大……宝贝……哥哥……太狠了……唔……嗯……妹妹……xiāo穴……又……又要丢了……嗯……哼……唷……唷……亲……哥哥……大……大宝贝哥哥……小……穴穴……受……受不了啦……嗯……饶……饶了我吧……啊……xiāo穴……受不住了……嗯……”

    华云龙抽插得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深,插向贾云妃的小嫩穴内,都不停止。足足插了几百下,华云龙面不改色,而贾云妃却呻吟着,喘息着,xiāo穴几乎麻木了。华云龙这才感到一阵快感,忍受不了交欢的最高巅峰,「噗」、「噗」、「噗」的射出了阳精。

    华云龙舍不得的拔出了大宝贝,贾云妃还是仰卧着,开着两条粉腿。阳精混着阴精,由xiāo穴口流了出来,人却软得一动也不能动了,就像死了一样。

    休息片刻,华云龙笑着打趣她道:“馋嘴的丫头,哥哥喂饱了你没有?”

    这是贾嫣打趣贾云妃的话。

    贾云妃娇喘微微,嗔道:“龙哥哥,你偏心。”

    华云龙笑着问道:“我怎么偏心了,云妹妹。”

    贾云妃噘着嘴道:“你还不偏心,帮着大师姐来对付妹妹,哼。”

    华云龙笑着吻着她道:“怎么啦,吃醋啦?”

    贾云妃娇嗔道:“我才不吃醋呢,我是恨你把人家开了之后,就不理人家啦。”

    华云龙笑着道:“最近这段时间,哪有时间,好在现在江湖又恢复了平静,我们以后的好日子还长着呢。来,让哥哥好好看看你。”

    贾云妃仰躺着,一双媚眼含羞带笑的看着华云龙。华云龙则是像欣赏艺术品似的,从头到脚,慢慢的往下看。高耸的乳房已经在起伏颤动,细细柳腰,一点点深凹的肚脐眼儿,真是叫人心动不已。

    华云龙轻轻揉摸着一身白肉,再抖动她的屁股,使得那个xiāo穴儿,高高凸起。贾云妃撒娇说:“哎呀……龙哥哥……你快上来药啊……我快痒死了……”

    华云龙微微一笑,压了上去,一身雪白浪肉,其软如绵。华云龙把宝贝放在穴口上,却不插下去。急坏了贾云妃,她急促的喘着气,死命的把那屁股,往上抬高迎着大宝贝,恨不得一口吞下去。偏偏这华云龙在玩弄着奶头儿,捏得贾云妃全身颤动,下体更是摇晃迎送。

    贾云妃气喘急促的叫:“好哥哥……快……快点……插我吧……快……干我吧……我的xiāo穴穴……给你玩……不要……不要再……逗我了嘛……痒……痒……痒死我了……小妹……受不了了……”

    华云龙逗她道:“快插什么呢?”

    贾云妃急急的说:“快插……插我的穴啊……快干xiāo穴洞吧……啊……受不住了呀……妹妹的……小làang穴……穴……在……在等着……好哥哥哥……”

    “哟……求……求你……快干吧……xiāo穴……好痒……好痒哩……受不了了……快……快呀……快插我吧……插死我这小……xiāo穴……嗯……干这小làang穴……快……”

    华云龙的大宝贝,于是狠猛进去,热呼呼的,湿润润的一个小嫩穴,把大宝贝包的死紧紧的,而且一下子就顶住了花心穴底。华云龙一动也不动,真是要命啊,好涨,好舒服啊。贾云妃两手用力按住华云龙的屁股,把这个花心抵压得紧紧的,快喘不过气来了。

    贾云妃耐不住了,开始扭动她那白嫩有弹性的屁股,以及那又饥渴,又需要的xiāo穴儿。连晃带转的,使这xiāo穴心子,围住了大宝贝转呀转的。一对nǎi子,也在跳动着。贾云妃的淫声更是销魂:“嗯……哼……哎唷……哼……唔哼……大宝贝……哥哥……好棒啊……美……美死了……美死人了……xiāo穴……浪啊……唔……嗯哼……”

    “哎……哎呀……大宝贝……哥哥……妹妹……好舒服……够……够了……饶……饶了妹妹吧……啊……呀……少……少插一点呀……干死人了……”

    贾云妃的扭,转,旋,磨,功夫真是要得,还不停的晃动着。一阵比一阵急,一阵比一阵快。她连丢了两次阴精,才慢慢停了下来,喘着气呻吟。华云龙知道这个风骚女人,已经连连丢了两次身子,瘫痪的不想动了,但这正是女人子宫内,收缩吸吮猛咬舔食的时候。他打起了精神,把粗长的大宝贝向后一退,紧跟着是一阵狂风暴雨似的,狂狠猛力抽插。这xiāo穴洞的两片yīn唇,被塞得带进带出的,甚是好看,过瘾!

    贾云妃已经出了两次精,想休息一下的时候,却遭到了这阵狂风暴雨,真有点招架不住了。当穴内正在收缩时,是特别敏感的,却遭到了狂抽猛插,几乎每一下抽动,都像在插她全身似的。没一处性感敏锐的地方不得到刺激,使得她全身颤抖,心也跳得特别快,连舌尖也都是麻麻木木,从发根直到脚心,无一处不是又酥、又酸、又麻、又痒。

    贾云妃娇浪呼叫着:“好哥哥……大宝贝……哥哥……你……你轻……轻一点嘛……你快……快要插死小làang穴了……哎呀……唷……我……我的……小宝贝儿……好甜……好痒……啊……好舒畅……”

    “làang穴儿……要……要湿透了……làang穴被你……被你插得……快……快散了……你的大宝贝……插得我……我……好……好愉快呀……好舒服……呀……唔……”

    华云龙一边听着这个淫骚的浪叫,一边欣赏着这一身浪肉在颤抖。贾云妃的颤抖一刻也不停止,脸颊上一阵阵痉挛,香汗淋漓,同时也不断的呻吟,真是欲仙欲死呢。一声声轻微而淫荡的「嗯」、「嗯」地叫着,一对眼睛越眯越小,小到几乎只剩下一条缝了,鼻子里急促出着气,倒也是香喷喷的。

    华云龙知道,这是女人快要达到最最高峰,欲仙欲死的境界。于是他把粉腿一抬高,立刻就猛力狠狠一插,大宝贝头子,顶进了子宫口内,阴精紧跟着「噗」、「噗」的直流。贾云妃的气息一刻比一刻弱,华云龙又狠狠狂猛使力的急插了一阵,也射出了精,热滚滚的阳精烫在xiāo穴花心上。

    贾云妃瘫痪着睁开眼,陶醉得说:“好哥哥,你可把妹妹给干死了。”

    华云龙说;“干死了,美不美?”

    贾云妃说;“唔……嗯哼……美极了……好哥哥……要是真被你干死了……活不过来……也都算了……你的……大宝贝……好有力……”

    华云龙爱抚着她身子半天,她喘息着,华云龙看她实在无力再战,就转移目标,去找宫氏姐妹宫月兰、宫月蕙。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侠魂》,方便以后阅读大侠魂第41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侠魂第41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并对大侠魂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