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魂

第40章 道长魔消江湖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花间浪子 本章:第40章 道长魔消江湖平

    夜晚海风,吹往陆上,航行轻快,趁着潮涨,下碇一处海湾中,岸上早有黑压压一群人,先行赶去,众人一下船,立即汇合一起。

    谷世表等船一靠岸,即行离去,另起炉灶,以报今日之恨,讵料,这海湾乃九阴教一处秘密分坛,三面环山,一港通海,形势隐蔽险要,隘口均有人把守,九阴教徒上岸,顿时分堵去路,谷世表一瞧这情形,顿时洞悉九阴教主毒谋,己方就此遁走,侠义道或许尚无斩草除根之心,九阴教主却不容放虎归山,另遗后患,趁着侠义道诸人在此,想尽歼玄冥教。他心头怨极,恨得咬牙切齿,嘿嘿一阵森冷笑声,道:“九阴教主,你好计较,大概又想鹬蚌相争,收渔翁之利。”

    九阴教主哈哈一笑,道:“老身何等样人,随你怎么讲,反正玄冥教在世,于江湖终是大害。”

    逍遥仙朱侗冷冷道:“龙儿,走了谷世表,我唯你是问。”

    此老当年,是最厌恶谷世表之人。谷世表眼见如此,知道安然脱身,决不可能,将心一横,也只有负隅顽抗,背水一战。

    华云龙冷笑一声,倏向薛成德一拱手,薛成德点一点头,走出人群,高声道:“谷世表,你尚妄心不死,薛某即是前鉴。”

    谷世表见他一眼,冷笑道:“你自己不够机警,焉能与我相比,如今依附华家,是报仇来了?”

    薛成德淡淡一笑,道:“说了你却不信,薛某倒要感激你,不遭此挫,薛某恐尚至死不悟。”

    谷世表冷笑不置,薛成德淡然道:“你既无悔意,薛某也就不多讲了。”

    目光扫视,敞声道:“玄冥教中,想必有薛某昔日兄弟,若是略念香火之情,请来—叙。”

    华云龙突然朗声道:“玄冥教的朋友请了,眼下形势,不必在下多说,诸位谅已明白。咱们并无赶尽杀绝意图,愿与华家做朋友的,在下无任欢迎,不愿的尽管离去,决无阻拦,但望此后,诸位作些锄强扶弱,仗义除奸的事,华某就感激不尽了。”

    薛成德一出面,他当年属下,见了故主,早想奔去,只因玄冥教规甚酷,稍有异动,立是死数,故虽脸色激动,无人敢开口出声,吴东川一走,华熙话说得及时,彼等也不能不心动,早已战志皆无,人心浮动。

    谷世表眼见军心动摇,暗道:只要有人带头,大变即生,本教毁于一旦,使用高压手段,镇得住一时,只是战火一燃,亦防不住有人叛教。心念电转,竭尽智计,始终想不出防止方法,正在心焦如焚,忽听左侧山峰,传来一阵金铁交鸣声,一个娇脆口音叫道:“师父。”

    众人闻声,群皆转面望去。

    这时,三更时分,月上中天,清辉四洒,照得山谷明亮,高手都看得清楚,一名雪衣少女,率着十余紫衣壮汉,正欲冲过无尘道人师兄弟及九阴教拦阻,抢路下峰。华云龙一眼看出是谷忆白,双眉微皱,忖道:“唉,你来干么?”

    谷世表惊怒交迸,喝道:“忆白,你怎地不听话?是要本派绝传?”

    谷忆白宝剑挥动,毅然道:“有诸位师兄在,九曲一脉,无虑绝传,徒儿愿与师父共生死。”

    群侠闻言,对她事师忠义,倒也暗暗佩服,却惋惜她明珠暗投。这关口左为绝壁,右临深涧,仅一条数尺小径,形势奇险,谷忆白连冲数次,均被阻住,她芳心急怒,「唰唰唰」一连三剑,诡奥辛辣,一名九阴教弟子,中了一剑,惨叫一声,跌入那深不可测山峦,看来必死无疑。

    忽听天乙子弟子无尘道人沉声道:“谷姑娘,贫道是为你好,你师父今日必死,你年纪轻轻,何苦陪葬,快走了吧。”

    谷忆白咬牙不语,一招「腾龙九折」,剑闪九点白虹,盘旋伸缩,凌厉惊人,一名道人本无伤她之意,不料她如此厉害,一个疏神,肩上中了一剑,血流如注。无尘道人暗状之下,怒如山涌,厉声道:“你既不知好歹,休怪贫道辣手。”

    剑势一紧,猛攻不已。谷忆白宝剑挥拒,脚下却逼得连连后退。

    忽听华云龙惊声道:“小心脚下。”

    白素仪亦高声叫道:“道长手下留情。”

    无尘道人听得呼声,手下一缓。然而,迟了一步,谷记白忽觉足下一虚,促减半声,娇躯已飞坠那无底深涧,一代红颜,香消玉殒。

    华云龙面色大变,白素仪脸容黯然,众人惊叹出声,谷世表呆了一瞬,却忽然发出一阵哀天狂笑,笑声集有凄惊、怨毒之意,竟然还有一种掩抑不住的得意和意味,声震云霄,四山齐应,大有鬼哭神嚎,惊天动地之势。

    无尘道人呆呆望着那黑黝黝深涧,心中无比痛悔,听得谷世表狂笑,突然转身,恨声道:“谷世表,你失了如此忠义弟子,尚在得意么?”

    星飞丸跳,纵下峰来。

    但听谷世表狂笑道:“正是,老夫怎能不得意?老夫怎能不得意?”

    侠义道、九阴教,乃至玄冥教,俱是一怔,无尘道人适时仅愤极而言,闻言也不由楞住,细看谷世表又不似神志不清,华云龙聪明绝顶,暗道:“不好,莫非真是这般……”

    猛地一打寒战,大声道:“谷世表,你得意为何?”

    谷世表笑声倏歇,阴沉沉说道:“你不问,老夫也要说出,嘿嘿,谷某人总算看到尔等假冒伪善的东西,有遭报的一日了。”

    他乃盖代枭雄,口中说着,灵机一动,忽然得计,冷冷一笑,道:“姓华的,在沂山,你曾闻任玄言他多年所思的,其实,不值一晒,你可想听听我这些年苦思为何?”

    华云龙微微一怔,知他言出有因,捺住悲怒,道:“你既有此兴致,华某洗耳恭听。”

    谷世表发出一阵慑人心魄的嘿嘿低笑,道:“真论起来,这不当说焦心苦虑,该说这多年来,老夫如何活下去才对。”

    九阴教主哈哈笑道:“想必十分辛苦。”

    事不关己,九阴教显得最是悠闲。

    谷世表理也不理,道:“姓华的,你一定不知那是什么滋味,为了练成绝世武功,老夫在烈火中熏,在冰雪中冻,忍了无数非人堪忍的境遇,屡败屡挫,绝望至极,万念俱灰,几欲自戕之际,你可知道,是何力量支撑下去?”

    他语音激顿,双眼之内倏地血丝密布,厉声接道:“那就是仇恨,唯有仇恨,始能让老夫重获生望,老夫这一切,不都是拜尔等这批绝清寡义,假仁伪善的东西所赐?老夫决不能放过尔等,凌迟细剐,分筋错骨,那是太便宜了,应令尔等做下背信失义,滔天大错,子子孙孙,永劫沉沦。”

    蓦地,一块乌云掠过,蔽住月亮,天地骤变一片阴暗,一阵森森杀机,似弥漫了整个大地。所有的人,听他怨毒至极的语声,都不由浑身汗毛一竖,知他既胸蕴无比怨恨,必另有毒谋,有人隐隐猜出,却盼并非事实,华云龙也不由心旌动摇,暗暗忖道:“想不到他怀了偌大仇恨,毋怪恨咱们华家入骨了。”

    忽听曹天化道:“师弟何必因此伤怀,愚兄必助你报仇。”

    岭南一奇接口说道:“老朽誓死,助神君雪恨。”

    谷世表双手抱拳,诚然说道:“多谢隆情。”

    突然目射冷电,扫视所有玄冥教属,亢声道:“本教上下,曾属薛兄的,请即返彼处,薛兄下令为敌,本神君决不怪罪,余人愿走,尽可离去,本神君决不追究他下落,至于本神君,仅剩一人,亦必与敌死战。”

    此言一出,侠义道、九阴教,乃至玄冥教,皆是太感意外,寂然片刻,玄冥教天机坛主孟为谦,突然朝谷世表抱拳道:“神君之命,为谦不敢不从,况不忠故主,亦难忠新主,为谦等就此退走,至于为敌,万万不敢。”

    谷世表淡淡一笑,道:“如此即见盛意,日后相晤,咱们仍是好朋友。”

    孟为谦躬身一礼,转身而去,那批薛成德旧属,也纷纷向谷世表抱拳行礼,随之而去,前前后后,一百余人,直至薛成德身前二丈,排成五列,作礼齐道:“参见故主。”

    薛成德将手一挥,道:“汝等总算未曾忘掉我,好,退候一旁,待命动手。”

    孟为谦面有难色,顿了一顿,躬身道:“主公令我等赴汤蹈火,属下万死不辞,只是实不便对付玄冥教。”

    薛成德竟然大怒,面色一沉,犹未开口,华云龙抢先道:“理当如此,孟老英雄等,请旁观便是。”

    孟为谦向华云龙一揖,感激地道:“多谢华公子缓颊。”

    率人退至一旁站定。

    忽听谷世表扬声道:“还有离去的人么?”

    皮自良钢拐一顿,厉喝道:“贪生怕死的快滚。”

    玄冥教受谷世表一番话感动,士气陡昂,齐声喊道:“我等愿同神君共生死。”

    众人见玄冥教,明明本是人心浮动,崩溃在即,经谷世表一来,土气鼓舞,战志激烈,遣开薛家旧属,既除肘腋之患,又可笼络人心,群侠虽不齿其为人,对他心机气魄,倒也暗赞,觉得玄冥教一出江湖,震惊天下,确非偶然的事。

    华云龙双眉耸动,道:“谷世表,你尚有何事?”

    谷世表嘿嘿冷笑道:“你既心急,本神君这就说了。”

    他一字一顿,阴恻恻道:“实告尔等,谷忆白即彭拜与白素仪之女。”

    话声未落,白素仪悲恸一声,几乎晕倒,被蔡夫人抱住,满面戚容,朝谷世表恨声道:“谷世表,你要报仇找我夫妇也罢,弱女何事?”

    谷世表狞声道:“老夫对她爱护备至,害她的人,可是尔等的人。”

    无尘道人浩叹一声,道:“彭夫人,贫僧罪该万死。”

    突然回手一掌,向自己天灵盖击下。

    华云龙自不容他自尽,闪身托住无尘道人手肘,沉声道:“此事不能怪罪道长,找的该是谷世表才是。”

    众人本有不少,已推测谷忆白与彭拜夫妇有关,但见谷忆白既有父母,毫无破绽可寻,想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渐也释去疑心。讵料,事却属实,想谷忆白既是谷世表之徒,群侠虽有所疑,无法证实,也是徒然,谷世表无论胜负,她与侠义道,皆属生死大敌,不管谁杀了的,都是天下至不幸的事,对谷世表心机之深沉毒辣,俱感既是惊凛,又是愤怒。

    单世民与姚宗恩,按捺不住,猛地扑向谷世表,黄遐龄及董鹏亮,闪上接住,四人两起,顿时激战起来。华云龙义愤填膺,方待向谷世表问罪。忽见华云龙面庞一转,沉声道:“谷世表,你心智之深,人中罕见,华某倒也佩服,向你讨教几手如何?”

    谷世表心神一凛,情知自己不敌,当着手下,又不甘示怯,心念电转,犹疑难决,曹天化见他进退维谷,敞声一笑,迈步向华云龙走去,道:“华家小儿,元清说你可与老夫抗手,老夫倒想一试,那小和尚有否夸口?”

    华云龙淡然道:“华某不会让你失望。”

    霎时,场中鸦雀无声,人人屏息以待,单世民等四人,也暂行罢手,想一睹这场必是惊大动地的大战,只有司马琼与樊彤,兀是激战不休。自沂山一战,谁都知道华云龙武功盖世,只是曹天化修为在二甲子上,寿高无两,武功也是深不可测,这两个绝世高手,未交手前,谁也不敢轻言胜负,只是有人私心中总以为华云龙可以得胜。

    曹天化心中转念,哈哈一笑,大踏步行走向北方,似待上峰一战,才走出几丈,观准梅素若与薛灵琼站立不远,身形一动,闪电般抓向两人,以他武功,二女决难逃过,转瞬间,曹天化已将扣上两人手腕。忽听华云龙冷哼一声,曹天化已觉一股重逾山岳的劲气,猝尔袭至,换上他人,曹天化根本不惧挨上一掌,只是华云龙就不同了。

    危急中,放弃擒人打算,身形倏尔拔起,那股如山劲力,直奔两女,眼看击上,两女必死无疑,曹天化笑声未出,却见华云龙反掌一挥,那股劲气霍然消逝,这一手若非功力出神,无法办到,饶他盖世魔头,也不由心头一震。

    只听华云龙冷然道:“曹天化,你我虽处敌对,华某以往,却始终以为你不失一代高人。”

    曹天化老脸一红,不待他说完,扬声道:“华云龙你等着,老夫就来。”

    身形一展,倏地无影无踪。千余人中,除了华云龙与元清大师,竟无人看出他如何走法,众人也暗惊他武功之高。谷世表见曹天化偷袭擒人失败,愧然而去,已知今日之局有死无生,牙关一挫,正待下令全体作殊死战。

    忽听一个清脆口音说道:“谷世表,你还执迷不悟?”

    谷世表抬目望去,心头大震,全场的人,俱皆惊哦出声,但见场中突来三人,两位神情雍穆,气派清贵的中年妇人,一是秦畹凤,另一位是白君仪,随后的雪衣少女,赫然是谷忆白。白素仪惊喜欲狂,飞奔过去,抱住谷忆白,叫道:“忆儿,你总算回到为娘的怀里了。”

    谷忆白喊了一声「娘」,伏在白素仪怀内,恸哭不已。这时,除了谷世表,余人见此一幕,任他如何凶暴残戾的人,亦是暗觉欣慰。就在此际,长恨道姑突地悄然离场,秦畹凤急叫道:“顾姊姊。”

    和白君仪赶到,将长恨道姑拉到一旁,低声劝慰,居然劝动其留下。

    白君仪面庞一转,朝谷世表道:“人事沧桑,二十余年下来,彼此都已老态毕现了。我有一事不明,望你据实作答。”

    谷世表好似凶性尽泯,道:“你问吧。”

    白氏夫人道:“家姊女儿遇险,咱们就在一旁,所以不加阻止,直待她坠谷后始加援救,就是要逼出你真话,果然不出所料。只是家父找到她现在父母,如何询问,彼等始终一口咬定,谷忆白为彼等之女,连家父也察不出有何虚假,几乎绝望,此是何故?”

    谷世表面色一变,狂笑道:“好心机,谷某终究全败在你们华家手中。”

    语声一顿,忽又淡然道:“说穿了不值一文,彼等根本就以为谷忆白为其女儿,这因掳她去时彼等恰有一同龄女婴,我深夜偷换之故,白啸天愈是洞达人情事故,自然愈觉其言毫无可疑。”

    谷忆白泪流满面,不知如何是好。

    谷世表一声震天狂笑,道:“好,好,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作一次总算吧。”

    陡地一顿,朝白君仪道:“你的儿子果真厉害,有他在,我今天大概死定了,不过我也不是好收拾的,今日纵死,也要让你知道,华家有英雄,姓谷的也不是庸才。”

    白君仪浩叹一声,与秦畹凤、长恨道姑,退向一边。

    谷世表面上倏泛厉容,目光一扫,震声道:“玄冥教上下,全体动手,拼至最后一个,违令者斩。”

    顿时喝吼如雷,玄冥教众人潮水般涌上,岭南一奇与瞿天浩、潘旭与阿不都勒,重又斗起,余下朱侗战上皮自良,高泰拼斗武明山,玄冥高手全逢敌手,其余弟子,虽朝侠义道及九阴教的人猛攻,俱遭阻止,依然被困重围,无人可以脱困,显然,玄冥教垂死挣扎,不过自速其亡而已。

    华云龙双眉微皱,道:“谷世表,你这是破斧沉舟,背水一战?”

    谷世表狞声道:“正是,本神君必令汝等死无葬身之地。”

    华云龙晒然一笑,道:“大言不惭,看你能在我手中走几招?”

    谷世表怒火中烧,厉啸一声,扑身一掌,他那手掌,突成五彩斑驳,鲜艳夺目,同时一股腥气,直令旁观者,闻之心头烦焦,纷纷后退,大感惊凛,无人自信接得下如此恶毒的掌力。华云龙倒也不敢轻视,身形一转,随手一指,点向谷世表腕脉。

    谷世表手臂一沉,化解了这一招,连连抢攻,挥拳如电,顿时施出了一套玄奥奇诡,凌厉绝伦的掌法。瞬眼间,一片海涛般掌飙,套住华云龙盘旋不已,谷世表仿佛溶于掌飙中,身形俱失,半点痕迹不见。这一场搏斗,石破天惊,武林罕见。

    展眼间,两人已走百余招,谷世表眼看自己展尽绝艺,华云龙仍是气定神闲,信手封拒,牙关一咬,即待施展最后一着,同归于尽。忽听华云龙敞声道:“谷世表,你也不过只有这等能为,就敢兴风作浪,华某反攻了。”

    但见一条人影,自谷世表如山掌影中冲山,一连数转,谷世表忽觉肋下一麻,已被点中穴道,连玉石俱焚的一着,也来不及施出。玄冥教众人,骇然大惊,不觉住手,侠义道诸人,不愿趁机袭敌,也都停止攻击。只见华云龙自谷世表袖中,取出一口豹皮小囊,道:“谷世表,你暗藏烈性炸药,想一举引发,与十丈内人同归于尽,别当华某不知。”

    顺手一掌,解了谷世表穴道,淡然道:“你走吧,华某不杀你。”

    谷世表羞愤欲死,厉笑一声,道:“华云龙,你不用假慈悲,谷某尚无当年三害及九阴教首脑,那等厚颜,在华家手下苟延偷生。”

    倏然一掌,直向自己百会穴劈下。

    玄冥教众人,哗然惊叫,华云龙蓦然弹出一缕指风,击中谷世表曲池穴,谷世表右臂一麻,双目通红,似欲喷火,厉声道:“华云龙,士可杀而不可辱,你已胜了,尚待怎地?”

    华云龙沉声道:“华某决无辱你之意,你满怀仇恨,不妨平心思量,华家何处对不起你,天下武林那点惹了你?”

    忽听谷忆白哀声道:“让我过去,让我过去。”

    白素仪紧抱不放,垂泪道:“羽儿,你要为娘心碎么?你过去他会杀了你的。”

    华云龙剑眉一蹙,道:“姨妈,您让表妹走过来吧。”

    接着传音说道:“您若强阻,表妹势必恨您终生,您放心好了,小侄保她安全。”

    白素仪呆了一呆,谷忆白霍地离开母亲,奔至华云龙身前跪倒,哭道:“姨父,放过我师父了罢。”

    华云龙喟然一叹,将她扶起,温言道:“表妹镇定点,不是咱们不放过令师,是令师自寻毁灭。”

    谷忆白怔了一怔,低声幽幽道:“多谢龙哥哥。”

    倏地娇躯一转,扑至谷世表身前,抱住他大腿,哀声道:“师父,您就看开一点吧,徒儿愿代您死,只请您俯允。”

    谷世表神色木然,以他魔头心性,实未料到,谷忆白至此情形,尚不肯弃他,愿代他死,他这一生,从来没有如此感动,沉吟半晌,厉声说道:“华云龙,你怎么说?”

    华云龙道:“她仍然是你的弟子。”

    谷世表断然道:“这不够。”

    华云龙微微一怔,接着道:“舍表妹虽必认祖归宗,可为你义女,谷忆白之名仍可保留,谷家也不令绝后,这可以了么?”

    直到此刻,谷世表才狂笑道:“好,华家的人做事,一向是让敌人也不得不佩服。”

    面庞一转,沉声道:“朱老。”

    岭南一奇应道:“老朽听候吩咐。”

    谷世表目光—一扫过潘旭、武明山、黄遐龄、董鹏亮等面上,道:“潘老、武老,董坛主。”

    诸人—一应声,心中却无限迷惑,不知谷世表心意何在,他人更不知他胡芦里卖什么药了,不由好奇心起,静静看着,只见谷世表将教中要人尽皆聚集,始一字一顿道:“本神君死去,不知本教是否就此解散?”

    十人齐声道:“我等必竭力辅助神君继承之人,不屈不挠,至死不悔,以求本教基业永绵。”

    声音响澈云霄,那声势依旧可观,旁观的人,对谷世表收卖人心,统驭属下手段之高明,倒也暗赞。

    但见谷世表颔首道:“诸位忠心赤胆,本神君存殁俱感。”

    忽然将一卷黄册及一方令旗,交予谷忆白道:“忆白,你先收起。”

    谷忆白茫然不解,依言照办,谷世表道:“忆白,往常你都是叫我师父,如今可称我一声义父么?”

    谷忆白听他言语之慈祥,迄未曾有,芳心激动,脱口道:“义父。”

    她这一声,完全真情流露,谷世表自然看得出来,不禁欣然一笑,轻抚她秀发,须臾,震声叫道:“忆白此后即我继承之人,望诸位毋忘前言。”

    谷忆白芳心大震,叫道:“师……义父。”

    谷世表置之罔闻,一瞥白氏夫人,仰天发出一阵疯狂大笑,道:“华家是该永存武林,无人可敌,姓谷的好恨……”

    语声倏止,他魁梧身躯,缓缓倒下,场中高手,都看出他是自断心脉而死,群侠虽不齿其为人,对谷世表这份气概,倒也暗暗钦佩。谷忆白惊叫一声,蓦地晕倒谷世表身上。玄冥教众人,面色一黯,齐向谷世表尸体施礼。

    忽然秦畹凤敞声道:“我知道,武林同道都要问拙夫为何未至,其实,这是一桩封锁了多年的秘辛,拙夫其实已在十年前不幸病故,为了免起江湖纷争,所以未曾通告江湖。华家但愿江湖平静,武林安宁。星宿派,立誓不入中风,任玄隐遁穷荒,此间事毕,江湖当可太平不少时间,诸位可以放怀归去了。”

    众人都大惊,除了少数已经知道内情的。但华云龙如日中天,华家的地位不仅没有动摇,而且更加稳固。众人见大劫已平,纷纷含笑揖别,九阴教首先赋归,梅素若恪于形势,不能独留,默默凝注心上人一眼,随众离去,蔡薇薇与薛灵琼,追了上去,絮絮低语,良久未返,不知谈些什么。

    长恨道姑也是方才得知,秦畹凤道:“姊姊,你跟我们一起回「落霞山庄」吧。”

    白君仪螓首微笑,忽然喝道:“龙儿,将你掌心的字,给你顾姨看。”

    华云龙微微一怔,暗道:娘刻字我掌心,原来为此。当下一语不发,跪至长恨道姑面前,翻掌伸出手臂。长恨道姑目光一垂,但见掌心之上,赫然一个殷红「恨」字,她如遭雷击,身躯霍地一阵颤抖,摇摇欲坠,美眸泪水滚滚,喃喃念道:“恨,恨。”

    贾嫣大吃一惊,连忙趋前扶住,白君仪示意华云龙起来,几人亦是黯然神伤。

    半晌,长恨道姑始渐恢复,但见她容色耸动,对秦畹凤道:“好吧,我和紫玉答应了。”

    众人都心中高兴。

    这时,旭阳早已东升,天地一片绚烂景色,好似代表着华家今后命运。正如天乙子与谷世表临死所言,华家自此以后,威镇宇内,江湖顶礼,华家永垂武林,直至以后数百年,依然为武林泰斗,维持江湖平静,为历代武林所未有,德深则泽长,本固则华茂,这乃理所当然事。

    一切事情商议妥当,当下一个浩浩荡荡的车队就向云中山「落霞山庄」进发,这一行人包括秦畹凤、白君仪、「玉鸾夫人」顾鸾音、方紫玉、「倩女教」三十六女徒、白素仪和其女谷忆白、蔡夫人宣文娴、蔡薇薇、琪儿、环儿、宫月兰、宫月蕙、「苗岭三仙」等,除了梅素若有「九阴教」的事情还要解决,薛灵琼跟随其父先回老家外,该在的人都在。

    一个阴盛阳衰的车队,车夫都由「倩女教」的女徒充任,华云龙本来也想尝尝车夫的滋味,可惜他没有机会,被众女缠着,没有空闲。此刻,怀中拥着贾嫣,左右分别是蔡薇薇和谷忆白,华云龙虽拥着美人,手却是一点都不老实,不一会儿就将贾嫣挑逗得娇靥酡红,发乱钗横:“龙弟弟,咱们是在赶路啊,你别逗姊姊了。”

    贾嫣虽然隐身妓院,毕竟还是黄花闺女,如何经得起花中老手华云龙的挑逗。旁边蔡薇薇和谷忆白也是看得满脸绯红,但是俱都笑嘻嘻地看着,没有阻止的意思。

    贾嫣向两位姑娘求援道:“薇妹妹、忆妹妹,你们也不管管这个小魔王?”

    华云龙哈哈一笑道:“嫣姊姊,这是你当日掳掠小弟之报,不关她们的事。”

    蔡薇薇和谷忆白娇笑道:“嫣姊姊,不是我们不帮你,而是怕自身难保。”

    贾嫣娇嗔道:“有了夫君,就忘了姐妹,真是令人寒心啊。”

    华云龙哈哈笑道:“嫣姊姊,她们怎么敢虎口捋须,你还是谋求自救之道吧。”

    贾嫣娇媚地道:“好弟弟,你要怎样才肯放过姊姊嘛?”

    华云龙哈哈一笑,低头在贾嫣耳边悄声说了俩句,然后道:“嫣姊姊,除此而外,我还要收点利钱。”

    贾嫣满脸通红,柔声道:“什么利钱?”

    华云龙突然脸色一变,满脸严肃地道:“把嘴唇噘起来。”

    三女突然吓了一跳,贾嫣不依地道:“你这小坏蛋,吓了人家一跳。”

    华云龙伸手在贾嫣胸前突起上掏了一把,然后道:“还不照办?”

    贾嫣被掏得浑身酥软,娇靥如火,羞得闭上了眼,但却乖乖地扬起头,送上了香吻,华云龙一声不响,俯首就吻,不眠不休,直到贾嫣终于忍不住将他推开,大口地喘着气,娇嗔道:“坏……东……西……想……闷……死……姊……姊……啊……”

    谷忆白娇笑道:“嫣姊,你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贾嫣娇嗔道:“还不是被你们带坏了。”

    蔡薇薇娇笑道:“等到晚上,嫣姊姊,就会知道有更厉害的。”

    华云龙笑着对蔡薇薇和谷忆白道:“你们也跑不了。”

    谷忆白道:“这可是你和嫣姊的好日子,我们就不给你捣乱了。”

    蔡薇薇也道:“是啊,除开今日,我们都奉陪。”

    华云龙沉吟一下道:“也有理,就依你们。”

    他是依了,贾嫣却不依了:“不行,我不答应。”

    蔡薇薇迟疑道:“嫣姊,你……”

    贾嫣斩钉截铁道:“你们要不陪我,我绝不答应。”

    谷忆白笑道:“嫣姊姊,为什么啊?”

    贾嫣娇靥如火:“这么多天……他还不像条饿狼,我一个人才不敢……”

    她如此一说,蔡薇薇和谷忆白都红着脸「嗤嗤」娇笑不已,其实她们内心也很想,只是不想打扰贾嫣的第一次。贾嫣接着道:“反正我们都是姐妹了,你们一定要帮我,否则,我非得被他整死。”

    华云龙大呼「冤枉」道:“嫣姊姊,小弟可是很温柔地哦,这你可冤枉小弟了。”

    谷忆白斜睨他道:“是吗?人家当初可是第二天床都起不来,你可真「温柔」啊。”

    蔡薇薇也接道:“是啊,当初要不是琪儿接班,我只怕也是,哼,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还好意思说温柔?”

    三女发怒,华云龙只有摸着鼻子苦笑的份了,贾嫣笑道:“怎么啦,没话说了吧?”

    华云龙苦笑道:“河东狮吼,为夫当然噤若寒蝉了……”

    “好啊,你敢说我们是「母老虎」,妹子们,上……”

    贾嫣一声令下,蔡薇薇和谷忆白应声而上,粉拳乱捶,华云龙连连讨饶:“娘子们手下留情,为夫不敢了。”

    三女又捶了一阵,才放过他,贾嫣斜睨着他道:“还有你不敢的事吗?你连师傅都敢动,还有什么事你不敢的呢?”

    蔡薇薇和谷忆白听得一愣,谷忆白不能置信地道:“方前辈?”

    蔡薇薇也是一脸错愕:“方姨?嗯,怪不得我觉得方姨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华云龙不由大为佩服道:“嫣姊,我已经嘱咐媛姊姊她们暂时不要说,你怎么知道的?”

    贾嫣得意地笑道:“不打自招了吧?嫣姊虽然是假扮妓女,但是这基本的相人之道还是知道的。师傅肤若凝脂、眉蕴春意、目如秋水,分明是贞关已破。再加上宣布华大侠死讯时,师傅并未有太大的惊异,分明是事先已得消息。再加上师傅看你的眼神,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华云龙不得不服,叹道:“嫣姊姊,我真服了你。”

    蔡薇薇和谷忆白也是深以为然。

    贾嫣笑道:“不管你们现在是真服还是假服,但我再说一句话,你们不真服都不行。”

    蔡薇薇是个急性子,急忙道:“什么话,嫣姊姊,你快说嘛。”

    谷忆白也催道:“是呀,嫣姊姊,你就别卖关子啦。”

    贾嫣望着华云龙道:“大老爷不发话,我哪敢说。”

    华云龙也很想听听她说出什么话,闻言道:“嫣姊姊,你就快说嘛。”

    贾嫣闻言笑道:“这可是你要我说的啊。”

    顿了一顿,压低声音道:“我看两位伯母跟你之间恐怕也不单纯。”

    这对蔡薇薇和谷忆白而言,好比是个晴天霹雳,张大了嘴,却怎么也合不拢来,瞪大了眼睛望着华云龙,脑海里一片空白。毕竟母子乱伦,可不是闹着玩的。

    华云龙其实隐隐已猜到贾嫣要说什么,所以当贾嫣说出来之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但是对于贾嫣的观察入微,确是从内心深处感到佩服。贾嫣说出来之后,也是心中惴惴,她只是猜测,万一不是,华云龙肯定会大怒而骂,所以也瞪大眼睛望着华云龙。

    华云龙看三女都瞪大了眼睛望着自己,微微一笑道:“本来是准备等回到「落霞山庄」之后,再慢慢告诉你们,没想到都被嫣姊姊看出来了,现在我就提前告诉你们吧。”

    这话听在蔡薇薇和谷忆白的耳里,又是惊呆了。三女是竖起了耳朵,静听下文。

    华云龙于是将在「落霞山庄」发生的事情讲述一遍,虽然去繁就简,但也讲了近一个时辰才说完,三女这才明白。讲完之后,他望着贾嫣道:“不过我还是有些不明白,嫣姊姊,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蔡薇薇和谷忆白也是急不可待道:“是啊,嫣姊姊,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们怎么看不出来。”

    贾嫣笑着打趣她们俩道:“你们一看到你们的龙哥哥,眼睛里哪里还容得下别的东西?”

    蔡薇薇和谷忆白娇嗔道:“坏姊姊,就会笑话我们。”

    贾嫣笑着看了一眼华云龙,看他也是一副急切想知道的样子,于是就笑着对他道:“我是从你的眼神看出来的,你看俩位伯母的眼神,哪里是儿子看母亲的眼神,一双色眼净往不该瞅的地方瞅,我就觉得不对劲。后来又看出了师傅和你的事情,我就自然联想到……”

    顿了一顿又道:“别人即便是觉得有些不妥,也绝对不可能往这方面想。”

    华云龙笑着道:“也只有嫣姊姊这么聪明的脑瓜子才能推断出来。”

    贾嫣道:“别灌迷魂汤了,我可承受不起。”

    面色一转道:“真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跟着你也不知是祸是福?”

    华云龙笑道:“怎么啦,嫣姊姊现在后悔了?”

    贾嫣道:“谁叫我们上了你的贼船,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华云龙将三女揽入怀中道:“我告诉你们真心话,这也是我一直奉行的原则,很简单,就一句话:「我一定要让所有我爱的人快乐」,至于采取什么方法、手段以及这些做法是否合乎世俗的礼仪和别人怎么看,我根本不在乎。”

    怀中的三女静静地思量着这句话,回想着华云龙的所作所为,若有所得,贾嫣道:“嗯,龙弟弟,你这句话真是道尽了男女之间的最高境界,唉,要是当初华大侠能有你这种勇气,师傅和师伯她们就不会痛苦这二十年了,大好的青春就在痛苦中虚度了。”

    蔡薇薇突然仰起头道:“龙哥哥,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好不好?”

    华云龙一愣,低头吻了一下那殷红的樱桃小嘴道:“只要是这张小嘴说出来的,就是一百件事我也依你。”

    蔡薇薇一字一顿道:“龙哥哥,你把娘也要了吧,我爹去世十多年,娘也苦苦煎熬了这么多年,以前我一直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让娘高兴,现在我知道华伯母她们为什么那么快乐了。”

    谷忆白也是恍然大悟,接道:“龙哥哥,还有我娘,你也一块收了吧。”

    华云龙点头道:“其实就算你们不提,我也会有这种打算。我看得出来,薇薇她娘和姨妈她们,面容憔悴,显然是心灵收到创伤所致,我娶了你们,她们成了我的岳母,我不会视而不见,让她们继续痛苦。「三纲五常」,实是「假道学」、「伪君子」之流炮制的害人之物,不知害了多少人?其实你们看看历朝历代的宫闱之中,淫乱之事实是比比皆是,而且多为饱尝私欲,哪有得半点情意?可惜,遗毒日久,世人大都因此变得自欺欺人,明明骨子里男娼女盗,表面上还必须装得道貌岸然,让人作呕。所以,这次回到「落霞山庄」,我亦不作复出江湖之想,一心一意陪着你们,好不好?”

    “真的,太好了。”

    三女闻言自然心喜,贾嫣趁热打铁道:“龙弟弟,听你刚才之言,姊姊真是感觉「胜读十年书」,难怪师傅一副心花怒放的样儿,你看,师伯她……”

    华云龙自然知道贾嫣语中含意,闻言皱眉道:“我也想过,顾姨比较固执,此事只怕比较棘手,欲速则不达,还是慢慢来。”

    贾嫣点头道:“嗯,还是先由师傅和我们旁敲侧击,加以开导才行。”

    蔡薇薇也点头道:“对,我也该开导开导娘才行,操之过急,恐会坏事。”

    谷忆白也点头道:“对,我们要各行其是,大意不得。”

    贾嫣笑道:“天底下只怕很难找得像你们这样的女儿,将自己的亲生母亲往女婿怀里推。”

    蔡薇薇和谷忆白娇嗔不依,要去撕她的嘴,三女闹成一团。

    华云龙笑道:“你们莫闹了,前面不远就进镇了,以后说这些话儿可要小心。”

    三女这才坐起身子,整理揉乱的衣服,准备进镇。

    因为人多,华云龙他们一行人将整个后院都包下了,因此华云龙现在可以放心地在房中等着贾嫣来报到。

    说曹操,曹操到。门上响起了「砰」、「砰」、「砰」的敲门声,华云龙轻笑一声道:“门没锁,进来吧。”

    果然是贾嫣推门进来了。

    只见她穿了一件白色的丝质上衣,和一条蓝色的窄裙,整个看起来是那么的协调,那么的柔和。但她还是含羞的站在门边。

    “嫣姊姊,门锁上,来,过来这里。你是不是很紧张,很害怕。”

    “我是有点紧张,也会害怕。”

    这时的贾嫣哪像当初华云龙初见她时的样儿。

    “嫣姊姊,你用不着害怕,不会痛很久的,马上你就会感到舒服、美、快活。”

    “可是,我还是有点怕。”

    贾嫣显得无比娇羞。

    华云龙不由得笑了:“嫣姊姊,还记得我们刚见面是怎么称呼的吗?”

    “琦哥。”

    贾嫣笑了,她想必是想起当日的情景。

    “嫣姊,这就对了嘛,当日的嫣姊姊是何等大方,怎么今日像变了个人似的?”

    “你呀,还念念不忘啊,当初的你就像个傻小子,姊姊怎么会怕你?”

    “好啊,敢说我是傻小子,看我怎么治你?”

    说着,华云龙就将贾嫣搂入怀中,贾嫣静静地伏在他的怀中,含羞不语。华云龙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她的脸蛋,渐渐的把嘴凑上去盖住她的嘴。

    华云龙很快的脱掉她的衣服,也脱掉了自已的衣服,贾嫣在他怀里挣扎呻吟着。贾嫣的脸,红的像红柿子一般。贾嫣的呼吸,是愈来愈急,短而又急促。华云龙缓缓的低下头,含咬着那如葡萄般的rǔ头,双手也开始在她的yīn户扣弄。

    贾嫣的yín水汩汩流出,顺着大腿流个不停。很自然的,贾嫣慢慢的倒在床上,华云龙仔细的看着她的胴体。她那一对又白又美又挺的乳房,直像山林中的竹笋。她那樱桃似的小口,菱角线条分明,充满了妩媚的倔傲,妩媚而又热情,一身又白又嫩的肌肤,玲珑适中的身材,大腿底部那一片的三角地带,毛茸茸的阴毛,覆盖下一道肉缝,春葱似的大腿和那迷人的细腰,既充满了性感,又充满迷人的魅力。

    看到这里,华云龙不禁的猛咽口水,大宝贝胀的几乎快爆炸了,轻轻的分开她的双腿,中间露出了一颗鲜红的门缝。华云龙实在无法忍受吃它的念头,低下头,在她那充满魔力的三角洲,一口一舌的舔了起来。

    “啊……啊……嗯……怎么这么美……怎么这么舒服……嗯……”

    “龙弟……xiāo穴好美哦……弟……xiāo穴美死了……嗯……”

    “好弟弟……嗯……嗯……xiāo穴快美死了……嗯……”

    “嗯……xiāo穴舒服死了……嗯……舒服死……嗯……xiāo穴美死了……”

    贾嫣被舔的兴奋难耐,频频哼叫着,她不停的抖动双腿,她不停的扭摆臀部。她的一双手,紧紧的抓住华云龙的头不放:“嗯……嗯……弟……弟……姊姊好痒……嗯……嗯……xiāo穴痒死了……”

    “嗯……嗯……痒死了……弟……你用干的……弟……用干的……”

    “弟……弟……姊姊痒死了……你快上吗……弟……又舒服又痒……”

    “你快上吗……xiāo穴又舒服又痒……嗯……弟……快上……快干xiāo穴……”

    “嗯……嗯……xiāo穴又痒死了……嗯……嗯……”

    此时的贾嫣,有如一只待宰的美羊,不停的呻吟,一副求助无门的样子。而华云龙呢,全身炙烫发热,欲火就像渤情素的燃烧了整个人。华云龙唯一想做的就是干穴,他压住了贾嫣,压在她那美丽动人的胴体上,他准备好好享受这未经人事的世外桃源。

    贾嫣的xiāo穴,早已禁不住欲火春情的刺激。yín水像黄河泛滥似的,不时的向外汨汨的流出。那两片yīn唇一张一合的蠕动,似乎想含住什么。yīn蒂更因为yín水的侵润,春火的燎原,显得更加的鲜红,而又夺目。大宝贝顶上了她的xiāo穴,可是它不急着进去。只是在她yīn户中间,yīn蒂上来回磨擦。

    大宝贝的磨擦,更把贾嫣弄的娇躯一阵猛顿,yīn户拚命的往上顶。磨得她更是需要,更是需要大宝贝的滋润。华云龙身体往下滑了一点,大宝贝头对着yīn户洞口,略一用力,顶力进去。华云龙的宝贝,才迸末二寸左右,便听到贾嫣的惨叫。

    “痛……痛呀……龙弟弟……xiāo穴痛死了……你不要动……好痛……”

    “弟……xiāo穴痛得受不了……弟……姊姊的xiāo穴好痛……”

    华云龙看着贾嫣,只见她眼角痛得流出了泪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华云龙按住大宝贝不动,运起丹田之力,让大宝贝在xiāo穴活动,跳动,轻轻的抖动着大宝贝。吻着她的耳根,脖子,额头,她的嘴,并用手轻揉着她的敏感乳房。过了好一会儿,贾嫣的脸色由白到红,樱桃小口更是微微张开。华云龙感觉到她的xiāo穴,似乎是往上顶了两下。

    “龙弟……嗯……xiāo穴现在比较不会痛……你再干一下试试看……”

    她的手,环抱着华云龙的臀部,彷佛暗示华云龙用力干进去。大宝贝借着余威,再一顶,立刻顶到了花心,但是贾嫣痛的几乎昏过去。

    “啊……痛……龙弟弟……痛死姊姊了……xiāo穴裂开了……”

    “龙弟弟……呵……宝贝太大了……xiāo穴快裂了……停……你不要动……xiāo穴受不了……痛……”

    “嫣姊姊,你忍耐一下,等一下就会舒服的。”

    “龙弟……可是xiāo穴痛得受不了……姊姊的xiāo穴好像胀裂了……”

    “嫣姊姊,你忍耐一会儿,感觉就会不一样。嫣姊姊,弟弟现在开始轻轻的动,慢慢的抽,如果你很痛,你就叫出来。”

    于是,华云龙轻轻的把大宝贝拉出来,在她的洞口又放回去,如此来回几十下,贾嫣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华云龙知道可以了,开始轻柔的抽插。又过了一会,贾嫣渐渐尝到美味,领略到快乐。

    “啊……啊……龙弟弟……嗯……姊姊下面好痒……嗯……”

    “弟……弟……姊姊的xiāo穴好痒……嗯……嗯……你快一点……弟……”

    “嗯……xiāo穴痒死了……嗯……求求你……龙弟……大力的插xiāo穴……嗯……”

    “好弟弟……xiāo穴不会痛了……你尽量的干xiāo穴吧……弟……”

    “嫣姊姊,你开始舒服了是不是?”

    看着贾嫣的淫浪的表情,华云龙开始用力了,大宝贝每一次插到底,屁股就旋转一下,每一次抽出来,都是整根抽出来,让她的xiāo穴,有着实实虚虚的感觉,让xiāo穴对大宝贝美感持续不断。华云龙这样的抽插xiāo穴,更让贾嫣舒服不已,荡声连连。

    “嗯……嗯……好舒服……嗯……龙弟弟……嗯……嗯……”

    “嗯……嗯……xiāo穴爽死了……xiāo穴美死了……嗯……”

    “龙弟……xiāo穴好爽……嗯……姊姊好爽……嗯……”

    “嫣姊姊……哦……你的xiāo穴美死弟弟了……哦……哦……”

    “嗯……姊姊好爽……嗯……xiāo穴好爽……嗯……”

    “大宝贝弟弟……嗯……姊姊痛快死了……嗯……嗯……”

    “哦……姊姊好爽……哦……姊姊好爽……好爽……哦……”

    “龙弟……大宝贝干的xiāo穴好舒服……嗯……嗯……”

    “好宝贝……嗯……好弟弟……你太好了……嗯……”

    「滋」、「滋」、「滋」、「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大宝贝、xiāo穴的碰肉声,再加上贾嫣的yín水声。

    “嗯……嗯……龙弟弟……你太会干了……嗯……好爽……嗯……”

    贾嫣的淫叫声,连绵不断,叫的媚人,叫的好淫荡。她的两只脚,不停的乱蹬,不停的乱顶。她的表情真是美极了,春情洋溢着,在她的脸上出现了红晕,吐气如丝如兰,美目微合,这种表情看了更是血脉贲张,心跳加速。

    “弟……嗯……真美……嗯……太美了……哦……嗯……”

    “大宝贝弟弟……美……美呀……嗯……姊姊会爽死……嗯……”

    “啊……爽……爽呀……哦……真爽……嗯……”

    “弟……嗯……大宝贝……嗯……太爽了……嗯……太妙了……嗯……太好了……”

    “……嗯……大宝贝弟弟……你干的姊姊太美了……嗯……”

    只见她一面浪叫,一面双手紧紧的抱着华云龙,双腿则高高的跷起,她的臀部更是极力的配合迎凑大宝贝的抽插。华云龙一见贾嫣是如此高张淫浪,柳腰款摆,极尽各种淫荡之能,大宝贝更是疯狂的猛干,如快马加鞭,如烈火加油,狠狠的抽插,干的山崩地裂,山河为之变色。

    “啊……弟……快……用力的干xiāo穴……啊……姊姊要美死了……啊……快用力……呀……xiāo穴要升天了……啊……啊……”

    “啊……弟……姊姊乐死了……姊姊爽死了……啊……啊……”

    华云龙将大宝贝整根提出来。

    “啊。”

    贾嫣姊没来由的叫了一声。

    “嫣姊姊,你怎么了?”

    “姊姊感觉xiāo穴好像少什么,好空虚。”

    “嫣姊姊,你叫的真大声,好像怕人家不知道你现在正在被干穴。”

    “龙弟,姊姊下次绝不叫那么大声,可是有时候,姊姊就偏偏会那大声。”

    “没关系,我喜欢。”

    “龙弟,xiāo穴被你插的好舒服,从来没想到过xiāo穴被干是那么的爽,早知道姊姊早就把xiāo穴送结你干。”

    “嫣姊姊,现在尝到也不算晚呀,以后你们还要和我过一段很长的日子,你只要想,你的xiāo穴痒的时候,弟弟都会给你止痒。”

    “龙弟,姊姊爱你,姊姊永远都让你一个人插。”

    华云龙凝视她好久,贾嫣的目光亦正视着他,是那么的笃定,那么的实在。华云龙感动的将她抱往怀中,轻吻着她的秀发,嗅着那少女的芬郁,以及阵阵的肉香。四唇相投,四唇相盖,二舌交战,二乳相交,二手相拥,二脐相对,一体两位。他们又胶合在一起,用身体倾诉心灵的共鸣,不只是肉体上相互的拥有,而且也是精神,心灵深处的共同拥有。

    此时,俩人心中的那股需要又在升起,那种原始的奔放,又再度的驰骋,心灵深处的渴望,又再度产生了共鸣。贾嫣把华云龙放倒在床上,轻抚着华云龙的面颊,胸膛,渐渐地把头移动了他的生命之根。只见她,伸出舌头,舔着华云龙的了大宝贝,玉手握住了大宝贝的根部,舌头在宝贝头,绕了又绕,舔了又舔,轻轻地她含住了大宝贝的一半,轻吐深吮。

    这一阵的吸吮,弄得华云龙快昏倒了,几乎使不上劲,混身有着一股说不出的畅快,实在是美极了,美到家了。华云龙轻轻的推了她一下,让她转个身,把xiāo穴放置到自己嘴前。她的xiāo穴早已是湿到家了,阴毛都已湿了一大片,凑上舌头去,在她的yīn户,yīn蒂中,来回的舔,轻咬,手也直扣她那两个rǔ头。

    贾嫣突然起身对华云龙说:“龙弟弟,姊姊的xiāo穴里面好痒,好空虚,弟,姊姊要你。”

    “嫣姊姊,告诉弟弟,你要什么。”

    “弟,你最讨厌,明明知道人家痒的受不了,还要逗姊姊。”

    说完,在华云龙的大宝贝卜的弹了一下。

    “姊姊的意思是说,你要它,是不是。”

    华云龙哈哈笑了几声,猛一翻身,把贾嫣拉到了床边。

    华云龙把大宝贝在她的yīn蒂之上磨了几下,磨得她连连鬼叫喊痒。滋,滋,滋的声音,大宝贝整根进入了她的xiāo穴。浅出深入,再扭转一下屁股,让大宝贝头顶着花心磨,让她爽死。贾嫣又再次尝到滋味,口中淫叫之声又出来了,臀部也不时向上迎合大宝贝的抽插。

    “嗯……嗯……好舒服……好美……嗯……大宝贝真会插xiāo穴……嗯……”

    “好弟弟……哦……哦……xiāo穴的花心美死了……嗯……哦……美死了……”

    “哦……哦……姊姊……你的xiāo穴……美坏大宝贝了……哦……哦……”

    “大宝贝弟弟……嗯……好弟弟……哦……姊姊舒服死了……嗯……嗯……”

    “嗯……哦……花心好爽……嗯……弟……你干的好美……嗯……”

    “姊姊……哦……等一下……大宝贝要狠狠的干你……哦……会狠狠的插你……会重重的干xiāo穴……哦……”

    “哦……弟……xiāo穴好痛快……哦……你大力的干xiāo穴吧……嗯……重重的干xiāo穴吧……嗯……姊姊好舒服……嗯……”

    华云龙将大宝贝整恨提出来,深深的吸了口气,气贯丹田,大宝贝在这瞬间,比平常胀了许多。「滋」的一声,大宝贝又要开始插了,非插的xiāo穴爽到天边不可。挺腰,送力。「啪」、「啪」、「啪」,好清脆肉声。「滋」、「滋」、「滋」,好大的水浪声。

    “啊……啊……痛呀……xiāo穴胀死了……啊……你的大宝贝怎么突然涨的好大……xiāo穴痛呀……弟……弟……你轻一点……力量小一点……xiāo穴会受不了……啊……痛……弟……”

    “嫣姊姊……哦……哦……好xiāo穴……哦……你忍耐一下……哦……忍耐一会儿……哦……哦……”

    “弟……弟……你干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啊……太大力了……xiāo穴痛死了……啊……大宝贝变得好大……啊……”

    华云龙不埋会她的哀叫,喊痛,依然是重重的干,狠狠的插。xiāo穴的yín水,被大宝贝的陵沟,一进一出掏出了不少yín水,溅得大腿内侧,阴毛,周围,都被yín水弄得注黏湿湿的,好不腻人。贾嫣,被华云龙这一阵子的干穴法,有点昏昏沈沈的,整个四仰八叉的不再乱蹬乱顶,只剩下喉咙间的呻吟声。

    “弟……啊……弟……xiāo穴酥麻了……啊……又酥又麻……啊……花心顶得好舒服啦……你干穴的力量太大了……啊……”

    “好姊姊……过一下你就会爽……哦……”

    “嗯……xiāo穴受不了……嗯……弟……轻一点……弟……嗯……”

    华云龙就这样干着贾嫣蓉,大约搞了二百多下,她似乎苏醒了,渐渐的,又开始了她的浪叫,她香臀的扭动的幅度更大,速度更快。

    “嗯……嗯……弟……xiāo穴被你干的又舒服又痛……嗯……嗯……”

    “大宝贝弟弟……哦……花心美死了……哦……嗯……”

    “好姊姊……xiāo穴开始舒服了吗……哦……”

    “嗯……花心……好美……嗯……龙弟……啊……嗯……xiāo穴开始爽了……”

    “哦……xiāo穴被干的好爽……嗯……重重的干……对……大力的干……”

    “嗯……嗯……xiāo穴好痛快……弟……嗯……xiāo穴好舒服……嗯……姊姊乐死了……哦……花心美死了……哦……姊姊爽死了……哦……”

    “啊……弟……再快一点……快……弟……xiāo穴要升天了……啊……弟……快……姊姊乐死了……啊……快……姊姊快活死了……啊……”

    “好姊姊……哦……等等弟弟……忍耐一下……好xiāo穴……忍耐……哦……”

    “好弟弟……啊……啊……xiāo穴受不了……啊……xiāo穴要出来了……啊……快……呀……弟……快……啊……xiāo穴……哦……啊……升天了……啊……姊姊好爽……好……爽……哦……姊姊美死了……姊姊升天了……”

    “嫣姊姊……哦……哦……啊……弟弟要出来了……啊……出来了……啊……好穴……弟弟美死了……舒服死了……哦……哦……”

    一股浓浓jīng液,完全浇到贾嫣的花心,烫得贾嫣又是一阵颤抖,一阵浪叫。

    华云龙猛喘着大气,汗像雨水般滴滴的往下来:“嫣姊姊,你过瘾了没有,有没有舒服?”

    “龙弟,你干得太猛了,xiāo穴真的受不了,弟,你快擦擦汗吧。”由卝文卝人卝书卝屋卝整卝理

    华云龙搂着她,亲吻着她,一双魔手也抚摸着贾嫣胸前的玉乳。

    片刻之后,贾嫣突然感到华云龙泡在自己的xiāo穴里的宝贝,又坚挺起来,心中暗暗吃惊,求饶道:“龙弟弟,姊姊受不了了,你去找薇薇妹妹她们吧。”

    华云龙但笑不语,突然转头冲门外喝道:“你们俩个,还不给我滚进来?”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侠魂》,方便以后阅读大侠魂第40章 道长魔消江湖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侠魂第40章 道长魔消江湖平并对大侠魂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